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蔓藤狂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青山听正南说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来,指着眼前的那两个东西说:

    



    “北瓜?我只听说过东南西瓜,可从没听过还有北瓜,怎么看它们都像是南瓜而已,这北瓜一说该不会是南哥你杜撰出来的吧?”

    



    正南现出几分不安的神,可见青山不解这其中的来历,便一边盯着脚下还在持续长大中的北瓜,一边对青山解释道:“其实北瓜的确是存在过的东西,别的不说,单是现在稍微大一点的菜市场上就能够买到,不过那其实只是西葫芦的一个变种,属于一种半野生的果菜,因为产量较低,以至于不像青菜萝卜那样为人所熟知,之所以以'北瓜'为名,无非是菜贩们制造出的噱头罢了,而被他们所利用的原型,是另一种在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曾经出现过的,一种的蔓生草本植物……”

    



    青山听得津津有味,进而对正南竟然知道这么多知识而赞叹不已。正南受了青山几句恭维有些不好意思了,实话实说道:“其实我本来也并不知道这么多,只不过当年还在上初中的时候,有段时间疯狂迷恋古典小说,其中尤其喜欢看的就是《西游记》,记得里面曾经记述过这样一段,说的是唐太宗招募奇人去曹地府进献瓜果,有个叫刘全的人为了寻觅妻亡魂,愿冒死前往。刘全头顶北瓜服药自杀,幽灵携带礼品谒见冥府神君,阎王爷大受感动,遂遣他夫妻灵魂双双还阳——从此北瓜这种原本在人间遍种的果菜就不复为人所见,即便人死后过了奈何之桥,进入间也未必能够看到。因为当年阎王觉得北瓜,便将其置于地府之下,亦即人们常说的地狱当中,某些被打入至此的大大恶之徒,就会被分配到北瓜所在的区域,纵其体被蔓藤绑缚,精气魂魄不断被北瓜所吸食,循环万世,痛苦不止……”

    



    青山听正南讲到这里才吐出口气,随即又回复到了先前的神,有些不以为然地说:“我小时候也看过《西游记》,怎么没注意还有这段故事?不过就算你说的确有其事,可那也只是志怪小说当中虚构的节而已,无需当真,我想你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应该还有让人更加信服的依据吧?”

    



    “你看那是阉割版的电视剧,当然不会有原著当中的节——要说确实的依据是没有,只提几个主观猜测吧:你想想,这地下墓室的环境如此,既无光照又无养分,普通的植物凭何生存?再者,我们所在的地方既是古墓,当年越王闽君摇没有道理要在自己的归葬之所栽种平白无奇的南瓜,反而是传说中的北瓜更加切合眼下的环境;最后,你没注意到自从我们上来后,这俩北瓜的体型已经增大了两倍有余了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它们之所以会长速惊人,就是因为正好生在黑凶白煞残存的尸骨上,以至于将对方的气都收为己用了……”

    



    正南说到这里刻意停顿了一下,好像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越发不安起来,转而继续对青山说:“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黑凶白煞根本就是北瓜杀死的?刚才我还奇怪,从这样的高度掉下来,即使是我们几个常人都没受到太大的伤害,怎么这两只老粽子反而不治亡了呢?莫不是当时他们刚巧掉在北瓜的势力范围内,被对方逮个正着,这才……”

    



    经正南这么一说,青山也警觉起来,抽出英吉沙来,在一只北瓜的表皮上划了几刀。

    



    青山的动作被正南看在眼里,知道他还是对自己所说的北瓜的故事有所怀疑,这才会动手求证——不过这样也好,既然是晦之物,不如让青山顺手解决掉,省得额外惹出什么麻烦来。

    



    北瓜被青山划开几道口子,立刻从里面涌出鲜红的液体,并且还伴随着一股子更胜白凶黑煞的腥臭气味,臭味迎面冲来,令得正南和青山都下意识地掩住了口鼻,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忽然被脚下的蔓藤绊了一下,连滚带爬地从石堆上滚了下来。

    



    两个人摔得不算严重,从地上翻滚着爬起,却看到了让他们惊讶的一幕:遍布房间内的北瓜蔓藤剧烈抖动起来,如同阵阵水波一样,自北瓜所在的石堆向四处传递,蔓藤的尾端被带动着根根翘起,形似蝎子攻击敌人时毒针所处的状态,并且都好像长了眼睛一般,为首的几根刚好立在正南和青山的面前,与他们仅有几十公分的距离,尽皆悬停在半空中,轻微地左右摆动着……

    



    青山咽了下口水,小声地征询正南的意见,是否应该先下手为强?

