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诺亚方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巨型甲虫的形虽然只有马驹般大小,但披坚硬的铠甲,受到青山发力一击后并没有伤及要害,转而发起狂来,只一下就将两人撞翻在地,随即亮出它那锋利如刀般的前足,直朝两个人的脑袋砍来。

    



    关键时刻还是青山眼疾手快,忽然在正南的上一推,两个人便借助相互之间的作用力分开左右,各自翻滚进了草丛当中。

    



    甲虫虽然攻势强悍,毕竟只是个蠢笨的虫子而已,一时之间还没搞清楚自己猎物的去向,正南和青山便趁着这个功夫连忙向后急退,待到重又会合在一起时已经与甲虫保持了大约二十几米的安全距离,这才都如释重负般地吐了口气,为刚才竟然没有丧命而暗自庆幸起来。

    



    正南知道青山还心有不服,便劝导他说不值得跟只虫子置气,这里草丛密布,说不准哪里还隐藏着它的同类,如果一味力战的话吃亏的总归是自己,就算侥幸得胜报了一箭之仇,那也与碾死只臭虫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又不能从中的到什么特别的快感——总而言之这峡谷看似风平浪静,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凶险,倒不如趋利避害,另寻它路绕道过去算了……

    



    青山哪里能咽下这口恶气,可毕竟正南的话他不能不听,再说经刚才巨型甲虫这么一番折腾,其他人人全都四散逃命去了,如果不快点把他们重新聚拢起来的话,恐怕就会出现更多难以预料的危险,于是青山狠狠地咬了咬牙,随着正南迈进了左手边的密林当中,一边轻声呼唤着其他人的名字。

    



    没过多久他们就在一棵大树下找到了所有人——绿水在众人失散后肩负起了责任,一个个地将他们重新聚拢起来。这令正南非常满意,只觉得她与青山比起来更多了分沉稳,姐弟俩格上一智一勇互为补充,实在是难觅的得力助手……

    



    经此一难正南觉得应该变化一下行进的路线——直奔云楼固然是最为便捷的路径,不过却要横穿茂密的森林,保不齐会再遇上诸如巨型甲虫之类的怪物,倒不如顺着河流漂流而下,这样虽然会绕上几个大弯,速度却未必比在丛林中穿行来的慢上多少,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开一切长脚的虫蚁,不失为一个既安全又快速的好办法。

    



    正南的主意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同,大家立刻马不停蹄地继续朝左侧斜插过去,没走多远就找到了自悬崖上倾泻下来的瀑布所形成的那条河流。

    



    河流大概只有十几米的宽度,说不上宽阔,不过水量还算丰沛,应该足以支撑起漂流的木船。正南让施万杰带着三个女士在河岸休息,自己则和青山、杨峰、孙建以及Richard一起在附近找寻到不少可以用在建造一个简易竹筏的材料。

    



    正南好的《荒野求生》中,主持人贝尔格里尔斯差不多在出现江河湖海的每集节目中都会教授观众怎样建造各式各样的竹筏或者木船,正南早就对此谙熟于心,只是一直苦于无法实地练手,而这次终于得到大展拳脚的机会了,然而真正付诸行动后他才感受到了切实存在的困难:

    



    首先面对的问题是人数太过众多,需要大量的树木才能够产生出足够的浮力让大家都站立在上面,问题是他们谁也没有带着斧子前来参加聚会,只能用那两把英吉沙刀横在树干上,然后再用另一根木棒在刀背上不停的敲击,费上十几分钟的时间才能将那树木拦腰折断,再花上同样多的时间去除多余的枝叶,这才能得到一根合乎要求的材料。幸好四个人分工协作之下进度飞快,三个小时后终于完成了这道准备工作……

    



    随之未来的问题是青山携带的绳子数量不够,切成小段后不足以将所有的木头都绑缚起来。好在这个难题相对较为容易解决,正南找到了同样牢靠的蔓藤取而代之,终于没有让他们的“诺亚方舟”计划就此搁浅……

    



    “诺亚”是晓茹为他们建造的这只竹筏起的名字,正南和青山都觉得它非常贴切。

    



    这只小船严格说来并非由竹子制造而成,只不过较之“船”的概念而言,它扁平形状更像是个竹筏而已。尽管简陋得甚至有些粗糙,但仍旧是承载众人希望的所在,因此在他们心中与传说中拯救人类的那只方舟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晓茹在他们修造“诺亚”的时候全程陪在左右,时不时地会给四个男人递过矿泉水来,偶尔也会应杨峰的要求为其擦去额头的汗珠——每每这时正南都不自地瞥上两眼,心中泛起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感觉,直到后来他才忽然惊异地发现,自己竟然会对晓茹暗生出好感了……

    



    照道理说晓茹并不是正南喜欢的类型,更何况她还有着显而易见的暧昧份,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符合正南对于心中理想女的标准。

    



