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黑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天刚亮大家就都起来了,享受着每人新分得的一片面包,唯独Richard一脸憔悴,脑袋上还有块青紫,用两片创口贴贴成了个十字,竟然还没能将整个脓包挡住,惹得正南和青山窃笑不已,险些将面包渣滓喷了对方一脸。

    



    Richard拉了一晚上的肚子不说,还被正南当成孤狼而挨了一棒,这么大的乌龙笑话一大早就在人群中流传开来,以至于每个人见了他都会忍不住得当面大笑起来。

    



    Richard也不知是脾气太好还是腹泻导致了虚脱,任凭别人怎么取笑都不作理会,只是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懊悔不该吃施万杰抓到的那条大鱼上,言语之中似乎对施万杰颇多不满。

    



    施万杰万分委屈,赶紧对Richard说:

    



    “你拉肚子跟我抓的鱼有什么关系,我也吃了,不是照样好好的,难道我还在你吃的那一半里下了毒不成?我说你这个老美怎么忘恩负义的,昨天是谁说我的鱼delicious的?”

    



    青山不失时机地凑到Richard的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兄弟,忍忍吧,这是在俺们中国的地盘上,即便是被人下了毒也千万不要声张,等你回国后找你们那个什么联邦调查局去报案,兄弟我也指望着国际友人为民除害呢!”

    



    “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谁是害,你倒是说清楚啊……”

    



    正南见两个人火药味渐浓立刻出来打圆场道:说来说去都是我不好,半夜不睡觉地四处溜达,这才酿成如此惨剧,Richard你放心好了,后面的行程你只管安心养病,其它的事都交给我和青山为你代劳——你看“诺亚”既然已经下水,大家都在等你了,我就背着你上船如何?

    



    正南说着转过背靠在Richard的面前,将他从地上一点点地背了起来,这样的举动不仅让Richard感动不少,施万杰也自知无趣地不再纠缠,转而带着林炀一起先于众人踏上了“诺亚”。

    



    待到所有人都上到船上,“诺亚”虽然吃水很深,好在一时间还没有散架的危险。青山和杨峰分居船体两侧,各自用一根三四米长的木棍探入水底用力一撑,“诺亚”便承载众人顺着河水的缓流直朝下游而去。

    



    正南的心出奇的好,心下琢磨着如果换在某个景区的话,能像这样漂流上一小段说不定就从口袋中掏出几十块钱了,还没得周围秀丽的景色。虽然此行碰到了些艰险,比起上次北海的倒斗行动来说则是不值一提,眼见着现在大家都在竹筏之上无比安全,只需到了云楼就可以找到出路平安离开了。

    



    正想着的时候Richard又大叫起来,正南琢磨着上船前青山不是给他吃下治疗腹泻的药了了,该不会他现在又有想开大号的想法了吧,连忙叫青山将“诺亚”停住,然后走过去问Richard到底是怎么回事?

    



    Richard疼得在竹筏上仰倒下来,出乎正南意料的是他捂住的部位并不是肚子,反而是左上臂的位置,与之前孙建的形非常相似——正南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就想立刻去查验Richard的手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对方因为疼痛而不住地左摇右晃,一时之间甚至令他无从靠近。

    



    正南连忙叫人过来帮忙,但青山和杨峰负责掌舵无法从容离开;施万杰则还是因为先前的斗嘴而耿耿于怀,不仅佯作没有听到,还拉住林炀不肯放她过来帮忙;唯独孙建和绿水靠拢近前,分别从左右两面按住了Richard的体,正南这才能够凑上来剥开他的上衣,将衬衫的袖子撸到肩膀之上。

    



    果然不出正南所料,Richard的手臂上也出现了一块黑色的淤青,形状与孙建的大同小异,他只在上面轻轻的按了一下,Richard立刻疼得仰起头,脸上青筋暴起,随即双臂发力一挣,脚下顺势猛蹬,便将三个人都推了开来。

    



    “诺亚”上的空间本就不大,正南和孙建被一踢一挣之下还算能够勉强站立在其上,绿水则没有那么幸运,原本她就站在靠近边缘的地方,再加上体重本就不比男人,被这么一推立时向后退了两步,一不留神脚下踩空,仰面翻进了河水当中……

    



    所幸的是正南一早让青山他们将“诺亚”停了下来,河流的流速缓慢,水也不深,纵使绿水呃水不好应该也不会出现什么危险——然而等到正南从竹筏上重新站起后仍旧有没看到绿水如期浮出水面,不免焦急地疾奔几步,到她落水的地方向下望去,紧接着又四下里找寻了一圈,却始终没有看到她的半个影子……

    



    照道理说如此短的时间绿水不可能会游离开“诺亚”的范围才对,但水清澈得可以看到河上的鹅卵石,却唯独不见她的踪影,正南一时无比紧张起来,刚要亲自下水去找寻,哪知道船侧的杨峰反而先于他跳了下去……

    



    正南觉得这样也好,杨峰毕竟是南方人,水应该不差,由他下去寻找绿水效率肯定会更高一些,自己的那两下狗刨别说救人,不要反过来再需别人来救就已经算是超长的发挥了……

    



    话虽如此,正南还是焦急万分,一方面是因为绿水掉下水的时间已经不短,在船上徒劳地等待让他愈发担心起她的安全了;另一方面则是他刚从Richard的上发现了与孙建相似的龙纹,紧接着就引发了这场落水的乱,令他不由得揣摩这其间究竟存在着什么联系?

