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火攻(跪求收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的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向青山解释,忽然感到脚下又有了动静,并且这次不比刚才那样轻描淡写,而是一番犹如地动山摇般的剧烈晃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得他下意识地拉住青山,从两米多高的蛇上纵跃下,两个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终于停了下来,顾不得满茅草,赶紧将注意力转回到巨蚺那里,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一看之下,两个人都不万分懊恼起来,后悔于刚才竟然没有趁机爬回到上面,错失了绝佳的逃命机会,现在可好,巨蚺体上的鼓包一个个肿胀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大概是已经无限邻近了生产的时刻,令得巨蚺因为阵痛和不安而大幅度地摇摆起体,现在别说是借助它攀爬而上,就连只站在这里尚且还要担心被巨蚺的头尾扫到,一时间形势急转之下,两个人迫不得已,只好暂且又退回到了墙角。

    



    他们的懊恼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恐惧所代替了。

    



    巨蚺开始还只是声嘶力竭地晃动体,忽然间一仰头,直朝上面的洞口升腾而去。正南开始还在纳闷,心想巨蚺难道是发现被认围观,转而想换个地方产仔?可紧接着他就看到,巨蚺的蛇头刚刚持平了洞口就不再继续上升,反而是长大了嘴巴一口咬在洞口的边沿上。

    



    正南先前曾经注意到巨蚺嘴巴里有左右两排尖利的牙齿,尤其是最靠近外边的一对足有30厘米的长度,它这发狠一咬,长牙竟然立刻贯穿地砖,嵌入厚厚的石块当中……

    



    还没等正南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巨蚺发出了一声低鸣后就不再动弹了,上半截体悬挂在蛇洞当中,宛如支撑起整座古墓的石柱一般,只不过表面还有数十个突起,并不如最初那般平滑……

    



    正南和青山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都不明白巨蚺怎会忽然殒命,他们壮着胆子向前走了几步,对着眼前这条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大蛇上下打量起来,为了确定它是否真的已死,正南更是伸出英吉沙,刚要在它的上捅上一捅,不成想被青山从旁拦了下来,并且问他是否觉察了什么异常。

    



    经青山这么一提醒,正南暂时放下英吉沙刀,转而又仔细看看巨蚺,真的似有发现,回答青山说,只这么一会儿,这些蛇上隆起的鼓包好像又增大了不少——难道肚子里的小蛇没有因为巨蚺的咽气而胎死腹中吗?

    



    青山点点头,道:我看还不止如此,这些鼓包不断增大只是其一,其实大蛇的体也在同时猥琐干瘪。南哥你还记得我们之前碰到的那对孪生北瓜吧,其中一个不就是依靠吸取了另一个气,因此才得以疗伤并不断膨胀的嘛——或许这两之间存在着相似的地方呢!

    



    正南道:你的意思是说,巨蚺的死并非是意外,而是它遵循某种规律,将自己的体当成哺育后代的食物了?

    



    虽然还有些不敢相信,可这貌似是最接近事实的猜测了。正南告诉青山说,他刚才忽然想到蚺蛇和蟒蛇的一个区别:蟒蛇属于卵生,而蚺蛇则是卵胎生的,简言之,蚺蛇并不产卵,它们的后代都是在母体内孵化的……

    



    联想起刚才被正南剖开的那条小蛇,青山也似有所悟。两个人又胡乱猜测了一番,可仍旧不得要领,正琢磨着还是先出去再说的时候,眼看着巨蚺上的几个鼓包忽然破例开来,从中各自掉出一团东西,摔在地上后立刻伸展开来,紧接着直直地朝向他们所站的地方爬来……

    



    正南和青山对此并没有当回事,只是略微向后退了几步。正南蹲下,用英吉沙对着为首的那条小蛇横刀一斩,立刻将它的七寸砍断,然后提起刀,又朝紧随其后的一条斩去……

    



    正南的速度已算不慢,可没想到还是不及那条小蛇来得迅速,他的刀刚提到半空,未等落下之际,眼前的小蛇竟然凭空跃起,直朝他的手背窜了过来。

    



    正南一惊,心想对方的攻势实在太快,自己蹲在地上的姿势根本不容许他在做出更加有效的反应了,只好凭借下意识地一抖手腕,将手中的英吉沙打横,勉强依靠刀遮掩住了探在前面的半条手臂……

    



    正南的动作刚刚完成,小蛇已经自下而上摇摆着体到了近前,虽然直面着刀宽阔的英吉沙,可也全无退让的意思,张嘴就咬。正南只感觉手上一震,再看那小蛇竟然硬生生地将英吉沙刀咬穿了,像它的巨蚺老娘一样挂在半空中,唯一不同的是它显然还不死心,用力甩动体,看样子是想挣脱开来,将这攻势再重来一次。

    



