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见(3、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3

    陈易乘坐的飞机,在周三下午准时抵达i市开盛国际机场。

    他将一些事安排和行李先交待给了随行人员,就大步走向了到达口,刚刚一直沉稳严肃的面容上,现出了一些难以自抑的兴奋之,唇角微微扬起,尤其是在目光锁定了到达口人群中那个出众的浅灰色影时。

    圆缺也看到了空手走出来的陈易,四目相对,她收起了本来准备摇动的手,站在那里缓缓的扬起了唇角。

    陈易向她走了过去,伸开双臂将她轻轻拥在了怀里,不顾声音中掩藏不住的动容,轻轻低唤:“圆缺。”

    “嗯……”辛圆缺只觉眼睛酸涩,视线都渐渐变得模糊,伸手回抱了他一下,带着笑说,“旅途辛苦了,陈易。”

    陈易克制住心里翻涌的绪,松开她,稍微后退一步,再细细的打量,她看上去很好。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

    辛圆缺也不避让他的目光,微微一笑,“走吧,我们去吃饭。”

    陈易点头:“好。”

    坐上辛圆缺的红色现代跑车,陈易笑着说,“看来你现在过的是滋润的。”

    辛圆缺拉安全带,闻言一笑,“是啊,我被有钱人包养了。”

    陈易闻言一怔,却见她笑的更开心了,于是明白她在开玩笑,心里稍稍安定下来,又对自己居然心生忐忑而觉得好笑,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辛圆缺不再多说,发动车子,在收费处交卡给钱,再快速驶离停车场,上了机场高速,一时狭窄的空间里安静到有些局促。

    “怎么突然又想着来接我了?”陈易微微偏头,看着辛圆缺安静的侧脸问道。

    “最近休假,很闲,就来接了。而且我没订到包间,就只有一个靠窗的卡座,所以来接你,负荆请罪来着。”辛圆缺对陈易微微笑着,脑子里装的却全是其它的事。

    这几天来,顾聿衡每天都会因为各种缘由给她发短信,当她昨天晚上关了灯,窝在被子里看他的短信时,朦朦胧胧还以为自己回到了以前。

    他说今天有个大案子要出庭,不知道怎么样了……

    陈易看出她的走神,便也没有再继续出声,由沉默这样继续。

    倒是辛圆缺从杂乱的思绪中抽而出,问他,“这次回来准备呆多久?”

    陈易摇头,“说不准,不过一个月应该是有的。”

    “哦,那就好,我们还可以多见几次面,”辛圆缺看了眼陈易,真的是好久不见,原本就稳重的少年,现在成了更加稳重的青年,眉目间多了几分成熟,也像经历太多而过早带来的沧桑。一时不有了些感慨,“我原本以为再见你会是在你的婚礼上的。”

    陈易闻言笑了,清俊的脸转向辛圆缺,“怎么说?”

    “感觉你不会再跟我联系了,”辛圆缺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语气中的伤感,连忙又一笑,“我胡说的,别理我。”

    陈易闷闷笑着,“知道了。”

    不多时,就到了月亮湾,i市绝对排第一的粤菜馆。从外部看上去,这里就是一个大宅院的样子,一进门是小花园,稍一张望,便可见四周的亭台楼阁,假山水榭。就餐的地方倒是掩在树影重重之下的玻璃房子,落地玻璃窗上是水幕墙,引了水流绕着整个就餐的地方潺潺流动,餐厅中没再另外放音乐,只因水声便已经是最好的环境音了。

    穿着雅致的服务员引他们在辛圆缺订的卡座坐下,拿来了菜单,辛圆缺和陈易对视一眼,还没翻就异口同声的说,“我们要一只香烤妙龄鸽。”

    两人话音一落,就都笑了。

    这道菜是这的招牌菜之一,味道极好,就是名字太过另类。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就针对这个名字笑了半晌,印象特别深刻。当时就说来一次就点一次,所以刚刚两人一个对视,就都心知对方想到了这一个很囧的菜名。

    对默契的印证,一下子消融了他们刚刚突然产生的生分和尴尬。

    陈易将菜单推给辛圆缺,“你点吧。”

    “我点?”辛圆缺眨眨眼,“那估计我会再叫一个大拌菜,然后了事。”

    “好啊,我不介意。”陈易笑着回答,然后就将菜单合上,一副要交给服务员的样子。

    辛圆缺瞪他一眼,“陈易,你忍心看我饿死?我好不容易有机会吃顿好的,你成全我行不?”

