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驱魔百花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埋葬着越王闽君摇的百花谷犹如一条巨龙一样横卧在闽南的丘陵之间,蜿蜒曲折地朝向眼无法看清的远方延伸而去。峡谷内遍布亚带特有的植被,常绿灌木覆盖其间,遮蔽了大多数直下来的阳光,乍看上去甚至有那么几分亚马逊雨林的感觉。不过眼见着悬崖绝壁上滚落下了巨石,树木便在轰然的巨响中不断自两侧向中间倒伏,一时间惊起飞禽无数,尽向谷外疯狂逃窜而去……

    



    九个人没有翅膀,唯一能够仰仗的也就是这些谷内的这些树木了。等到拼尽全力地跑进森林当中时,烟尘已经从四下里翻滚而至,直呛得他们纷纷撩起衣服挡在脸前,像是没头苍蝇一般左撞右突,艰难的朝向密林的深处前进。

    



    四下里都是树干断裂的声音,大家只是凭着直觉朝向树木相对较为密集的地方转移,不过正南觉得这也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如果不能找到一处更好的掩体的话,万一滚落的巨石在峡谷的中心聚拢到一处,那他们就必死无疑了。

    



    不过说来简单,除了孙建外大家都是第一次来到这百花谷,谁会熟悉这里的地形地势?再加上当下况紧急,疾奔逃命还嫌来不及,哪有时间细心找寻掩体,唯一能做的估计也就是祈祷这场天崩地裂般的灾难尽快结束吧!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在刻意为难他们,一行人经由正南和杨峰的带领在满是烟尘的密林中穿梭,竟然鬼使神差般的撞到了一面石墙上,去路也就此被暂时阻挡住了。虽然惊恐万状,但正南还是让大家暂时停了下来,转而去看那石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沿着墙根向左右各走了一段,这才发现石墙是沿着骤然升高的土坡搭砌而成,只有十数米的长度,墙高也不过两米,大家完全可以轻易从旁侧攀爬而过,但眼见着土坡上面的的树木稀稀落落,隐约还能听到再远处似乎有巨石相对碰撞的声音传来,只觉得前路十有**是行不通了,不心下发凉,琢磨着难不成要在这里坐以待毙了吗?

    



    正哀叹的时候青山似乎有所发现地叫他过去看看,只见他不知何时从背包里拿出了手电,在石墙中心的墙角处照着什么,其他人则是围拢在周围,一并半弓着地关注着,好像将所处的危险境地全然忘记了一般……

    



    正南忙不迭地走过去,凑到近前才发现原来墙角处有个类似于拱门的洞口,虽然不大,但足以让人屈钻进去。手电的光线透过拱门向里面不断扫过,大概看清其内是个隐藏在土坡之下的洞,面积大概有20多个平方,呈方正的布局结构,连带着洞口的石墙来看,应该是人为开凿而成……

    



    众人只是在这略一耽搁的功夫,四周的烟尘已经越发浓烈,脚下的土地随之震颤起来,眼见着别无后路可退,进入洞暂时躲避似乎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了。正南刚开始还有疑虑,琢磨着不知道洞顶的土丘是否能够承受住巨石的碾压而不至于发生塌陷,不过眼下的形哪里还容得他对风险进行评估,只好抱定赌上一把的决心掩护着大家一个个顺次地钻进了拱门当中……

    



    负责断后的正南前脚刚刚落在洞内的地面上,就听到后传来一声巨响,回头望时才发现拱门连带着石墙已经全部被巨石压塌,堆砌着拥堵住了唯一的出口,使得洞内骤然变成一片漆黑,好在青山手中的手电还在,光束虽然不能照亮太大的范围,至少也给众人以抵御黑暗的慰藉,不至于让大家立刻陷入到恐慌当中……

    



    众人屏气宁息地倾听着头顶的动静,除了些细碎的响声外并没有发现更多危险,青山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两只手电分别递给了正南和绿水,并找出三四只荧光棒扭亮了扔在角落里,洞内立时亮了许多。

    



    正南拿着手电四处转了一圈,并没有找到可以离开的出口,却在墙壁上发现了几幅壁画,细看下来不满是疑问,赶紧叫来杨峰一同参详。

    



    第一幅壁画中的背景应该就是他们所在的百花谷,一派鲜花盛开争奇斗艳的景象,不少古人着装的农夫在期间采摘水果和草药,男童们嬉戏打闹着,女孩子们则是将朵朵鲜花别在一起,扎成一束;

    



    转到第二幅忽然自天空飘来一阵乌云,其上探出了个拥有八个脑袋的怪兽,谷内的人们惊恐万状地跪拜于地,似乎在乞求怪兽的宽恕一般,然而怪兽却并不买账,口吐熊熊烈火,令花谷内的一切瞬间付之一炬;

    



    第三幅画中出现了个持剑的英雄,凭借一己之力斩下怪物的八颗头颅置于祭台之上,自此被族人捧为首领加以膜拜;

    



    正南看到这里有些不明所以,问杨峰这个故事是否在史料中有所记载?

