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北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先前见黑凶白煞自地下二层掉下来后一直没有再对他们发动进攻,猜测着对方可能是摔断了手脚,可青山将光束打在石堆上后,他却惊奇地发现,两个僵尸从石堆中露出的半截体,竟然正在开始慢慢地融化……

    



    说是“融化”,因为任凭是谁第一眼看到时,都会感觉这是描述眼前景的最为贴切的词语——刚才还穷凶极恶的僵尸此时却像插在石堆上的巨型冰棍一样,自顶端开始不断融解成粘稠的液体,沿着体逐渐向下流淌而去,并且冲刷推挤着它们周的碎石自石堆上滚动下来,这正是正南他刚才们听到的那阵嘈杂声音的来源。没多一会儿,它们的脑袋都融化得一干二净,只在石堆上留下两个健硕的躯体,如同立在复活节岛上的巨大石块一样,纹丝不动。

    



    青山还悬在半空当中,抻着脖子总算也把下面发生的事看了个大概,问正南现在他是否可以下来了。

    



    正南摆摆手,让他再坚持一下,独自一人爬上石堆,慢慢地凑到了黑凶白煞的近前。

    



    青山的手电大概是因为之前摔了两次,接触不好,发出的光束偶尔会闪烁一下,令正南在面对僵尸时心中总是七上八下的,不过看样子它们确实是不再危险,他也就放下心来,从白煞的腹部将英吉沙刀抽了出来,转而对着青山打了个手势,告诉他可以下来了。

    



    黑凶白煞还在不断地融化,整个房间随之充满了一股腐臭的气味,呛得正南眼泪直流,不过他还是和青山从石堆的另一面滑到了底端,同时呼唤着绿水的名字。

    



    周晓茹说绿水和林杨掉下来后躲藏到了房间的对面,因为石堆所在的地方较为偏向正南刚才所在的那面墙壁,所以两个人又向前走了十几米才到了另外一边,可仍旧没有发现她们的踪影。青山和正南沿着墙壁朝一边走了一段,这才发现在一处通向上层的楼梯末端,脚下的地砖碎裂了一半,露出另外一条石阶,正如正南先前推测的那样,是又一条通向下面的路径。

    



    看样子绿水是带着林炀逃到了下面一层了——刚才势危急,为了躲避黑凶白煞,应该说任何出路都是上佳的选择,可是她们两个没有光亮在手,是怎么摸到了这个洞口的呢?再说即便要逃,照道理也要顺着石阶返回到上面一层才对,绝对没有舍弃相对安全的出路,反而选择逃向未知凶险的道理啊!退一万步讲,如果仅是林炀这样做倒还说得过去,绿水可算是机敏过人,纵使再怎么慌不择路,也不该犯下这个错误吧……

    



    正南原本想着找到绿水和林炀后,就带着大家重新返回到地面上去,这古墓里潜伏的危险太多,若是再冒出黑凶白煞这样的角色来,恐怕他们就不会还像先前那样好运了。现在可好,绿水和林炀没找到不说,反而发现了通向下一层的洞口,这不是非要迫着他们继续向下探寻嘛。

    



    青山趴在洞口对着下面大喊了一通,可除了自己的回声外没有得到任何答复。正南有让他打着手电绕着这层转了一圈,一方面把周晓茹带到这里,另外也最后确认一下绿水和林炀是否真的不在别处,待到青山从另一面折返回来后,他不叹了口气,就想从洞口下到石阶上,到下面去找绿水了。

    



    青山拉住了正南的衣袖,跟他说是不是还忘了什么?

    



    正南一拍脑袋,道:难怪总觉得少了什么,那个老美跑哪去了?

    



    青山指了指头顶的“天窗”说:刚才好像看到他在上面一层一闪而过——这老家伙别的不行,逃命的本事绝对一流。要我说,还是应该先把周小姐送回到上面去,让鲁滨逊来照顾她的安全,然后咱俩再下去找寻绿水,这样至少在碰到危险时容易脱……

    



    正南点点头,说这是个好主意,随即通过石阶走到了房顶,用力地推了推上面的地砖,可任凭他如何发力,头顶的地砖就是纹丝不动,反倒是由缝隙里掉下不少灰尘来。

    



    正南费了半天的劲,最终还是无奈地折返回来,灰头土脸地告诉青山说,他现在知道为何绿水和林炀选择向下走了,上面的出口估计是经年累月不曾开启,已经封死了,看来只能到另外几处石阶上试上一试,希望总有一个是可以打开的……

    



    青山笑了一下,指了指刚才他爬下来的那根绳子,对正南说哪要那么费事,这不是有个现成的梯子嘛——我先爬上去,然后拉周小姐上去,这不比你一个个试下来省事多了。

    



