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无路可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慌忙的从架子上扯下条毛巾卷在一起塞进了小建的嘴巴,同时让绿水和稍后赶到的青山将他的体略微侧转了过来,以备他的呕吐物可以流到地上——正南在大学时曾经受到过应对突发疾病的培训,其中就包含癫痫在内,他知道这种病状往往会在毫无征兆的况下出现,如果不佐以药物治疗的话病人将会十分危险,于是便让青山去屋子的其它房间试着找找看。

    



    小建没有如他预料的那样呕吐,抽搐的症状倒是缓解了不少,不过可能是大脑过度放电的关系,呈现出昏厥的状态。

    



    青山还没回来,正南让傻愣在门口的施万杰过来帮手,两个人合力才将小建偌大的躯从厨房搬到了大厅的沙发上,此时杨峰也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见到这个场景忙出什么事了?正南哪有时间向他解释,只顾着将小建领口处的扣子解开,好让他呼吸得更加顺畅些,紧接着吩咐绿水打了盆水来,将毛巾浸湿后擦去他脸上的污秽——这番动作下来小建倒是清爽了很多,正南却忙出了一臭汗,眼见着对方看似已经没什么大碍,这才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精疲力尽地舒了口气……

    



    青山翻遍了一楼的所有抽屉,甚至连个常备的药箱都没找到,这才听到正南喊他回去,并说只要小建不再抽搐应该就是表示况有所好转,治疗癫痫的药物不比一般的感冒药,即便真的让他找到,不在万不得已的况下谁敢随便给人服食?

    



    刚才还闹非凡的大厅里经此一闹重又归于平静,再加上时间已是午夜两点,众人不免都是一阵困倦袭来,纷纷倚靠在沙发上迷糊了过去。

    



    正南原本只想打个盹,可这一睡就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眼睛有种被强光刺痛的感觉,眯缝着张开一条细缝时这才发现外面早已大亮,四下里传来了各种鸟鸣之声立时钻进耳朵,吵闹异常。

    



    他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将上青山的外收起搭在靠背上,左右查看了一番,发现除了青山外的几个人都还在睡梦之中,包括脸色已经回复了正常的小建在内——看样子他的病状已经完全消失,回复正常了。

    



    正南站起重重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在客厅内转了几圈,始终没看到青山的影,因为怕打扰到还在睡梦中的他人,也没敢大声呼喊,琢磨着或许他跑到屋外去了,正要推门出去看看,青山却先于他冲了进来,险些与他撞个满怀。

    



    青山并不是一个做事鲁莽的人,如此风风火火必定是有了什么不同寻常的发现,所以正南也不出言责怪,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不要把别人吵醒,然后才问他刚才干什么去了。

    



    青山因为焦急而五官都扭在了一起,似乎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一般,却见正南还有心惦记人家的睡眠状况,一时之间张大了嘴吧却发不出半点声音,只好朝后用力地指了指。

    



    正南越过青山的体,从门口向外张望了一眼,除了晴朗碧蓝的天空和远处起伏的绿色山丘外什么都没有看到,见青山如此激动只好随着他从房子里走了出来,心下琢磨着难不成青山大白天见到鬼了,不然一向沉稳的他怎会如此慌张呢?

    



    两个人快步地绕到两辆面包车后,再向前走了几十米后,正南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深不见底的沟壑横在面前,并一直延伸到左右两侧的悬崖绝壁上。深沟宽约四五米,边沿的石块还在不停地向内掉落和塌陷,逐渐向他们所站的方向推进,速度虽然说不上多块,但若继续维持这个势头的话,估计不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就会将整座房子都吞没了。

    



    正南一时间怔在了原地,琢磨着昨天大家刚抵达此地,怎么几个小时的时间竟会发生如此大规模的地裂呢?在惊恐中向四下里张望了好一阵,这才将周围的形看了个大概,不觉打了个冷颤。

    



    昨晚没有月光,大家仅凭着车灯的照一路到此,根本没有可能看清此处的地形。现在才知道原来房子建在一条宽约七八十米的峡谷的入口处,两侧耸立着高不可攀的悬崖,房子后面就是被植被覆盖住的峡谷深处,一眼竟然望不到尽头,应该就是邮件中所称的百花谷了。

    



    这样说来他们来时的路就是唯一的出口,可现在却平地忽然冒出这么一条深沟出来,并且看形势还在不断下陷扩张当中,难怪青山会如此魂不守舍了。

    



    又是巧合?

