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时(3、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辛圆缺到家的时候,看到安然坐在休闲厅里的顾天行不免诧异,虽然肖雪带着她嫁给顾天行不过两月有余,她也清楚的知道,顾天行很忙,应酬也多。平时应该是推了又推,才能保证在每天8点左右回到家里。今天周,算是他难得清闲的一天,应该带着她妈妈去郊区的度假村度假,去打打高尔夫,完成必要的商务应酬之类的,而不该这般悠闲的呆在家里。

    不过肖雪很快的解答了她的疑问:“你爸爸说今天是你上高中第一天,要等你回来我们一家人一起出去吃顿饭庆祝一下。”

    辛圆缺对“你爸爸”三个字有些反感,却乖巧的笑着对顾天行说,“嘿嘿,谢谢爸爸。”

    顾天行也笑得和蔼,“傻丫头,一家人应该的,说什么谢谢。”

    辛圆缺只是羞涩的笑,本来准备以回房放书包为理由,结果帮工的刘嫂帮她取下书包就走向了她的卧室,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对付。

    顾天行的长相她并不厌恶,他是个保养的很好的中年男人,基本看不见任何发福的迹象,相反还很有魅力,辛圆缺觉得她妈妈经历了那么多颠沛流离的过往后还能嫁给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真是无比幸运。可估计是顾天行看上去太过深沉精明,让辛圆缺不自觉的就产生了些抵触。

    她正有些失神,顾天行便招呼她过去,“圆缺,坐过来,聊聊今天第一天开学的事吧。”

    “嗯,我觉得学校好的。”辛圆缺往平的笑容里添了点兴奋。

    “有认识新同学么?”顾天行看似随意而关切的与圆缺攀谈着。

    “嗯,当然有,他们都好的……”辛圆缺想这是什么话题,肯定会认识新同学呀,一面想一面转过去,目光在顾天行的脸上停留了片刻。而不过就是这片刻,一个恍神之间,辛圆缺心里猛然一跳,顾天行深邃分明的侧脸轮廓让她突然意识到了点什么。

    顾天行此时也有些走神,所以并没有察觉辛圆缺的变化,只是半垂着那平素总是锐利过分的目光,平声问:“其中有个男孩姓顾么?”

    辛圆缺心跳不明原因的加速,一下下的仿佛要蹦出心房,轻轻咬着嘴皮才能维持那天真羞涩的模样下不敢轻易表示的惊讶:“是啊,爸怎么知道……”

    原来不是为了讨好她妈妈,也不是为了让她读一个贵族学校来维持面子,树立他大度善良的好形象……所有的煞费苦心,都是为了他儿子——顾聿衡。

    难怪第一眼看顾聿衡就觉得有些熟悉,他们的鼻梁的曲线简直如出一辙的利落。

    正自顾自想着,手背上就传来一阵温柔的轻拍,辛圆缺抬头,顾天行此时的目光竟是难得的温和和满是期待,“圆缺,以后他的消息你能告诉我么?”

    辛圆缺微微一笑,点点头,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答了一个字,“好。”

    **

    辛圆缺是老实的好学生,好学生原则其中一条,上学会早到。

    她无心如此刻意,本的她也是嗜睡如命,以前跟着她妈妈过的无比艰辛的时候,每天累得恨不得能多些时间让她在学习帮工之外一次睡个够,可昨晚,她却硬生生的失眠了。

    原来失眠也是富贵病。

    辗转反侧一晚上直到恍惚中一睁眼,天已经是蒙蒙发亮,她干脆起,吃了刘嫂做的早餐就出了门。

    可当她提前20分钟走进教室,却看到大约十几个分布在教室各处埋首苦读的影的时候还是不免诧异,七育刻苦的人原来真的很多……

    她在抬首冲她打招呼的人中看到了陈易。昨天仿佛为了跟他赌气一般,她硬是将班上所有人的名字都记了下来,虽然这对她不是难事,但却不是她的习惯。可她也发现了这样做的好处,至少昨天告别时,她喊出别人名字时能明显看到对方脸上的惊喜。

