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时(1、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1

    辛圆缺读书读的很早,还因为机缘巧合,在小学升初中时跳了一级,因此,那一年暑假结束,第一次走进高中的教室时,她才刚满十四岁。

    走进教室的时候,她隐约能听到有男生的口哨声。七育中学是传说中的贵族学校,她以前从来没奢望过自己有一天能走进这种私立高中。初中的时候,也听班上的同学说过私立高中风气不好,根本不是读书的地方,学生都是来谈恋谈浪漫谈忧郁谈感伤谈他们穷的只剩钱最后还不忘攀比一下谁更“穷”的。

    可她妈妈肖雪说这个地方好,有着干净明亮的教室,教室的墙壁上不会有斑驳掉的石灰片,场是标准塑胶场,食堂的饭菜营养健康干净,品类齐全。富家子弟家教严明,很有礼貌和教养,除此之外,也有贫穷上进的学生,冲着七育丰厚的奖学金而来,圆缺不用担心不合群……

    圆缺耐心的听完她妈妈的解释后,甜甜的一笑,冲着客厅里拿着报纸坐着的男人说:“我怎么会不开心呢?要谢谢爸爸帮我安排那么好的学校。”

    本来就一直注意着这边的顾天行放下手中报纸,满意的笑了:“还得是圆缺成绩好,七育收你是求之不得。”

    圆缺露出不好意思的表,肖雪便欣慰的摸了摸她的头,帮她理过额发。

    辛圆缺当然看到了她妈妈眼中缓缓消失的忧虑,心里隐隐的想笑,她担心什么呢?好不容易过上的平静富足的子,自己怎么会不识好歹的破坏?所以原本对自己来说无比陌生的“爸爸”二字,对着那个男人也可以叫的那么熟悉亲昵,无比自然。

    随意找了个靠墙的位子坐下。和肖雪说的一样,这里没有斑驳的石灰碎片,墙壁显然是在假期用质量上好的胶漆才粉刷过,摸上去也不会掉灰。可回想起刚刚那几声响亮的口哨和现在仍然徘徊在她周围的目光,辛圆缺想她妈说的毕竟不完全正确。不过什么理由不重要,作为她“爸爸”的顾天行要她来读,她就没必要抗争。何况还是所升学率确实不错的高中。

    趴在桌子上,辛圆缺从垂下来的刘海和手臂的缝隙中暗自打量着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衬衣的背影,这人看上去并不陌生,帅气好看的眉眼和深邃的轮廓都有几分似曾相识,只是那略显的痞痞的调子,又带给辛圆缺一种新奇的感觉。他无疑是极其出众的,就那样随意的坐在那里,便无比夺人眼球——至少辛圆缺跨入教室后,目光就如同被磁极吸附一般黏了过去,连那几声口哨声都置若罔闻。直到他穿透力极强的目光也朝她了过来,敏感的她才若无其事转过目光,走到这个座位坐下。辛圆缺虽然知道她其实掩饰的不错,却依旧将自己的行为归结为仓皇逃窜。

    他们的班主任老师是年级副组长,是一个半谢了顶的中年男人,姓张,教语文,显得有些唯唯诺诺的。在班上那些置他于透明的嚣张吵闹声中,辛圆缺从他脸上看到了漠视和习惯。或许,这是一个相当圆滑的人,也懂得怎样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明哲保”。正如他引起欢呼的那番自我介绍:“只要你们不给我捅大篓子闹到年级上去,我也不会做些让你们厌烦的事,现在讲求宽松式教育,你们好自为之,我们互利双赢,何乐而不为呢?”

    辛圆缺也不得不认同,话还是说的有水平的。

    至少对这些富家子的叛逆心态,一击即中。

    有一件事,虽让人深觉无聊乏味,却又无法避免,那就是自我介绍。他们班也是如此,按照学号排列顺序,依次上台。很快的,辛圆缺就发现为奖学金而来的穷学生和追逐个的富家子,除了衣着打扮外,更快的泾渭分明起来。穷学生们往往略带羞涩,而富家子们则满是不耐和嚣张,即使那分明是为了扮酷装的。他们脸上明明都写满了盖弥彰的兴奋之,尤其是在讨论未来同班同学的长相时。

    辛圆缺悄无声息的叹气,轮到她的时候,她便老老实实的站上讲台,声音清澈悦耳,却中规中矩:“大家好,我叫辛圆缺,辛弃疾的辛,月有晴圆缺的圆缺,我的好是画画,希望以后的子里,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真的不出众,甚至过于大众,还是偏于老实的好学生的大众。她从讲台上下来的时候,便听到旁边一声略显尖锐的女声:“唉,又是个闷的,这个班上无趣的人怎么那么多呢?”

