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父子相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瞬间在大脑中做了一番权衡,觉得在自己并不熟悉的山洞内贸然反抗的话,占得便宜的可能低之又低,只好不愿地将英吉沙扔在地上,慢慢地举起了双手。

    



    “你们赢了,我束手就擒!”

    



    “南哥?”

    



    自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正南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了句:“绿水是你吗?”

    



    “是我,南哥,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正南转过来,此时他的眼睛已经渐渐适应了洞中的昏暗,依稀可以辨认出绿水举个根木头躲在洞门口,这才如释重负一般长长吁了口气。

    



    “呼——”,一支火把骤然燃烧起来,将本就不大的山洞照得通亮。正南先是看到老美将火把插在岩壁的缝隙中,进而才注意到施万杰等四人还都躺在地上的一张草席上呼呼大睡,再将视线扫向山洞的每个角落时,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危险存在的迹象,他这才完全彻底的相信了老美的讲述,认识到先前的遭遇原来真的只是误会……

    



    正南让绿水先去把青山他们叫进洞来,心想再不见自己出去的话,那个愣头小子说不定就要杀将而入了。

    



    正南转而又问老美昏睡的四人什么时候能够苏醒?老美说这就难讲了,原本他就在烤鸡的表面涂了不少鱼梦草的汁水,为的是迷倒怪兽的,哪成想会被你的五个朋友分食——药效持续多长时间就要取决于他们各自吃下多少了,刚才那姑娘看似应该吃的不多,不然也不会仅仅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清醒过来……

    



    正南点头称是的时候,青山已经带着林炀和周晓茹走了进来。林炀一下子扑到施万杰的边,试图将她老公唤醒,施万杰却仍旧鼾声大作,没有丝毫反应,反倒是旁侧的杨峰和孙建被她这一喊一下子惊醒过来,抱着脑袋狠命地摇了一阵,之后才终于睁开眼睛,不明所以地四下里张望起来。

    



    正南见他俩也恢复了神智,而施万杰和Richard似乎还要睡上一段时间,便让所有人席地而坐,一边将老美引荐给大家,一边将事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青山听个明白,对先前自己的粗鲁行为有些不好意思了,连着向老美道了几句“Sorry”,惹得大家一阵哄笑。

    



    杨峰问老美为何会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且这百花谷地处闽南腹地当中,他一个外国人又怎会忽然出现在这这里的?

    



    老美说他也搞不清楚,他能够回想起来的最近一件事,就是自己在河边的沙地上苏醒过来,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擦伤,修养了好些天才痊愈的,如果这次不是碰到了他们九人,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中国的某处峡谷当中呢!

    



    大家都在为老美的遭遇唏嘘不已的时候,正南忽然说他知道老美的来历:

    



    “依我看百花谷与美国人的唯一联系就在于两年前的那次中美联合考古行动——杨处你应该还记得吧,当时三名美国考古队员与中方在闽南的那个合作项目,后来就是在去百花谷探寻越王墓的时候失踪的。如果我猜的不错,那这个老美应该就是当时其中的一员了……”

    



    杨峰恍然大悟般地拍拍脑袋:

    



    “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当年那事虽然没有在国内的媒体上报道出来,却在我们同行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我记得那时我还在局内主持过几次会议,重新划定了一条对古代遗迹的发掘的红线,将越王墓所在的百花谷归为‘暂不开发’的类别,所以这次在收到从这里发出的邮件后才会好奇心起,琢磨着考古地怎么会有人举行聚会,想来一看究竟的——这样说来,这人真的是当年失踪的美国考古队员了?问题是听他的意思他在这百花谷中独自生存了两年之久,那另外八个人都到什么地方去了?”

    



    “另外八个人?你怎么知道他们一共有九个人的?”

    



    “哦,老弟你有所不知,当时考古队一共由九人组成,美方三名考古队员不必说了,中方六人中除了两个省考古队的专家外,还有翻译一人,向导一人,以及脚夫两人——原本这些人已经被确定全部遇难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人幸存,可惜的是他已经失去的记忆,不然一定能够将当年所发生的事还原出来……”

    



    正南心想自己先前所了解到的信息都是从国外网站上获取而来,知道的内幕毕竟十分有限,竟然还比不上杨峰这个只与考古稍微搭上点边的文化局的副处长多。想来,当年发生这样的事对他们这些地方官们来说也算是个不小的考验了,既要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舆论压力,还要妥善处理好善后事宜,从后来的种种迹象表明,他们这方面的工作做得极其到位,只是十有**没有在找寻失踪的人上花费同等的精力,不然又怎会让这老外在山谷内独自存活了两年之久呢……

    



    正南转而又想到什么,随即问杨峰道:“那你是否还记得那九个人的姓名?”

