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同类(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为什么啊……你太优秀,我高攀不起啊。

    辛圆缺心道。

    不免暗骂自己刚刚一时意气为了讽刺于敏敏,编的这是什么定理,什么鬼话。

    “你心好了?”衡量半天,辛圆缺最终只问出了这样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刚好上课铃响了,辛圆缺暗暗松了口气,她不明白自己的心态,或许是因为本复杂的份,让她对这段感又期待,又抗拒。

    可是,期待的或许也只是她一人而已。

    顾聿衡喜欢说的话是:“你再看,再看喜欢上我怎么办?”或者刚刚的,“那你千万不要自贬价喜欢我。”

    他怎么就不说,“那么我要不要自贬价喜欢你呢?”

    同样的自恋,换了角度和口吻,也许就换了不同的味道。

    辛圆缺唇角泛出点苦涩的笑意,放下手里捧着的杯子,顾聿衡的手却突然伸了过来,拿走了那杯子的同时也重新吸引了辛圆缺的注意力。

    他一半脸紧挨着特百惠的塑料杯,唇角噙着点漫不经心的笑容,“同桌,感谢你让我心好了起来,可也因为你,让我心再度低落了下去。”

    “唔?怎么说?”辛圆缺瞥了一眼讲台上才来的英语老师,压低声音,模糊不清的问。

    “虽然你道歉了,可你那个定律让我担心你内心是不是觉得喜欢你的都不够出色,相较起你的完美都残缺不全庸俗平凡?”他蹙眉,可倏地又放开,唇边的浅浅笑容,像是被阳光淬过的,即使现在外面冰天雪地,那笑容也一下子烧了辛圆缺的心。

    然后他乌黑的眼瞳中装进小小的辛圆缺,慢条斯理极认真的说,“不过,即使是被你瞧不起也无所谓,因为是你,我认了,辛圆缺,我喜欢你。”

    辛圆缺很漂亮,是那种即使很刻意的收敛,也会让人觉得看见了她,天地就失色了的漂亮,外加上学习好,子也好,以前在公办学校,就无数人喜欢,她不是第一次收到书,当然也不是第一次听到告白。

    可那么多告白,或者扭捏,或者霸道,或者羞涩,或者坦然,在辛圆缺的记忆里,早就各自失去了色彩。

    而这一段,她上高中后的87天,上午最后一节英语课上,这个眉眼好看到极点的男生如此理所应当的认真告白,却如此深刻的,瞬间在她心口深深的烙下烙印。

    到了很久很久之后,辛圆缺还记得这个时候,英语老师正在讲台上说大家请翻到第第10单元,教室里一片翻书的声音,后某排有人走神,在细碎的问,“第几页第几页?”室内有温暖的空调,暖的人脸通红,窗外白茫茫一片,飘着晶莹细碎的雪花。

    而面前让她的心在顷刻之间就能大起大落的顾聿衡,正全神贯注的凝视着她,这凝视有魔力,让她忘掉呼吸的魔力……

    也是很久以后,辛圆缺机缘巧合之下听了一首歌,才明白一句话——

    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开此间少年。

    她纠结了半天,才呆呆的应了一声,“哦。”

    “哦什么?”他皱眉,眼神带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气馁,轻轻叹了声气,自怨自艾,“我心

    如此低落的原因就是发现同桌你还是个好学生啊,好学生怎么能早恋呢?”

    “啊?”她又犯傻了,就这样问了出来。

    他失语了,手支着太阳看着她,眸光要不就是烈的想把她烧死,就是冷冽的想把她冻死,总之是激烈的。

    而很显然台上的英语老师Miss Wu看不惯顾聿衡失语。

    “顾聿衡,你来把下面这段课文读一下。”

    顾聿衡拿着课本站起来,面上镇定,实则茫然的翻开,辛圆缺在旁边压低声音,友提醒,“第79页。”

    顾聿衡心里那个恨啊,他心都被掐紧了,死死捏住她杯子才没在手掌心也掐出一样的红痕来,故意用她刚刚说的话,好像开玩笑,实则掩饰自己的惊慌,她却还有闲心注意课堂上讲到哪一课了。

    还真是好学生……

    一边暗骂,一边找到了课文,便开始朗读。

    辛圆缺在一边听着,她刚刚也被Miss Wu 这突然的一打岔弄乱了阵脚,不过好像她本来就不够镇定。顾聿衡发音不错,声音好听,读起英文来磁悦耳,就是一大票单词不认识,她便在旁边不住的压低声音提醒。

    顾聿衡听她提醒,读着课文居然也走神了,就想,为什么这篇课文里没有“love”这个词呢,如果有,就是认识他也装不认识,听她在一边急躁的提醒他,“love,love,love……”就是想想,顾聿衡也觉得是美好的。

    可现在他知道不能急。今天对她的告白是因为看出来她生气了,或许就是为了他和于敏敏的事。不然她不会那么别扭,更不会去讽刺于敏敏,即使于敏敏因为缺席物理课而一时听不懂,可如果他不及时出现,于敏敏看到了黑板上还没来得及擦去的物理板书,那又该怎么办?

