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八越王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又撩开自己的袖子,对手臂检查了一番,这才从里面爬出来,示意青山和孙建继续,自己则是回到山洞中找到了杨峰,问他是否还知道更多关于龙纹或者至少与其相关的传说?

    



    周晓茹还未从惊吓中恢复过来,一直倚靠在杨峰的边,这令正南觉得有几分不自在,却又不好当着杨峰的面表露出来,只好尽量将注意力从她的上移开,转而集中在杨峰的话语上。

    



    杨峰对于正南忽然在这个时候对龙纹产生感兴趣有些不解,不过还是在略作思考后说道:

    



    “这个所谓的龙纹我的确是第一次见到,任凭搜肠刮肚也没办法给你提供更多的信息了。不过你这一问我反倒想起了个流传在闽南一带的典故,说的是在夏末商初,各诸侯国间战乱频起,一时间沃野沦为焦土,百姓流离失所。住在天宫的八越王神怀着慈悲之心,转世为人来度民间疾苦,传教授技、息战安民,一时间被浙闽湘黔一带的百姓尊奉为主,世代传为美谈……”

    



    正南听了半天也没明白杨峰所讲的故事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便问道:

    



    “道教中有八个这样的神仙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该不会又是坊间流传的神话故事吧?”

    



    “正老弟也太低看了民间传说了,佛道儒哪个不是将人神化后这才产生的信仰,如果要较起真来,非要用现今科学的观念来加以审视,世界上的所有宗教和传说就都要被归于杜撰出来的迷信范畴了。再者我刚才不是说了这个典故发生的年代是夏末商初,要知道道教虽然历史久远,也不过就是在周朝的时候才渐渐成了气候的,跟我说的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八越王神并非是八个神仙,而是一个神仙的名字,自从他下届后便被被夏朝的末代天子桀册封为王,其后代世袭王位,其属国的名称由八越王神的名字而来,被人称为八越国,也是后来的越国的前了……”

    



    正南总算听出了些门道,可这八越王神即使真是越国在夏朝时代的创始人,与西汉初年的越王闽君摇也足足存在着上千年的时差,杨峰如此追本溯源,难道是要将越国的整部历史全都讲述一遍不成?

    



    杨峰似乎看出了正南的莫名所以,紧接着说道:

    



    “这八越王神既然是神仙转世,自然生的容貌不凡,据称他有八副不同的面容,怒、哀、怨、愁、忧、惧、憎、悲,代表着人间的八种疾苦,也有一说是脖子上长了八个脑袋——当然,这副尊荣在现在人的审美角度看来与妖怪无异,可在当时算得上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的神相,代表着拥有超乎常人的特殊能力。说到八越王神其人是否真有什么特殊能力,这在正史上未作任何记载,不过西晋时代有个无名氏所作的《众神搜志》当中,曾对八越王神有过区区几十个字的记载,后世流传开的八个脑袋之类的传闻大抵都是由此而来,书中还言之凿凿地称他有预知未来的本事,其能力甚至超过后世的周文王,由此推论其的确有着天人下凡的份,还说他从天上带下一卷无字天书,若是有人能参透其中的秘密,即可羽化飞升,成神成仙……”

    



    正南越发觉得杨峰的说法有些不着边际了,刚想插话进来,却杨峰摆了摆手继续说道:

    



    “据传那本无字天书在历代越王手中流传,无不是被当成了宝物一般,却一直没人能够像参透其中的选面,直到后来干脆就被某代越王带进了自己的坟墓,自此越国也就国道衰落,不复为一方诸侯了——说到这里,老弟你是否有所体会?”

    



    正南呵呵笑了几声后道:“杨处的意思是说,用那个所谓的无字天书陪葬的越王不是别人,正是闽君摇吧?你这个——推测都是建立在传说之上,先不说难辨真假,单是跟我们现在的处境又有什么关系,也怪小弟脑子慢,实在没反应过来……”

    



    杨峰也笑道:“正老弟不是脑子慢,只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古墓当中的宝物上了,而对更加重要的细节却视而不见,这大概是干你们这行的职业病吧——无字天书存在与否并不是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反倒是在我刚才的讲述中,曾经提到过八越王神有八个脑袋的细节更加重要——你再想想,八个脑袋……”

    



    正南双手一拍,立刻醒悟过来:先前他们在封土下的一个山洞里看到的岩画上,第一幅上就描绘了一个把头的怪物为祸山谷的场面,后来它被族内的一个英雄所斩杀,可散布的灾难还是延续了下来,一时间山崩地裂、灾祸频生,如同诅咒一般困扰着百花谷内的百姓,直到族人们用百花水化解掉了八个人上代表着邪恶怪物的的龙纹图案,花谷才重又恢复了平静——问题是壁画上的记载与杨峰的说法大相径庭,除了怪物和八越王神都有八个脑袋外,两者哪里还有半点联系?

