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主动受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瞪了施万杰一眼,心里琢磨着就你的命值钱,别人的命就都如草芥?还说什么“传染”的话,真要是那样的话,那传染源也不该是除了你之外的旁人,毕竟九个人当中非要找出个窄气短的另类的话,那你施万杰可是当之无愧了……

    



    杨峰似乎对施万杰的人品也不感冒,等到他的胡言乱语终于告一段落的间隙,这才对其不加理会转而对着正南道:

    



    “你刚才所说的‘诅咒’在中国民间一般称为“巫蛊”,现在大概只在西南几省以及东南亚国家还能见到,据我所知生活在湘黔一带的生苗对此最为精通,不过经过这些年来地方政府的移风易俗,个中高手早就是凤毛麟角了——要说起来这种巫术最早起源于秦汉之交,从时间上来看倒也与越王墓的传说相契合,或许当初闽君摇在建造陵墓的时候真的动用了巫蛊秘术,借此达到保卫百花谷不受外界侵扰的目的,一旦有人踏入了古墓的势力范围,就会慢慢显露出这种龙纹一样的中毒征兆,至于之后是否会进一步的恶化那就不好说了——不过我倒是有个将其化解的方法,虽然不知道能否管用,至少可以一试……”

    



    经他这么一说正南也似有所悟,立刻摇摇头说:

    



    “壁画上的记载玄而又玄的,怎么能过分相信?先不说其上八头怪兽的场面十有**就是源自民间杜撰而来的传说故事,单是喝下花水就可以令龙纹消除,这怎么看都似天方夜谭一般不切实际呢?”

    



    杨峰见正南还没领回他的意思,继紧接着又说道:

    



    “你我都是与古董打交道的人,自然知道落于纸上和刻于壁前的东西同样的真伪难辨,但依照我们当前所面对的形势来看,如果还对一切都大加怀疑的话,明显就是谨慎得有些太过苛刻了,正所谓‘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反正从现在起我们就开始兼顾着收集花朵,如果后面没有出现更多的变数自然最好,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况,也好用它来作为第二重保障,说到底是做有利无害的准备,何乐而不为?”

    



    正南一想也对,天亮后他们总归还要向着云楼进发,不妨就在路上顺便收集些鲜花留做备用好了。

    



    众人又都闲谈了一阵,对于龙纹一事始终是推测的成分居多,没有得出什么建设的结论出来,待到月上三竿的时候,各自吃掉分发的食物后又三三两两的散开来,找寻休息的地方去了。

    



    正南又和青山聊了一会儿,这才看到绿水将小茹送到杨峰所在的地方,然后折返了回来坐在他俩的对面,从青山的手中接过一片面包,全然不顾淑女的形象,狼吞虎咽地塞进了嘴巴。

    



    正南低着头窃笑不已,青山揶揄道:

    



    “姐,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嫁得出去,喏,人家都在笑你了……”

    



    绿水闻言朝向正南的方向瞟了一眼,进而脸一红,佯作没事般地喝了几口水,趁正南故意将视线转向别处时恶狠狠地瞪了青山一眼,这才转入了正题。

    



    绿水说她刚才一直陪在晓茹的边,花了几个小时听她倾诉苦衷,从中得出不少有用的信息。

    



    晓茹的全名是周晓茹,两年前大学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勉强挤进了文化局这个清水衙门里任职秘书,直接领导正是杨峰。

    



    年轻女子对成熟男人所散发出来的魅力总是难以抵御的,更何况杨峰虽然在局里只是个中层干部,却在晓茹看来拥有高于一般人的内涵,所以两个人从互生慕直到最终走到一起也就顺理成章了。只不过后来因为局内风言四起,晓茹不得不应杨峰的要求主动辞职,完全消失在了他的后。

    



    杨峰早些年就与老婆办理了离婚手续,其后边着实出现过几个女人,这些晓茹都了然于心,不过她始终在与这些女人竞争中努力着成为最后的胜者,从而以“杨太太”的份获得所有人的接受。然而杨峰似乎从来就没有将她的合理诉求放在议事程当中,对于婚期的许诺也是一拖再拖,两个人由此经常陷入到冷战的状态当中,就连这次来百花谷的路上也是吵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发生了个小小的意外,这才导致他们比其他人都更晚到达马尾山……

    



    杨峰是在百花谷之行的前一天才告诉晓茹有这么档子事的,这令她非常不满,自从泉州出发后就一直没给杨峰太好的脸色看,两个人后来终于爆发了冲突,以至于急之下,晓茹竟然从车后座的果篮里拿出了小刀抵在自己的手腕上,对杨峰下达了最后通牒。

