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不存在的古墓(跪求收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这个念头只在正南的脑中一闪而过,随即就被他否定掉了——一方面从周晓茹的话语中,并不能听出半点她想要杨峰遗留下来的那本天书残卷的意思;再者说了,她现在可是背负着谋杀两个人的罪名,即便安全出去,还不得不要面对着法律的制裁,天书对她来说,怎么看都是件遥不可及而又毫无用处的东西呢!除非,她根本就没想着出去,而是继续杨峰没有完成的事,也来尝试一下升仙成神的滋味?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包括自己在内还侥幸未死的几个人,岂不是都成了她接下来的目标了吗?

    



    正南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警觉起来。先前他曾吩咐过让青山时刻留意周晓茹的举动,一旦见她行为异常,甚至可以无所顾忌的动用一些粗鲁的手段,避免让她再伤害到旁人。可这样的工作也只能交给青山来做,面对着花容月貌楚楚动人的周晓茹,正南自认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说的话,这次如果不是周晓茹指名道姓地找他单独谈话的话,正南甚至因为不想对她恶语相向,而要刻意回避与她的接触了……

    



    然而总的来说,周晓茹的一番话还是令正南大敢意外。当中涉及到天书《归藏》的部分,恐怕还要等以后有时间后再细细分析和品味,当务之急却是要弄明白周晓茹所说的交易到底是何所指,如果真跟这古墓的出路有关,倒不失为是一个可以尝试寻得的捷径了。

    



    周晓茹似乎也觉察到了正南的态度,将有关天书的话题草草了结后,略微沉了口气,忽然道:

    



    “刚才你的诸多疑问当中,有一点我还没有做出解释,明知道杨峰居心不轨,我为何还会来这么个鬼地方——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先前我也不止一次透露过我的想法,杨峰在他自以为周详的计划上虽然错的离谱,可有一点却拿捏的十分准确,即按照我的价值观,金钱远比生命来的更加重要……”

    



    正南听到这里暗骂了一声,心想自己竟然想得太过复杂了,周晓茹的确之前曾经多次暗示过她对于杨峰财产的觊觎,只是自己一直想当然的认为,能够让一个人命都不顾的,应该是更加有价值的东西才对,现在看来人和人的想法真是大不相同啊。

    



    周晓茹幼年生活困苦,物质上的富足自然成为她首要追求的东西,原本这本算不上什么,可惜刚巧被杨峰利用,成为被他的金钱所俘获的一个牺牲品了。当然,好在周晓茹另有打算,在与杨峰的斗智斗勇过程中算是略胜一筹,可也无可避免地落下一个图财害命的罪名,孰对孰错,这又是另外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

    



    正南一方面觉得周晓茹为了钱财而不惜杀人的举动太过狠辣,另一方面又想到她的作为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想给自己的姐姐以富足的生活,这种行为即便不能用伟大加以界定,至少也可以说是有几分无私。不过话分两头,即便可以暂时把周晓茹杀死杨峰的行为的定问题搁置到一边,但Richard的死却是正南无论如何也不能回避的问题——前者或许可以用自卫的理由加以搪塞,后者却是实实在在的谋杀,如果周晓茹所设想的“交易”是让正南忽略掉这个事实,继而在大家出去后当她什么都没做过而逃脱了法律或者道义上的惩罚的话,这样的要求在正南看来,无异于是周晓茹对于他处事的原则和底线的极大蔑视了……

    



    想到这里,正南不住自鼻腔内发出一声轻哼,正要开口之际,却不想周晓茹抢先说道:

    



    “南哥你别误会,我可没想着让你放我一马,自古欠债还钱杀人偿命,都是天经地义的事,自打狠下心来走进花谷的那一刻起,我也没想着能够活着出去,或许任何人在看清楚了自己的命运时,都会像我一样对什么都处之泰然了。先前,你曾经许诺过无论何时都会保护我,如果我此时强行让你遵守许诺,不仅不会如愿以偿,反而会令你对我更加反感和厌恶吧?因此我才不会傻到这么做,我所希望的只是南哥你能另外答应我一个不算苛刻的请求,就是在出去后,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姐姐,她一下子失去两个最的人,不知道会……”

    



    周晓茹说到这里哽咽了,长长的睫毛上沾满的泪珠,借着她眨眼之际汇聚在一起,继而顺着绯红的双颊慢慢滑落,悄声地滴在地上……

    



    正南被眼前这一幕打动,略作考虑后毅然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其实他明白周晓茹话语中透露出的潜台词:杨峰虽然立了遗嘱,将她的姐姐列为财产继承人,可杨峰毕竟是死于周晓茹之手,即便这份遗嘱能够得到法律上的承认,但仍旧无法确保就会被顺利执行,别的不说,万一从哪里冒出几个杨峰的亲朋好友,借势向周晓雅施压的话,那些财产究竟姓甚名谁还是未知之数呢!周晓茹的“照顾”之说,无非是让正南到时候从旁出力,帮她势单力孤的姐姐而已。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考虑到她是要把古墓的出路告诉大家作为交换,算得上是笔合乎理的交易

    



    周晓茹见正南答应下来,赶紧擦干了眼泪,转悲为喜,一把将正南的手揽住,左右摇摆了几下,高兴得像个刚刚拿到新年礼物的小女孩一样。此举反倒令正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抽手回来,表面上不尴不尬的笑了笑,心中却是乱鼓猛敲,好不容易平复了下心,这才问周晓茹这古墓的出路到底在哪里?

    



    “其实我们根本就没在古墓里,所谓的云楼飞栈也都并不存在!”

    



    正南原本满怀希望地能从周晓茹那里听到些有用的信息,却不想她说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地话来,惹得他沉下脸来正要发作,忽然记起杨峰临死前似乎也表述过类似的意思,再联想到此时的周晓茹绝对没有哄骗自己的道理,只好先压住火气,问周晓茹这话是什么意思,如果大家不在闽君摇的古墓里,难道都在做梦不成?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