正文 暴露(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哎,那边是厨房,浴室在另一边!”顾聿衡看着她仓皇的背影,笑得不可自持。

    真正站在浴室里的时候辛圆缺才觉得窘迫。她脑子得成什么样了才失去理智来了顾聿衡的家?

    但难道让如此坚持的他送自己回家?

    回想起今天一天的际遇,她忍不住的头痛,可唇边却缓缓上升了一点笑意。手轻轻的碰了一下嘴唇,心便猛然被一股激动的绪给湮没了,酸涩和甜蜜一**的冲击着心口,视线也跟着模糊起来。辛圆缺看向那面小小的镜子,雾气朦胧的辨认着那个脸红耳赤眉梢眼角都是喜悦的小女生,觉得熟悉又陌生。

    “咚咚咚。”

    有节奏却又懒散的敲门声突然想起,吓了辛圆缺一跳。

    “啊?怎么了?”辛圆缺紧张的问。

    “毛巾和睡衣……”语声中是藏不住的笑意。

    “哦。”辛圆缺将门开了个小缝,垂着眼睛不敢看他,只是接过他从门缝中塞进来的睡衣和毛巾,都是崭新的。

    “我说那啥,圆缺……你在里面站了那么久还没脱衣服呀?”

    辛圆缺一听这欠扁的话,就“嘣”一下把门关上了,听着外面的笑声,她又羞又恼,恨不得将手中的衣服砸在门上,自己却又先乐的笑了出来,将衣服和浴巾挂在门后的钩子上后就打开了喷头。

    顾聿衡的睡衣极大,辛圆缺挽起裤脚和袖子,披着外走出浴室,顾聿衡已经开了空调,室内温度比刚刚暖了不少。顾聿衡倒在沙发上,手臂横在额头上方,看上去似是睡着了。辛圆缺小心翼翼的走过去,蹲在沙发前,细细的打量着他鼻梁的阔线条,薄唇轻轻的半抿着,辛圆缺不由想到了刚刚接吻时的触感,心头剧烈一跳,脸又红了起来。

    手突然被纳入温暖的手掌,辛圆缺垂头一看是顾聿衡垂在沙发边的那只手握住了自己,再抬眼看他,他右手还搭在眼际,唇角却已经升起了笑容。

    辛圆缺乔装生气的甩开,却又被握住,伴随着一声轻笑,顾聿衡坐起来,揉了揉辛圆缺湿漉漉的头发,“走,我给你吹头。”

    温暖而柔软的风偶尔吹过脖子和耳朵后面敏感的皮肤,辛圆缺感受着顾聿衡的手在她的头发间穿梭,脸直直的发,手足却是冰凉。

    “辛圆缺,你头发怎么那么多啊,我平时不到5分钟就把头发吹干了,你这头发我们都吹了10多分钟吧……”顾聿衡一面帮辛圆缺吹头发,一面笑着打趣。

    “我明天也去把头发剪成你这么短,你满意了吧?”辛圆缺气闷。

    “那不行,女孩子得有女孩子的样子。”顾聿衡收起吹风,拿梳子把辛圆缺的头发梳顺,无比惜,最后还是忍不住缓缓凑上去,将吻印在辛圆缺头顶,“圆缺……”他嗓子有点沙哑。

    “嗯?”辛圆缺捏紧了手掌,轻轻的应了一声。

    “我开始想一件坏事了,怎么办?”顾聿衡埋在辛圆缺发间,瓮声瓮气的说。

    “啊?”

    “嘿嘿,瞧你被吓的。”顾聿衡往后退了一些,再笑着说,“我想的是我们要是真住在一起就好了,我一定天天帮你吹头发,也不嫌厌烦的。”

    辛圆缺心跳极有节奏,可每一下仿佛都是在对腔的冲撞,似是要从那里蹦出来一样。牙齿缓缓滑过下嘴唇,她转过看着顾聿衡,指甲在掌心用力的掐了掐,她问,“顾聿衡,你说的是认真的么?”

    脑门上就这样被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她忙不迭捂住额头。

    “嘿,小丫头脑子里装什么呢?我能不是认真的么?你把我当啥?”