    唯一奇怪的是,这句话的语调中不只是讥讽和不满,分明还带着点庆幸和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心安。

    辛圆缺知道她,于敏敏,刚上去做过自我介绍——非常自信轻浮的说:“于敏敏,就不多说了吧,反正你们肯定能记住我。”说完便赢得了班上雷鸣般的掌声和象征着起哄的哨音,而她就在这样的“欢呼”声中,势同女王的走了下来。

    于敏敏是个漂亮的近乎人的女孩子,尖尖的瓜子脸配狭长的丹凤眼,长长的眉毛仿佛要飞入鬓角,有些古色古香的长相,打扮却是绝对的时髦。圆缺看到她的第一眼,心里就浮现了三个字:狐狸精。而且越看越觉得适合,这于敏敏长的真是太像狐狸了,圆缺觉得她不去主持东芝动物乐园实在有点可惜,王刚在一边学猩猩,她或许就能模仿狐狸。

    “这不更显出你于大小姐的魅力来了么?”回应于敏敏的是一个清朗的男声,声音中有些不符合年龄的成熟,可却恰到好处的好听。

    而他一语道破天机,于敏敏话语中的心安也无非也是为了这个。于敏敏长的漂亮,从幼儿园起就一直园花校花的当惯了,却没想到在高中班上遇到辛圆缺。但那份遇到强敌的紧张心没维持多久,就在辛圆缺朴实的自我介绍中消失了一半。

    圆缺还在为于敏敏没去模仿狐狸,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而惋惜,听到这男声和这一语中的的话,有些惊讶,目光便从故作俏笑着的于敏敏面上顺着扫过去,就看到了进教室起她就一直施加关注的那个人。

    辛圆缺的目光一对过去,便和他正安放在她上的目光一撞,背心一凉,电光火石之间,她立马闪躲。走过两步回到位子上坐下后又暗自责备自己,她又不是妖怪,他也不是孙悟空,自己干嘛担心在他那样的目光下原形毕露?刚刚表现出来的,居然满满的都是做贼心虚。

    冷静冷静,辛圆缺手按在口上方,一遍遍重复这两个字来自我催眠,终于在那个影起去做自我介绍前安静了下来。

    他叫顾聿衡。

    2

    不是他说的,也不是姓张的班主任喊的,而是他在暗绿色的磨砂黑板留下了龙飞凤舞的这三个字,写完最后一划,他随手将粉笔准确掷回粉笔盒中,便步态潇洒的走了下来。

    下面气息一滞,接着就爆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辛圆缺皱了皱眉,对他的惜字如金有些哭笑不得,这算是扮酷?刚刚他不还明着赞扬实则讥讽了于敏敏么?

    一边想着,一边无意识的在草稿纸上一笔一划照着写下了顾聿衡三个字。

    顾聿衡,仄仄平,放在唇舌间一默念,就仿佛能开出一朵花来。

    写完了转头,迎上旁边坐着的男生略带探究的目光,辛圆缺不闪也不避,只淡淡的友善一笑:“他名字真难写,看来要把全班同学的名字记下来真是苦活,你叫什么名字?”

    男生一怔,随即微微弯了弯唇角,语调沉缓而温和:“放心,我名字比他好记多了,你不用抄在本上就能记住,我叫陈易,等会儿还会上去做自我介绍的。”

    辛圆缺“哦”了一声,笑着点了点头,转回目光,笔仍随意在草稿纸上划着,很快毫无章法的圆珠笔笔迹就覆盖了刚刚写的三个字。

    顾聿衡;陈易。

    冰凉透骨的目光;刚刚那个沉稳到洞悉一切的微笑。

    她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在这样一个班上,她满心期盼能维持的平静生活,真的会离她越来越远。

    第一天无非是报道,做了做动员,讲些校训,调个座位,公布课表,并没有正式上课,因此很早就放了。辛圆缺跟才认识的同学挥手告别后选择步行回家,反正她早上算过了,她的“新家”离学校步行也不超过20分钟,权当锻炼体。

    没走几步,就有一架黑的发亮的赛车在她旁边急急刹下,辛圆缺侧首,就看到了顾聿衡那张杂合着张扬和沉静的脸,难免有些惊愕。停下脚步,想了半晌,才说:“你……找我有事?”

    “你家住这个方向?”顾聿衡没有回答她的话,唇边带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一边问,一边单脚着地,滑着自行车往前走。

    “是啊。你也住这边?”辛圆缺调整好思维状态,紧走两步,跟上自行车,也随口问了一个答案很明显的问题。

    “不住。”

    简短出口的答案太出乎圆缺的预料,她看着顾聿衡,顾聿衡也盯着她,挑了挑眉,满是揶揄的说,“怎么,还期待我接着说个‘才怪’?我真不住这边,这个方向住着我很恨的一个人,所以我发誓要跟他住的南辕北辙。”

    圆缺一不小心就被梗住了,愣愣看向说着这般狠绝的话还笑得风拂面的顾聿衡,微微歪头想了半天,才蹙眉对上他从斜搭下来的碎发间透出的冷冽目光,故作沉思:“那我是不是该庆幸我以前不认识你,这个你很恨的人也不可能是我?”

    顾聿衡明显有了丝错愕,随后又毫无顾忌的笑了出来,眼睛笑成细细的一条缝,伴着眉毛斜斜上扬,声音也带着爽朗:“你上当了,辛圆缺,我过来找你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出你的真面目的。”他停下车,目光若有似无的带向了校门口。

    辛圆缺顺着他目光一瞟,便看见了几个班上的男生聚在一起,不怀好意的笑着看向这边,她不慌不忙的拾起笑容,装傻:“什么真面目?”

    顾聿衡收笑,扬着俊逸的眉毛:“你说呢?”

    辛圆缺摇头,笑容恬静:“你怎么知道哪一面是我的真面目,那一面是我乔装出来的,人生啊,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说对么?我的新同桌?”

    顾聿衡露出认同的表,“是啊,可我一向都觉得人比人生还复杂……你别招惹于敏敏,我走了。”说完就骑着赛车一个调头,往那群男生的方向快速骑去,在他们的欢呼笑闹声中,他潇洒如凯旋而归的骑士。

    辛圆缺噙着笑转回头来,人比人生更难捉摸,这点她认同。

    至少眼前的他,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