    



    正南可不这么认为,这一路上他已经遭遇了过多的巧合,如果说这一切另有只幕后黑手在纵的话,他反而认为那才是更加合理的解释。

    



    两个人返回房子把所有人都唤醒,将所看到的况告诉了他们,并说这房子所在的地方距离深沟太近,大家还是收集一些必要的东西,暂时向谷内转移躲避吧!

    



    小建一时间有些神志不清,似乎还没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原本正南还打算问他几个问题,可见他这副样子只好作罢,张罗着让大家尽可能多地携带一些食品和衣物,借此防备在找到其它出路前可能会在这深谷中熬过的几个夜!

    



    青山把他所准备的装备都装在一个大背包里背在肩上,施万杰和杨峰承担起了从房子内找到的其它物品,正南与Richard则是专门负责轮换着搀扶小建——等到一切都准备妥当后,裂缝的坍塌声也已由远及近,只见窗外有辆车的股骤然向下一挫,随即整个车都滑了进去,一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Richard见状大喊着“Hurry,move,move,move”,也不管别人是否已经听懂,便连同着正南拖起小建从侧面绕过房子,一头扎进了齐腰深的草丛里。

    



    九个人遭受着蚊虫的不断袭扰,以及带有锯齿的草叶的刮擦,还没走多远就都有了苦不堪言的感觉。不过后不断传来碎石滚落和泥土崩裂的声音,受此刺激,大家也就暂时顾不上这点皮之苦,亦步亦趋而又十分狼狈地奔逃起来,说不上过了多长时间才算终于将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甩在后。

    



    地上的野草渐渐稀落起来,眼前出现了大片的森林,茂密地如同一团低悬着的乌云一样,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正南见大家这阵疾跑都累得够呛,后的地陷似乎一时间影响不到这里,便带着众人找了个地势稍高的大树下稍作停顿,略微休息一下顺带着补充些水分。

    



    众人虽然气喘吁吁却不慌乱,只有林炀有些过度惊恐和体力透支——正南原本以为晓茹会是所有人当中最弱不风的一个,向她那边时看了一眼,这才发现她不知哪里找来了件运动服的外穿在上,鞋上的两个高跟也被齐齐地扭断扔掉,虽然仍旧不及旅游鞋来的轻便,但至少不会再有扭到脚的危险了——这一切大概都是杨峰帮她打理的吧,正南琢磨着自己这位老朋友虽然花心,却也着实有几分怜香惜玉的本事,不过好在他能将晓茹照顾得如此妥帖,不然这么个贵的角色若是受不了苦进而大闹起来的话,那对于众人眼下的处境可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正南又对每个人的况巡视了一遍,这才回到原点。小建经过这番折腾竟然慢慢清醒了过来,直问负责照顾他的Richard究竟发生了什么?

    



    正南见还有时间,索在依靠在树干上的小建面前蹲下,却并不找问他什么,反而只是盯住他的眼神,似乎是想从中读出什么。

    



    正南是在动用他的“读心术”——自从北海归来后这个能力果然如邪魔事先许诺的那样完全奏效了,他曾在与隔壁几个老板打扑克的时候使用过几次,借此赢了数件价值不菲的古董,着实让他高兴了几天。不过其后他就给自己定下了条规矩,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再使用这个能力,毕竟毫无节制地窥探他人的**并非他的初衷。

    



    而现在在他看来就是归属于“万不得已”的形了——小建是这次聚会的召集者,他怎么说都应该对于众人眼下的处境给出交代吧。

    



    然而“读心术”却几乎没有探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正南只感到小建也如别人一样困惑和恐惧,琢磨着或许还是要通过先问他问题,借此导他思考的方法,才会使这个能力起到应有的作用,于是略微想了下后便问小建道:

    



    “这次聚会的主题是什么?你把大家召集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

    



    小建怔了一下,似乎一时间没有领会正南的意思,现出一脸的疑惑神来,转而朝坐在树干周围的人望了望,最后才重又回过头来,回答道:

    



    “什么组织者?我只是人家雇来的小工,在这里负责看家护院的。雇主先前说有几个朋友要来别墅度假,让我招待一下——怎么,你们难道不认识他吗?”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