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再见(1、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辛圆缺着自己镇定下来,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那顾聿衡,我说,我不接受你的追求,不管你再废多少功夫,我都不会跟你在一起,你是不是可以放弃?”

    “为什么?”顾聿衡明显郁低沉的语声,却刻意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调笑,却更觉步步紧,“是我太差?不合你势利的辛大小姐养刁了的胃口?”

    “不是,顾聿衡,”辛圆缺抿了抿唇,才冷冷开口,“是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不喜欢玩复合的把戏。我们之间该经历的也差不多经历了,没必要再来一次,我会腻。该上班了。再见。”说完不管顾聿衡的反应,辛圆缺直接挂上了电话,转走进了办公室,继续去面对她的销售计划书。

    电话这头的顾聿衡气急败坏,死死捏着手机,闷在那里重重呼吸几声后,才勉强克制住自己要摔手机的冲动。

    好一句好马不吃回头草啊,辛圆缺。

    你一定要这么狠心的将过去全部砍的干干净净才满意是么?

    我偏偏不会让你得逞。

    恨意,累积了这么多年,堆在口,早一点点侵蚀掉对她的

    如果就这样断了,他的恨要到哪里去宣泄?

    此时办公室的门传来一阵轻敲。

    顾聿衡从翻滚的绪中中抽而出,轻咳一声,“进来。”

    是所里的实习律师兼他的助理小陈,女孩子探头进来,面上带着点活泼和俏皮,先吐了吐舌头,再说,“顾律师,于……小姐刚刚说打你手机不通就打了办公室电话问你在干什么,我说您还没到办公室,就没给你接进来。”

    顾聿衡点了点头,唇边不吝笑意,“谢谢你,小陈。”

    “不……不用。”小陈看的脸红心跳,一边摆手摇头一边退了出去。

    顾聿衡对这属于小女孩的好心看的好笑,可眼见门还没完全关好,桌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果然是于敏敏,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没干什么,才到办公室。

    嗯……

    没兴趣,你自己去吧,五一我有事。

    于敏敏,我见不见她关你什么事?

    我是打算和她复合,怎么了?

    以我们的关系,好像不存在我背叛你的问题吧。

    还有事,先挂了。”

    顾聿衡摁了结束键以后,唇角缓缓勾出一抹冰凉到极点的讽笑,稍一沉思,拇指在手机键盘上翻飞,一条短信很快编辑好,发送。待发送成功的提示出现在屏幕上之后,顾聿衡微笑着将手机放在一边,打开了电脑。一早上就忙活着选花、送花、吵架,差点真的耽误了工作,后天有个大案子庭审。这个案子,他势在必得。

    当然,辛圆缺,也是这样。

    辛圆缺正因对一份报表中的数据产生质疑,叫来林浩,准备细问,手机发出短促的一震,拿过来一看,是顾聿衡的短信:“工作顺心,午饭记得准时吃,还有,不要抽烟。下午我来接你下班。”

    看上去满满的关怀,却让辛圆缺心头一阵苦涩,他还是不放弃么?那还要她怎么做?

    刚刚气急了,直接给他打过去,这才发现他一直没有换号。

    手机换了无数次,只有他名字后面跟的那个号码舍不得删掉,每一次都跟着存进新的手机。即使知道这个号码再也不可能联系上那个人。可没想到……他居然没有换号,那他是不是也会意识到自己对他的留恋?

    “辛副经理?”林浩出声提醒走神了的她。

    “哦,没事,我们继续。”辛圆缺摇摇头,放下手机,继续埋首数据。

    可不得多时,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辛圆缺伸手接起,“喂,是我……”辛圆缺听前台小姐说明打电话的原因后,先是明显一怔,随后才若无其事的说,“告诉她我在上班,很忙,不要让她进来……”

    正说到此处,那边传来一阵响动,随后就是于敏敏尖锐的声音,“喂!辛圆缺,你不敢见我是吧,你要让我把你抢别人男朋友的事在公司大厅大声宣传么?”

