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百花救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青山的反应飞快,虽然自己被蔓藤捆绑住了,却还是一抖手腕,将英吉沙到掷给了正南。

    



    正南接刀在手,也不犹豫,直接朝向绑缚着青山的蔓藤砍去,可费尽气力才勉强弄断两三根,不仅手臂被震得酸麻,反倒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

    



    正南没有青山那样的腕力,完全靠蛮力行动,纵使手中的长刀锋利,一时间也无法砍断如此多的蔓藤,再加上这层空间远离地面,氧气本就不多,几番折腾下来,他只感觉有些头昏眼花了。

    



    北瓜却不为所动,反而将捆住两个人的蔓藤慢慢收紧,向石堆的方向拖拽。正南见势不妙,心想若被它得逞,那青山和周晓茹可就命堪忧了。可越是着急,蔓藤反而越发较起劲来,硬是半天也没弄断一根,自己反倒跟着他们朝向石堆移动了不短地距离,眼看着北瓜就在眼前了。

    



    正南心下一急,不想犯了个大错——也不知道是北瓜有意为之,还是正南自己慌忙之下乱了方寸,他忽然被脚下纵横交错的蔓藤绊了一下,狼狈地摔在地上,英吉沙刀也随之脱手而去,“当啷”一声落在三两米远开外……

    



    他刚要重新爬起,哪知道蔓藤趁势而动,一下就缠上了他的脚腕,随即向后一挣,把刚刚跪起的他重新拉倒,令他再次结结实实地来了个狗啃屎。

    



    正南鼻青脸肿、怒火攻心,翻就想挣脱,可更多的蔓藤从侧缠绕上来,只在三两秒的时间里,就把他像青山一样,结结实实地捆扎起来了。

    



    见大势已去,正南反而平静了下来,心中不觉好笑,心想先前数次在粽子的围攻下得以生还,最后竟要死在一株植物的手上,看来这次真是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了,纵使先前遁入下一层的绿水和林杨突然出现,恐怕也难逃被北瓜当成晚餐的命运了,还是转而盼着她们能另寻出路,不要前来平白送死好了……

    



    三个人被拖着来到石堆之上,半悬在空中。正南脸面朝下,刚好直接面对着下的连体北瓜,居高临下,只感觉它们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急速膨胀,竟已经与之前黑凶白煞那两只粽子的体型不相上下。先前被青山割了一刀的那个北瓜的伤口尚未愈合,自顶至底裂开的那道缝隙似乎也随着它的生长而撑开,正南从这个角度望去,依稀能够看到裂缝中有团鲜红的东西,如同人的心脏一样,不住的跳动着……

    



    刚才一番折腾,正南左手上的手电竟然还没有脱落,虽然现在体被绑得跟粽子无异,好在手腕还能转动,他就将光束转向那道裂缝,想要将下面的形看个清楚。

    



    这一照之下,北瓜的表皮忽的一紧,就好像是被人伸手触碰的含羞草一样,立刻将裂缝闭合起来。

    



    正南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心想原来北瓜怕光——要说这也在理之中,生长在暗无天的地府虽然只是传言,未必可以取信,但如今既然亲见它被置于古墓当中,想来必定属于至之物。者,为寒为暗为聚也,以光照之即显露出畏惧之色,足可见其相克之道,自己是不是可以针对这点加以利用呢?

    



    正南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了一线生机,赶紧调整了一下手腕,就打算再次将手电的光束打在北瓜上看看效果。

    



    青山在泉州采购来的这支手电开关共有三格,之前他们在使用的时候最多只用到中等光束,为了节省电量,还从未试过亮度最大的强光。这次形势危急,正南一下就把控键推到了最上面,可随着他这一动作,刚才还好用的灯泡反而忽然间闪了几下,“咔”的一声轻响后彻底熄灭了……

    



    正南脚底发凉,心想好不容易让他看到了希望,怎么手电反而在这时候掉链子了呢?他不顾蔓藤咯得手腕生疼,用力的摇晃起来,可手电只半死不活地闪了两下,其后任凭他再怎么折腾,就是不再发出半点亮光了。

    



    脚下的北瓜反而有了动静,好像知道正南最后的救命稻草失灵了一样,又将裂缝打开,释放出一片血红的光亮,刚好照在了正南的上。同时,裹挟着三个人的蔓藤慢慢放低,逐渐朝向它们靠近而去。

    



    正南心知北瓜就要“进食”了,想到之前的黑凶白煞先是融化,进而整个体都爆裂开来的景,他不头皮发麻、汗如雨下,可除了不停的抖动手腕,期待在这最后关头还能发生奇迹之外,根本无法想出其它更好的办法了。

    



    可惜事与愿违,正南因为紧张异常,加上手心本就满是汗渍,一不留神竟将手电甩脱了出去,掉在距离连体北瓜不足半米的地方。

    



    这一摔反倒令手电亮了起来,可惜它在原地了几圈,最后头部刚巧指向另外一边的墙壁,没有对北瓜起到丝毫的威慑。

    



    这出场面引得青山对着下的手电咒骂了一通——刚才正南用它照北瓜的形都被青山看在眼里,他虽然不明所以,却也依稀感到手电是他们赖以求生的唯一依靠,顾不上自己早已被五花大绑,只想着哪怕从蔓藤中抽出只手来也行,最起码还能尝试着在最后关头够一下手电。

    



