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圆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月上无风 书名:终点之前
    深夜。

    半个疏落月亮,斜斜挂在天边,刚刚开的夜里,空气依旧钻骨的凉。

    微微有些偏蓝的路灯下,一辆红色法拉利慢慢减速停下。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似是有些心事重重,不然这辆张扬的以极速闻名的车子,不会呈现出这样一种老爷车般的迟缓状态来。

    男人长相风流,配上这座驾这打扮,一看就是在花丛中混得志得意满的类型。再看向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五官细致,每一个细节都不多一分又不少一分,面无表的静静坐着,带着些微的迷怔,仿佛是掉进了什么回忆里无法自拔。远比普通人要纤密卷翘的睫毛微微颤着。看久了,不自觉就能让人忘了呼吸。

    凌昭看着那柔和又清冷的侧脸轮廓,心跳渐渐加速,如果不是他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有重要的事对她说,实在是不愿意打扰到今晚一直有些失神的她。

    “咳……”

    凌昭清了清嗓子,坐在他边的辛圆缺就回过神来,先抬眼看了一下前方,发现确实是到了,才勾了勾唇角,也没有看凌昭,就缓缓的说:“如果没事的话……”

    “有事!”凌昭立马断住她的话,话出口才发现自己过于激动了些,显得有些失控。而这个毛病,好像在辛圆缺面前,他犯的已经有点习以为常。手搭在方向盘上,垂低目光让自己冷静下来,平缓了呼吸之后,他伸手,从外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天鹅绒锦盒,递到了辛圆缺面前。

    辛圆缺微微一愣,眨了眨眼,然后笑了:“这礼物我不敢收。”

    “这不是礼物,”凌昭在她浅浅的笑容中觉得无所遁形,硬着头皮对上那澄澈的过了分的目光,喃喃而坚定的说,“圆缺,嫁给我。”

    辛圆缺如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下子笑出声来,猫一般的眼睛微微眯起,裹着泠洌和妩媚的目光扫向凌昭,“你难道觉得我很适合当前妻?”

    “当然不是……”凌昭急急的辩解,心却一点点沉了下去,慌忙的否定之后,才发现了这句话的话外之音。

    辛圆缺收了笑容,缓缓呼出口气,“凌昭,我们不合适,以后你也别来找我了……”

    “不合适?”凌昭蓦地拔高了声音,“我们怎么不合适了?不是一直很好的相处到现在么?”

    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不合适”三个字。i市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凌大少,忍着心绪,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牵就,接她下班,吃饭,最多偶尔去安静的酒吧喝一两杯,再老老实实的把她送回家。楼上他从未能上去过,有一次他厚着脸皮问她,难道就不打算请他上去喝杯咖啡或茶?她一本正经的回答,她家里只有清水。他看着她满是认真的表,都不知道这句话有没有引申义在其中。

    其实算下来,他一直不懂辛圆缺,永远淡淡的冷,却从骨子里透着勾人的媚。他对她算是一见钟,再见起意,三见的时候,他问她愿不愿意当他的女朋友,她几乎没有思考的就点头答应了。既然如此,他们就算是在交往,可交往了近一个月,他占到的便宜只是牵了下她的手,亲吻了下她的脸颊,却连真正的接吻都没有……

    想到这就憋火,凌昭蓦地侧,手撑在副驾驶座旁的车窗上,将辛圆缺困在座椅上,一只手扳过她的头,就要吻下去,却在得逞之前,被一只柔软白皙的手,坚定的阻住。凌昭低眼看辛圆缺,她面上表没有起一点波动,依旧平平淡淡的。他就这样失了兴致。

    可还是愤怒,故意她:“我们什么都没试过,你怎么就知道不合适呢?”

    但就算是带着点下流意味的轻佻话也无法让辛圆缺面上有些微的变化,凌昭不由越发挫败。从一开始,她就如同一汪平静无波的井,只有他一个人止不住的往下掉,不仅无怨无悔,还不断安慰自己,她只是比较保守或者不善于表达感,或者只是美丽女孩子想吊男孩上钩的擒故纵……可无论哪样,他都心甘愿的在今晚,诚心的向她求婚,算作一个成全,可没想到,倒是将他一直以来的自作多自欺欺人反映的清清楚楚。

    “你妈妈今天找我了。”

    就在他一脚踩空,无止境的恐慌的时候,辛圆缺这句简简单单的话,无疑相当于悬崖峭壁上伸出来的一棵树,稳稳的挡住了他下落的趋势,给了他生的希望。

    越想越是满心欢喜,莫非辛圆缺今晚一直失神,只是源于从他妈那里受了打击,想要借机对他撒?以此索求更多?

    他第一次那么无耻的希望一个女人贪婪,希望她在他上有求。尽管如果她真是这样,他会因此看不起她。

    辛圆缺看着凌昭脸上表,嘴唇微微翕动一下,最后只是低头,从黑色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凌昭面前:“这是你妈妈给我的。”

    “你收下了?”凌昭又隐隐的不安,“那你答应了我妈什么……分手?”