    “没,我不是说这个……”辛圆缺知道他或许误会到自己在怀疑他感了,忙解释,“我是说住一起……”说到这又觉得为难,真不知道怎么表达……

    如果顾聿衡在他妈妈死后,要随了顾天行的意,回家住,他们就真的住在一起了……她有这个把握让他因为这个而不那么生她的气么?还是说到时候因为她的欺瞒,他早就不再理她,这件事对他来说,也算不上是一个开心的事了……

    “哇,你都想那么远了?同桌,你思想真够复杂的。不过想想也快了,我们以后可以读一个大学……”

    “不是,顾聿衡,我有话要对你说……”辛圆缺断掉顾聿衡对未来的设想,微微蹙眉,满是认真的看向他。

    顾聿衡垂眸,捕捉到她眼中的反常绪,也有些紧张,不免渐渐沉静下来,“你说吧。”

    辛圆缺低下头,深觉氧气不足,让她不自觉的轻喘,筹集了半天的语句和词汇,才颤颤悠悠的开口,“顾聿衡,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熟悉……”

    “噗,这是告白么?辛圆缺?”顾聿衡忍不住喷笑而出,抬手晃了晃辛圆缺的留海,见她懊恼的神又说,“好了好了,知道了,我们呢,前世肯定见过的……”

    “不是的……”辛圆缺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口拙,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解释。

    “不是对我的告白?还是我们前世没有见过?”顾聿衡用手指轻轻的敲辛圆缺额头,扬起声音问,见辛圆缺垂下头,就张开手拥抱住她,“乖,真要说就直接切入主题说你喜欢我吧,这个我比较听。”

    “顾聿衡……”辛圆缺口一阵阵发涩,堵胀,绪翻滚,又找不到一个口泻出。

    “嗯?”

    “我……喜欢你……”

    “嘶……”顾聿衡倒吸了一口气,他口也被某种绪堵塞起来,慢慢发酵,可那种绪是无边的喜悦,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了好久,可开口声音还是带着无法控制的轻颤,可越是紧张和激动,越是想多说点话来掩饰异样,“今天怎么那么乖?让你说喜欢就说……哦,今天是人节是吧,难怪了,那我也说,圆缺,我也喜欢你……”

    辛圆缺死死拉住顾聿衡的衣服,微微摇着头,将浸出来的眼泪擦在他衣服上,闷闷的说,“顾聿衡,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所以如果你以后发现我没有那么好,能不能也不要轻易不要我……”

    “哎哎哎?怎么哭了?”顾聿衡听出她语声中的哭腔,抬起她脑袋,看到她眼角的泪水,立马心疼万分,用手抹干她眼泪,说,“你哪里不好了?瞎想什么呢?”还没说完又将辛圆缺一股脑塞进自己怀里,死死抱住,用下巴蹭她头顶,“你说的话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乖……好了好了……咳……快去睡吧,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你别勾引我了……快去快去……”顾聿衡拉过辛圆缺的手,将她带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按开了灯,将她推进去,“晚安,明天早上我再送你回去啊。”

    门一关上,里外的人,都站在原处没动,好半晌,才都轻轻叹息了一声。

    辛圆缺打量着顾聿衡的房间,不算大,一张单人,一个衣柜,一个书桌,墙上钉着书架,还有一个带着玻璃门的很窄的书柜,里面放着一些奖杯和厚厚一摞奖状。房里收拾的干净而整齐。

    辛圆缺坐在上,闭上眼睛,死死咬住牙齿,刚刚就算不是顾聿衡打断,她应该也没办法顺利说出口吧。

    怎么那么懦弱呢?辛圆缺。

    如果迟早是要被知道的,自己说出口,或许争取他原谅的机会也多些……

    还是今天真的太美好,她都心生恐惧,如果失去,该怎么办?

    钻进被子,电毯烧得被窝暖暖的,枕头上隐约有顾聿衡让人安稳的气息,辛圆缺本来以为自己会失眠的,可面红耳赤之下,她居然很快就睡着了,而且一夜无梦,直到天亮。

    早上起来,换好衣服,将顾聿衡的睡衣折好,辛圆缺才走出房门。早饭是顾聿衡做的,他熬了很细的鸡丝粥,入口滑腻,十分好吃。辛圆缺原本表示诧异,可转眼一想,就算以前不会做,他为了照顾他妈妈,肯定也花过不少苦功,倒就不奇怪了。

    “顾聿衡,你等会儿不用送我了,我打个车就回去了。半天没必要不放心了吧?你得把粥给阿姨送去,对么?”

