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秘密(1、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1

    月考、换座位、选班委,轰轰烈烈、紧锣密鼓的一系列事完成后,就是悠闲而稍显漫长的国庆长假。

    顾天行带着肖雪去香港了,顾家老爷子和老夫人在香港,回去一为旅游,一为省亲。辛圆缺拒绝了顾天行和肖雪的邀请,她回去没有什么名分可言,只会让她妈妈更直不起来。而且,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呆在家里,未尝不好。

    刚刚就着窗外明媚的阳光磕磕绊绊看完英文原版的《飘》,辛圆缺抬起头喘了口气。看着秋高远碧蓝的天空,看完一本长篇经典后那种空落落的心,顿时又充实不少。

    她暗自决定下午去书城逛逛,为自己选一本托福单词书和好的英汉词典,或者英英的也行,她实在需要再补一下自己的英文。

    何况前几天跟顾天行“闲聊”时,顾天行提到了以后希望能送顾聿衡出国深造,辛圆缺正在心里冷笑认为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顾聿衡后会否出国的事,完全轮不到顾天行来管,顾天行却问她,她有没有出去的打算。

    如果能出国当然好,辛圆缺从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有离开过i市,也希望不只通过小说和电视,去外面看看。可是,难道顾天行就把自己当成永久的监视器了?他就不怕自己和他的儿子发生点什么?

    或者甚至是这样?好让他儿子再一次名正言顺的回到他边?

    辛圆缺想到这一点时,后背密密麻麻爬满了凉汗。可后来冷静下来又觉得是自己言小说看太多的后果,顾天行总不至于那么幼稚吧……

    可鬼迷心窍的,她还真的想要背托福单词了。就当为了自己的前途吧,出国也可以更自由,她如果拿到奖学金,就算顾聿衡不出国,她一样可以自由的出去,难道顾天行还能阻止不成?

    稍稍收拾了一下,将披散着的柔顺长发高高扎成马尾,穿了长袖T恤和牛仔裤就出了门。

    赶车到书城,原本以为长假都出去旅游了,不防书城依然人山人海。

    徘徊在英语工具书区,最终选好了一本牛津高阶,抱在手里再去选单词书,却在一堆出版社、名师和天花乱坠的宣传语中花了眼。正看中了一本看上去比较实用而简洁的托福词汇,准备去将它抽出来再看,却有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先她一步将那书抽出。

    辛圆缺最初只是不经意的一瞥,想看看谁和她眼光这般一致,却发现这人好像有些熟悉之处。再定睛一看,原来是陈易,正噙着温煦的笑容看着她。

    “啊,好巧。”辛圆缺回过神来,也忙对他笑了笑。

    “是很巧,我刚刚在那边选物理辅导书,抬头就看到了你,”陈易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单词书,“你准备考托福?”

    辛圆缺不慌不急的浅笑着否认,“没,只是背单词,为了好好学英语。”

    “辞典也是?”陈易主动接过辛圆缺手里厚重的红色辞典,“其实如果你要买辞典,我推荐朗文当代英语辞典,也是英汉双解,而且它的英文解释只用了2000个常用英文单词,释义比较浅显易懂。”

    “这样啊……那我去买那本,这本我也是随便拿的。”以前的她哪里买的起堪称奢侈物的英文辞典?只是借同学的来用。后来初中毕业,同桌就把那本学生辞典送给了她。现在那本被翻得破旧的词典已经常常无法满足她的要求,所以她看到“高阶”便直接拿了。

    陈易笑容加深:“好,我带你去,刚好我辅导书也选好了。”

    辛圆缺点头。

    陈易帮她选了辞典,问她是准备结账还是再逛一会儿,辛圆缺皱眉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跟押宝一样,她不想继续和陈易同行,可他是打算回家还是再逛呢?

