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陷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带着林炀和周晓茹向后退回几米,再绕到正对山洞洞口的一处树丛中隐蔽了下来。

    



    林炀又从口袋里取出几粒药片塞进嘴里,紧张的绪这才稍有缓和,置正南关切的询问于不顾,一股坐在棵大树的树根上,抱着膝盖低着头,说不上是在闭目养神当中,还是刻意躲避着自己不愿看到的暴力场面……

    



    正南觉得林炀的况肯定不是施万杰所说的妇科病那么简单,就凭她那当成饭吃的药物,十有**是用于治疗类似抑郁症之类的症状,看样子由于这一行来的劳苦和惊险,她的病似乎还有越发加重的趋势。问题是正南虽然略懂急救,对于抑郁症或者类似的大病可就束手无措了,只能希望林炀准备的药物足够且能始终发挥效应,千万不要在这段关键时间里发作起来就好了。

    



    正南和周晓茹蹲在一起,从树叶的缝隙中刚好可以看到外面的风吹草动。

    



    虽然让青山冒险充当饵的计划着实有些风险,但此时的正南反而被周晓茹上的香水气味撩拨得有些难以集中精力了,不由地将体向旁侧挪开了一点,然而这显然没有起到他所希望的效果,香水混杂着周晓茹的体香猛冲进他的鼻孔,一令他越发感觉不自在起来。

    



    “你紧张吗?”周晓茹忽然问了一句。

    



    “好——还好……”正南以为周晓茹看出了自己的尴尬,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应答了。

    



    “哦,可我真的很紧张,也很害怕,您和于先生的计划应该没问题吧?”

    



    正南舒了口气,心想原来周晓茹说的是这个意思,只怪自己想入非非,险些闹出笑话了。

    



    “放心吧,不敢说有十全的把握,只要依照计划一步步地执行下去,成事的几率还是很大的——你也希望尽快把杨处长解救出来,不是吗?”

    



    周晓茹犹豫着点了点头,眉间闪过一丝让人难以觉察的忧郁,正南刚巧看在眼里,心想她终究还是不比绿水,如此柔弱的女孩陷险地难免会心生恐惧,任凭谁见了都会对其生出怜香惜玉的感觉,若不是她早就心有所属的话,或许……

    



    正南下意识地摇摇头,试图将脑袋里本不该出现的想法驱逐出去,却听到周晓茹忽然又说:

    



    “我能叫你正大哥吗?”

    



    “当然行啊——像你这个年纪的小女孩现在一般都叫我叔叔了……”

    



    “呵,你也没那么老,不过看得出是个敢于担当的好男人!”

    



    “哦?我还以为我将自己的优点隐藏的很深,不会被人发现呢……”

    



    “呵呵,经你这样一说,我也不太害怕了,只是不知道后面还会遇到多少危险,正大哥以后你能一直像这样保护我吗?”

    



    正南不知道是自己过于敏感,亦或是周晓茹的话太过暧昧,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字的拒绝来,只是立刻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周晓茹似乎是对正南的的表意还不确定,又追问道:“无论何时你都会保护我吗?”

    



    正南忽然想起昨天绿水的话,略微迟疑了一下,周晓茹见状立刻现出一副神伤的表,咬了咬嘴唇,忧郁地念叨着:

    



    “我就知道正大哥一直都瞧不起我,像你这样的男人只会钟于于小姐那般的清纯姑娘,哪会把我看在眼里,先前还想着高攀成为你的朋友,原来一直是我的自不量力的痴心妄想啊……”

    



    正南赶紧摆摆手,却一时之间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平时不是个笨嘴笨舌的人,只是在面对周晓茹的时候,总有种被她牵着鼻子走的不由己的感觉。表面上看周晓茹索要的不过是一个口头承诺而已,但正南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绿水曾说周晓茹是个工于心计的女人,这虽然只是出于她“女人的直觉”,但也足够让正南在头脑发地胡乱许诺前,事先斟酌一番其中的利害了……

    



    然而他随即意识到这样停顿并不明智,很容易让周晓茹产生误解,想想做出这样的承诺也没什么要紧,便立刻说道:“我们当然是朋友,我也乐意在任何时间出现保护你不受伤害——只要是我力所能及!”

    



    “谢谢!”周晓茹说完竟然将体贴上前来,在正南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正南原本想着躲闪过去,却鬼使神差地杵在原地没有动弹,受了一吻后脸立刻烧的通红,不住地在心底暗骂自己真没出息,眼看着将近三十了,竟然还不如一个女孩来的开放,要说起来脸颊上的一吻算得上什么,人家周晓茹都不在意,哪里轮到自己的大男人兀自忌讳?