    她需要普通,却不需要孤僻,所以她不排斥恰到好处的人际关系。但最初赌气的对象,却调到了自己的斜前方,而不再是自己的同桌。

    想到她现在的同桌,她微微有些头疼,昨天和顾天行说的那些话就撞入了脑里。

    虽然知道他聪明,却料定他不会专注于学业,可他居然那么优秀。

    圆缺想到了顾天行提到顾聿衡时,脸上那种为人父的光辉和骄傲,以及他说顾聿衡恨他这个父亲时脸上透露出的难过和悲伤,就觉得顾聿衡真是有能耐。

    毕竟这么小就能和他父亲做这样一笔交易——只要顾天行不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不干涉他和他母亲的生活,不随意探听他和他母亲的消息,他就不改姓。

    可就这个“姓”掐住了顾天行的命脉,让他痛不生,悔不当初。

    辛圆缺由此越发不喜顾天行。

    不喜他的花心与不负责任,她相信,即使是现在,顾天行后悔也不是后悔自己婚姻出轨,背叛了顾聿衡的母亲而是后悔自己出轨会被儿子发现。

    也不喜他依旧私下打探顾聿衡的消息,不然自己怎么会如此巧合的跟他进了同一个班,而顾聿衡每一年的优异成绩和竞赛所得奖项,他又了解的如此清楚?

    虽然这些与她无关,虽然她原本要的应该只是顾天行全心全意的对她妈妈好,而他显然也做到了,可她还是因为这件事而牵动了一些本不该动的绪。

    她想,或许只是愧疚,因为她知道,她妈妈肖雪是顾天行年轻时全心全意了却不得的女人,他后面所有的荒唐,她妈妈都有一点责任在其中。

    所以辛圆缺放纵自己的幸灾乐祸,尤其是想起顾聿衡说和她住在同一方向的有个他很恨的人时。

    “嗨,你到的早的。”陈易在辛圆缺拉开椅子坐下后转问好。

    辛圆缺收起那些心思,点了点头,“嗯,不过你到的更早。”

    “我有晨跑的习惯。”陈易笑着解释。

    “真的?那你体育肯定很好,我是体育白痴,中考时还拖了我不少分。”辛圆缺浅笑着和他随意攀谈。

    “我最多算勤能补拙,真正体育好的是你的新同桌。”陈易微笑着说。

    “你们初中就认识?”辛圆缺一面从书包里往外拿书一面问。

    “是,我们都是七育初中部的,只是不同班,每次我们班不管篮球赛、排球赛、乒乓球赛、羽毛球赛都会输给他们班,而且归纳总结发现,原因都是他。”陈易微蹙眉头回忆着说。

    “这样听来他是全能。”辛圆缺骇然,进一步理解了昨天顾天行口中的十全十美的细节是什么。

    “对,而且他游泳还拿了省上青少年组的第一名,我至今都记得那个省队的游泳教练天天来学校找校长的样子。”

    陈易声音不疾不徐,讲起话来抑扬顿挫很有味道,所以即使是如此琐碎的事,听上去也不会觉得他是个八卦之人。可辛圆缺偏偏想到自己昨天无意识的写顾聿衡的名字被他撞见的一幕,所以再怎么感兴趣,也不打算再问了。

    “唉,强人。”以此作为结尾,冲陈易微微笑着说。辛圆缺将所有的书摞整齐,按照课表,放了一部分今天不用的书进抽屉,再拿出一本语文书开始预习。

    四周来的人越来越多,可边的位子依旧空着,辛圆缺估摸着离上早自习时间差不多了,就拿了杯子到教室前面的饮水机去接水。

    接水接了一半,铃声就响了,辛圆缺想着边那个空的位子叹气,正式上学第一天居然就迟到?