    “我想去看看英文原文小说。”她想,既然他选好了辅导书,该回家了吧。

    结果陈易却十分绅士的稍稍蹙眉,温言:“你抱着那么重的辞典不方便,我陪你去吧。”

    辛圆缺这才知道,无论她选什么都摆脱不掉了。

    她上钱带的并不多,最后装模作样半天,也只挑了一本傲慢与偏见。结完帐和陈易一起出来,陈易又主动将装着她买的书的塑料袋拎在了手里。

    辛圆缺最后干脆露出很不安的样子:“陈易,你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

    陈易还是笑得那么暖和与友善,“没事,反正我们顺路,如果看着一个女生提这么重的书而不帮手,我才会不好意思。”

    她无奈,正好走到街对面的车站,看到旁边的冷饮店,便问:“你要喝什么么?我请你。”

    “唔,我不喜欢喝这些甜的,倒是你要喝我可以请你。”

    辛圆缺几骇笑,连忙摇头。

    陈易就闷闷的笑出了声:“圆缺,如果你实在想表达你的谢意的话,我倒有法子。”

    辛圆缺稍稍睁大眼睛表示询问。

    陈易一笑,“团委分配下来一个板报,你开学后抽点时间帮着办一下吧。”

    “这……”辛圆缺语塞。

    “怎么,不愿意?”陈易也挑高了眉毛,友善的笑容却没变过。

    辛圆缺忙说,“不是,这本来就该是我的任务吧,我还记得我被推选成了宣传委员来着。”

    陈易唇边笑意浓了些,半开玩笑的问,“原来你还记着啊,那不会记仇吧?毕竟我事先也没征求你同意。”

    辛圆缺微笑,“不会,怎么会,当班委可以加德育分,我该感谢你。”

    “这样就好。那我算你答应了。”陈易见辛圆缺点头,似是半松了口气。

    沉默了一段路后,走过了i市最繁华的步行街口,一片喧哗中,陈易问她,“圆缺,知道我为什么推你为宣传委员么?”

    这也是辛圆缺想知道的,可她不会直问,稍稍迟疑着将自己之前的猜想说出口:“因为我在自我介绍时说我喜欢画画?”

    陈易缓缓摇头,“我看到了草稿纸上的画像。”

    辛圆缺闻言不自觉止住了脚步,整个人陷入迷怔与茫然,只是面无表抬头,定定看向陈易。

    最繁华的街口像是突然经过消声处理,只有面上表参杂着惋惜的陈易开口,仿佛叹息:“我想我是注定什么都输给顾聿衡,成绩不如,天分不如,体育不如,名字比他简单不用让你写在草稿纸上就算了,连侧脸轮廓也来凑闹落井下石。”

    辛圆缺在他目光注视下呼吸稍显局促,陈易却自顾自说了下去,仿佛为了圆一个冷笑话一般,“不过我总得承认这些都是事实,你画的很好,所以我推荐了你。”

    辛圆缺慢慢醒过神来,边的嘈杂渐渐涌往耳边,却依旧不减一句惊诧的喊声蓦然炸响的威力——

    “咦,那不是辛圆缺和陈易么?”

    辛圆缺和陈易同时偏头去看。

    浩浩一群班上的同学,男女皆有,可辛圆缺最先看到的是,顾聿衡。

    2

    “哟,谈上了啊?”于敏敏的同桌赵老幺也在这群人当中,吆喝着揶揄他们,眉毛高高上指,面带挑衅。

    而苏俊一向唯恐天下不乱,格又圆滑,和陈易还算说得上话。这个时候先快步走过来,也是一脸暧昧与言又止,目光在他和辛圆缺之间互相漂移,最后还是忍不住打趣:“陈易,出来约会的?”

    陈易面色淡淡的回答:“没有,巧遇。”

    于敏敏闻言趾高气昂的哼了一声,“是啊,好学生怎么敢承认他们谈恋啊?”边几个女孩子也跟着应和。

    辛圆缺闻言微微抿了抿唇角,一直沉默站在那里的她,好像是害羞和窘迫,仔细观察却又不像,因为她看上去更像是个耐心的等待一切结束的旁观者。

    顾聿衡将她的表收在眼里,唇角微微上扬,再出声问:“陈易你们现在准备去哪儿?我们刚看完电影准备去吃饭,要加入我们么?”

