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鸳鸯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惊讶的发现,这次他再将手电光照在北瓜上时,对方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惧怕了,反而重新甩动起蔓藤,不仅瞬间就将青山裹得严严实实,还转而朝他和周晓茹的方向袭来。

    



    事不宜迟,必须抢在再次被缚前早做决断——正南拉着周晓茹跑向通至下层的洞口,看到先前覆盖在那里的蔓藤还没来得及重新将它堵死,便让周晓茹下到石阶上,然后找来一块差不多大小的石块,就想将洞口从外面堵住。

    



    周晓茹从下面一把拉住正南的手腕,问他这是要干什么?

    



    正南道:这北瓜凶猛,万一顺着洞口将蔓藤伸到下一层去的话,咱们还是无法得脱,不如暂时先将洞口封死,断了它前进的通道,等下你找到绿水她们以后……

    



    周晓茹立刻打断了正南的话道:我的意思是,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正南摇摇头,朝向北瓜所在的地方指了指道:我不能丢下青山,怎么都要把他从怪物的手上抢下。再说就算咱们逃到下面去,万一找不到别的出路,再从这里折返回来,难免还是要面对它——我先把洞口堵住,你下去后现在角落里等候,万一,我是说万一我和青山都没能活下来的话,再去找寻绿水,凡事都听从她的安排吧……

    



    正南说着说着觉得自己怎么像是交代遗言一样,转而对着周晓茹笑了一下,就要将石块盖在她的头顶之上,可周晓茹拉着他的手始终没有放开,一副言又止依依惜别的样子,看得正南心动不已,可又不得不在表面上装出一副十足把握的样子,狠了狠心,慢慢地放下了石头。

    



    就在石块与洞口闭合的一瞬间,周晓茹对着正南说了句:万难的时候,百花可以救命!

    



    正南转过,毅然地朝向北瓜的方向走去。

    



    老实说,刚才他在周晓茹面前完全是故作镇静而已,对于如何从北瓜的手上解救青山,他非但毫无把握可言,更是连个最基本的计划都没有。不过周晓茹最后的话无形当中提醒了他,百花既然能够对一只北瓜造成致命的打击,说不定他可以故技重施,再将这只置于死地呢?

    



    当初为了有备无患,正南让孙建和Richard各自收集了一袋花瓣。刚才两袋都从青山的背包里滑落下来,其中的一袋被青山抓破散落开来,另一袋则不偏不倚的掉在了北瓜之上,虽然反弹下来卡在两块石头当中的缝隙里,但距离北瓜只有半米之遥。

    



    正南左抵又挡,好不容易才来到青山的下,踮着脚想从他手中将英吉沙取下,可刀把被一根蔓藤死死地缠绕在了青山手上,任凭他怎样都没办法从中抽出,反倒把青山咯得呲牙咧嘴,叫痛不迭。

    



    正南觉得这样不是办法,若不先将青山救下,就凭他一人绝对不是北瓜老妖的对手。可一时间唯一一件利器还无法拿到,难道让他用牙齿啃断蔓藤?

    



    不过他忽然间灵机一动,琢磨着或许可以尝试另外一个方法,至于是否有效,就看自己和青山的造化了——他俯跪在地上,尽可能多地捡拾起刚才散落下来的花瓣,然后起,将所有的花瓣抓在掌心,用力地攥出水来,甩在绑缚青山的蔓藤上。

    



    按照他的想法,既然花瓣是北瓜的克星,而蔓藤又属于北瓜体上延伸出来的部分,理应也对花瓣有所惧怕才对。

    



    这些花瓣采下虽然只有一天的时间,可里面的水分大多已经流失,正南费尽气力才终于挤出一些,和手心的汗水混杂在一起,甩向蔓藤,满怀期望地静待着结果……

    



    事竟然比他预想的还要顺利,虽然花水不多,可它们一触及到蔓藤上,就像汽油遇火,在其上燃烧起来,同时不断地升腾起袅袅灰烟。蔓藤也像是能够感受到疼痛一般,瞬间就做出应激反应,将青山松开后,抽动着向北瓜的方向退去,可还没等退出多远,就“呼”的一下燃成几条灰烬,落在地上后摔成了细碎的粉末……

    



    青山已是第二次自半空中掉了下来,好在这次有正南在下面接应,两个人惊魂未定,眼见着那几跟蔓藤上的火苗直朝北瓜袭去,可还没等靠近,就被北瓜施用“断臂”之术甩脱开来,以保它自不受到半点伤害。

    



    两个人见状他们只好再次退回到墙壁边,疲于应付着紧随而来的其它蔓藤的袭扰。

    



    两个人一边抵挡着,一边达成了共识,那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将这北瓜老妖除去,免得以后再生祸患,要说唯一能够对其构成实质伤害只有那袋花瓣才能办到,可它却在北瓜一边,若想顺利将其拿到谈何容易?