    



    周晓茹似乎注意到了正南的尴尬,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想开口解释一下,正南的余光冷不丁地发现了什么,立刻对她做出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们从树丛中向外望去,看到青山终于将一切都准备妥当,转而对着山洞的方向故意发出“哎呀”的一声惊叫,然后躺倒在正南他们和山洞之间的一块空地上,佯作昏死了过去。

    



    正南此时真的有些紧张了,他的这个计划已经走到了最为关键的一步,就待洞内的人听到青山的声音后自投罗网地踏进他们设下的陷阱,然而万一对方出来查看的人多于两个的话,青山在短时间内将其制服的可能微乎其微,由此充当饵的他十有**会被洞内涌出的未知人数的敌人所俘虏,不仅这个救人的计划会随之宣告失败,同时也意味着自己将会失去一个最为可靠的助手,后面就要全靠一个人来想办法了。

    



    先前正南也做过权衡,原本觉得更加适合做“饵”的是林炀和周晓茹两人,他和青山可以从旁更加从容地布置陷阱,然而她们俩显然已经受到过太多的惊吓,再让她们去应付更多的突发状况未免有些残忍。青山则大不相同,他好歹学过些功夫,即便被俘至少也能够处变不惊,甚至还有机会在力战不敌的况下全而退,算下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唯一让正南还不放心的就是他的格过于执拗,不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和对方火拼到了兴头上未必会甘心败走,很可能非要拼个鱼死网破才肯罢休……

    



    然而事到如今他们已经没有其它的退路,只能姑且一试了。正南的眼睛紧盯着远处的山洞,对他来说时间似乎凝固住了一样,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产生出敌人出现的幻觉,忽然不合时宜地想到古人“草木皆兵”的经历,顿生同命相连的感慨。

    



    就在他已经觉得无法再这样继续等待下去的时候,忽然看到用树枝遮蔽起来的洞口露出了黑乎乎的脑袋,发现前面躺着的青山后迟疑了一下,这才从中钻了出来,慢慢地靠近过来。

    



    来人应该就是刚才将施万杰等人拖进洞去的那个,着一破旧得闪着油光的黑色棉袄,浓密而又卷曲的头发和胡子连在一起,几乎遮蔽住了整张脸,让正南一时还看不清他的容貌,不过暗自庆幸着只有他一人出来,青山应付起来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那人小心翼翼地走到半路,忽然停下了脚步,四下里张望起来。正南不由得地将体放矮,尽量隐匿在厚厚的树叶后,心想对方的警觉还真高,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被他发现;又想自己干脆冲上去将其抓住好了,总好过在这里提心吊胆,哪里像是猎人,分明还是个猎物嘛!

    



    刚过了几秒正南就忍不住地再向外张望,这才兴奋地发现那人已经站在了青山的前,半弯着腰伸出一条手臂,看样子是想将青山侧卧的体板正看个清楚,却不想青山忽然自己翻过来,对着他咧嘴一笑,说了句:“你中计啦”

    



    来人吓得当时就一股坐在地上,不住地倒退着爬了几步,这才发现如此逃跑的效率实在太低,于是原地掉转了180度,随即站起来便朝山洞的方向奔逃。

    



    青山也不着急追,悠闲地看着他刚跑了几步,这才将绕在手上的蔓藤用力一拉,那人一只脚刚好被事先铺设在落叶下的环锁住,随着蔓藤骤然绷紧,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刚开始还试着挣扎着几下,却无法避免地随着青山的拖动而一点点地重新回到了他的边。

    



    青山还觉得不够保险,便再向后退去,直把那人拉得倒挂起来,这才将手中的蔓藤绑在树干上。

    



    正南见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让周晓茹留在原地照顾林炀,自己则是从中一跃而出跑到了青山的旁。

    



    青山掏出英吉沙刀抵在那人的口上,让他喊话把他的同伙都叫出来——现在大家都有底牌在手,是时候该面对面地谈谈了。可对方就像是个哑巴一样,只是不断地从喉咙里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对于青山的要求根本不作理会。

    



    青山见他没有配合的意思,不一边念叨着“少跟爷装蒜”,一边蹲下,伸手拨弄开了那人的头发和胡子,琢磨着如果在他的脸上划上两道,看看他是否还会嘴硬……

    



    “呦,奇怪了嘿——”青山似乎发现了什么怪事一般,对站在前一直朝向山洞那边观望的正南道,“南哥你猜怎么着,咱们逮住的还是一进口兔子……”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