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起(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后来辛圆缺和顾聿衡晃了出去,买了滚烫的姜汁柠乐,又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着聊天。辛圆缺给顾聿衡讲自己小时候的事。

    讲家里的贫困,常常为了生计担忧,没有朋友,因为没有时间跟朋友相处,除了学习就是帮着家里料理家务。

    “顾聿衡,我妈妈很漂亮,非常漂亮,比我更漂亮,而且更温柔,她是个大家闺秀,生活富足,她是……唔……外地人,后来随着家里来i市做生意时,在一所中学暂读了一年。

    就是这一年出了事,她喜欢上了一个小混混……唔,或许我不该这样说我爸爸……”

    辛圆缺说到这里长舒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天,

    “唔,他很帅,哈哈,我妈妈这样说的,他们相了。我外公外婆肯定是不同意的,刚好一年的生意做完,外公外婆发现i市暂时不适合生意介入,准备浓缩资产交给别人管理,回去老家,我妈妈不肯,就跟我爸爸私奔了……

    可是我爸爸喜欢赛摩托,不是赛场上那种,有地下车庄,赌博,差不多都拼命的那种,我爸爸加入了,因为来钱快。

    但是,上的山多终遇虎,夜路走多了总要遇到鬼,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辛圆缺笑了出来,在顾聿衡伪装鄙视的眼神中继续说,

    “我爸爸出事了,车毁人亡……那一天白天,我妈妈刚好去医院,检查出来她有了我……

    狗血吧,我觉得真狗血……我妈妈自然怎么也不肯打掉,虽然因为最初的悲痛,她差点自然流产……她以绝食想要挟,最后和我外公外婆脱离了关系,独自生下了我……那一年她才17岁。

    顾聿衡你看啊,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绝对的事呢?没有绝对的乖乖女,没有绝对的大家闺秀,更何况你说的好学生了……

    更何况……谁说好学生不能早恋呢?”

    顾聿衡看着辛圆缺眯着眼浅笑的样子,眼中的柔柔波光,有种动人心魄的美。他缓缓咽了口口水,抬手拨了拨辛圆缺的留海,再揽住辛圆缺,轻轻抱着她,笑着说,“看吧,我说过,红颜美女多薄命,以前吃了不少苦吧?”

    “还好,我妈妈当时开了个裁缝铺子,帮人缝缝补补,也有订做衣服的,我当时在帮我妈妈的忙,所以我手工活很好……

    很累,我妈妈经常熬夜加工,我就帮着她,还要陪她买布料之类的。

    还有经常被一些客人扰……你那副表干啥,不是那种扰,是一些妇女斤斤计较……

    好吧,那种扰还是有,但主要也不是针对我,而是针对我妈妈……我心疼她,特别心疼,我真的感谢我妈妈愿意生下我,虽然有时我都觉得她傻。

    顾聿衡,我很我妈妈,这世上我最我妈妈……”

    所以如果我为了她伤害了你,你能不能稍微包容我一点……

    辛圆缺让这句已经到了喉咙口的话哽住了声音,顾聿衡则笑着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又收住,瞥她一眼,像是在别扭,“有什么了不起,我也最我妈妈。”

    辛圆缺就被他逗笑了。手扶在他肩头,低头喝柠乐。

    那天之后,辛圆缺和顾聿衡就算是真正的开始他们学生时期的恋

    虽然不张扬,虽然他们打定主意准备瞒住所有同学。

    他们会一起去食堂吃饭,不坐在一起,隔了一两章桌子,却总会在同一时间抬起头来看向对方,再迅速逃开目光,两个人唇边都升起笑意。

    两个人会为了一道题争论不休,可真理好像总站在顾聿衡那边,辛圆缺不得不承认,她在数学和物理上的天赋,并不如旁边坐着的这个男生。可如果一旦发展到英语,风向就变了,骄傲的大男生一下子变成了委屈的小媳妇,平时闷声不语的小绵羊摇一变成为大灰狼,默写听写同时上阵,纠结的某人一直扯头发。

    他们还会发短信,很弱智的短信,内容无非是:“你在干啥?”“没干啥,你呢?”“我也没干啥……”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两个人默契的在最后时分躲开家人,回到房间通电话,一起数过最后几秒钟,然后同时对对方说新年快乐。