    然而另一方面令正南又不得不承认的是,晓茹与他先前所见过的那些拥有类似份的女人相比,从格到举动都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就好像如果她并不是和杨峰一起出现的话,那就与绿水和Shining这样天真无邪的女孩没什么两样,而不似那些正在被人金屋藏当中,却还处处透露出伪高贵和伪清纯的女人们……

    



    正南对此也只是想想而已,随即在心底自嘲一般地告诫自己说,此时既不是产生此种愫的恰当时间,更不在恰当地点上,晓茹即便再好,她也终究是别人的女人,又或许自己之所以会想入非非,全要拜她上特殊的香水气味所赐,进而产生出了暧昧的幻觉,仅此而已……

    



    “诺亚”的建造足足用去了他们5个小时的时间,待到基本完工的时候,太阳已经坠到了崖壁的后头,宛如有人在幕后拉了一下点灯的开关,峡谷内几乎在一瞬间就黯淡了下来……

    



    青山将用剩下的碎木搬到河岸边燃起一堆篝火,大家都围坐过来——虽然在白天的奔逃中颇费了些体力,还在与巨型甲虫的不期而遇中受到了惊吓,但此时不远处停放着的“诺亚”似乎给了每个人以精神上的抚慰,令得他们暂时忘却了所处的困境,若有似无地闲谈起来。

    



    Richard那美国制造的肚子忽然发出一阵巨响,大家这才记起一天来还没有进食,不都有些饥肠辘辘了。杨峰找出了个大口袋,里面尽是从谷口别墅里搜罗来的食物,让晓茹和绿水向每人分发了一份。为了防备以后的不时之需,分发出的食物控制在了刚好可以让每个人的肚子都不再敲鼓的分量,剩下的重又装回口袋封存起来。

    



    施万杰对这样的分配方式很是不满,叨咕着大家东奔西走了一整天,怎么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呢?即便将存粮都消耗干净,也可以靠在这森林中打猎提供食物,总归没将现有的东西放臭放坏的道理吧,你们这些人怎么一点也不讲统筹方法呢?

    



    食物是杨峰主持分发的,施万杰却避重就轻地对正南等人指来点去,丝毫不顾及老婆林炀一直从旁使着眼色,分明是把他们当成软柿子看待了。

    



    正南懒得跟他计较,青山却不是好惹的角色,立刻争锋相对地讽刺道:

    



    “打猎?很容易啊——刚才碰到的那个甲虫不就是个很好的猎物嘛,你若真想吃饱的话完全可以回去把它灭了,得到的东西都给你一个人享用也可以,我们对此毫无意见……”

    



    施万杰听出了青山话语里戏谑的成分,自知论起吵架来不是他的对手,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最后赌气般地拾起根木棍朝着河水走去,全然不顾林炀在后的紧追和劝解,鞋也不脱就趟下了浅水,将木棍当成鱼叉在水里乱刺一通……

    



    青山和正南相视一笑,正南道:别闹得太过火了,毕竟现在大家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施万杰人品一般,他老婆林炀这人倒还不错,你就当不看僧面看了佛面,别再为难他了——对了,你的手怎样了?

    



    青山刚想揭开纱布看下手指上的伤势,竟看到施万杰快步走回到了篝火边,将木棍上插着的一条大鱼往他旁的沙地上一掷,眼神里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青山刚发作,却看到正南在朝自己不住地使着眼色,只好强忍住怒气,兀自拍了几个巴掌道了声好,然后站起走到“诺亚”那边,找了个地方躺下睡觉去了。

    



    青山的离开似乎使得施万杰产生了未能尽兴的遗憾,只好转而问其他人是否愿意分享他的战利品?

    



    正南和杨峰等人对此都毫无兴趣,各自找了个舒适的地方躺下了,很快众人中就唯独剩下施万杰和Richard,两个人便将大鱼开膛破肚,架在火上烤熟后分着一点点吃掉……

    



    不远处的正南只感到一阵困倦袭来,最后依稀还能听到施万杰对着Richard不住地卖弄着几个诸如“Good”或者“Delicious”的蹩脚的英文单词,这才慢慢的,渐渐地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自梦中惊醒过来,只感觉周围冷风直吹。此时虽然是盛夏时节,但在峡谷内往往昼夜温差很大,再加上蚊子的袭扰,使得梦境中尽是出现一些可怕或者可恶的东西,这让他无论在梦里还是梦外都没得到片刻的安逸。

    



    他看到篝火渐烧渐灭,这才知道了造成这一后果的根源所在,极不愿地拖起疲惫而又困倦的体,四下里找寻起可以当做柴火的树枝和枯木。

    



    忽然间正南感到正前方的树林里有团黑影一抖,他立刻站定了仔细分辨,只觉得肯定有什么东西隐匿在夜幕之下,借着月光他甚至偶尔能够看到有双碧蓝色的眼睛在不远处窥探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闪一闪的,时亮时灭……

    



    狼?

    



    正南脑中闪过了一种猜测,不自的拿起一根粗木棍,瞄准了目标,狠狠地投掷了过去。

    



    “Damnflabbit,it'sme!”树后传来Richard一阵诅咒之声。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