    “或许可以我们先去医院,我把粥送上去再下来送你回家。”

    “别麻烦了,就这样吧……”辛圆缺咽下最后一口粥,看着顾聿衡,“顾聿衡……我其实有事瞒着你……我……”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又掐住了辛圆缺到嘴边的话,她原本有些懊恼,可惊疑的绪转眼占了上风,她看向顾聿衡,“谁啊?那么早?”

    顾聿衡也甚是疑惑的皱眉想了半晌,“唔……啊,可能是苏俊,昨天我还不知道你会到医院来的时候同意了他今天早上过来借我的作业,后来一直跟你在一起,我就忘了……”

    辛圆缺无言了,“那我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顾聿衡扯了扯嘴角,也摇了摇头。

    “那我先藏厕所吧……”

    “据我所知,苏俊每次进来必然先上厕所……”

    “那卧室?”

    “我得去拿作业给他啊,肯定得进卧室……”

    “你妈妈的卧室?”

    “算了吧,又不是别人,苏俊嘴严的……”

    “严就怪了!等等,碗得先收进去,还有我的鞋子……”辛圆缺仓促的开始里里外外的忙活着收拾她存在的证据。

    门铃又响了,还传来一男一女的交谈声。

    女声问,“该不会不在吧……可是好像听得到动静。”

    “那就应该在吧,再按按门铃。”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辛圆缺一个趔趄,差点摔着,一下子面如死灰,浑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聿衡,在么?”

    “在!”正看着反应反常的辛圆缺的顾聿衡此时答应了一声,对辛圆缺说,“是我哥和苑飘飘,没事啊,我就说是同学来借作业的,你的碗已经收了,没事。”一边说就一边走到门边去开门。

    “顾聿衡,不要开门!”辛圆缺冲顾聿衡低低吼了一声,喊完又觉得自己失态。她此刻整个人如坠冰窖,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不过一扇门,就如她盖在脸上的一张美丽的面具,面具打开,所有编织的美丽谎言,都会顷刻破碎,露出她真实的丑恶和不堪。

    她一点点喘息着,又一点点平静下来,或许这就叫做心死,每一点呼吸的声音,在空旷的心口都能听到拉风箱般的剧烈回响。

    她仿佛悬在半空中,看见自己将原本提在手里的鞋子放回门口,听见自己无比平静的说,“算了,你开吧……刚刚是我太激动了。”

    顾聿衡低着头,眉间快速的皱了一下,又舒展开来,伸手打开了门。

    “顾聿衡,你咋了?怎么就在门口听见里面乒乒乓乓的,就是不开门?”苑飘飘进门就冲顾聿衡抱怨了一句。

    “没什么,同学来借东西,我慌着找给她。”顾聿衡看上去还算镇定,淡淡的解释着。

    “哦?”苑飘飘稍稍探头往门里一看,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顾聿衡,“哟,女生啊,顾聿衡你刚刚不会在干坏事吧?”

    “就你想的那么龌龊,今天来干什么的?”

    “还说呢,还不是你哥拽着我说来看看伯母嘛,他昨天就想去的,可他不过人节,我和沈洛可要过,所以就改成今天了,你哥说医院的人告诉他你昨晚没在医院住,我们一大早就顺路来接你喏,快感动一下。”

    “没羞没臊的,提到过人节很光明正大的样子。”

    苑飘飘一拳给顾聿衡砸过去,“臭顾聿衡,怎么跟你姐姐说话呢!有种介绍你……‘同学’给我认识一下呗。”

    辛圆缺在顾聿衡和苑飘飘交谈的过程中一直低着头站在那里,却能感受到那道沉稳又不失犀利的目光如影随形的定在自己上。

    她稍稍沉寂了一下,对顾聿衡说,“谢谢你的作业,我先走了。”说完便开始换鞋。

    “嗯,没事。”

    这时一直在一边的顾亦南开口了,“聿衡你还需要收拾一下么?”

    “是。”

    顾亦南声音依旧沉稳的安排着,“那我先下去发动车子等你好了,飘飘,你陪顾聿衡。”

    苑飘飘眼睛灵活的在辛圆缺面上扫了一下,再笑答:“遵命!”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