    “随便你。”辛圆缺冷冷的回了三个字就准备挂电话。

    却不料在挂机之前还能听到于敏敏声音从话筒传来,“辛圆缺,我会在门口等着你的,你总得下班回家吧,我就不信今天还见不着你了。”

    辛圆缺平静的将电话压掉,于敏敏声音太大,旁边的林浩也听见了,一时有些不大自在,过了片刻出声问道,“辛副经理今天遇到麻烦了么?”

    辛圆缺对他微微笑了笑,“没事,我们继续……”

    “续”字还没讲完,电话又炸响,辛圆缺微微蹙眉看着那电话,手指轻轻的在桌面敲了敲,却仿佛走了神。最后倒是林浩伸手,在四周投来的好奇目光中,一把扯掉了电话线,办公室才突兀的安静了下来。

    辛圆缺转目,看着手里拽着电话线面上翻红似是也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的林浩,一弯唇角,轻轻笑出了声。手里接过他捏在手里的那头电话线,安上,语声轻巧的说,“工作的座机可不能随便拔电话线,会被训的。”说完就起,“你先看看那数据吧,我去见个人,等会儿上来。”

    “要我同去么?辛副经理?”林浩实在担心她会遇上什么难事,从刚刚他听到的片段来判断,况十分的不利。

    辛圆缺闻言,侧头看了他一眼,黑白分明却又仿佛蒙着淡淡雾气的眼睛染上点悄然无声的笑意,妩媚入骨。半开玩笑的说,“没事,放心,我没抢别人男朋友。”说完就迈着安稳的步子走出了办公室。

    林浩愣愣的站在原处,竟有些不知所措,倒是旁边的汪璐拿着文件夹一下敲上他脑袋,“再看,再看魂就被狐狸精勾走了。”

    林浩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

    汪璐满是讥讽的说,“我有说错么?不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怎么想的!典型的贪恋美色的视觉动物!她有什么值得喜欢的?没抢别人男朋友……哼,谁信呢!”

    林浩干脆的转过头,坐下来继续对数据,留下汪璐讪讪的站在那里,无所适从。

    于敏敏正站在大厅气急败坏的时候,就看到了悠闲自在的从电梯里走出来的辛圆缺,象牙色的针织裹连衣裙,宽大的领子,毫不吝惜的露出精致的锁骨,烫成大波浪的长发散下,遮还露,反而更显得皮肤细白如玉。于敏敏看的牙齿都要咬碎了,不顾前台小姐的阻拦直直的向她冲了过去:“辛圆缺,你凭什么再回来扰顾聿衡?你对的起自己的良心么?当年不知道是谁……”

    辛圆缺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断掉她的话,“三楼有咖啡厅,上去坐坐吧,我请你喝咖啡。”

    2

    公司三楼的咖啡厅,中间一块铺着实木的地板,周围围着矮矮的木制栅栏,准备食品的小厨房搭成小木屋的样子,从里面飘出咖啡的醇厚浓香,混着烘烤糕点的人甜香,在这稍显生冷空旷的大厦里,倒是别有温

    咖啡很快的端了上来,辛圆缺靠在椅背上,端着手中的拿铁,姿态慵懒而风万种,浓密的睫毛,轻轻扇动,挡住了目光深处的仇恨,“于敏敏,真是好久不见。”

    于敏敏听她那口气,刚刚平息一点的怒气立马又被挑起,“辛圆缺,你以为我想再看见你!?”

    “哦?不想?”辛圆缺小巧的唇瓣上下轻轻开闭,声音如玉,“我还以为你很想拉着顾聿衡在我面前四处晃动着炫耀呢。”

    “辛圆缺你好歹不掩饰你真面目了啊?”于敏敏两只手撑上桌子,凑了过来,柳眉倒竖,眼睛里烧着嫉恨的火焰,“你说你装什么啊装?以为装的那么单纯顾聿衡就会要你了么?”

