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再次尝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闽南百花仙谷,云楼飞栈勾连,盛夏时节,群芳争艳其间,若得百花,可窥天下!

    



    正南记得这是在美国《科学杂志》官网上下载的那篇文章的最后一句话,先前他将隐匿在云雾当中的这座木楼称为云楼亦是由此而来,可直到现在才意识到脚下的小径或许就是文中提到的飞栈,不免大为困惑起来。

    



    那位佚名的作者对于百花谷的描绘如此传神,如果不是引经据典的话,那就肯定曾经亲到过这里,并且见过所谓的云楼和飞栈的形。他在《科学》官网上发布文章的期刚好是在中美考古队遇难后的几天,甚至还早于记者对此事的详细报道的发表,足可见他对于百花谷的关注,并非单纯地由考古队的遭遇而起,反而更像是说明和暗示,意图揭示某种不会公之于众的秘密。一般人对这文章或许只会一扫而过,但对正南这样的人来说,在收到了来自百花谷的怪异邮件,再结合自己有别于他人的职业特点,肯定会对此大感兴趣进而更加倾向于前来赴会了。

    



    正南不知道其他人为何会欣然前来,单就自己来说,在某种程度上是被萦绕在百花谷之上的诸多疑问所吸引,云楼、飞栈、越王墓以及那句“可窥天下”,每一个对他来说都像是有待解开的迷题一样,充满了无尽的惑。可经过一系列的波折后再细细想来,制造这些惑的始作俑者,和所谓的聚会的背后组织者很可能就是同一个人——种种迹象表明,正是他利用了正南等人的好奇之心,将其诓骗到了百花谷,进而一步步地推着他们渐行渐远,直到他现时踩在飞栈上,找寻着通向云楼的道路时,仍旧难逃被别人算计着的感觉。尤其是自从与邪魔之间忽然失去了联系,更加加重了他这种不祥的预感,施万杰惨死的一幕犹在眼前,却又好像并非意外,反而只是这件事的开端一般,只是想想都足以让人心生恐惧……

    



    正南正有一搭无一搭地胡思乱想的时候,青山忽然将手电的光束固定在正前方,兴奋地说他们就要抵达目标了。

    



    正南也将手电指向前方,果然看到云雾似乎变得轻薄起来,能见度也随之大大提高,他和青山紧着赶了几步,心中不约而同的想到原来并不像鲁滨逊所说的那样,他们这不就轻易地穿过了浓雾,一下子就到了……

    



    两个人前后脚地从云雾中走了出来,沾沾自喜的表还挂在脸上,迎面却看到其余七个人就站在他们的对面,一时间得意的神僵持住了,心中暗骂了几声后,彼此对视了一眼,虽都没说话,却不得不承认他们真如鲁滨逊所说的那样,兜了个圈子后回到起点了。

    



    除了鲁滨逊,其他人对于正南和青山这么快就回来都觉得有些意外,连忙围上来问他们是否有了什么发现?

    



    青山不无晦气地说:的,真是碰上鬼打墙了,明明一直朝前面走,怎么会绕回来呢?

    



    正南见青山说漏了嘴,赶紧佯作咳嗽了两声,趁机瞄了眼杨峰,见他并没有现出特别的神,这才放下心来,转而对大家说:

    



    “看样子眼前这八条栈道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笔直,刚才我和青山进入到浓雾当中后,被某种特殊的方式所形成感官错觉所迷惑,令我们在不自觉的状态下折返回来——据我所知,这种形似迷宫的布置,在古代墓的建造中经常会被用来起到防盗的作用,虽然精巧却也并非牢不可破,我们现在只需另想个办法,能够在云雾中穿行的时候还兼顾着保持正确的方向即可。好在我们现在人多,比起当初鲁滨逊一个人尝试的时候多了这么个优势,应该可以对其加以利用,借此找到正确的路径……”

    



    正南说出这番话更多的只是想鼓励一下众人低落的士气而已,真要说在他心中已经有了成型的计划那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不过此举明显起到了一定的效果,Richard率先附和说,不如每人都选择一条小径同时走过去看看效果,纵使漫无目的地乱逛一通,总归也有意外发现出口的机会……

    



    正南对于Richard的提议先是摇了摇头道:

    



    “我说的利用人数上的优势并不是这个意思,你是外国人,对于中国古代的阳五行、行军阵法不太了解,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想当年诸葛亮仅凭几个堆砌起来的石堆所组成的八阵图就将陆逊的十万人马困在其中,即便人数再多,若是像没头的苍蝇一般胡冲乱撞的话,成功的可能仍旧不大——不过你这么一说反倒提醒我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试试……”