    陈易笑出声来,“好,那你等会儿让我结账……”也不看菜单就直接对服务员报,“葱爆鹅肝牛柳粒,椰汁脆皮鸡,木耳西芹,甜品要芝士焗番薯……”说到这看看辛圆缺,“你想吃鱼翅么?”

    辛圆缺咬着下嘴唇一笑,眸中狡黠光芒闪动,“不想吃,我就想用来漱口。”

    “咳……”陈易忍笑忍的极为痛苦,半晌都说不出话来,辛圆缺挥手让那有些瞠目结舌服务员走了,虽是假装无可奈何,自己唇角却也管不住的上扬。

    陈易一看就是熟客,点的菜不是最贵的,却绝对是味道最好的,对他们两个只是朋友聚餐不需要什么鲍参翅肚来撑场面的况来说,再合适不过。

    辛圆缺正准备称赞陈易菜点的好,听上去就让她胃口大开,包里的手机蓦地振动起来,她心里顿时一紧,如被人突然扼住了喉咙。稍稍犹豫了一下,她还是伸手掏出手机来看,果不其然是顾聿衡的短信。

    暗暗咬了咬下唇里的嫩,她打开了短信。

    “开庭很顺利,虽然没有当庭宣判,但结果十拿九稳……开了一天的庭很累,圆缺你在干什么呢?我准备吃饭了,高新法院旁边的月亮湾,你吃过么?”

    4

    辛圆缺看了短信,沉默半晌,手指在手机上滑来滑去,心跳一下下强烈的撞击嗓子眼,让她几乎窒息。死死咬了咬牙,她突然抬首,透过玻璃窗外的水幕墙向园林中看去,果不其然在才亮起灯笼的园中,看到了一个修长的影,静静的立在树影后面,朝着这个方向。

    似乎是确定辛圆缺看向了这边,人影便大步的向玻璃房子这边走了过来。

    光线极为模糊,她与那个人影相对也不过瞬时之间,可辛圆缺怎么可能认不出顾聿衡?她甚至觉得自己看清了他唇边上扬的角度,淬着冰凉,带着残忍,浸着恨。

    “怎么了?”陈易见辛圆缺从拿出手机看到短信开始,脸霎时就白了,后来更是盯着玻璃墙外一动不动,极大的震惊过去后,渐渐面如死灰,他顺着她目光看过去,除了一盏在夜幕初降时随着微风轻轻晃悠的红灯笼外,别无他物。

    “顾聿衡。”辛圆缺生硬的笑着,端起桌上的蜂蜜菊花茶喝了一口,压下心里的惊骇。修理的整齐干净的指尖在白瓷杯口轻轻划着圈,皮肤看上去近乎透明。

    “他来了?”陈易恍然,挑眉问道。

    “哟!这不是陈易和辛圆缺么?”

    水晶珠帘外突然传来一道稍显尖锐的女声,辛圆缺不出预料的勾起唇角,看过去,一鹅黄风衣裙包裹着的于敏敏正挽着顾聿衡肘弯,满是暧昧与讽刺的目光在陈易和辛圆缺面前晃,十分夸张,似是唯恐顾聿衡没有染上她的半分猜疑绪。

    可当她发现辛圆缺正悠闲自在的端着杯子,目光瞅着她挽着顾聿衡的手,笑的意有所指的时候,她突然想起辛圆缺那天说的话,细想起来,于敏敏不乏悲哀,她以前哪能对顾聿衡做出这般亲近的举动?底气严重不足,也是为什么她那天会在辛圆缺说完那番话后完全崩溃的原因之一。

    想到这,她就觉得自己有些僵硬和不自在,却又不舍得就此松开顾聿衡的手,于是还是那样挽着。

    “陈易,还认得老同学吧?”辛圆缺对陈易笑着眨了眨眼,像是刚刚出现在她脸上的失措和恐慌都是陈易的幻觉。

    “圆缺你取笑我吧,怎么可能不认识?”陈易站起来,微笑着看向已经站进珠帘的顾聿衡和于敏敏,“真是好久不见,怎么那么巧?”