    于敏敏闻言不满的撅起了小嘴,看向顾聿衡,顾聿衡却一个眼神都欠奉。

    辛圆缺忍住笑意,对上顾聿衡视线,一晃即过:“那个……不用了,我们回家。”

    “哦霍,回家?难道,你们已经同居了?”苏俊拍了拍陈易的肩膀,脸上的表已经不是暧昧能够形容的了,满是让人想掐他的故作感慨,“进展真快啊!”

    “别胡说。”陈易浅笑着将他手拿开,看似不严肃,却不容人异议。

    苏俊眨眨眼,满是无辜的说:“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圆缺说的,回、家!”回家两字咬的又重又响。

    顾聿衡上前一把抓过他,拖着就往一边走,“你这小子,圆缺两字也是你叫的么,走走走,吃饭去,别闹别人了。”

    苏俊还不歇气,眯着眯缝眼继续回头看辛圆缺他们,“是是!我知道了,我该喊嫂子!”

    这次顾聿衡倒没有反驳他,只是拖着他走远了,一群人姿态各异的跟上,有的还对陈易抛了两个

    “媚眼”,其余则都是不屑的表,尤其是几个女生。

    “走吧。”辛圆缺浅笑着目送他们走远,再看向陈易,却发现陈易也正噙着笑看向她。

    辛圆缺目光露出了疑问。

    陈易手捏着下巴,沉吟着问,“你知道苏俊管谁叫哥么?”

    辛圆缺知道他指的是陈易说的是刚刚顾聿衡没辩解的那个嫂子,只是淡淡一笑,模仿起陈易刚刚对苏俊所用的表和语气:“别胡说。”

    **

    国庆假期很快过去,10月8,原本的周六,却要补课。

    月考的成绩下来了,在教学楼外面张了红榜。辛圆缺也跟着去关注了,目光一扫,发现她想关心的人都在这张榜上。顾聿衡年级第二,她第五,陈易第六,而得到年级第一的是陈易的同桌,方雅枝。

    辛圆缺想,如果他们四个没有因为换座位而前后排暂时分开,那还真是恐怖的景象。

    顾聿衡还是擦着上课铃进的教室,难得的于敏敏没有同行,他坐下来,放书包,拿书,再看向旁边同时看向他的辛圆缺,唇角立即扬起好看的弧度,“嗨。”

    “嗯。”辛圆缺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应,却还是看着他。

    顾聿衡露出点诧异的表,微微眯了眼,挑高眉毛后退了点看向她,“怎么了……哦,看了榜?”

    辛圆缺慢慢点头:“嗯。”

    顾聿衡立马又笑开:“对我刮目相看了?”

    “是。”辛圆缺再点了点头,却在顾聿衡明显是飘飘然的时候说,“你英语成绩怎么那么差?”

    顾聿衡差点呛着,夸张的拍了拍口,“辛圆缺,你没事吧,就盯着别人缺点啊?”

    “唔……太突出了。”辛圆缺的回答淡而简洁。顾聿衡其他科算起来高了方雅枝将近30分,可英语却直接将他拖了下来,最后以落后八分的差距,将年级第一的位子拱手相让。

    顾聿衡却满是无所谓的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同桌,我告诉你件事吧,人不能太完美了,会被老天爷嫉妒的。”

    辛圆缺觉得好笑,却板着脸,不理他的厚颜。

    顾聿衡也没管她,歪头想了想,兀自继续,“比如说我吧,十项全能,可就是英语不好,再比如说同桌你吧……什么都好,就是装老成,老板着脸干什么?”

