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幽闭恐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和杨峰查看壁画的时候,青山和其他人一起在找寻山洞的出口,因为洞内的空间本就不大,拱门所在的那面墙壁又被巨石压毁,所以他们只能在其它墙壁上不断敲击,希望能够发现隐藏在其后的其它出口,或者至少是厚度相对较为薄弱的环节,可以凭借人力打个洞出来的地方……

    



    就在正南一转之际,余光刚好看到青山将体贴在墙壁上,忽然之间一闪就不见了踪影。事发生的太快,以至于正南和其他人开始还足足在原地愣了几秒钟,进而才一起涌到青山消失的地方,大声呼喊了起来。

    



    “我没事,我在——墙壁后面……”自墙后传来了青山沉闷的应答,大家这才都舒了口气。

    



    既然知道青山没事,正南也便放下心来,学着他刚才的样子在墙壁上摩挲敲打起来,只感觉有块房门大小的墙壁上发出与其它地方不同的“空空”声,于是便试着在边缘一顶,立刻发现墙上露出一道缝隙出来。

    



    原来这里有道暗门——正南索用更大的力气使劲一推,暗门便沿着中心轴的方向转开了90度,站在门后的青山灰头土脸地地对着大家打了个招呼。

    



    正南将手电朝向青山的后照去,只看到一条笔直的通道一直向前延伸到了光柱无法够到的地方。他帮着青山拍了拍满是尘土的脑袋后,不免又将手电就近照向了棚顶和四周,发现这个通道似乎比外面的洞更加老旧,泥土已经不如开始挖掘时那般鲜亮,反而呈现出暗褐的颜色,并且松软异常,稍有震动比如转动暗门的时候就会有些泥土和沙粒窸窸窣窣地掉落下来,好在整体结构还算牢靠,并没有塌陷的危险。

    



    先是洞,现在又是通道,而且都出现在这荒无人烟的百花谷内,不让正南想起在《科学》杂志上看到的文章中那段关于“云楼古栈”的记载来,琢磨着该不会是一行人机缘巧合之下真的摸到了越王墓的墓道当中了吧?

    



    越王墓并非是正南此行的目的所在,不过如果真能顺道摸上几件明器古董的话也算不虚此行了,更何况他们现在是后无退路,只能寄希望于这条忽然出现的通道能够将他们引向出口,所以每个人又都整理了一下行装后,按照正南安排好的顺序依次进入到里面,缓慢而又满怀期待地朝前走去……

    



    正南一边走一边暗自数着步数,算计着差不多前行了有400米的距离却仍旧没有抵达尽头不觉得有些奇怪,暗中揣测究竟是谁在这里修了这么长的一条甬道呢?论起高度和长度,它都与力求在最短距离内直达墓的盗洞大不相同,并且表面上看起来毫无用处,若不是花谷内忽然地动山摇的话,谁又会选择钻进这里,忍受着在漆黑的地下穿行呢?

    



    除非这条通道本就是为了躲避滚石而建造——难道说百花谷中经常会发生这样的地质灾害?

    



    正南立刻就否定了自己忽然产生的这个怪异的想法,因为纵使这通道的较之外面的洞较为古旧,但怎么看也绝没有数百年的历史,反倒更像是两三年内才刚刚挖掘好的——他们刚才通过拱门进入到洞中前曾经在石墙后看到了一个小丘,应该就是挖掘这处通道的土堆砌而成,其上很大的范围内只稀稀落落地生长着一些低矮的灌木和杂草这点,足可以支撑正南对这通道年代的推断。不过这倒有点像是古墓的封土布局,只不过眼前的只是条通道而非古墓罢了。

    



    等等,两三年前挖掘的通道,该不会是……

    



    正南的脑袋里灵光一现,忽然联想到了中美联合考古队的那次考察活动差不多就是发生在两年前,难道这条通道就是他们当时出于考古的目的而挖掘的吗?这样说来他们当时的确是抵达了百花谷内,至于后来的行踪为何全无音信以至于最后所有队员都被宣告死亡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许线索就在这通道的尽头吧!