    



    杨峰见晓茹真的动怒,赶紧将汽车停靠在了路边,转而想从她手上抢夺下小刀。车内的空间本就狭小,两个人互相推搡之下,竟让水果刀在他们的手心手背上各自划出一道几厘米长的口子来。

    



    水果刀虽然锋利,毕竟短小,造成的伤口不深,只是令两个人都流了不少血。晓茹见状失去了继续作闹的动力,转而冷着脸一言不发,对杨峰的关切不作理会。杨峰只好强硬地扯过她的手,帮她在伤口上贴了只创口贴,这才重新发动了汽车,继续朝向马尾山进发。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晕车的缘故,亦或是这场打闹耗费了自己太多的精力,晓茹只感觉头晕目眩,很快就在气恼中昏睡了过去,直到被杨峰再次唤醒,随着他莫名其妙而又慌里慌张地跑下公路,这才在众人还未离开的时候与他们会合在了小船上……

    



    正南说原来如此,难怪刚才问杨峰是否也有过伤病的经历时,晓茹竟会忽然离席而去,看来是因为想起先前路上与杨峰的那番争斗了的不快了——不过他们俩受伤是发生在来到百花谷之前,这与我的推论还小有出入,可这已经是我能够找到的你们七个人所具有的最大的共同点了。如此说来,难道是我一开始的思路就有问题?老实说,除了你们上的龙纹缘何出现让我着实困惑外,青山原本受伤的手指竟然一夜之间又回复了正常,这事也同样非常怪异,你们有没有像我一样也觉得两者之间存在着某种内在的联系,只不过一时之间还难以言喻?

    



    听正南说到这里青山忽然眼珠一转,对他说:“我倒有个办法,可以验证你先前的猜测到底是否准确,只不过要南哥你担些风险了……”

    



    “哦?说来听听……”

    



    “戛然九个人当中只有你和施万杰老婆的上还不见龙纹,若真想知道它的出现是否跟伤病有所关联,你完全可以在自己上做个试验嘛……”

    



    还没等青山说完,绿水就在他的脑袋上使劲拍了一巴掌,恨恨地说:

    



    “你小子出的是什么馊主意?这鬼东西躲还来不及呢,你倒让南哥自己找上门去,是不是几天没收拾你又皮痒了?”

    



    青山被绿水教训一通后自然是唯唯诺诺,一个劲地低头认错,并说他刚才只是提出了各方案,是否可行就没经过大脑考虑了。绿水闻言还不依不饶,反倒是被正南拦了下来,这才悻悻作罢……

    



    出乎姐弟俩意料的是,正南忽然从青山背包里抽出了英吉沙刀,只一下就在左手背上割开了条口子,然后才对目瞪口呆的两个人解释道:

    



    “青山这次绝对是出了个好主意,我先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么个小刀伤算不上什么,等下消消毒再包扎一下就不会对我的行动有什么的影响,不过它存在的意义却非常重大,最不济就只当是不小心刮到了,万一我也会出现跟你们同样的龙纹,那不刚好能够证实了我的猜测嘛!那样的话我们也就可以从得出的结论进而推演事的来龙去脉,不至于再像现在这样胡乱猜测却又始终不得要领了……”

    



    绿水简直快要被正南的话气死了,可又不能像对待青山一样借用拳头来申明道理,只好耐着子反问道:

    



    “你把这当成是大家凑份买彩票啊——天晓得这龙纹是福是祸,万一存在危险你岂不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吗?”

    



    正南呵呵一笑后道:“你们姐弟都未能幸免,我又怎么可以独善其?既然咱们是一起来的,就要一起平平安安地回去才行。再说你也没必要过分悲观,应该向我学习,总是保持一种‘道路虽然艰辛,前途必然光明’的处事态度,说到底干咱们这行的畏首畏尾怎么能行,总要时刻做好承担风险的准备不是……”

    



    面对既成的事实,绿水也只能选择接受,不过她还是觉得正南这番说辞纯属诡辩,硬是凭三寸不烂之舌,将匹夫之勇描绘成了随机应变,不仅毫无道理可言,更是拿自己的生命乱开玩笑的愚蠢之举。怎么感觉此时在他上深思熟虑三思后行的冷静不见了踪影,该不会是受到什么影响,以至于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吧?

    



    “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周晓茹?”出乎绿水意料的是,自己竟然脱口而出地讲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