    



    青山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一拍脑袋,对正南说:我们可以试着用下遛狗的方法……

    



    见正南莫名其妙地摇摇头,青山面露得意的神色道:你没养过狗?

    



    “没有,我毕业后就住在潘家园,哪有养狗的条件!”

    



    “看过《猫和老鼠》没?”

    



    “当然看过——”

    



    “里面的汤姆猫若是碰上那只凶恶的斗牛犬会怎样?”

    



    “逃跑?”

    



    青山摇摇头:“若是狗被拴起来呢?”

    



    “绕道逃跑?”

    



    青山被正南气的直跺脚,索直接告诉他说:“它会绕着狗跑,但不是逃跑——一圈又一圈,结果栓狗的链子不久越来越短了嘛!”

    



    “哎呀,早说啊,这个时候还有心卖关子——不过,我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就由你来扮演汤姆猫的角色试试吧……”

    



    青山得令也不推辞,将手中的英吉沙和正南交换了手电,扭亮开来,贴着墙壁朝向另外一边挪动起来。

    



    那半边的蔓藤果然随着青山的移动而动,横着扫过整个房间又从另一边折返了回来。

    



    青山越过正南继续绕圈,这下把所有的蔓藤都带动着随他而去,如是再三兜了几圈,蔓藤的确被卡在石头缝隙当中,从而逐渐缠绕在了石堆上,可每当青山绕回到起点时,正南都感觉它们并没有因此而缩短,反而一如最初的样子,甚至时不时的还要对青山发动偷袭,若不是他反应机敏,早就又被捆绑住了……

    



    虽然眼下的况与先前计划有些出入,可正南还是觉得并未彻底失败。他在青山有一次绕到他跟前时告诉他这一圈放慢脚步,尽量将行程拖得久一些,他要趁着蔓藤都跟着青山而去的时候试着接近北瓜,看看是否有机可乘。

    



    青山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不发一言地继续前行。正南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应付不来,可也知道眼下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大家都处在险境当中,对于个体危险程度的大小也就没有必要细加区分,任谁都有足够的理由和责任去做这件事,而其结果究竟成功与否,不仅关乎他一人的命,更加关系到还幸存的所有人的安危,正是所谓的一荣俱荣一辱俱辱是也……

    



    青山依照正南的吩咐,绕到房间的斜对面后有意停在了原地,吸引着所有蔓藤都转到那头,转而又将手电光束斜过来,为正南指引道路。正南也不多想,提刀在手,快步地走了几步,尽可能多地捡拾零散的花瓣在手,直到看见地面已经蔓藤一圈圈地覆盖住,这才弯腰躬,小心翼翼地踩在蔓藤上,一点点向斜上方攀爬,逐渐靠近北瓜而去……

    



    十米……五米……三米……

    



    塑料袋近在眼前,好像只要随意伸出只手臂就能够到,却又如同远在天边,任凭正南数着步数前进,仍旧感到总是在原地打转。青山的手电灯光从北瓜的后面打过来,在他所在的地放投下了一片巨大的影,令他一时间产生出视线上的错觉,再加上面对着高抵屋顶的北瓜老妖,纵使先前已经鼓足了勇气,可临到此时仍旧有些心虚气短了。

    



    好在正南终于还是挪蹭到了近前,迫不及待的伸手去够那塑料袋。同时也不忘用余光瞄着北瓜,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的状况。

    



    他刚把塑料袋抓在手里,还没等打开来的时候,忽然感到北瓜面向自己一侧的表面好像发生了变化,他立刻将英吉沙刀横在前,眯着眼仔细分辨了半天,这才发现北瓜上左右对称着裂开两道一指长的缝隙,并且慢慢地上下撑开来……

    



    正南心下奇怪,琢磨着自己还没动手,怎么这妖物自己反倒先崩溃了呢?看裂缝的样子像极了刚才被花瓣燃烧出来的小坑,难不成它先前受到的创伤已经致命,从那开始只是在负隅顽抗以死相搏而已,此时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命极限?

    



    不对,既是被墓主安排在黑凶白煞的下面一层,断然没有轻易就被击败的道理,更何况它也只是裂开两道缝隙而已,与先前浑是洞,却还能依靠吸收另一只北瓜的气而复原的形相比,根本就算不上是足以致命的大伤大创——如此说来,这种新出现的状况难道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想到这里,正南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转而再看北瓜上的两条缝隙已经张开至杏仁的形状,忽然自里面发出两点亮光。并且,不同于先前的红色,反而是一蓝一褐,在漆黑的室内犹如两只白炽灯泡一样,一闪一灭间,透露出分外怪异的气氛。

    



    正南不觉的这幅场景有几分熟悉,忽然间有所领悟,一时间竟然忘记取出花瓣来攻击北瓜,反而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心想:这北瓜果然修炼成了妖邪,竟然凭空长出一对鸳鸯眼来,两个人的行动尽被它看个一清二楚,那么,青山的“遛狗之术”岂不是已然失败了嘛……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