    



    杨峰似乎发现了绿水的踪迹,一个翻直朝“诺亚”的底部潜去。

    



    正南这才恍然大悟,忘记了他先前找寻时忽略掉的死角——如果绿水不再他的视线范围内,那也只可能是被卡在船底了。

    



    他们在建造“诺亚”时有意将船设计成了一个倒扣的碗型,这样一部分空气会被夹在水面和船底之间,起到增加浮力的作用。船底还被钉上了一层桦树皮用以防水,所以从上面无法看清船底的形。不过既然船底留有空气,绿水一时之间应该没有危险,只是令正南不解的是她为何不尽快游回到船上,反而要躲在船底呢?难道是因为落水的时候撞伤了手脚,没办法自行返回?

    



    正南很快找到了这个疑问的答案——不远处的水中有团巨大的黑影,逡巡着逐渐向“诺亚”靠拢过来,形似大鱼,足有三四米长,犹如鳄鱼一般摇摆着体,刚刚贴近上来忽然掉转了鱼头,用它那粗壮的尾鳍对准“诺亚”的侧就是狠狠的一撞……

    



    船上的人开始还都好奇地观望,随着这次撞击引起的船晃动险些站立不稳,好在互相拉拽着才没人掉下水去,正南赶紧高声呼唤着让大家都集中到船的中心,转而又见那黑影去而复返,似乎成心要让他们舟毁人亡一般,不心下叫苦不迭,琢磨着人都说山高水深才出妖孽,怎么在百花谷这块弹丸之地上,先是碰上了形巨大的甲虫,现在又在这浅水溪流中冒出了如此凶猛的大鱼呢?

    



    问题是任凭鱼的体型大如鲸鲨,却鲜有攻击人类的记载,眼前的既非亚马逊流域的食人鱼,也不是海洋中的大白鲨,正所谓大道通天各走一边,有什么理由要刻意为难他们呢——手忙脚乱间正南忽然想到了蛟这种神兽,琢磨着或许这水中的东西真的不是大鱼,反而是那传说中凶猛且邪异常的怪兽吧!

    



    正南记得哪本古书中曾描述这个传说中的怪兽道:蛟,龙之属也。池鱼,满三千六百,蛟来为之长,能率鱼飞置笱水中,即蛟去——如此说来,蛟也算是本事通天的神兽了,蛰伏在这浅水当中难道是一直早等着捕杀猎物,而现在该不是把他们都放进了它的菜单当中吧!

    



    青山哪管它是鱼是蛟,只是快速地将自己那把英吉沙刀绑在了杆子上,做成一柄简易的鱼枪,瞄准左右摇摆着靠上前来的大鱼就是狠狠一刺。

    



    这一下正中大鱼的脊背,立刻自伤口上冒出汩汩的鲜血,把船周围的水域都染成了红色。大鱼受此重创却仍旧拼命在船上撞了一下,随即才故技重施般的退开一段距离,为下一次的撞击积蓄着能量……

    



    正南发现大鱼前两次几乎都撞在“诺亚”的同一点上——这畜生竟然如此狡猾,看来是打定主意地要将竹筏拆散才肯罢休,正南不汗毛直立,琢磨着之前在陆地上还可以躲开巨型甲虫,可现在在水上除了硬着头皮抵抗到底就没有别的出路了,随即咬咬牙发起狠来,学着青山的样子做了把鱼枪,两个人临河而立,紧盯着水中的变化,只待那大鱼再敢出现,立刻就要将它置于死地……

    



    然而青山先前的一击给大鱼造成伤害的同时也令河水暂时被鱼血所污染,大鱼的形隐匿在其间,反而让两个人一时间找不到它的踪迹了。

    



    青山将“鱼枪”攥得吱吱作响,恨恨地咒骂道:

    



    “畜生你倒是再来啊,让你看看爷爷的手段……”

    



    “砰——”他的话音还未落时便听到自脚下发出一声巨响,大鱼不知什么时候奇袭而至,不但“诺亚”再也经受不住如此激烈的撞击,自船侧裂开了个一米见方的大口子,青山和正南更是一下子没有维持住了平衡,先后落入了水中……

    



    正南连呛了几口血水,感觉那股腥臭的味道直让他想要呕吐出点什么,好不容易从中探出了脑袋,用手攀附在船上,贪婪地吸了两口空气……

    



    还没等气喘匀,眼见着几米开外的青山也露出了脑袋,直朝他这边拼命地挥手。正南见势自知不妙,好像立刻就能感觉到后背冷风直吹,心里琢磨着该不会是那天杀的恶鱼此时就在自己的后吧……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