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突而破之(跪求收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事发突然,加之正南先前也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琉璃彩砖之上,眼见着绿水和青山掉了下去,一时间竟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直到姐弟俩隐没在彩砖当中,因坠落而激起的“水花”重又落下,彩砖也回复到最初平整光滑的状态后,他才使劲眨了几下眼睛,仍旧不敢确信到底发生了什么怪事。

    



    虽然明知道可能存在危险,可正南还是伸手去摸了一把彩砖,可不想指尖触及到的根本不是固体,而是呈现粘稠的液体状态,有几分像汽车的润滑油,只不过更加轻柔且没有任何特殊的气味。

    



    正南脑子一闪,首先想到了在北海流宫的石棺里见过的某种叫做轻水的物质,虽然只有半棺,却是整个古墓穿洋越海的动力根本,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令人相信世间竟会存在如此奇物。而眼前这块呈现液态的琉璃彩砖与其相比也豪不逊色,虽然暂时还不知道其功用,可正南断定它必然大有来头——既然青山和绿水一眼眼的功夫就掉了下去,那前面的林炀和周晓茹,甚至三号粽子的下落,不就有迹可循了嘛!

    



    想到这里,正南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抽出英吉沙到,狠劲地插在旁侧两块地砖的缝隙里,一只手握紧刀柄后,慢慢地俯下,憋了口气,然后将整个脑袋都探进了液体琉璃当中。

    



    耳朵里立时被琉璃所灌满,翁然作响,可除了耳膜有些胀痛之外,正南并没有感觉到还有其它难以忍受的现象,于是便小心地睁开眼睛,想要看看是否能发现绿水青山的踪迹。

    



    墓室的地砖都是整齐划一的一米见方,厚度约有十公分左右。正南一手抓着别在地上的英吉沙刀,一面跪在地上尽全力地将整个脑袋都探进了液体中,按照他的算计,无论如何都应该可以穿透琉璃了,可等他睁开眼睛,目之所及的地方仍旧是一片闪耀的彩光,比起在外面看时更加绚烂上不少,可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更别说人影了。

    



    或许是自己下得还不够深?正南这样想着,便又向前探了探体。这样一来,体上更多的体重无形当中压迫在了刀上。

    



    英吉沙刀虽然锋利,可刀本就不厚,再加上之前遭受小蚺蛇攻击时被咬得千疮百孔,哪里能承受得住如此强力?正南满心想要再向下看看,却不想忽然间刀贴着地砖的表面“咔”的一声断成了两截,他未及准备,慌乱中一边尽力体,一边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抓地砖的边沿,可手上尽是了湿滑的琉璃,一抓之下反而扰乱了自己而起的节奏。正南心底暗道一声“不好”,随即就狼狈不堪而又不可逆转地向下翻去……

    



    这一落之下,正南原本以为会立刻穿透了液态的琉璃彩砖,直接掉在下面一层的石阶上,于是他紧闭双眼,心里早就做好了碰撞和翻滚的准备,可事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体刚刚没入琉璃中后,竟然不再继续下坠,反而悬浮了起来,就好像掉进的是个注满水的泳池一样。

    



    正南一慌,冷不丁的张开了嘴巴,呛进几口液体,可他随即就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呼吸,虽然嘴巴耳朵甚至鼻孔里都充满了稠密的液体,可氧气并没有被就此阻断,若不是皮肤能够感觉到来自周边的压力的话,他甚至还以为处的并非是琉璃彩砖当中了。

    



    如此奇妙的状态,恐怕在梦中也未必能够实现吧。正南原本被这几天的行程折磨得疲惫不堪,可此时悬停在这里,浑上下都松弛下来,顿生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觉。就好像大冬天窝在温暖的被窝里,让人从心底生出倦怠,只想将一切琐事都抛之不顾,干脆闭上眼睛睡上一觉再说……

    



    正南的眼皮越发低垂,体也随之慢慢放松,就在临近睡着的一瞬间,忽然间打了个激灵,醒过神来——正南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精神状态并不对劲,纵使体多么疲惫,可毕竟还要找寻失踪的同伴,精神上不该如此放松和懈怠才对,莫不是这液态琉璃的玄妙就在于此,给予处其中的人以精神麻醉?