    这丫头,一开始就提醒她不要惹于敏敏,她却还是控制不住脾气,自以为修炼成精,其实也就还是个小孩。

    不过他也是,跟她幼稚到一起去了,不然为啥一面生她的气,一边为她又感冒了而心痛,为了她痛经而别扭的去给她接水,为了她气于敏敏即使是担心,心里却甜的掩都掩不住,一下子冲散了他为他妈妈关节炎越发严重而起的担心和焦虑。

    所以他说了,在某个机缘巧合的况之下,说出了口。

    但之后的事,他不能不出好结果,机会总是有的。

    而且对象是辛圆缺,对付辛圆缺,得先引得她心慌,不心慌,这丫头就不犯傻。

    就如今天一样。

    其实,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丫头对自己不一般?

    想到这,顾聿衡又觉得自己真是自恋,正想假惺惺的唾弃一下自己,旁边的辛圆缺却突然重重咳了一声,挤着声音说,“顾聿衡,你读岔段了!”

    一场懊恼至极的闹剧。

    **

    下午放学,陈易和辛圆缺一起回家。

    走在路上时,陈易先开口说话,打断了既是沉思也是神游的辛圆缺,“圆缺,今天你和顾聿衡在后面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

    “哦。”辛圆缺微一错愕,浅浅回答,听见也是应该的,那么近的距离。

    “恭喜你。”陈易笑眼弯弯,却是看着前面的路,而不是看向她。

    辛圆缺唇半开着,面前呼出一团团白雾,很久后才轻声说,“谢谢。”其实她想说没什么好恭喜的,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而顾聿衡也没有再追问什么。

    “刚刚看他放学后形色匆匆的,出什么事了么?”

    “哦,他妈妈好像体不是很好,关节炎发了吧,他赶回去照顾。”早上也是因为这个而迟到的,可于敏敏打电话也没有联系上他,就着急的在门口等着,看到他后一激动还摔了一跤。这也是他们早上并肩一起走进来而于敏敏脚受伤了的原因。

    这些她没有问,是午休时间,他主动跟她讲的。但其实她想追问,他为什么对于敏敏那么好,她敏感的觉得这中间一定有什么故事,可又问不出口,以后再说吧……

    辛圆缺手里还捧着刚刚顾聿衡放学后堵在校门口塞给她的姜母茶,喝一口,暖暖的,辣辣的,从体深处涌上来,连被风吹红的脸都不住有些泛起度。

    “圆缺……”

    陈易又一次唤回了她的心神,见他似是减缓了走路速度,辛圆缺也放慢了脚步,看向他,嘴唇翕动了一下。

    陈易干脆停下来,对上她目光的片刻,笑了,很温和的样子,“以后上下学我不走路了。”

    辛圆缺愣了片刻,才点了点头,“嗯。”

    他本来也不该走路,省长的儿子,母亲也是国企的领导,就算是开车接送上下学也不足为奇,何苦再冰天雪地的迎着刺骨寒风走路回去?可他就陪着自己走了那么久……

    想到这,辛圆缺微微低下了头,陈易真的是好人,比她以前遇到的大多数人加起来还要好。很奇怪,明明以前的公办学校才是更适合她的地方,可她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都没有交到什么朋友,反倒是高中,有了陈易,有了顾聿衡,甚至是有了于敏敏。

    耳朵边突然挨近一双手,没带手,手心是暖的,手指和手背却被风吹的冰凉。

    这双手,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脸捧了起来。

    她有些僵住,可看到陈易的笑脸,却又卸去了那些负担。

    “我只是不想让你困扰,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也明白我对你是什么感觉,”陈易说的很慢,很稳,不如顾聿衡那般强势而锋锐,却还是慢慢的渗进心里,他顿了顿,唇边的笑容加深了一点,“其实我可能太悲观了一点,毕竟你还没跟他在一起。”

    辛圆缺很是迷茫的看了陈易一眼,陈易就呵呵笑了,收回了手,“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我如果可以在你边的时候,我都会在。”

    不说绝对,不说一定,可一个如果,更显真诚。

    辛圆缺缓缓点头,正准备开口说谢谢,陈易就开口,堵回了她的话,“不要说谢谢。”

    她怔了一下,又点头,想了想,还是说,“陈易,你是我交过最好的朋友。”

    “虽然我本意不是这样,但还是满足的,因为我知道,辛圆缺肯定第一次对别人说这样的话。”

    陈易笑容从始至终就没变过,此时还是淡淡的挂在唇角,连着他的人一起融进背后的雪景。

    让辛圆缺想起这一幕就觉得,有这样一个人,在你边的时候,或许不如你心头那个人那样耀眼,就如这一片茫茫的什么都看不清的雪天。可无论何时,你受伤了,需要了,仔细一看,他一直都在最贴近你的地方,了解你,关心你,甚至为了不让你为难而换上保护色,融入背景躲起来。