    小蛇的凶猛程度远超过正南的意料,先前他满以为巨蚺依靠体型的优势尚且难以应付,但长还不超过他的手臂的小蛇既然无毒,又无法像巨蚺那样发挥出缠绕的本事,应该不足为患才对,可没想到这小畜生虽然刚刚出生,却已经具备巨蚺那对锋利的牙齿了,只凭一口就将英吉沙刀咬穿,并且,这还只是一条造成的伤害而已,若是巨蚺上那些还未破卵而出的一拥而上的话,那后果……

    



    想到这里,正南条件反般的站起,硬是把挂在刀上的小蛇甩到了几米开外,顺带着用刀将另一条窜上来的小蛇拍了回去,叫上青山急急地向后退却,又回到墙角。

    



    只这几秒钟的功夫,更多的鼓包破裂了,纷纷掉落在了地上,不约而同地朝向这边爬来。青山用手电换来了正南的英吉沙刀,左右开弓,高接低挡,一时间也只算是勉强护住两个人不被对方咬到而已,可他毕竟有伤在,两只手腕上缠绕的纱布早就被血浸湿红,再加上这几天东奔西跑没完没了的折腾,体力更是大不如前,依照这个势头下去,迟早会被强敌压倒,绝非长久之计!

    



    正南在一旁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可苦于没有武器在手,有心帮忙却无从插手,眼见着青山一会儿的功夫就汗如雨下,刀法也越发凌乱,看样子是支撑不了多久了,是时候要想出个应对的办法了。问题是两个人被困在这不上不下的地方,除非长了翅膀,不然如何能从群蛇中安全穿过啊?

    



    武器,武器——正南在心中嘀咕了几遍,可放眼望去四下里都是干草,连根木棍都没有,上哪找趁手的武器?手上倒是有支手电,可它又能砸死几条小蛇呢?

    



    等等,手电……

    



    越是看似没有的东西,或许反而能够救人一命!

    



    正南灵机一动计上心来,立刻付诸行动。他先是将脚下的干草拢在一起,尽力推到前方,在周围腾挪出一块可以容的空地,然后蹲下,将手电上的灯泡拧下来,在后的墙壁上小心地敲了几下,把外面那层破例弄破,再重新装回到手电上,最后捡了把干草塞进灯罩,紧压在灯丝上,扭开开关……

    



    灯丝既然接触到了氧气,通电使它开始受燃烧起来,进而又把灯罩内的干草点燃。正南见方法可行,索将燃烧起来的手电投掷到了巨蚺下的干草丛中。只听到“呼”的一声巨响,整个蛇窝瞬间就被升腾起的火焰所吞没了。

    



    小蛇被火攻杀,自然无暇再顾及袭击青山了。它们在火焰中挣扎扭曲,发出噼噼啪啪的怪响,焦糊的气味混合着干草燃烧时冒出的黑烟,虽然大部分都由头顶的圆形洞口排了出去,可正南和青山还是不可避免的吸入了不少,一时间脸涨得通红,俯弯腰不住地咳嗽起来。

    



    说到底烟尘还事小,反倒是燃烧火焰让他们两个人吃了更多苦头,虽然事先正南已经考虑到这点,将他和青山周围清理出了一块安全地带,可整个蛇窝都燃烧得如同一个坑灶一般,灼人的浪扑面而来,好像已经超越了人类能够忍受的极限,得正南和青山不得不抱着脑袋转过去,将体最大限度地贴在墙壁上。有那么一瞬间,正南甚至感觉后背上也着起火来,下意识地伸手拍了几下,到头来才发现原来是被自己的过度紧张的神经所欺骗,只好尽力将注意转向别处,期盼着这场火攻能够早点结束。

    



    实际上这场火也并没有燃烧太长的时间,毕竟都是些干草而已,很快就随着那些小蛇一气化成了灰烬。正南和青山转过,将口鼻埋进衬衫的领口里,凭着地上还未熄灭的丁点火星慢慢走回到蛇洞的中央,看着被火烧成干瘪焦黑,并且散发出恶臭的的巨蚺尸体,都不自的舒了口气,为又一次死里逃生而庆幸不已……

    



    然而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他们要如何回到上面去呢?

    



    洞口距离地面三米有余,孤悬在蛇洞上方的中央,青山的背包里倒是还有绳索,问题是如果没有人在上面接应的话,仅凭现有的这些东西,要想出去根本无从谈起。更重要的是,星星点点的火光也在逐渐消失当中,蛇洞内很快就会变得漆黑一片,若是不趁着还能看清洞口的时候想出办法的话,形势只会朝向更加无助的方向发展了。

    



    正南咬咬牙,半蹲在地上,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青山见状立刻会意,抬头望了望,一时间也不确定正南的方法是否可行,不过时间紧迫,显然容不得他再犹豫了。

    



    青山蹬着正南的膝盖,爬到了他的肩膀上。正南拼尽全力站直体,把青山送向出口。

    



    现在,青山只要伸出双手,应该勉强可以够到洞口的边缘了,可正在他万分欣喜的时候,忽然听到下的正南喘着粗气叫道:

    



    “我靠,真他妈怕什么来什么——不行了,青山,快,快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