    



    无论如何这里都不是久留之地,要快想办法出去再说。他使劲摆动了一番双臂,可还是悬浮在最开始的位置上,没有移动上分毫。并且,体传导而来的感觉显示,他并非是受到了琉璃液体的压力而无法动弹,反而更像是处于完全失重的太空中,仅凭自的动作而无其它物体的反作用力,就只能在原地打转一样……

    



    琉璃彩砖纵使打破了他所认识的常理,呈现出液体的状态,最起码也是实实在在的物质,缘何不能像在水池中击水所产生的游泳效果呢?看来这处机关绝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仅有魅惑人心的能力,更加如同无形无质的牢笼和枷锁一样,将人束缚在其中而不得脱。

    



    这样的形势还真是尴尬,面对再多的粽子至少还有血战到底的选择,可眼下被困在这么个鬼地方,上不去又下不来,当啷着悬在半空,即便没有立刻丢掉命的紧迫,终究难逃饿渴的折磨,比较言之,甚至不如前者来的痛快呢。

    



    可是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自己的体又无法移动上分毫,谈何自救?再者退一步讲,即便能够移动,又如何知道突破这琉璃彩砖的束缚,重新回到现实当中的方法呢?这两个难题接踵而来,如同充分和必要的两个条件,彼此关联并且缺一不可,令正南想得头脑脑涨,总算有了丁点收获。

    



    他想到的是,处的琉璃彩砖必然是某种形式的幻境,类似于之前北瓜的鸳鸯眼制造出的,差点让他自杀的那种况,只是更加繁琐和巧妙罢了。还记得当时他曾作出猜测,幻觉的破解,源自青山握紧英吉沙刀以至于流出血液的无意之举,虽然只是没有依据的猜测,可结合再之前的几次经历,算是比较合理的解释吧。

    



    由于当时时间紧迫,正南对此也没有太过深究,不过此时再想起来,反倒又有了更多的联想和猜测。他想到的是,自从进入花谷后他们碰到的还有一件怪事,那就是伴随龙纹的出现,每个人都先后经历了莫名其妙的伤口自愈。血能破除幻境,而自愈的结果就是不让他们继续流血,这其中是否存在某种关联呢?

    



    如果说伤口自愈的功用,无非就是令黄精不会受到鲜血的影响,从而继续延续下去。这样说来,难道除了北瓜的鸳鸯眼以及现在的琉璃彩砖之外,他们这一路过来时还碰到了其它幻觉而没有察觉?巨虫、大鱼甚至葛四本其实都并不存在,而只是他们的幻觉而已?

    



    正南觉得自己已经触摸到了事的关键,可眼下显然没有太多的时间供他去把所有线索都串联起来,既然做出之前的这个推测,完全可以据此试验一番,看看能否起到意料之外而又理之中的效果。他一边想着,一边将右手中只剩下半截刀的英吉沙凑到另外一边,咬着牙,在左臂上割开了个口子。

    



    手臂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正南甚至能够感觉到血液自刀口处向外喷涌而出时,自己的体也随之有了微笑的位移。但这显然并不是他的目的所在,他睁大了眼睛,紧盯着周围的琉璃光影,期待着能够如他所愿的发生变化。时间仿佛凝固在了瞬间,正当正南觉得自己的行动已经失败,不免有些失望的时候,体忽然间失去了支撑,骤然急速落下,转眼就掉在了冰凉坚硬的地面上。

    



    好在这一下摔得不重,正南骨碌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赶紧先从衬衫上扯下一块布条,先将左臂上的刀口略作包扎,同时心想自己的猜测果然不错,看来眼前的古墓甚至整个花谷都大有蹊跷,不仅仅是先前认为的越王古墓那么简单而已,别的暂且不说,单是刚才突破幻觉的古怪经历,怎么看都与传说中的鬼打墙或者鬼引魂不甚相像……

    



    问题是现在自己人单力薄,要想穷根究底的话难免延误了正事,还是等先找到青山他们后再做商议吧。

    



    正南想着就抬头四下打量起来,可目之所及完全地超乎了他的想象,眼前的环境与上面几层墓室的布局相比简直判若两个世界,并且还令他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过了半晌,他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可还是不住思绪乱飞,在心底暗自嘀咕道:原来刚才的那块琉璃彩砖并非是环境那么简单,而是某种时光机器,他经由此,竟然回到了从前,那在记忆中已经渐渐模糊得没了色彩的时代……

    



    “儿子,吃饭了……”后传来的声音如此亲切,正南未等回头就已经泪流满面了。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