    



    正南的脑子转得飞快,心知这北瓜非同小可,方才眼见着黑凶白煞都被它瞬间消灭,如果仅凭青山的一把长刀就想与其硬拼无异于自寻死路,为今之计还是走为上策。

    



    虽然上天无门,好在脚下还有个洞口提供给他们入地的通道——想到这里正南下意识的向斜后方瞥了一眼,顿时自额头上冒出两颗冷汗来:只见刚才还在破碎地砖下显露出来的洞口,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被北瓜伸出的蔓藤枝叶堵了个严丝合缝,别说是可以让人顺利钻过的缝隙,恐怕连只苍蝇也没办法逃出生天了。

    



    北瓜既是植物,竟然能够预先封堵他们的逃生之路,这——合乎常理吗?

    



    看来北瓜是把他们当成了继黑凶白煞这道大餐之后的一道甜点了。

    



    青山攥着英吉沙刀,只待正南一声令下就要要率先发难。正南也知道北瓜占尽地利,断然不肯放他们逃离,可又觉得硬拼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左右为难之下,倒是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了。

    



    他想到的是,北瓜既是至之物,当年墓主正是利用它这一特才将其安置在这里,无非是像上一层当中黑凶白煞一样,起到防盗的作用罢了。这类东西不同于强弓硬弩之类的机关设置,反而是某种生命体,自古以来一直被陵墓的建造者和盗墓贼所委以重任抑或着力破解。

    



    正南虽然入行不久,可毕竟在潘家园混迹多年,多少听到过些类似的传闻,知道盗墓贼中的高手若是遇到此等物,一般都会本着相生相克的道理,将其化解于无形,就好像当初他们在北海的时候,就用水攻来对付骨僵尸一样,可以说是百试不爽。

    



    问题是当时毕竟还有曹沝和于世达这两个老鸟从旁指导,这次他只是靠以前读过两遍《西游》,才勉强辨别出眼前的是北瓜没错,可其它相关信息哪怕是不足取信的坊间传言,一时也想不起一条半条来了,又何谈这北瓜的克星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他这么一犹豫的功夫,北瓜挥动着蔓藤先于他们开始进攻了。一时间十几条蔓藤抖直朝两个人袭来。青山仗着有英吉沙刀在手,不躲不避,反而向前迈了一小步,挡在正南的前,对着先发而至的三五根蔓藤挥刀一斩,瞬间就将它们的头部砍落到了地上。正南从青山后望去,掉落的蔓藤头部又像蚯蚓般扭动了几下,待到终于停止下来的时候,先是缩成一截枯枝,随即快速地化做一滩血水——整个过程不过发生在一两秒的时间里,看得他目瞪口呆。

    



    可是飞在空中的蔓藤被青山斩去一截后丝毫没有减弱攻势的意思,仍旧围着两个人狂飞乱舞,青山显然也没想到这北瓜如此难缠,拼命抵挡之下,刀法却越发凌乱了。

    



    一截截蔓藤被青山砍断,犹如暴雨冰雹一样纷纷落下,脚下的地砖差不多都被血水染成了红色,踩在上面粘糊糊滑溜溜的,随时都有跌倒的危险,更打击的是蔓藤似乎无穷无尽一般,无论青山砍掉多少,它们都会立刻得到补充,非但没有被击退的迹象,反而呈现出一副越战越勇、越砍越多的局面……

    



    正南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着前的青山道了句“擒贼先擒王”。

    



    青山听得真切,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与其在这里跟蔓藤纠缠,还不如觅个机会把北瓜捣烂,断绝了它们的动力来源。

    



    可这说来简单,由北瓜所在的石堆向周边辐出来的蔓藤像一张蛛网一样,差不多将整个地下三层都覆盖住了,并且呈现出立体外加动态的布局,若想从中穿过直达石堆的顶端谈何容易?更重要的是他若去捣毁北瓜,那手无寸铁的正南和周晓茹必然会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如何能够抵挡住四面来袭的蔓藤?

    



    就在青山犹豫不决的功夫,脚底忽然滑了一下,体骤然失去了平衡,虽然有正南在后扶住而没有跌倒,可经这么一耽搁,先前还被他勉强抵挡而不能近的蔓藤一股脑地拥了上来,七缠八绕地锁住了他的手脚,忽地一下根根收紧,青山便被凭空抬举了起来。

    



    “啊——”正南刚想上去帮忙,就听到后传来一声惊叫,回头去看时才发现,周晓茹也如同青山一样,被蔓藤掳劫到了半空当中,正徒劳地呼叫着救命……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