    端着半满的杯子转,左斜前方的门口却突然插进一个白衣影,她急急一避,水险些洒了出来。辛圆缺抬眼,就看到了顾聿衡堪称完美的脸,噙着点不正经的笑,眼角稍稍挑起,“对不起啊,同桌。”

    辛圆缺没搭理他,只在绕过他回座位的时候,用只有他能听见的声音说,“踏着铃声进教室,你是天才。”

    而他依旧很不正经的回了一句:“谢谢夸奖。”

    辛圆缺被他的厚颜逗的一乐,忍俊不

    顾聿衡则看着她的笑容陷入短暂的迷怔,待辛圆缺察觉到他的走神,微微瞪大眼睛表示询问的时候,顾聿衡才转过目光。

    辛圆缺心中一动,没再多说话。

    两人在座位上坐好没多久,门口又有人影一晃,冲进来一个苗条高挑的女生。

    是于敏敏。

    她气喘吁吁,显然才经历一场狂奔,可一进教室,目光便笔直的朝辛圆缺他们这个方向投了过来。

    辛圆缺端着杯子,悠悠的向她看去,只见她看着座位上的顾聿衡,目光由最初的惊讶缓缓变成冰凉,夹杂着不可思议和失落。她扫了辛圆缺一眼,察觉到辛圆缺刻意表现出的讶然,又不耐而不屑的将目光转回到顾聿衡脸上,并一步步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而就在此时,守早自习的班主任张老头也进了教室,看见还没在座位上的于敏敏,便重重的咳了一声,说,“现在开始语文早读。”

    于敏敏回头看了他一眼,撅了下唇,似是犹豫了一下,才放弃了过来而回到了她自己的座位,坐下,书包往桌上重重一放,乒乒乓乓的又引起不少人观望回头。

    张老头在讲台上重重呼吸着,隐忍不发,辛圆缺则偏头看了一下顾聿衡,他拿着语文书若无其事的随意翻着,手上还转着一支笔。

    似是察觉到辛圆缺的眼神,他头也不抬的说,“该早读了,同桌,太好奇太八卦可不是一个好学生该有的品质。”说到话尾,他抬眸看向边的辛圆缺,却发现她注意力早就不在他这里,而同样放在了面前的语文书上。

    顾聿衡微微一愕,唇边拉出了若有所思的弧度。

    明明就不安分,偏要刻板无聊沉寂,恍如老僧入定,对什么事都不甚关心。其实估计班上每个人都在那双清澈明晰过了分的眼睛中留下了剪影。

    “同桌,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好学生。”他其实想说的是,最值得探索。

    辛圆缺长而密的睫毛轻眨,浅笑着回:“谢谢夸奖。”

    顾聿衡凝着那掩在鸦翼般睫毛下波光十足的眼睛,突觉好奇,自己在她心中,又是怎样一个存在。

    可过一会儿他就知道了答案,第三节课是政治课,那时所谓的副科,在连着上过的语文、数学课后,算是个轻松的缓冲。

    顾聿衡本准备起出去走走,却在起的一刹,转而看向一边正在草稿纸上琢磨数学老师留下的课外思考题的辛圆缺。一缕散发,不老实的从扎着的马尾中垂落下来,挡住了一部分她细腻如瓷的脸颊,却惊人的显得她更加认真专注,微微埋首,脖颈的曲线柔和而美好。

    他看着她草稿纸上勾画出的解题思路仿佛陷入了一个误区,正准备开口随意点破,她的桌子上却突然降下了一本政治书,“啪”的一声印在桌面,清脆的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宁静。

    顾聿衡顺着压在那政治书上染着桃红色指甲油的手看去,果不其然是于敏敏。

    于敏敏不看顾聿衡,只是冲也抬头诧异看向她的辛圆缺努了努嘴,“你,下节课跟我换位子。”

    顾聿衡还没出声说什么,辛圆缺就淡淡一笑,一边找出政治书一边答应,

    “嗯,好。”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