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海市蜃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青山告诉正南说:我刚才在掩埋施万杰的尸体的时候,不经意间撸起袖子,刚好被从旁走过的鲁滨逊看到了手臂,我见他盯着龙纹看了又看,正想比划着问他是否知道什么,他就已经将自己的手臂露了出来,那图案跟我们的简直一模一样,至于它是何时有的我就不大清楚了,你懂英语,自己去问他吧……

    



    正南略微想了一下,随即摇摇头说没那个必要:

    



    “我估计鲁滨逊的龙纹也是当年他们考古队刚进百花谷的时候出现的,可他两年前的记忆都已经不复存在,以至于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得了,现在去问了也是白问。不过我们现在至少知道当年的中美考古队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如果能想办法了解到更多细节的话,说不定对我们眼下的困境有所帮助。说到底鲁滨逊如果没有失意的话肯定知道很多有用的信息,等下我去跟Richard说一声,让他尽量想办法帮助他父亲恢复记忆;另一方面你也不要放松对他监视——天知道这美佬是不是装疯卖傻地糊弄咱们,还是做好两手准备为好……”

    



    青山“嗯”了一声,随后又道:

    



    “你不是有那块龙尾石么,怎么不用你的能力来对他们检测一番,这样谁是凶手不就一目了然了嘛!”

    



    青山不提倒好,一说起龙尾石来正南就一肚子火气。

    



    自从来到百花谷后正南倒是对孙建用过一次“读心术”,但那之后这个能力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无论是在鲁滨逊还是林炀上,使用起来根本没有半点效果。他也曾暗中联系过三个邪魔,想问问他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发一声,差点让他以为自己不小心把龙尾石丢在了哪里,可它分明一直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啊……

    



    “说起来真是奇怪,平里邪魔虽然一副妄自尊大的嘴脸,可以前从没有在我有事找他们时候玩过消失的把戏,不知道这回是怎么回事——不过说到底靠别人不如靠自己,邪魔们的手段虽然高明,毕竟不是无偿提供给我们使用,现在拿人手短,保不齐以后会招惹来什么天大的麻烦,还不如凭着咱们自己的能力将凶手照出来,这佯作总归没有咱们在北海时遇到僵尸那般凶险吧……”

    



    “什么僵尸?兄弟俩在这聊什么呢?”

    



    正南和青山正说话的时候,不知杨峰什么时候走近上来,一开口吓了他俩一跳,好在正南反应够快,指了指青山对杨峰说:

    



    “没啥,青山这小子正在这抱怨呢,说是之前借了张《生化危机》的DVD,被我拉到这么个荒山野岭的吃苦不说,还耽误他看美国大片中的僵尸了。”

    



    “咳——我还当古墓里的僵尸呢,那些洋粽子有什么好看的,除了咬人就是吃人,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这次要是运气好,咱们说不定能见到越王闽君摇的粽子,到时候可别看呆了忘记逃命就好……”

    



    杨峰的话表面上听来是个玩笑,但只有摸金倒斗的手艺人才会将僵尸称为“粽子”,杨峰能够知道这个别称虽然也在理之中,却偏偏要在他们两人面前有意卖弄,正南联想起刚才他就有过一次含沙影的试探,不心中泛起了嘀咕,琢磨着难不成自己和青山的份已经被杨峰识破?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他这样百般暗示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要与自己分赃?越王墓是否存在还是个未知之数,现在就考虑到所获分配的问题为时尚早;再说他堂堂一个处长,开奥迪住别墅,左拥右抱着美女,没必要冒着风险从他们嘴里抢饭吃吧?再者,依照正南以往对杨峰的了解,他应该也不是那种对利益趋之如骛,不惜耍出如此么下流手段的小人……

    



    正南私下里胡乱地猜想了一通却不得要领,表面上赔着笑脸应付道:

    



    “这小子也就是看看电影吧,真要碰到僵尸保准比谁跑的都快,咱们经过这趟花谷之行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要是能快点找到出口我就要谢天谢地了,越王墓还是留给那些考古专家以后再来挖掘探秘吧——对了,杨处找我有事?”