    他们甚至在周末相约去电影院,在昏暗的环境中分享一盒天价爆米花,他会抢她喝的芬达,她安然不动,仍然坚定的盯着屏幕,等着他将他的可乐主动递上。他们在电影院悄悄的牵手,当然是顾聿衡主动的,虽然在圣诞夜他们曾经牵手一起狂奔,后来顾聿衡也一直握着她的手狂笑,可这个举动却还是如此引发人的心跳。

    还好两个人除了偷鸡摸狗的恋以外,还是惦记着学习的,最后一次月考两人的成绩依旧紧挨着,一个第二一个第三。辛圆缺看榜后感慨半晌,回到教室后盯着嬉皮笑脸的顾聿衡,“你能不能考个第一出来?”

    顾聿衡稍稍挑了眉毛,“那同桌你给我什么奖励?”

    辛圆缺白他一眼,“你考第一,我为什么要给你奖励?”

    顾聿衡支着下巴做沉思状,“怎么不给?我说过嘛,太完美的人要被天嫉妒的,我考了第一,保不准老天爷就盯上我了,你肯定要补偿我。”

    “喂喂,可是问题的关键是,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啊,你可以拿去炫耀啊,有个考第一的‘男朋友’啊……”男朋友三个字顾聿衡消了音,只夸张的比了口型。

    辛圆缺就咬着嘴唇在桌子下面掐他。

    可这学期期末,顾聿衡还真的以一分的优势,险胜方雅枝,得了年级第一。

    辛圆缺则依旧超常发挥,稳住了自己年级第三的位子。

    七育有很直观的两点不同于别的学校,一是不要求学生穿校服,因为心知这就是一个拿来违反的规定,二是不开家长座谈会,只因大部分学生的家长怕是很难坐在一起来听老师废话。

    成绩都是直接寄往家中,连着奖学金的领取通知。

    因此1月22期末考完,就是寒假了。

    他们当然还是会约出来见面,短信电话也一样没有放过,可最近一段时间,顾聿衡却显然比以前忙碌了不少,睡眠也不好,经常和辛圆缺见面时,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

    辛圆缺心疼他,终于有一天忍不住在短信里问起,他却直到晚上才回了短信,给她道歉,只说他妈妈最近体状况不大稳定,需要照顾,今天才陪他妈妈去做了个很彻底的体检查,那地方不准用手机。

    辛圆缺给他打电话过去,嘱咐他注意休息,并帮她问他妈妈好。

    顾聿衡声音还是乐观的,还约她过两天出来滑冰,因为他领到“巨额”奖学金了,还得感谢她的督促,让他得了年级第一。

    放下电话后,辛圆缺想到这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隐隐不安,而原因,纠结了半天,难道竟然是顾聿衡说的,人太完美了会被妒忌?

    想着自己都觉得好笑,呸呸呸了几声,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

    不管怎样,她还是欣然赴顾聿衡的约会,因为几天没见,她真的有点想他了,不知道他最近那么辛苦,会不会瘦了很多。

    圆缺不会滑冰,到滑冰场的时候,顾聿衡已经在冰场自如的滑了起来,她暂时没有喊他,就贴着玻璃看。这个时候的他,正一手拖着一个小女孩,在冰面上缓慢的前滑。两个小女孩是双胞胎,长得极像,穿着打扮完全一样,脑门上左右各梳一个小环,圆嘟嘟的苹果脸,桃红色的小棉袄,冰雪可高却刚好到顾聿衡腰间。

    一大两小一直滑的很顺畅,估计是两个小女孩的妈妈招呼两个小女孩,顾聿衡便牵着两个小女孩往边上而去,交到她们妈妈手里,转过头来就看到了辛圆缺,便向辛圆缺这边滑来。

    他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的牛仔裤,都是修样式,显得他长手长脚的比例极好,却又显得他更瘦了一点。

    “去换鞋?”他挑眉,并冲辛圆缺点了点下巴。

    “我不会。”

    “我教你,我最近在这个冰场当教练,免费教你……”

    “那……好啊……”辛圆缺点头,难怪他那么辛苦,居然还在偷偷的打工……

    “换鞋的地方在对面……”顾聿衡转指给她看,却发现刚刚那两个小女生一踩一踩的往冰面中间走了过来……

    他赶快滑了过去,喊她们,“桃桃,乐乐,站在原地别乱动哦……”