    正南一想也对,便让青山如是行动。

    



    青山爬回到石堆上,蹦了两下却还是差点够到绳头,他索登着白煞的肩膀向上攀爬,满心琢磨着若是能踩在它的脖颈上,再去够绳子可就绰绰有余了。

    



    正南看在眼里,心想青山此举可真是胆大包天,刚才众人在上面吃了黑凶白煞的大亏,险些被它们合力一窝端掉,转过来他竟还敢拿它的尸体当做垫脚石,白煞满都是恶心的粘液,散发着呛人的气味,也亏得青山对此竟然毫不在意,看他那个架势,此举显然是为了报刚才的一箭之仇了,虽说勇气可嘉,但也着实是冒险之举,谁知道那粘液是否有什么害处呢!

    



    话虽如此,正南也没有立刻出言阻止,因为青山的动作飞快,早在正南觉得不妥的时候他已经攀爬到了顶端,叉开双腿踩在白煞的肩膀上,双手平举,略微维持了一下体的平衡后,这才伸出一只手去够悬挂在空中的绳头。

    



    正南拿着手电为青山照亮,看着他马上就要够到绳子的一瞬间,忽然体向前一栽,险些跌倒下来,好不容易重新仰起体,双手在空中不停的前后摆动,仍旧没有站稳脚跟,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从白煞的肩膀上掉落下来。

    



    正南看着奇怪,心想依照青山的功夫,不该这么狼狈才对,难道是白凶黑煞还没有死透,此时又缓过劲来了?他将手电向下压了压,照在白煞的体上,看到它果然正在左右晃动——有青山在其上压着,晃动的幅度还算不大,可旁边的黑凶可就不同了,如果不是下半还埋在石堆当中,正南简直以为它就要摇晃着走动起来了。

    



    没有脑袋的僵尸怎么还能移动?正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忙叫青山快些下来。青山也觉察出了异样,不敢怠慢,自上面轻一跃,再在石堆的侧面滚了两圈,这才回到了原点。三个人共用一支手电,将光束在黑凶和白煞的体上移来挪去,满心准备着它们一旦复活,就只能像绿水那样,从脚下的洞口逃到下面一层去暂避风头了。

    



    可黑凶的体晃动了几下,忽然率先“噗”的一声爆裂开来,粘稠的液体随之喷向四周。三个人躲闪不及,无一幸免,从头到脚都被这粘液拍个正着,害得他们几乎同时俯下去,干呕着把嘴巴里的污秽吐了出来。

    



    白煞体的爆炸紧随而至,正南和青山只来得及用自己的体挡在周晓茹的前,事后自然是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呕吐——事发突然,黑凶白煞化作的这滩浓液真是奇臭无比,正南甚至琢磨着把一百只臭鼬塞进这间房间的话,也未必能制造出如此震撼的场面,现在可好,这种臭味全部沾染在了自己的上,恐怕出去在河里泡上两天三夜,也无法将其彻底去除了……

    



    然而事远没有结束,正南正忙着俯呕吐的时候,忽然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爬了过来,他用手电照了一下才发现是某种植物的蔓藤,手指般粗细,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石堆上向四周蔓延开来,转眼间就遍布了房间内所有角落。

    



    众人处在古墓的地下第三层当中,这里一无阳光二无养分,怎么会忽然长出这种植物呢?正南好奇心起,顺着蔓藤爬来的方向朝向石堆走了几步,这才发现在原来黑凶白煞所立的地方,竟然凭空生长出一只巨大的白色的连体南瓜,所有蔓藤都是自南瓜的下面辐而出的。

    



    原来南瓜是将粽子爆裂后剩下的残肢和粘液当成了营养物质,由此才会长速惊人的。

    



    既是南瓜,应该没什么危险,正南放心地带着青山凑到了近前,细看时才发现这两个南瓜自头部连接在一起,相对着侧卧在石堆上,仅是他们走进过来的这点时间,好像又长大了不少,通体呈现白色,也不知是它们本来的颜色,抑或是像他们三人一样,被僵尸化作的粘液喷溅所致?

    



    正南忍不住伸手在南瓜的表面摸了一把,随即像是触电一般缩回手,转而对青山说这南瓜的里面好像有动静。

    



    青山闻言也将手放了上去,不大为惊奇,说是怎么像是按在人的口上,竟能感觉到里面心脏的跳动,真是有点意思!

    



    正南忽然想起什么,一下把青山的手扯了回来,对他说:

    



    “我知道了,这东西不是南瓜,而是——北瓜……”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