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恐惧之上(跪求收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林炀的话一出口,正南、青山、绿水以及周晓茹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面面相觑了半天,青山这才试探着问林炀道:“大姐,你不是开玩笑吧?”

    



    林炀自从施万杰死后就处于神恍惚的状态当中,一般况下,大家只当她是个哑巴而已,遇事也无需征询她的意见。刚才在正南的提一下,大家把通过琉璃彩砖时产生的幻觉一一讲述出来,谁也没有指望她这个疯婆子也参与其中,可她的“压轴大戏”果然劲爆,一下就盖过了其他任何人讲述的离奇,让闻者不万分惊骇……

    



    林炀的话前言不搭后语,对幻觉的描述更是无法称为生动,可偏偏正南在他自己的幻觉中听到了父母谈及他还有个姐姐的往事,林炀紧接着就来了这么一出,如果不是存心捣乱的话,是否意味着她和正南是——姐弟?

    



    对于青山的问话,林炀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却没有半点回答的意思,哼着听不出旋律的小调,溜达走了。

    



    林炀走向墓室的另外一边本是很危险地事,可大家一时间都为她之前的话而困惑了,纷纷将视线投向正南,等着他来对此作出分析。正南心乱如麻,整理了半天才算理出条线索,故作若无其事般地对大家说:“林炀疯疯癫癫的,说出的话不能当真,要我说她肯定是刚才听到了咱们的讲述,我提到的‘姐姐’这个词可能令他尤其记忆深刻,以至于心口胡编出了这么个故事出来——即便我真有个姐姐,并且还活到现在,能在这么大的世界里偶然重逢,这本就是小概率事件,再着说了,你们看我和林炀长的像姐弟吗?”

    



    见青山等人纷纷摇头,都说不像,正南继续说道:“这不就结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刚听她那样一说我也吓了一跳,第一时间还真当她是我的姐姐了——要说起来,这样的局面归根结底都是那场幻觉惹出的麻烦,再联想到你们的经历,到现在我还是没弄明白它们当中的含义,你们也都说说,对此有啥看法?”

    



    归纳总结一向不是青山的强项,周晓茹对于历险更是个新手,两个人支吾了半天,始终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反倒是绿水沉思了一会儿,待到正南再次发问时,试着分析道:“首先需要确定的一点是,咱们所产生的幻觉的制造者是这座古墓,或者说是我们所在的第七层墓室,因此,幻觉的属理应等同于上面我们碰到过的黑凶白煞等守卫每层墓室的机关设置——虽然我不像南哥和青山你们两个,通过中间几层墓室中鬼怪所制造的险境才抵达这里,可还是能够想象那必然都是九死一生的经历,因此,我们先假定这层墓室制造幻觉的特,原本对于像我们这样的闯入者来说也应该是充满危险,甚至可以说是某种致命的机关……”

    



    对于绿水的这番话,众人中还是正南最先反应了过来,不过他却并不完全赞同,趁着绿水略作停顿的时候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你说的‘致命’未免言过其实了把,至少我们到现在还都安然无恙啊。而且,除去林炀的真假尚存疑问的故事,我也没看出咱们四个人的幻觉有什么危险存在——只是重复了一遍过往的经历罢了,就像是看了场电影一样,等到落幕的时刻,无论怎样被剧中的节所吸引,仍旧会毫发无损的回到了现实当中,永远不会有随着主人公的经历一起沉浮的危险……”

    



    正南越扯越远,青山忍不住在他面前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示意让他耐心听绿水讲完。正南对于自己的武断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想到或许是因为绿水将“危险”和“致命”这些词汇运用在有父母出现的幻觉中,惹得他在潜意识里有几分不快和抵制,以至于立即出言否定了。其实仔细想想,截止目前为止绿水都算是据实推测,抛开主观感不提,自己也觉得她的说法很有道理,既然如此,还是看看她到底有何高见吧。

    



    被正南这么一搅合,绿水的思路有些混乱,整理了一下后,这才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能够涉险一直下到这层墓室的,无论是我们还是别的什么人,必定都经历了千难万阻,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也毫不为过,或许,当初建造这处古墓的人正是考虑到了这点,用这层墓专门为闯入者制造对应他们每个人的幻觉,即是重现他们各自有过的最为恐怖的经历,以此起到威吓或者吓退闯入者的目的……”

    



