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柳暗花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Shining说她买了当天回去的机票,还要在香港转机去趟美国,没机会陪正南解开这个谜题了。正南为了对刚才的失言表示歉意,送Shining到了机场,和她挥手告别后这才急急忙忙地赶回了店铺,对小妹的嬉笑置若罔闻,直奔楼上而去,打开电脑重又把邮件细细看了一遍。

    



    Shining所说的中美考古队失踪事件在中文网页上几乎没有任何记载,正南只在《ScienceMagazine》的美国官网上下载了两篇相关报道,细看下来不疑窦重生,进而兴趣盎然起来。

    



    其中一篇报道是当时美方考古队的一位叫做史蒂芬的随队记者所写,当初就是他跟随三名美国考古专家来到福州,与中方的四位国家考古队员汇合到了一处。

    



    美方此行是受到中方的邀请,意图探寻秋后期至战国初期吴越历史变迁的诸多线索,其中对当时贵族阶层丧葬制度的进一步考察和勘测是工作的重心所在,因为在现有的史料中,对于吴越争霸后直至双双消亡的这段时间里,关于浙闽两地的经济文化和民族融合况的记载少之又少,在考古领域内一直被视为一大空白。因此,此次联合考古队将行程首先限定在了闽南一带,按照他们的计划,将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对新近发现却还没有来得及挖掘的数座东周古墓进行初步勘测,借此制定出一个统一的开发计划出来,其后续工作再交由中方继续执行……

    



    合作进展的较为顺利,还未到三月之期时考古队已经基本将所有古墓的详细数据记录在案,只剩下位于一个名叫“百花谷”中的古墓由于不通公路而被安排在了最后。

    



    时值盛夏,史蒂芬记者终于还是受不了长时间暴露在光下工作而中暑了,况还严重,只好放弃跟随考古队员进入百花谷,转移到了福州的一所医院当中修养,没等他出院时就传来了考古队集体失踪的消息。其后他跟当地政府做了持续数月的寻找,最终却没有任何收获,只好回国后发出全队已经遇难的新闻……

    



    史蒂芬的报道偏重于他所经历的事实,因为是整个事件的第一手资料,所以颇受好事者的推崇,以至于在科学杂志的官网上竟然有上千次的下载记录,然而这个报道语言平实,只有对所发生的事平铺直叙的记录,而无作者的个人看法和推测填充其中,读起来难免让人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不过好在其下还有一篇佚名所作的文章,据网站上的介绍最初竟是由中文翻译过来,与史蒂芬的报道相比而言其内容爆炸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篇文章的切入点与此次考古行动没有太多的关联,反而讲述了了一个故事,说的是中国秋末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于灭掉吴国后国力达到鼎盛,进而北上争霸群雄。他死后,其后代子孙武功不济守土无方,疆土被北边的齐国和西面的楚国不断蚕食,直到越王无强时代攻楚不成反受其害,楚威王发兵大败越军,杀死无强,把原来吴国一直到浙江的土地全部攻下,北边在徐州大败齐军。越国因此分崩离析,各族子弟们竞争权位,有的称王,有的称君,散落在长江南部的沿海一代,服服贴贴地向楚国称臣朝贡。其中有一只流落到了闽南,世代居住于此,君主是越王勾践的七世孙闽君摇,及至秦末他帮助刘邦灭秦立下战功,被复封为越王,其死后所藏之地据传便是现在的百花谷了……

    



    文章写到这里为止一直引经据典,毫无新意,不过忽然笔锋一转,在最后写下这样一句话:

    



    “闽南百花仙谷,云楼飞栈勾连,盛夏时节,群芳争艳其间,若得百花,可窥天下!”

    



    这句话无头无脑,在下面也无更多解释,不知作者引于何处。

    



    正南琢磨着之所以这篇文章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大概主要基于两点:其一是对“云楼飞栈勾连”的描绘极其传神,如果所言非虚的话,那这处古迹必定是工程浩大,极具考古价值;其二,“若得百花,可窥天下”这句话说的含糊却又给人以无限联想,单是一个“窥”字就可以从不同角度加以理解和诠释,再与“天下”连在一起就更显气势磅礴,不会让听者想入非非,可细想下来又无从解释,单是按照字面来理解,“窥天下”与收“集百花”之间究竟有何关联就已经让人挠破了脑袋也琢磨不透了。

    