    



    杨峰皱着眉仔细回想了一下,不无遗憾地说:

    



    “翻译、向导和脚夫都是考古队在福州带来的,事后这份名单也只有负责善后的政府部门才有,五个考古队员的名字我倒是有些印象,可时隔这么久了,再回想起来实在有些难度……”

    



    青山对此不以为然的说:“名字而已,何必那么在乎,依我看咱们就叫他鲁滨逊好了,既好记又贴切……”

    



    正南心想这也怪不得杨峰,别说对方对两年前的名单没有记忆,就连自己前几天还在《科学杂志》的网站上看到了那三个老美的名字,并且将所有资料打印下来留作备用,可现在却也对此没了半点印象,本来还想着之前曾经向青山展示过那些资料,刚要问他是否记得,转念一想明显是多此一举——先不说青山原本就对英文字母反感至极,他的注意力也从来不会集中在纸张上的蝇头小字上,“鲁滨逊”这个绰号从他嘴里拟定而出,已经是对此最好的诠释了……

    



    虽然觉得有些遗憾,但正南转念一想即便回忆起那份名单也对眼下的况于事无补,鲁滨逊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的名字,根本无法就此确定他的份。

    



    众人又对鲁滨逊问东问西了好一阵,始终没从中总结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一时间觉得有些疲倦了,最主要的是处这个山洞当中有了区别于外面的安全舒适的感觉,再看施万杰和Richard酣睡不起不都嫉妒起来,各自找了个地方躺下,将半来的劳顿和惊恐暂时撇之脑后,只一瞬间就鼾声四起了……

    



    正南这一觉睡得极不安稳,好几次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只感觉体冰冷异常,兀自伸手去拉被子却什么都没抓到,这才意识到自己处的只是个远离文明世界的山洞,只好将体蜷缩起来,颤抖着再次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南忽然又被一阵喧闹声吵醒,坐起时才发现自己出了一的冷汗,喉咙也像被什么东西塞住了一样,一想发声就火辣辣的疼——他琢磨着应该是前一天掉进水里引起了感冒,这病来的也真不是时候。转而再去找寻喧闹的源头,只见几个人围在一起,正当中不知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Richard将鲁滨逊抱在怀里,嚎啕大哭当中。

    



    正南正疑惑的时候,青山朝他摆了摆手道:“南哥你看,鲁滨逊原来是Richard的父亲,你说这事有多巧?”

    



    正南因为头痛和鼻塞,反应有些迟钝,让青山的话在脑袋里转了两圈这才明白过来,一时间首先感到的却是疑惑:鲁滨逊是Richard的父亲,Richard是鲁滨逊的儿子——这哪里是什么巧合,显然另有深意嘛!

    



    正南首先想到的是,正因为鲁滨逊两年前的失踪,这才会让Richard一见到那封来自百花谷的邮件就会立刻动来到此地,他大概是想借机探寻鲁滨逊的踪迹,或者至少能够找到他父亲的尸骨吧!

    



    然而事的复杂程度显然还远不止此,先前正南一直认为这次受邀参加聚会的八个人各有背景,却与两年前失踪的考古队没什么联系,可事实显然并不是这样,Richard与鲁滨逊的父子团聚表面上看似偶然,但如果考虑到那封邮件在这其间起到的作用,是否可以推测这一切都是邮件发出者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的刻意安排呢?

    



    据杨峰所说,两年前的考古队由九人组成,而受到邮件邀请的人加上一个莫名其妙充当了邀请人的孙建,他们也刚好共计九人——这该不会又是巧合吧?

    



    正南被这些忽然涌上心头的疑问搅得头痛裂,刚想暂时将其抛在脑后,就听到自山洞的另一边忽然发出一声女人尖利的惊叫,声音在山洞内来回折返不断加强,如同飞机的引擎一般震耳聋。

    



    正南听出发出尖叫的是周晓茹,一边想着该不会又发生什么怪事,一边脚下紧着倒腾了两步跑到了她的跟前,周晓茹迎面而来一下子钻进了他的怀里,惊恐地指了指后。

    



    正南低下头,只看到施万杰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侧卧在草席上,咽喉被用利器割开了条长长的扣子,下流了一滩乌黑的血迹,腥臭的气味飘来,直让他有种立刻要呕吐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