    顾聿衡也笑了,“刚刚在隔壁的高新法院开完庭,为这个案子忙活了很久,虽然没拿到结果,敏敏也说要先庆贺一下,所以就近选在了这里。刚刚我在外面还说呢,怎么好像看到了圆缺的车,原来果然也在。”说到这里,目光就带向了还坐在一边的辛圆缺,笑意如薄薄的浮冰,一脚踩入,都是刺骨的寒凉。

    “嗯,刚刚去机场接了陈易,选在这里接风。”辛圆缺似是完全没注意到顾聿衡眼神的冰凉,此时看向陈易微微一笑,掺进了一些小女人妩媚的甜蜜笑意,如此醒目,说到这里还尚嫌不足的补充了一句,“记得以前大学时陈易就带我来这里吃饭,这家菜真的不错。”

    陈易眸间晃过一些异样,可还是温文笑着,无比配合,“只是不知道厨师换没有。”

    辛圆缺浅浅一笑,垂下目光,随意绾在脑后的头发,让优美的脖颈曲线展露无疑,含羞露怯的样子,在温和的橘色光线下白的耀眼的细腻皮肤,美好的动人心魄。

    “是么?”顾聿衡目光凝在辛圆缺脖子上,还好是洁白的,如果那里多了什么不该有的痕迹,他都不知道是不是还能控制好自己的行为。一弯唇角,眸中星芒几转,声音听上去却还是无比镇定,“敏敏,要不我们干脆和陈易他们拼个桌?老同学难得聚在一起,再说我们也是第一次来,不知道什么好吃。”

    于敏敏当然不愿意,可对上顾聿衡幽深而不容拒绝的目光后,只是微微开了开口,稍作犹豫,才强笑着说,“我是没意见,陈易他们不怕被打扰么?”

    “怕。”陈易还没说话,一边一只安静着的辛圆缺却突然抬头,声音清脆的说。说完后,又笑弯了妩媚的猫眼,“我开玩笑的,陈易,你有意见么?”

    “没。”陈易摇头,然后招呼服务员加碗筷拿菜单加菜。

    辛圆缺起,提着包,将自己面前的餐具推往对面,“陈易,我坐你边来。”

    “好。”陈易帮她接过,微笑着点头,起,将靠窗的位子让给了辛圆缺,只因印象中,她就喜欢坐在窗边。

    顾聿衡看着辛圆缺从他面前走过,她上带着的栀子花香就这样飘进了他鼻间。这个香气勾起了他些许回忆。辛圆缺的妈妈肖雪是五月份的生,期间正是栀子花盛开的时候,他搬回去住的那年,对那段时间,家中隐隐飘着的栀子花香气印象极深。

    想想,真的过去好久了。

    不发一言,顾聿衡先照顾于敏敏在窗边的位子坐下,这才坐在了陈易的对面,殷勤和体贴,让于敏敏都有些受宠若惊。

    辛圆缺好像看到了这一幕,又好像没看到,目光中挟着远思斜斜看向窗外,手指在桌上不老实的轻轻点着,表称得上是愉悦而悠然的。

    四人一直安静无声,气氛看似相安无事,但任谁都能嗅到其中的诡异。

    “对了,圆缺,”陈易突然看向辛圆缺,见她目光转过来后才说,“方雅枝让我给你带个好,说如果你瘦了,让我一定把你养胖了才许回去。”