    正南想了半天仍旧不得要领,好奇心反而越发强烈起来,他把收到的邮件打印出来仔细研读,对于“真理之门”的问题细加分析后总结出了两条破解的依据:

    



    首先,若想确定哪个是真理之门就要求助于两个守卫;问他们的问题中必然需要包含真理之门这个的要素,因此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问每个守卫“哪一扇通往真理之门?”;

    



    其次,两个守卫各自把手一个门,他们之间彼此知道对方诚实与否,但对于解谜者来说对此却并不知,所以问题中还应该同时能够区别守卫的诚实与否,提问的方法便该是“你们谁说的是假话?”或者“谁说的是实话?”。

    



    正南开始还觉得这个题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虽然单是分开来提问两次,从两个守卫那里得到的答案都必定是截然相反,无从考证孰真孰假,但如果试着把两个问题糅合在一起,说不定反而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于是他试问了一下:请诚实的人指出真理之门的所在?

    



    这样问倒是将两个问题糅合在了一起,也会从老实人那里得到正确的答案,但对于撒谎者显然不起作用,还是无法区分谁对谁错……

    



    正南在接下来的两天里都把自己关在小屋当中,像这样试着反复提出了若干条答案,却始终无法做到同时解决“守卫诚实与否”和“真理之门所在”这两个问题,到最后不得不相信自己是被一个无聊的人戏弄了,实际上这根本就是个无解的问题,虽然对就此承认失败还心有不甘,但眼看着三天之期将至,只好放弃了继续尝试的努力……

    



    既然参在神秘的百花谷举行的私人聚会没了可能,正南琢磨着还是老老实实地做生意吧。他趁着店里没什么客人的时间找到小妹,说是要把自从他出国到现在的账目全都清理一遍。

    



    小妹从电脑中调出了所有的账目打印出来,撂在办公桌上,忽然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正南并不以为然,只对她说自己今天可是穿了上衣了,怎么感觉自从Shining来过之后,你就总是背地里取笑我呢?

    



    小妹吐了吐舌头后道:您是老板,我哪里敢取笑你啊——对了南哥,曹小姐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正南只顾着快速地按动着计算器,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即便我说了不是,你又不会相信!”

    



    “那倒也是——我猜你也不会承认,不过我估计是的……”

    



    “别乱说,南哥我是个单汉倒也无所谓了,Shining可还跟你一样是个待字闺中小姑娘,你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可就不好了!”

    



    “我又没乱说,我只是根据你们两个的话推论出来的……”

    



    “哦?你个小丫头片子还会推论了?说来听听……”

    



    “你说不是,曹小姐说是,这样说来你们当中肯定有一个在说谎。前天在你开门前,曹小姐还跟我说你肯定不会承认她是你的女朋友,结果真让她一猜即中,这样说来,说谎的就只能是你,而不是曹小姐了……”

    



    正南不被小妹所谓的推论弄得哭笑不得了:

    



    “依你说,她只要说对一件事,那就事事都对了?”

    



    “总比南哥你事事都口是心非要好啊,明明交了女朋友还不好意思承认,还不如人家大姑娘……”

    



    “等等——”正南忽然想到了什么,进而抓住小妹的手用力地摇了摇,“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还真是个天才……”

    



    小妹被正南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没有立刻将手缩回来,而只是红着脸低下头,现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转而却发现正南从口袋里掏出张皱巴巴的纸来瞄了几眼,立刻兴高采烈地直朝楼上奔去,不免有些不明所以而又大失所望起来……

    



    正南一路奔到了电脑前,调出了之前收到的邮件,点击回复后在页面上写到:

    



    “问两个守卫的问题是:你认为另一个守卫会告诉我哪扇门通往真理?”

    



    正南点下发送,这才在座位上坐了下来,看看时间刚好还在限定之内,便有些迫不及待地等着对方的答复。

    



    刚才小妹的话竟在不经意间给了自己以提醒,原来这个问题并不需要较真于究竟谁是老实人谁是撒谎者,反而可以通过另一种方法绕过这个问题,只需他们同时给出同样的答案,亦即两个守卫同时指向的肯定是错误的答案,而另一扇门才是真正的真理之门……

    



    “嘀——”回复比预想中的还要快速,正南立刻将其点开,只见邮件上面写到:

    



    “恭喜您回答正确,成功受邀参与聚会,您可以携带一位朋友共同赴会,详细地址如附件中地图所示,再次对您的参与表示感谢……”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