    



    “奥,对了,被你们这一打岔反倒忘了正事——现在大家在山洞里集合了,就等你们两个回去商量一下后面的计划了。”

    



    正南朝着西边望了一眼,发现太阳很快就会下降到崖壁的后面,虽然现在只是下午的三四点钟,但谷内白昼的时间非常短促,要不了多久四下里就会漆黑一片了。他和青山跟着杨峰回到了山洞内,告诉大家今天就要待在这里过夜,明天天一亮就出发赶去云楼。

    



    大家虽然都没吱声,但正南看出他们对于他这个提议都有些抵触的绪,要说起来这其实也好理解,一来他们是想尽快找到云楼,进而离开危险丛生的花谷;二来施万杰几个小时前刚刚惨死在这个山洞当中,即便是正南自己对此也颇为忌讳,更不要说其他人了……

    



    不过即便如此,与在外面露宿过夜比较起来,这里总归是处遮风挡雨的所在,这点不需他说大家也都明白,所以很快就此就达成了共识。

    



    因为语言不通的关系,Richard要将正南的话转述给鲁滨逊才能让他明白,所以时间上比照别人有了延时,等到正南正打算分配晚间的值班人选时,鲁滨逊忽然问他为何要去找那海市蜃楼?

    



    鲁滨逊用的是“mirage”这个对于中国人来说较为生僻的单词,正南开始还一愣,随即意识到原来他是将云楼称呼为“海市蜃楼”——虽然这两个源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名字竟然有着某种异曲同工的妙处,但云楼毕竟真实存在,与海市蜃楼这种虚幻的东西相比还是有些不同的。

    



    不过正南转念一想,鲁滨逊既然在这峡谷里生活了两年之久,应该对云楼较为了解才对,换句话说,如果云楼附近真有通向谷外的道路的话,那他也该早就发现后离开了,如此说来,难道前方仍旧是死路一条?

    



    想到这点不让正南颇受打击,不过他还是打定主意先听听鲁滨逊的介绍,或许实际况并不如自己预料的那样糟糕也说不定呢,于是他便将自己先前的计划告诉了对方,并说他的想法是既然有这么大规模的古迹存在,必然也有道路想通谷外,不然建造云楼的砖块木料从何而来?

    



    鲁滨逊对正南的话不置可否,反问他自从进到山谷当中后已经朝向那处古迹走了多远?

    



    正南略微算了一下后回答道:说来惭愧,虽然目测直线距离不过四五公里,但我们已经足足走了三天的时间,其间多有磨难,总会在不经意间阻挡或者延缓前进的行程,看来还要两天的时间才能赶到那里,并且还要不再遭遇任何意外的前提下才行……

    



    “不不不——”鲁滨逊大摇其头,一连说了三个“不”字,然后才道,“事实上你们已经很接近那座海市蜃楼,等明天只要绕到这座山丘的后面就能看到它了。不过要我说接近不代表就能够到达,我这两年来已经做过无数次尝试了,结果你猜怎么着——还不是要待在这里混吃等死嘛,我劝你们也不要浪费那个精力,另寻个实际的出路才更加可靠……”

    



    正南不明白鲁滨逊的意思,既然已经如此接近,为何又不能到达?难不成其间还有深沟险壑的阻隔,是凭借人力无法逾越的障碍?如果鲁滨逊指的是这个倒也不必过分担忧,他毕竟是个考古专家而非探险高手,碰到些障碍无法通过也在理之中,但今时不同往,只要那障碍不至于像两侧的崖壁一样高不可攀,凭借青山的本事应该都不在话下,其他人如果实在无法过去的话,也可以在原地等待青山出去后找寻救援,思来想去这都是个万全的计划,鲁滨逊绝无对此不屑一顾的道理才对。

    



    正南还想问个清楚,可鲁滨逊现出一副慵懒的神摆摆手说,到了明天你们自己一看便知,那不仅是海市蜃楼、空中楼阁而已,更像是人间神迹巴别塔,只有上帝选中的人才能由它上到天堂,你们几个凡人怎么可能轻易到达……

    



    鲁滨逊说着兀自闭上了眼睛,依靠在山洞的墙壁上,自言自语地叨咕个不停,正南细听下来竟然是对那传说当中的高塔的颂词:

    



    “巴别塔高耸,静立在山颠。缄默的泥土俯瞰大地,神圣的高塔直取云端。守护着古老的传说,几千年仍未改变。那断翼的石雕,尖利的线条刻画着往昔陈梦;尘封的泥板上,契形文字诉说着曾经的辉煌。巴别塔通天,注视着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在遥远的地方,大地与天际交会,点点绿色在闪烁。白鸽从那里衔回橄榄枝,洪水退去,万物重生。亚伯兰从这里俯视大地,流着和蜜的天堂,这是上帝的应许。在某个奇妙的月夜,祭司跳起神秘的舞蹈。她们把棕榈枝插在前,只有那手鼓能读解她们的召唤。巴别塔静静伫立在山巅。在这神圣的祭坛,人们举起双手,迎接和平之神。圣石被毁,神遭焚;和平之城,变成战争沙场……”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