    “方方太坏了,只许自己减肥不许别人苗条。”辛圆缺轻轻哼了一声,微微撅起了嘴。

    “那是她本来就胖!”于敏敏在对面不屑的嗤了一声。

    “哦,谢谢于大小姐变相赞扬我材好。”辛圆缺浅笑着接过话,又不再多看于敏敏如吃了苍蝇的样子,转向陈易笑着说,“你一定得告诉方方,说我材保养的极好,让她来找我要秘方。”

    “好。”陈易微笑。

    “秘方是什么?”脱了西服外只留衬衣的顾聿衡此时正悠闲的靠在椅背上,手遥遥放在桌上,扶着白瓷杯的光滑外壁,袖口打了开来,露出一段精健匀称的小臂肌,此时桃花眼角斜斜上挑着看着辛圆缺,慵懒而感,无论何处都无懈可击。

    辛圆缺唇角微扬,也看向他,轻快的吐出四个字,“少吃多做。”

    陈易差点被呛到,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于敏敏则不屑的移开目光,细碎的嘟囔了一句:“真不要脸。”

    顾聿衡看向辛圆缺的目光却更深了一些,她听了于敏敏的话,几乎毫无反应,安之若素的端起杯子,小口小口的饮着蜂蜜菊花茶。他唇角往上勾了一点,辛圆缺啊辛圆缺,还是一样的喜欢用安定自在的样子去捉弄别人。

    菜很快一道道的上了上来,辛圆缺举起茶杯,冲陈易盈盈一笑,“欢迎回来,陈易。”

    顾聿衡却笑着插嘴,“喝什么茶?这样的场合怎么都该喝酒。”

    “算了吧,圆缺开了车的。”陈易出言想劝。

    “那就喝点红的吧,怎么也该意思意思,圆缺你说对吗?”顾聿衡看着辛圆缺,桃花眼中的笑意只让人胆颤。

    “嗯,好啊。”辛圆缺爽快应下,对上陈易略微有些担忧的目光,她便微笑,似解释似撒,“今天给你接风,喝点酒是对的,没事的,放心。”

    陈易似是沉吟片刻,再稍稍笑着,对她点了下头。

    辛圆缺便笑得更开心了,顾聿衡冷冷一弯唇,招呼服务员上红酒。

    红酒上来后,斟好,辛圆缺再一次举起高脚杯,敬向陈易,顾聿衡也随着举杯:“欢迎回来啊,陈易。”于敏敏见状,也只得不不愿的跟着碰杯。

    “第一杯可得喝干净啊,尤其是圆缺,你跟陈易意可不一般。”碰完杯后,顾聿衡酒杯放在唇边,明显不怀好意的挑衅。

    辛圆缺嫣然一笑,“你不说也是自然的。”

    “是么?那是不是该连干三杯呢?”顾聿衡眸间明暗几转,灼灼的盯着辛圆缺。

    “好啊。”辛圆缺不以为意的应了下来,先微微仰头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接着任顾聿衡再给自己斟满,又一仰头,紫红的酒液从杯中缓缓倾进她口中,微微仰头的时候,还能见到她咽喉处的轻微颤动。

    顾聿衡目光中温度又冷了几分,却勾着唇给她倒满第三杯。可辛圆缺刚刚接过就被陈易阻住,“别喝了。”

    “陈易,她愿意喝你却不让,不是等于不接受她的深意重么?”顾聿衡浓黑的眸子扫向陈易,可余光分明还停留在辛圆缺上。

    辛圆缺暗道顾聿衡险,这分明是从陈易入手,想看清他们之间关系的真假。陈易如果有丝毫配合不好……

    “好像我才是回来的那个,规矩也该是我来定吧。”陈易温文笑着,可话语之间极有力度,不容质疑,“如果真要按照顾聿衡你的说法,这杯酒我来替她喝,是不是也间接表达了我对她的感?”说完就接过了辛圆缺手上的杯子,抬头一干而尽。

    “陈易……”辛圆缺痴痴看着陈易,脸上目光中写满了感动和惊喜。

    顾聿衡见状却不紧不慢的再抛出一个问题:“那陈易你这次回来准备和辛圆缺复合么?”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