    他话音刚落,一个小女孩就“噗”一声摔到了地上,嘴巴一扁就开始哭,他忙蹲下将她扶起来,轻轻拍了拍她股和背上的冰屑,低声哄着,正准备站起来拉着她往边上而去,另一只小手就抓住了他衣服下摆,一拖……

    很好,这下三个人摔做一团。

    顾聿衡满是懊恼的站起来,扶着两个要哭不哭的小女孩重新回到她们妈妈边,转过来,瞪了一边偷笑不已的辛圆缺一眼,“笑?你还要不要学?”

    辛圆缺见好就收,要笑也背着他笑,换了鞋进了冰场,她很怯畏,迟迟不敢站上冰面,他却很大胆,直接一拖将她扯了上来,辛圆缺没立稳,就栽在了顾聿衡怀里。愤懑的抬头看他,最后却感慨,他果然瘦了。

    顾聿衡明显不大配合她的伤感,拖着她就开始往冰场中间倒滑,辛圆缺站都站不稳了,控制着声音才不会丢脸的尖叫出来。

    他便低声的在她耳边笑,“是刚刚谁很得意的笑我来着?”

    “是啊是啊,笑的就是你,你股刚刚摔开花没有?”

    “我放手喏,辛圆缺……”

    “你敢!啊……顾聿衡,你要是放手我这辈子就不理你了……”

    “居然会威胁人了……”

    “有没有效?你说有没有效?”

    “……有效,你这样说了我怎么还敢放……”

    所以两个人就一直靠在一起滑了一下午,辛圆缺的进步就是隔顾聿衡的距离从一个手臂,到了两个手臂,从只敢紧紧抓着他的手肘,到最后终于敢牵着他的手面对面的……“龟爬”。

    完了后顾聿衡请她喝茶,看着坐在对面的她连连叹息,“同桌,你体育天赋能再差一点么?”

    “你英语天赋能再差一点么?”辛圆缺没好气的瞥他一眼,继续埋首喝茶。

    “同桌,我发现你口齿功夫磨砺的越来越利索了。”

    “那是你教的,谢谢栽培。”辛圆缺放开吸管,又瞥了他一眼。

    顾聿衡抬手拍了她脑门顶一下,“嘿,这丫头怎么变的那么坏了?”

    辛圆缺忍住笑,最后一次回他,还是坚定快速的字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顾聿衡怔住,终是辛圆缺忍不住,率先破功,顾聿衡就跑到辛圆缺座位这边来,咯吱本来就已经止不住笑的她,辛圆缺连连躲,不停的去抓他的手,“顾聿衡,你非礼我!啊……”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辛圆缺深深的眨了眨眼,张着嘴不敢相信的说,“你……摸哪儿?”

    顾聿衡脸不自觉的红了,这真是如此凑巧的一时手滑啊……

    清了清嗓子,脸扭到一边,眨着眼解释,“误伤,绝对的误伤……”

    辛圆缺愤然敲他脑袋,“顾聿衡,我真的!不要理你了!”

    闹了一天回到家,刘嫂居然还在,笑着指了指楼上对她说,“顾先生也刚刚才回来,哦,对了,夫人说让你回来后去跟她说一声。”

    “哦。”辛圆缺笑着对刘嫂点点头,换了鞋就往楼上走。心里也并不觉得太奇怪,顾天行到家是必然会先去洗澡的,她妈妈在楼上估计是给顾天行放洗澡水。果然刚上完楼梯就看到主卧的门是虚掩着的,透着橘色的灯光。

    辛圆缺没走几步却听到里面传来对话声,她不自觉的就放轻了脚步,慢慢往那边蹭。

    从门缝往里看看不到人,却能通过光线的变化,判断人影的移动,辛圆缺靠在靠门轴这边的墙上,听到顾天行让肖雪坐下来,他有话说。

    “小雪,今天医院的诊断结果出来了,她是骨癌,而且已经是中后期,具体况要等进一步检查。不过医生告诉我,估计是不行了。”

    “……嗯。”

    “我想,聿衡还没满18岁,是需要监护人的……但这件事我必须先跟你商量,如果她走了,我想把聿衡接回家里来,你反对么?”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