    她是幸运的。

    以往无数次痛苦时,为了不让自己自怨自艾,辛圆缺经常这样想来鼓励自己坚强的熬过苦难。

    可这一刻,这种感觉又是如此深刻,还带有与往常不同的脉脉温

    这无比丰富的一天,在辛圆缺晚上的辗转难眠中度过。

    往前迈一步,顺了自己的心意,可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这对辛圆缺来说是莫名的惑。

    她想或许是遗传,肖雪早熟,因此她在过早到来的面前,也这样蠢蠢动。

    可是,无数次她都觉得,顾聿衡代表着惑,正站在悬崖当口,她这一步,如果迈的过大,可能就是坠落悬崖,粉碎骨。

    也因此,辛圆缺无数次带着白天的甜蜜入梦,却又在夜晚惊醒。

    她觉得她或许该给顾聿衡坦白,可是要怎么开口?

    说你爸爸让我来接近你,代替那些你不许接近你的私家侦探,探听你的消息,再回去一一转达?

    然后再深一步,说,其实你妈妈的不幸福,我妈妈有一定的责任,因为我妈妈是你爸爸一直深却没有得到手的女人?

    虽然辛圆缺一直认为顾天行没有得到她妈妈后的放纵不过是个不负责任的借口,可谁能确定顾聿衡会不会也这样想?

    那说出口后,会不会现有的一切也都全部失去,不复存在?

    毕竟顾聿衡是这样的恨顾天行啊,而恨的源头,都来自于顾天行对他母亲的背叛……

    他们是串在一条线上的,而这条线,在顾聿衡看来,会不会是迫害他的绳索?

    好在,在辛圆缺无比矛盾的时候,顾聿衡却没有她。他们没有确定关系,也没有什么肢体接触,只是比以前亲密了不少,甚至可以打打闹闹,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只是有一次,顾聿衡在辛圆缺不轻易展露的幽默下败退时,笑容一点点沉寂,看着她感慨,“同桌,同桌,难道我们永远都是同桌么……”

    辛圆缺听出了这句话后面的意思,心头一悸,却还是浅笑着将话题带过了。

    一天比一天快乐,就一天比一天贪心;一天比一天担心,就一天比一天害怕。

    她实在怕现在筹码还不够,顾聿衡知道真相后就会掉头而去。

    想到这,圆缺内心就嘘声连连,哦,她是多么有心计的女人。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从指间滑过,转眼就到了圣诞前夕。

    i市的雪11月末尾停住了后,在圣诞节前,终是不负众望的再次飘飘洒洒,各个媒体都在报道这次白色圣诞,间歇为各路商家做软广告,宣传丰富多彩的圣诞活动。

    辛圆缺以前对圣诞节没什么感觉,一是因为以前疲于生计,忙完学习还要帮当时在当裁缝的肖雪缝缝补补,哪有闲顾这些浪漫而不能当饭吃的西方节;二是公办学校不许办,学生中有庆祝的也折腾不出什么,最多连着元旦一起悄悄塞张贺卡了事。可到了这边,每个人脸上早早的都挂上了笑容,有些还极其暧昧。她就几次在厕所听到女生聊天要给自己的男朋友或者暗恋对象送些什么……

    她想,要送顾聿衡什么么?

    顾聿衡又需要什么呢?

    她倒是会打毛线,而且打的极好,不会像那些女生那样苦恼围巾打出来稀稀疏疏或者歪歪斜斜。可她要打一条围巾送给顾聿衡吗?

    顾聿衡从早上起就注意到了,辛圆缺今天一直在暗暗打量他,是他今天太帅了?还是衣服穿反了?

    在辛圆缺面前从不敢过度自信的顾聿衡,低头细细的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衣服,没什么问题啊。

    不过正好,他也有事对辛圆缺讲。

    下了化学课,顾聿衡凑近辛圆缺,反倒是看得辛圆缺心里发毛,最后他咧着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看上去更像只对猎物有所图谋的野兽。

    “同桌啊,你圣诞节有空么?”

    辛圆缺懂得,他这是在邀约她。

    有空……圣诞节顾天行要带肖雪去瑞士滑雪,那她当然可以不找任何借口的出来。

    可是,这不是意味着她真的要送顾聿衡礼物了?

    顾聿衡见她不说话,心里有些猜不着底,这丫头就这样不远不近的把他拖着,拖了一个多月,也该够了吧,把他的骄傲和自信都快磨的差不多了,生生的变成了患得患失。他很早前就开始盼着圣诞节,当作契机,她居然来个不回应……

    他眯了眼睛,磨着牙,“辛圆缺,你要是敢装傻的问我一句什么是圣诞节,我就拍你。”

    辛圆缺先是一怔,没有立即反应过来他的思维回路,随后就笑了。

    笑得那样灿烂,笑得某个不自信的人心花开。

    “我、有、空。”她乜着也开始泛着点傻笑的顾聿衡,一字一句的说。

    其实啊,某个真正陷入傻笑的人不知道,更应该让他觉得幸福的是,刚刚的辛圆缺只是在想,什么颜色的围巾,他带着会比较好看。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