    



    正南将自己灵光一现的主意告诉了大家,在得到他们的肯定后便开始着手准备起来。

    



    青山受命将自己背包中的所有麻绳都掏了出来,小心地将它们分股解成细线,再头尾相连在一起,做出七根分别有20米左右的短绳,盘好留做备用;正南则是带着Richard和孙建翻过小丘回到难辨的洞附近,在森林当中找寻到了尽可能多的蔓藤,砍断后拖回到河边,再让青山重复刚才结绳的工作,用它们做成了所需的另外一股500米的长绳。

    



    准备工作到此为止,接下来需要作出人员上的安排。

    



    按照正南的计划,九个人当中的八个分别由一条小径向云楼的方向进发,他们之间用细绳绑在手腕上一字排开,再经由中心位置牵扯出蔓藤来,握于站在分岔口的那个人手中,他负责牵扯住蔓藤,进而根据八个人的前进而逐渐放松,这样大家就形成了一个整体,步步推进之下即便有人误入歧途,也会被绑在手臂上的绳子纠正过来,不会再莫名其妙地绕回到原点了。待到他们成功之时,再将连在蔓藤另一头的第九人一点点的拉过去,

    



    这个方案的关键就在于留下的那人,不仅需要拥有足够的气力控制住蔓藤的伸缩收放,心理素质还要足够过硬,不至于在看到旁人都离他而去而慌了手脚才行。正南想来想去,满足这个条件的无外乎自己、青山以及杨峰三人,刚想问问别人的意思,杨峰率先站出来表示愿意承担这项工作。

    



    正南心想这样也好,杨峰毕竟是个领导出,对于全局的掌控正是他所擅长的事,应该是较之自己和青山都更为合适的人选,于是便点头答应了。

    



    出发前正南再次对其他人重申道:这八条飞栈经由我们这里直到云雾为止差不多呈平行的状态,每两条之间的间距大概在10米左右,而细绳的长度大约有20米,这样的话,即便小径进入到云雾当中后有所弯曲,这多出来的十几米的的细绳仍旧足以保证支持前进时正常范围内的偏移。换句话说,如果有人觉得绳子的长度不够用了,那说明他很有可能是已经走上了错误的方向,需要立刻掉转过来再走,如果仍旧还是原样的话,那也不要慌张,将手臂上的绳子解下,朝着一个方向走到底回到起点就好——所有人尽量将速度控制在每秒一米左右,这样可以保持整体地向前推进,同时每隔20秒大叫一声自己的名字,好让同伴知道自己的位置……

    



    正南讲到这里不觉得自己的这个计划并不如构想当中的那样完美,其间还有不少不足甚至是缺陷,具体效果如何他现在也是心里没谱,只能说是值得一试吧。

    



    一转眼大家都按照正南的吩咐准备好了,经由脚下的大片沙地分别踏上了每条飞栈之上,站在正当中的正南一声令下,大家便以这种古怪的方式,彼此通过细绳连接成的整体逐渐向前方推进,只花了一两分钟的时间便纷纷踏进了浓雾当中。

    



    正南将仅有的三只手电交给了三位女士,五个男人则是赤手空拳,缺少亮光的辅助,他们只能依稀看到前面两三米的距离,不过有了先前正南和青山的经历,大家也并没有产生出过多的恐惧,反而有些莫名的兴奋,正南甚至能够从他们如约喊出自己的名字时,听出音调中充满了新奇的意味,完全不像他这般,对于再次尝试的结果总是心怀忐忑……

    



    然而,事进行的异乎寻常的顺利,至少对正南一路来说是这样的——他左右手臂上的细绳始终保持着松垮的状态,从没有绷紧,也没听到其他人因发现异常而喊叫,似乎一切都在平稳而有序地进行当中。可他却一改之前的乐观,反而觉得在表面的平静掩盖下,某种潜在的危险随时都可能会爆发出来一样——虽然只是没有丝毫的根据预感,却又异常得清晰,以至于令他只想尽快从这迷雾中走出去,不管是到达了云楼,亦或是暂时先回到土丘也行……

    



    正南方寸一乱,竟然忘记计算自出发到现在所走的步数了,只感觉比照上次和青山所走的距离要远上不少。开始还当这是自己的潜意识作怪,可看了下手表后不立刻冒出了几滴冷汗——如果按照每秒一米的步行速度来算,那他自从出发到现在至少已经前行了千米之遥。更奇怪的是,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再没听到过其他人自报家门的喊叫,四下里除了流水那细微得可以忽略的潺潺声外,寂静的有些可怕……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