    辛圆缺抿了抿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兀自说着:“这卡你拿着吧,就当是这段时间你请我吃饭,送我上下班的报酬或者花费的报销……”

    “你什么意思?”凌昭一下子又火大起来。

    “没什么……你该好好孝顺你母亲,她今天告诉我,为了你,她得了好几场大病,今天还得带着病来见我,因为有人告诉她你定了钻戒,要向我求婚。而我这种徒有外表,内心邪,来历不明,贪慕虚荣,作风不正的女人,是肯定没有资格做凌家的媳妇的,所以她给我一笔钱,让我离开……”辛圆缺微微摇头,说的面无表

    凌昭伸过手去抓住了她的手,深深的呼吸着,一时冲动就说:“不要理她,不要离开,大不了我带你走……”

    辛圆缺今晚第一次在唇边露出淡淡的讽刺,用空闲的那只手抚摸着细致的车内装饰:“舍弃这种车,跟我挤在小公寓里?不能去酒吧喝伏特加,摆场面用不了皇家礼炮,不能彰显你对高档红酒的知根知底,只能窝在陈旧的布沙发上喝啤酒吃油炸花生米?”说到这,她目光悠悠转向凌昭,看着他的退缩,收了唇角的淡讽,换成了和缓的意料之中。

    趁着凌昭的手上无力,她反过他的手掌,将那张银行卡放在他手上,声音轻松而愉悦:“当你妈妈给你的零花钱吧,密码是你的生。很有意思,你妈妈最后还考验了我一下,如果我不记得你的生的话,就算要这卡,也一分钱都取不出来。”真是厉害的手段,这比给支票更侮辱人。

    好在她不在乎。

    说完这话,就伸手去推车门,却再次被人拉住了左手。辛圆缺看向凌昭,他面上出现了一点软弱或者祈求,犹豫着问她:“那你记得么?生?”

    辛圆缺不答反问:“记不记得有什么关系?反正你记得不是吗?”

    凌昭低低的笑了,她还真是心硬如铁,跟初次见面便察觉到的从里到外透出的冰冷完全符合。是他自己犯,硬生生的往上贴,从无失手过的凌大少,至此屈尊降贵,甘为马车夫,却依旧失败告终,想想便满是不甘:“你要个‘合适’?那谁合适?你不是试过那么多人了么,我好奇到底谁能合适!”声音越拔越高,以往乔装的自如潇洒全毁了也不在乎。

    辛圆缺听懂他话里讽刺,也不恼,打开车门下车,声音低柔:“是,我试过很多人,可给我求婚的你是第一个,谢谢你,凌昭,对不起,凌昭。”说完,她力度适中的关掉了车门,转毫不留恋的走入楼道,高跟鞋敲在花岗石阶梯上的声音清脆作响。

    坐在车里的凌昭埋首,摇头,低笑,再变成大笑……最后却只有空洞的笑声没有笑容。

    辛圆缺刚打开房门,早已备在门后的小白便不停的甩着尾巴在她脚边来回的磨蹭打圈。她心里一下子就软了,将包放在鞋柜上,换好鞋,抱起小白亲了亲,笑着轻呢,“对不起,妈妈又回来晚了……”

    弯腰放它下地,给它准备好狗粮,回卧室准备拿衣服冲澡,却不开灯就软软的坐在了边发起呆来。

    手不自觉的去碰头的杂志,封面光滑冰凉的触感,让她指尖稍作停留便离开,可根据她对这本杂志的熟悉,心里十分清楚她手指刚刚滑过的,是那个人的名字。

    继续伸长手,在头柜上找到一支烟,打火机的橙红火光在黑暗的房里一晃即灭,辛圆缺叼着烟走到阳台,正好看见凌昭的法拉利尾灯消失在昏暗的小区里。

    什么人合适?

    十年来,也唯独那一人罢了。

    一只烟很快的燃尽,辛圆缺回到卧室,径直拿起睡衣去洗澡。洗澡归来,她终于按开了卧室的灯,就这样看到了杂志上自信满满的那张脸,浅浅的笑容,薄薄的嘴唇,乌黑的眼,眼角斜斜上挑,盛满张扬与不羁。

    这比星光还亮的眼睛,今天就在大厅尽头,冷冷的注视着她,盯的她从头凉到了脚,也顾不上状况,慌不择路的走向来接她下班的凌昭,任他殷勤的为她开车门,埋首在她颊边轻轻一吻。

    也就是同样的一双眼睛,十年前含着了然的笑意、些微的惊喜和故作的疑惑,一闪一闪的,跳动着人沉沦的罪恶光芒。

    “辛圆缺,你可是好学生啊!”

    ……

    那危险的目光,至今想来,依旧近在咫尺。

    仿佛触手可得,却遥不可及。

    手不自觉的一紧,再放松,细长的手指挪开,现出封面上几个浅褐色的大字——剖析帅哥律师顾聿衡。

    []

重要声明:小说《终点之前》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