    “呵,不要?不要你干嘛气急败坏的来找我?”辛圆缺眼睛一眯,不让分毫,说到这里忽然又极妖娆的一笑,“再说了……他不要我,难道就要你了么?于敏敏,你以为你守在他边,他就会跟你在一起?你被他利用了你知道不?从高中,他利用你让自己边没有女生亲近吵闹,利用你自觉主动的帮他做那些事来讨他欢心,现在,他无非是利用你来气我罢了……于敏敏,你该感谢我,当初没有我,你还一直傻傻的被他利用下去,而现在,没有我,你认为你能那么亲昵的在公司前面挽起他的手而不被他甩开?”

    “哐当!”

    于敏敏手一挥,将桌上的咖啡杯挥到了地上。

    瓷做的咖啡杯,在木地板上摔掉了一截杯口。清脆的碎裂声,不光吸引了好几楼正在绕着半开放式走廊穿梭的人影的目光,更是让十分排斥类似响声的辛圆缺盯着那处悄无声息的皱了眉头。

    于敏敏此时怒到极点,眼睛整个都红了,粗粗的喘着气,面部表因为怒火而变得极为狰狞,全不见了平里的美艳。艳红的指甲直直挥向辛圆缺,却被辛圆缺一下子死死的抓住手腕,无法前进半分。

    她在那里,心里火烧火燎,却只能开口怒骂,一开口连声音都是嘶哑的:“辛圆缺,你不要太过分!你难道忘了当年你妈妈是怎么死的!”

    辛圆缺闻言,清透的眼中,目光终是渐渐冷冽下来,她缓缓站起,松开于敏敏的手,还刻意往后推了她一下,让于敏敏一个踉跄。她缓缓勾起抿的死薄的唇角,悠然自在的说“于敏敏,不用你提醒我也不会忘,这其中,还有你一半的功劳。”

    说完她俯首,轻轻弹了下裙子的下摆,再步履轻快的走到柜台前,对看傻了的服务小姐柔声说,“杯子的钱记到我账上,另外,我要一份芝士蛋糕和一杯双倍拿铁,带走。”

    不要以为她好欺负。

    想要别人认输,首先自己得有足够的实力。于敏敏这几年看来殊无长进,还是那样的骄横,自以为是。

    而她,这么多年,早就学会了一句话。

    不能忍,就残忍。

    而至于为什么于敏敏会突然有了顾聿衡要跟自己复合的念头,那就要问男主角了。

    于敏敏虽然跋扈,却不至于笨的一无是处,除非是真急了,不然不会这么冲动的跑来。毕竟在顾聿衡面前,于敏敏早该学会了忍气吞声。

    顾聿衡啊顾聿衡。

    辛圆缺琢磨着,垂首看向手机上已经调出的那个熟悉到极点的号码,稍一歪头,给他拨了过去。电话很快的就接通了,那边是他略微有些沙哑却饱含兴味的嗓音:“圆缺?”

    “顾聿衡,我见过于敏敏了,”辛圆缺单刀直入,冷冷的开门见山,“你挑动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贺。”

    “你在说什么?”顾聿衡手上转着钢笔,微微眯眼,缓缓问道。

    “说你知道的事……”辛圆缺声音化作掺着妖冶的冰凉,“你下午不要来接我,我准备提前下班,这一周我决定休假。”

    “我哥他那么随便?底下员工想休假就休假?”顾聿衡语含揶揄。

    “不好意思,你女朋友刚刚来找我的时候,手指划破了我的脸,打碎的咖啡杯碎片割破了我的手,现在血流如注,这就是理由……

    哦,对了,我知道你一定好奇,我那么恨于敏敏,有没有在于敏敏的刺激下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呢?对不起,我好像让你失望了,我不会为了想报复于敏敏就跟你在一起。

    我还得打给你哥请假,那就这样吧,顾聿衡。”

    说完辛圆缺就收了线,话说的很爽快利落,心底却并没有因为这些说起来利索的伤人话而轻松半分。

    如同著名的七伤拳,伤他一分,势必回伤自己一分,如果要伤他十分,她恐怕早就血模糊,痛不生。

    他可以恣意任,如以前一般,认准了目标就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可她不行。

    这段感在最开始,她就错了,如果没有最初的隐瞒,她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

    辛圆缺长长的呼出口气,眼睛有点酸涩,却拿起手机,给顾亦南打了电话:“亦南哥,我要请假。”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