    绿水说到这里观点已明,正南和青山却面面相觑,表面上对然不置可否,私下里却都同时想到了反驳之词,只是碍于周晓茹在场,不方便说出来罢了。

    



    他们的想到的是,能够有勇气闯入古墓的人,十有**会是盗墓之徒,虽然也畏惧鬼神,可毕竟干的是点灯摸金的勾当,忌讳大抵上只是停留在嘴巴上随便念叨一下的程度,真要听了蝼蛄叫就不敢种地的,那显然也不是干这行的材料。说到底,盗墓贼惧怕的是未知的恐怖,而不是已经经历过的危险。想那末代越王闽君摇何等角色,自然对此了然于心,照理说当然不会浪费整整一层墓室的空间,用以营造这种无法起到任何防盗作用的机关了!

    



    正南和青山虽然嘴上没说,绿水却从他们的表上读出了答案,不急不慢地继续说道:“如果这种可能不成立的话,那我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只是比起前一种说法有些耸人听闻,我只姑且一说,你们大可以当成笑话——我的想法是,如果幻觉的作用不在于阻退闯入者,那又没有可能恰恰相反,反而是起到吸引闯入者步步深入的作用呢?这虽然听上去有些难以理解,可事实是如果墓主真要置人于死地的话,我们可能早就死过几次了,由此我推测,幻觉或许只是某种形式的的历练和考验,只有顺利通过,才能达到墓主设置这层墓室的目的,即让闯入者心中怀揣着恐惧……”

    



    绿水的理论果然如她所说的那样有些“耸人听闻”,哪有墓主主动吸引盗墓贼进入墓室并且层层深入的事?除非墓主是个不甘寂寞且对自己的陵寝核心部分不被旁人践踏满怀信心,如此说来,这个末代越王倒是自大的有些张狂了;又或者这里根本就是一处虚设的疑冢,既无墓主的尸,又无贵重的陪葬古董,有的只是密布的机关设置,并且因为与盗墓贼之间不存在利害关系,因而其危险还不足以到达斩尽杀绝的程度。问题是,墓主费尽心机地把这里建造的如此玄奥,起到的作用应该不止是虚设疑冢而已吧,难道这里只是他墓葬的一个模板或者样品,只被用来对防盗设施进行安全测试?

    



    正南越发觉得自己好像是被放置在微型迷宫当中的小白鼠一样,自从踏进古墓以来,每一步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驱使着奔袭,少有时间停下来认真思考事的来龙去脉。绿水的说法乍听上去的确有些不可思议,可细想下来,又似乎有几分道理。正南顺着她的思路一路推演,居然想到或许这一说法不仅仅局限在这第七层墓室的幻境成因之上,反而可以推而广之地适用于整座古墓,甚至于整条花谷之上……

    



    隐藏在云楼之下的墓呈现倒置的金字塔形状,正南和青山一步步深入进来,发现相隔两层之间的机关设置具有某种相互克制的关系,并且,越是向下行进,机关的危险级别就越发提高,从第一层的空无一物,到第七层的诡异幻境,可以说步步相连、环环紧扣,恰如一个怪兽一般,将所获的猎物吞下后,再借助各个器官和组织的协同作用,把猎物一点点地推进永无退路的深渊……

    



    这个比喻有点恶心,正南赶紧终止了联想,回过神来,可一时间还是没有想好该如何对于绿水所作的猜测进行点评,只是想到如果真的不幸被绿水言中,那众人面对的将不止是恐惧本,反而是凌驾于恐惧之上的那些既看不到又摸不着,却能令人倍感无助而又希望渺茫的无边困境了。正如一只蚂蚁无法对抗整座森林,面对存在于恐惧之上的东西,自己到底是否还有能力像以前一样从容应对?

    



    一时间四个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每个人都对前路满怀担心,正踌躇着的时候,忽然听到林炀的一声尖叫。

    



    正南和青山唰地一下从地上谈起,朝向林炀所在的方向疾奔而去。这间墓室本就不大,他们三两步就到了近前,发现林炀浑战栗,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一手颤巍巍地指着前……

    



    正南和青山慢慢绕过林炀的体,视线落在前方一两米远的地上,只见三号僵尸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大概是从上面掉下来时摔断了手脚,尝试了几次仍旧没有成功,忽然抬起头,对着两个人冒出一句:“快——搭把手……”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