    



    想到这里正南不自地加快了脚步,只想着见识一下这甬道到底通向何处,一时间也没顾上叫他后的其他八个人跟上,只是下意识的觉得通道既然笔直且别无旁支,他们迟早也会赶上来的。

    



    他这样急速行进了百余米后忽然见到了甬道的尽头,竟是个没有去路的死胡同而已。虽然如此,正南却并未死心,只觉得有人辛辛苦苦挖掘了这么一条数百米长的地下通道总归有所用途,于是便在尽头的墙壁上试着推了一把。

    



    细沙伴着石屑自墙上滑落下了不少,正南的手掌隔着泥土分明感觉到了更加坚硬的物体,略微拂去那些阻隔之物后竟真的看到了他所期待的石壁,犹如他们刚才从洞进入通道时经过的那扇石门一样,只是可能因为封闭的时间太久的缘故,一时间还无法轻易打开。正南将自己上半的重量全部压在石门之上,同时用双脚向后抵在地面上发力后蹬,拼劲了全力这才令其一点点的移动起来,最终也只开启了一条刚好能容得下一人侧而过的裂缝,之后就再也无法继续移动了。

    



    不过对正南来说仅是如此也就足够了——他看到自石门缝隙外透过一线柔和的亮光,便将手电关上,转而从中探出个脑袋兀自向外张望了一圈,只觉得自己如同童话中的丽丝一样梦游到了仙境当中,眼前哪里还是刚才飞沙走石凶险异常的百花谷啊,俨然变成了《桃花源记》中记载的那个世外桃源了嘛!

    



    正南实在是为门后的奇异景象所惊呆了,忍不住唤了青山两声,想让他也凑上来一起看看,可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不免满是疑惑并极不愿地缩回了脑袋,回头望时却只看到后漆黑一片别无他人。

    



    他慌忙地打开手电,同时疾步往回走去,心想刚刚青山等人明明还跟在自己后,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呢?都怪自己太过大意,万一这通道并非如表面上所见的这般普通,反而是内设了鬼打墙或者鬼铺路之类的机关的话,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之前在北海盗洞内的经历还历历在目,之所以能够脱险很大程度上是运气使然,然而好运气总归不会老是不期而至,所以正南现在尤其担心的是真的碰上类似的麻烦,而这次又没有曹沝和于世达那样的高手从旁帮助,那就无异于置于万分危险的境地当中了。

    



    好在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人影,走近过去才发现他们几个都挤在一起,看到正南折返回来,青山便告诉他说施万杰忽然晕倒了。

    



    正南闻言赶紧走到近前蹲下,检查后发现施万杰还有神智,不过出了一冷汗,喘息异常急促,捂住口的手不住地颤抖着——从症状上看有几分像是心脏病发作,忙问林炀她老公是否有这方面的病史以及她此行可曾有应急的药物带在上?

    



    林炀一看就属于那种毫无主见的女人,被当下的形吓得呆立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听到正南的问话后还支吾了半天,最后才说她们家老施一向体很好,从没有查出有心脏方面的问题啊!

    



    正南又转向青山,从他那里也同样得到了否定的答复——虽然青山带着个常用的药箱,不过都是些应急的抗生素以及小巧的医疗器械等等,还真就没有救治心脏类疾病的药物……

    



    眼见着施万杰呼吸逐渐变得困难起来,众人一时间却又都束手无措,一旁的杨峰忽然问正南是否在通道的尽头找到了出路,如果把施万杰移出到一处空旷的地方说不定形能够有所好转。

    



    正南立刻大摇其头说这怎么能行,擅自移动心脏病患者是急救的大忌,即使换了环境对他的也没什么帮助,还是应该在原地修养才对。

    



    杨峰道:我估计老施并不是突发心脏病,你也听弟妹说了他没这方面的病史,怎么会忽然发作?依我看倒更像是另外一种病症,起因就是这通道内的空间过于狭小所致……

    



    幽闭恐惧症?

    



    正南还没等杨峰说完忽然先于想到了这个名字,不又将视线移到施万杰的上扫了一遍,顿时觉得杨峰的猜测极有可能——原本幽闭恐惧的病症就与心脏病十分相似,都怪自己一开始钻了牛角尖了,没有将所处的环境考虑进来。

    



    照道理说虽然患有这种病症的人数远低于心脏病,但极度促狭的空间很有可能会在不经意间成为发因素,任何人都可能会在毫无征兆的时间忽然发作,就好像正南在第一次钻进盗洞的时候也有相类似的感觉,只不过凭借意志克服了过去——施万杰区区一个教书匠哪曾来过这种暗无天的地方,难怪自从进入到甬道后抱怨之词少了不少,原来是他自己越发感觉到甬道带给他的的压抑,以至于终于难以承受下去而触发了幽闭恐惧的进一步症状……

    



    既然如此,那就是不宜迟了。大家合力将施万杰放到了青山的背上,经由正南在前面的引领,快速而又有序地朝着通道的尽头赶去,在终于顺次穿过石门后这才将他重新放在草地上,再看他的呼吸貌似的确是平缓了许多,每个人这才都舒了口气,不转而向远处望去,都被所见到的景震慑住,一时间连连称奇起来。

    



    青山指着远处云雾缭绕的地方忽然问了句:“南哥,那个该不会就是你说过的云楼吧?”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