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第八层墓室(跪求收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青山和绿水三个人被石棺中出现孙建的尸体弄得焦头烂额,有那么两三分钟的时间只顾得上互相交谈,待到他们终于确定了接下来该做的事时,却忽然发现林炀和周晓茹不知什么时候又不见了踪影。

    



    正南记得就在虚像消失的时候,周晓茹还和他们三人站在一起,只因为在得知杨峰都干过些什么后,她在大家面前显出了难以名状的尴尬,为了不至于让她太过为难,正南有意带着姐弟俩暂时走到了平附近,可谁知道这才两三分钟的功夫,她和林炀两个偌大的活人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

    



    正南对着青山做了个手势,两个人朝向相反的方向绕着平台转了半圈,在另一面碰面时却都没有任何发现。正南有些焦急起来,四下望去,看不到半个人影,整间墓室似乎只剩下唯一一个地方还没有查看,那就是平台的上面了。

    



    平台的高度两米有余,怎么看林炀和周晓茹都不太可能轻易上去,可那里毕竟是仅存的视觉死角,有必要检查一下。青山半跪在地上,双手兜住正南的一只脚掌,略一发力,把他向上送去。

    



    正南的脑袋刚一越过平台,他就迫不及待地朝向上面望去,果然看到有个黑影站在正当中,他一喜,伸手去够平台的边缘,想要爬上去看个仔细,可手还未等碰到的当口,就感到脚下的青山一晃,带动着他也偏离了目标,转而朝向平台相反的方向倒去。

    



    正南从高处仰翻下来,好在他手还算矫健,借势在地上滚了两圈,化解了不少冲力,可几处关节还是被坚硬的地面咯的生疼,忍着痛勉强爬起,发现原来是忽然弹出了个石棺,刚才大概是正好顶在了青山的上,这才会让他们两个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的。好在两个人都没啥大事,这下可以踩着石棺上去,比之前的办法稳妥不少。

    



    正南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重新挪回到平台下,可青山自打站起后就一直将注意力放在石棺之上,见他过来后朝着里面一指道:“周晓茹怎么在这里……”

    



    听到青山的话,正南先是一愣,随即低头去看时才发现真的如他所说,石棺里躺的可不就是周晓茹嘛!他对着周晓茹大声唤了几下,可对方好像睡着了一般,仍旧直地躺着,动都不动。吓得他慢慢将食指探到她的鼻子下,所幸还能感到细微气息的存在,可体又冰凉僵硬,乍看上去简直与死人无异。

    



    正南急了,让青山跟他合力先把周晓茹抬出来再说,可两个人的手臂刚伸进去,石棺骤然移动起来,迅速地朝向平台之下收缩而去,两个人下意识地抽手出来,险些被闭合的石棺卡住,眼睁睁的看着周晓茹又隐没在了平台的底下。

    



    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周晓茹一下就变成了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不能不说跟这平台和石棺的诡秘有关,如果不想办法尽快把她弄出来的话,天晓得还会闹出什么怪事出来。可任凭正南和青山在整面墙壁上如何拍打,方孔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应声开启,仔细看来,上面甚至连一条缝隙都没有,直让人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

    



    正束手无策的时候,墓室的另一侧又传来了绿水的一声惊呼。正南和青山不得不暂时放弃了尝试,转而火急火燎地绕回到平台的对面,心中暗想着可别是又发生了怪事吧。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绿水早就不在她之前的位置上,临近孙建尸体所在的另一个石棺正在悄无声息地闭合,就在两个人跑近的一瞬间,只能依稀看到绿水被困在当中,却是怎么都来不及对她施以援手了。

    



    正南对着平台的墙壁又踢又踹,发起狠来,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这番折腾并没有救出绿水,反倒是听到旁边以及旁边的旁边同时响起方孔开启的声音,紧接着两口石棺分别从中滑了出来,停在正南和青山的面前。两个人慌了手脚,还当绿水会在新近弹出的石棺,可赶到近前才发现,两个都空空如也,别说是人,连粽子都没有一个。

    



    两个人同时意识到这一变故肯定意味着什么,林炀、绿水和周晓茹莫名其妙的失踪,十有**跟这些石棺有关,难道真有某种鬼神附着在平台上,将她们一一掠劫而走的?如果真是这样,那最后冒出的这两具空棺,难道是为他们两人准备的?