    然而被蔓藤绑缚得太紧,又是悬在半空使不上力气,青山像只蚕蛹一样左右挣了半天,不仅未能如愿地抽手出来,反而感觉蔓藤越绑越紧,甚至令他有些透不过气来了。然而经他这一折腾,一直背在后的背包终于承受不住他和蔓藤的双面夹击,自底部撕扯开一个漏洞,里面的装备一股脑的倾泻而出,稀里哗啦地朝地面落去。

    



    命危在旦夕的时候,掉落些装备本不算什么大事,可正南先前让孙建和Richard收集了两包鲜花,自打两人死后青山就将它们收敛进了自己的背包当中,这次也随着其它东西一起抖落了出来。

    



    青山一向唯正南之命是从,自然对他交代的事分外上心,所以当装着鲜花的塑料袋自他边坠落的一瞬间,他也不知是哪里来的气力,下意识地就想伸手去接,谁承想刚才费尽心思也没能恢复自由的手臂,这次反倒鬼使神差般地只一下就从蔓藤中抽了出来……

    



    尽管青山的反应已经飞快,仍旧赶不上东西坠落的速度,他骤然伸手一抓,只能勉强够到了一个袋子的底部。袋口先前只是被孙建等人打了个简单的活结,青山这么一抓之下它立刻大头朝下的撕裂开来,数十朵花瓣顿时纷纷飘然落下,在正南和青山的注视下,直朝北瓜落去。

    



    青山自喉咙发出一声抱怨,大概是被此前从未遭遇,却在眼下令他们手足无措的局势打击得够呛,以至于像正南一样也有些心灰意冷了,可随后发生的事不令他们都为之一振,继而又重新燃起了求生的希望来。

    



    数十朵花朵飘落而下,有些直接落在了北瓜之上,这对连生的白皮怪物浑一抖,捆绑在正南他们上的蔓藤竟然随之忽然松开了。

    



    周晓茹和青山落在石堆的斜坡上,就势滚了下去,正南原本就位于北瓜的正上方,这一落直接朝着它们当中中先前被青山划伤的那个砸去……

    



    下落的时间虽然短暂,可正南还是在脑中闪过了一应对的方案,他将双手双脚向下伸展,体弯成了皮皮虾一样的弓形,四肢刚一接触到北瓜时,借着向下的冲力将势能储存在随之弯曲的手臂和大腿上,待到体贴近却还没有触碰到北瓜的一瞬间,骤然向斜后方弹了出去……

    



    正南虽然没有青山的手,可也自知北瓜肯定不会再给他第二次逃生的机会,在此危难之时只能以命相搏,赌上一把了。好在他的运气不错,一切都如计划的那样进行,从北瓜上弹起后平稳地落在两米开外的石堆上,还不忘从地上拾起手电,这才心惊胆战地退回到青山和周晓茹的边。

    



    三个人一时间惊魂未定,正南好不容易才将手电的光束指向北瓜,这才发现他们何以会突然解困——原来,散落下来的鲜花掉在北瓜上,立刻在其上燃起一小团火焰,就好像空投下来的炸弹在地面上爆炸的效果一样,虽然时间极为短暂,却在北瓜白色的表皮上烧出若干个小孔,北瓜红色的内核透过小孔显露出来,那样子就像是万圣节被人戳了几个大洞,再扣在脑袋上的南瓜面具一般,怎么看都透露出一股子怪异和恐怖的感觉……

    



    这还不是全部,更让人惊骇的还在后面——被青山划伤的那只北瓜之前将裂缝展开对着正南,如同一张血盆大嘴一样,随后几片花瓣刚好落入其中,令得北瓜像是吞了颗石子的海蚌一样,立刻闭合起了裂缝,疯也似地抖动起来,表皮上鼓起若干个指甲大的气泡,忽然间同时爆裂开来,喷溅出红色的粘液,那只北瓜也随即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断地猥琐塌陷,转眼间就缩小到了刚才的一半大小了……

    



    这些花瓣原来就是北瓜的克星?!

    



    若不是青山机缘巧合地将它们抖落出来,恐怕三个人早已经被北瓜吸去了精气了。他们此时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兀自愣了一会儿,青山这才随手从地上捡起了英吉沙刀,转而又将后的背包取了下来,从上割下一根松紧带,将裂开的口子绑紧扎牢,然后顺着石堆向上走去,一路捡拾起刚才掉落的装备。

    



    正南双脚一软,只想席地坐在乱石上好好休息一下,还没等如愿,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可又一时间抓不住要领,赶紧对着青山大喊了一声,让他先回来再说。

    



    青山刚走到正南和北瓜的当中,听到他的叫喊后回过头来,正要开口问他怎么回事,冷不丁地仰面跌倒在了地上。

    



    正南刚想上去帮忙,却最终下意识地停在原地,他将手电光从又被蔓藤捆绑起来的青山上移开,转到了他后面的石堆之上,只看到刚才受到百花重创的那只北瓜已经干瘪成了拳头般大小,半悬在空中,侧面通过一根透明的蔓藤支撑,并且一直连接在另一只北瓜上……

    



    刚才外表同样被百花灼伤的那只北瓜,此时竟又完好无损地呈现在面前,体型却足足长大了一倍有余,几乎顶在了房顶上。由其下不断窜出的蔓藤扭动着,较之刚才更加迅捷而又有效地缠绕在青山的上,几下就让他动弹不得了。

    



    这只北瓜竟然吸收了同伴的精气,如此说来,岂不是再无破解之道了?

    



    正南只感觉脑仁都开始跳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