    



    “据我所知是没有——八头怪兽这种事明显只是古时当地民间的神话而已,闽南一带自古便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出现类似的宗教质的传说也不足为怪。看这绘画风格倒像是出自古越国的作品,不过……”杨峰说着伸出手指在壁画的线条上抹了一下,将其上蹭到的颜色展示给正南看后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种漆彩并非是古时的东西,而是在现代彩绘行业内常用的化工合成物,不信你闻闻这个味道,是不是与油漆有几分相似?”

    



    正南听他这样说大为惊讶,将鼻子凑上去闻了闻,果然有股清淡的苯类化合物的味道,先前他只顾着猜测壁画的含义,却忽略了如此重要的细节,现在看来这些壁画乃至这个山洞或许都是出自现代人的手笔,而非古时的遗迹了,这样说来,这处并非是那传闻中的越王墓了。

    



    原本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虽然此地处于峡谷密林的深处,不过也不能排除某些人在独特信仰的驱使下来到这里建洞绘画的可能,想来敦煌莫高窟的建造也是源自最开始点滴的积累,这才有了后世为人称颂的神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信仰是维系人类社会不断进步的一个保障,就像西方社会科学如此昌明,还会有那么多人潜心于宗教,信奉超越现实的神明,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不过壁画并没有就此结束,正南又将手电的光束转到后面三幅依次查看,不免被其中记录的内容所震惊了:

    



    第四幅画承接英雄斩怪的而来,峡谷内忽然地裂天崩、灾祸不断,族人深受其害,苦不堪言,群请首领二次救世;

    



    下面一幅壁画中有八个凶神恶煞的人一字排开跪在地上,后各站着两名侍卫按压住他们强烈扭动的体,这勉强才使他们不至于挣脱开厚重的手镣和脚镣的束缚,围观的族人们都在怀揣着惊恐地远远观望着,脸上挂着一副恐惧和期许的复杂表

    



    最后一幅中族人将花谷内采集来的鲜花置于杵臼中捣碎,导出汁水于八只酒樽当中,经首领下令依次将其灌进了八个恶人的嘴巴……

    



    令正南惊讶的并非是这壁画上记载的类似与祭祀的节,反而是其中两个不起眼的细节:

    



    其一是壁画中描述的峡谷的灾害与他们当下所面对的形十分相似,都是土地陷落伴随着天降巨石,族人在峡谷中疲于奔命的场景与他们的遭遇简直如出一辙;

    



    第二是八个恶人最开始上臂上都有团看不太清楚的黑斑,但在他们喝下百花水后黑斑则是消失不见了——正南怎么看都觉得着图案黑气看上去有些眼熟,忽然联想到孙建手臂上的龙纹图案,心想这该不会又是巧合吧?

    



    杨峰说他也注意到了,不过或许壁画的绘制者有意将这点隐匿起来,所以采用了虚笔的方式,只用几个线条将其勾勒出了大体的形状,因此还不能确定它们就和孙建的龙纹一模一样。至于整壁画的意思,如果没猜错的话,大概是说有人通过某种祭祀形式,用谷内鲜花的汁水驱除附着在人体内的妖邪,借此化解它所带来的灾害——显然这样的神话故事只会出现在蒙昧的古代社会当中,不知道如今竟有人将其画在这里又是什么意思……

    



    正南不明所以,不过壁画上别无更多记载,唯一能做的也就是武断猜测而已,更何况眼下被困在这山洞之内是众人面临的最大困难,当务之急还是应该先行找寻到出口,其它的只能留待以后再做考量了。

    



    正南转过,手中手电的光束刚好照在正对面墙壁边的林炀上,只看到她似乎从地上捡起了什么正仔细查看,经手电一照立刻下意识地塞进了口袋,好像做了错事一般不自然地立在原地,刻意地把脸扭向别处……

    



    正南心下生疑,刚想走过一探究竟,哪知道侧面一直在洞墙壁上拍拍打打的青山骤然发出一声惊呼,随即整个人都隐没进了墙壁当中,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