    



    正南持刀在手,和青山警觉地环顾着四方,两个人都咬牙切齿,此时不管是僵尸还是恶鬼,只要敢蹦出来的话,他俩肯定会不躲不闪,誓与对方拼个你死我活。然而,四周出奇的安静,更是不见任何邪之物。两口石棺孤悬在浑然一体的平台之外,给人以格格不入的感觉,又像两张大嘴,随时都会把两人吞下一般,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股子邪气。

    



    然而表面的平静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整间墓室逐渐震动起来,并且程度越发剧烈,形就跟之前平台出现时一样。正南注意到震动的源头仍旧来自于八块巨型地砖翻转搭砌而成的这个平台,与前一次形相反的是,这次它们随着抖动渐渐从接合处断裂,纷纷朝着原来的位置折返而去。

    



    正南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八块地砖重新落回道地面之下的话,那岂不是把绿水她们也一并活埋了吗?可事发突然,纵使自己和青山都有三头六臂,想要同时去救位于平台对立两侧的绿水和周晓茹已属难事,再加上应该也被困于此,但一时又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个石棺当中的林炀在内,怎么看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正南只觉得心如死灰一般,被前所未有的绝望笼罩了全,一时间只能毫无办法地停在了原地。

    



    青山一直等着正南下令,可眼见着八块地砖已经开始启动,一着急,他干脆无所顾忌地跑到平台前钻进了一个空棺当里。正南见状刚要唤他回来,可转念一想青山的举动虽然鲁莽,但说不定是他们是最后的机会,便也有样学样,跳到了另外一口石棺里。

    



    两个人一躺进里面,石棺立刻向着各自的地砖移动而去,因为地砖已经向地面偏转过了一定的角度,石棺和方孔不再像之前那样的完美契合,因此当石棺向里滑动时,由摩擦导致的尖利的声音倒还在其次,可迸溅出的火花迎面扑来,害的正南不得不用手臂挡住了脑袋,即便如此手背上还是被灼烫得异常疼痛。

    



    正南之前从没想过自己竟也会自己钻进棺材里,刚才留给她思考的时间过于短暂,做出如此决定就如同赌博一样。不过,如果能用自己一条命作为赌注,换回绿水和青山四个人的话,看来也并不吃亏,更何况他一直认为这平台来来去去的着实古怪,如果不临其境地查个清楚的话,又谈何安全地从这古墓中逃出生天?

    



    石棺闭合的一瞬间发出一声闷响,在正南的周来回换绕了几圈,紧接着就重新归于平静了。正南在其中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除了有点冷之外,甚至不再能感受到道石棺连同着地砖还在旋转。四下漆黑一片,却又不同于绝对的黑暗,反而有几分像是对着没有星月之光的夜空,深邃得无边而又无际……

    



    正南忍不住伸出双手,想要触摸一下石棺之上内壁,可漫无目的地抓了半天,什么也没碰到。转而又向两边摸索,同样还是一无所得。他不很是奇怪,琢磨着石棺的周不过半米,也就是勉强装得下自己的体而已,怎么进来后反而摸不着边了呢?

    



    正南一急,就想坐起来,本要双手撑在棺底,可哪知手也一空,刚刚半悬起的上冷不丁地又仰面跌了回去。正南赶紧用手在下摸了半天,到最后不得不气恼地承认,自己此时根本就不在石棺中了。

    



    周没有任何支撑之物,却能够悬在原地,像极了太空中的失重现象。正南还记得之前在彩砖中的经历,可那时多少还能感受到来自于液体琉璃对体的压力,可眼下,除了自己的体,伸手所及的地方却是什么都无法摸到,他努力尝试着将体翻转向下,刚想借势再直立起来,忽然面前冷不丁地出现了一道白光,直接投在他的体上,刺得他立刻紧闭双眼,待到稍微适应了一些后,才重又慢慢睁开。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眼前的场景还是令正南吃惊不小。只见完全漆黑的环境下,八道光束首尾相连,投在他和另外七个人的上,以每个人的体为连接点围成了个八边形。所有人都悬浮在空中,彼此之间都有大概十几米的距离,借着光亮,正南一眼就辨别出临近自己的分别青山、绿水和孙建,而其余四个位置上除了林炀和周晓茹外,另两个容貌虽然已经模糊,可除了Richard和施万杰外又能是谁呢……

    



    八边形的中心忽然冒出了个黑影,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了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后,摊开双手原地转了一圈,将烟吐向四周,最后分外得意地笑了一声道:“各位不辞劳苦,终于如期抵达第八层墓室,孤不胜感激,特准你们作为祭品,呈递上苍,助孤恢复神位,亦是尔等之大幸……”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