    



    杨峰无奈的摇摇头道:“我也说了,我对此事也是知之甚少,八越王神的传说只是我依据先前看到的细节作出的联想,其中究竟有什么关联一时间也说不上来了,你还是自己参详吧——对了,怎么忽然又想起这事来了,这跟老施的死有关?”

    



    此时青山已经将施万杰的尸体掩埋妥当,回到山洞中来找正南,见他和杨峰正在说话也就站在旁侧,没有插话。

    



    正南将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将左臂展示给杨峰和青山,两个人一看之下都有些惊诧,发现昨天还没有的龙纹不知何时也爬上了他的手臂。青山赶紧将正南的右手抓了起来,将缠绕在其上的纱布一层层揭开,再看里面除了有些干硬的血迹外,哪还有昨天英吉沙刀留下的半点伤痕?

    



    正南叫青山不要找了,并说:我已经检查过,连一点疤痕都没留下,就像你的手指一样——现在可以肯定我先前的猜测没错,也就是说龙纹的出现需要某种伤病才能触发。可我不明白的是这么个东西究竟有何作用,施万杰竟会因它而丢掉了命?

    



    正南把刚才在施万杰尸体上的发现告诉了他们,然后又说:

    



    “据我推测,凶手的本意或许并不是要杀死施万杰,而只想取走他手臂上的龙纹,可这需要在其手臂上割下不小的一块皮肤,即便施万杰一直处于昏睡当中,凶手也会考虑到万一将其惊醒进而被人发现的风险,所以干脆将其割喉杀死了事——凶手能够如此凶残且无所顾忌,足可见这龙纹对他来说肯定是件至关重要的东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事还远没有就此完结,或许所有手臂上带着龙纹的人都可能成为凶手的下个目标!”

    



    杨峰听后不大摇其头道:老弟的意思是说凶手就隐藏在我们这些人当中?依我看不太可能,大家都是萍水相逢无冤无仇的,谁会对老施下这毒手呢。说句不该出自咱们文化人之口的话,这一切会不会真是某种诅咒吧——由于我们无缘无故地闯进谷来,惊扰了古墓中的冤魂,包括忽然出现的龙纹以及老施的暴毙,这一切都是鬼怪所为?

    



    正南对杨峰的猜测不置可否,心下却觉得奇怪,琢磨着正如杨峰自己所说,鬼怪之谈照道理不该由他这样的人口中说出才对,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正是因为对方分管的工作质使然,令他对古代典籍和地方文化涉猎很广,无形当中多少有些受此影响,可毕竟没有见过真正的鬼怪,哪里知道他们可从来不需要用刀来杀人!

    



    正南又应付了几句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带着青山走出了山洞,心里琢磨着刚才杨峰的那句“干你们这行的职业病”该不会是另有所指吧?自己投于摸金倒斗这行不过是这几个月的事,知道的人满打满算也不超过十个,杨峰怎么都不可能知道才对,或许他所指的是自己另一个古董贩子的的份而已,对此没必要太过紧张。

    



    正南找了个四下没人的偏僻角落,这才对青山道:

    



    “刚才有些话不方便跟杨峰明讲,其实对于谁是凶手我已经有了猜测,不过一来没有证据在手还不敢确定,二来也怕打草惊蛇引起旁人人心浮动,所以你帮我私底下留意一下,一旦寻到蛛丝马迹就立刻告诉我……”

    



    青山一听来了兴致,立刻问他怀疑的是谁?

    



    正南说:

    



    “准确的说是两个人:鲁滨逊和林炀——鲁滨逊的嫌疑较大,毕竟咱们刚碰到他就出了这档子事,只是巧合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至于林炀这个女人嘛,虽然是施万杰的老婆,可着实有几分古怪,我看它总是一把一把地吃药,十有**患上的是类似于抑郁症的病,也不排除是她所为的可能。另外,十个人当中只有他们两人没有龙纹在,这点也算是个间接的例证,只是一时间我还没有想到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系,只是隐约地感觉我们像是走进了某人设下的陷阱一样,背后隐藏着一个惊天的谋……”

    



    “呃——”青山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道,“我想起刚才找你是因为什么事了——我看到那个鲁滨逊的肩膀上原来也有这个龙纹的图案……”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