    辛圆缺闻言瞪向了他,随后眯了眯眼,冷冷弯了弯唇角,“嗯,其实也告诉你个秘密,我其实是……”故意停顿,再压低声音,“……怕长皱纹。”

    顾聿衡先是睁大眼睛看向她,随后就笑了起来,乐不可支,最后好不容易停下来,瞪着她,没好气的说,“小孩。”

    同为实验班,一班这次成绩明显比年级组长带的二班好,所以张老头也满是喜色,甚至一大早就满是亲切的与一些同学在讲台上聊起假期的经历和这次的月考成绩,帮他们各自总结着经验教训,所以也就没管这门口第一排两个上早自习了还说闹着的人。

    辛圆缺知道以前登记出生期的时候他看到过她生,当时就惊讶过她年龄小,可谁会被愿意喊作小孩?他也不比她大多少吧……辛圆缺转过脸背托福单词,不再理他。

    顾聿衡也没再逗她,翻开了书,隔了好一会儿才看着书说了句,“你说好学生可以早恋么?”

    辛圆缺闻言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才能显得洒脱和不在乎。

    他这是在问什么?

    自己突然生出的感慨?

    还是针对国庆街头偶遇时于敏敏说的那句话?

    她从书页上抬头,快速的瞥了顾聿衡一眼。他像是已经完全将注意力放在了课文上,侧脸依旧完美的宛若神祗。

    心知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回答时间,辛圆缺干脆松心的一笑,不再去想这个实在费人思量的问题。

    一天的课上完,辛圆缺如约去帮陈易画板报。陈易因为要去团委开会,带着辛圆缺去了场边那块黑板所在的地方便暂时离开了。

    辛圆缺之前已经根据主题设计了大概要画的东西,要写上去的内容是陈易给的资料,不用费心。草草勾勒了一下排版,辛圆缺开始站在凳子上画画。左上角的国旗,红星闪闪的背景,右下角的装饰,都很快的在她笔下成型并上色。

    接下来是痛苦的写字,看了看天色,再环顾四周,没有该回来了的陈易。辛圆缺深深吸了口气。只得拿出白色粉笔自己动手。

    刚写了两排,准备稍微弯点腰,脚下的凳子突然一晃,她低低的惊叫一声,回头,瞪向始作俑者——顾聿衡。

    他正一手抱着个篮球,站在那里。六点半的夕阳,已经下到地平线,只将一边天空映成暗暗的橙色,另一边则鞭长莫及,变为了紫灰。这样压抑而暗沉的光线下,穿着白色T恤,额角似乎还看得到汗珠的少年,却依旧那般耀眼夺目。

    “你在办板报?啧啧,帮陈易?”顾聿衡微微抬头看向站在板凳上的辛圆缺。

    “分内之事。”辛圆缺淡淡的回了一句,准备继续写字,她得加速,不然回去不知道多晚了。

    “又分内之事,真不怕人误会,”顾聿衡笑着放下篮球,绕到她这边来,看着那黑板,摸着下巴摇头感叹,“这字啊,真不是一般的磕碜,字如其人有些时候是不准的。来,下来,我帮你。”说着用脚轻轻踢了下她脚下的凳子。

    辛圆缺也不和他客气,听了这话便扔掉封笔,转跳了下来。顾聿衡扯开小板凳,擦掉了她那几行确实不怎么见得人的字,拿起粉笔,奋笔疾书起来。

    辛圆缺看着看着,也微微叹了声气。

    “怎么?写的好吧?”顾聿衡笑着揶揄她。

    她满是正经的轻轻点头,“嗯,好,字如其人果然有时候不大准的。”

    顾聿衡停下来状似凶狠的瞪了浅笑着的她一眼,最后却自己先破功笑了出来,微微摇着头转过去继续,“算了,不和你计较。”

    辛圆缺在一边悠闲自在的等着。写到一半的时候,顾聿衡突然上扬了唇角,仿如自言自语,实则在问她,“你说我们一个画画的好,一个字写的好,是不是命定的?”

    “啊?”她怔住。

    顾聿衡声音很低,又很轻松,也没看她,只是悠闲笑着,“命定的同桌啊,想啥呢?”

    “没。”辛圆缺回,只是想到了今天早上才背的托福单词——

    Fatal,命定的。

    同时也是致命的。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