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交换的条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在与“哇啦”的缠斗最终以完败收场,这不仅让他颜面无光,更是在最后时刻惊出了一冷汗,甚至在瞬间还产生了自己已经殒命在刀下的幻觉。好在他很快从胆战心惊中恢复了过来,这才发现原来“哇啦”在最后时刻收住了攻势,只将短刀插在了旁边的地上。

    



    “哇啦”从地上站了起来,拖住受伤的手臂,对正南仍旧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恨恨表,并用他所特有的蹩脚汉语道:

    



    “你干什么?我来是放你走的!”

    



    “放我走?”正南追问了一句,看见“哇啦”点点头这才相信刚才自己并没有听错,然而心中还是不由得打起鼓来,琢磨着这些图瓦人究竟又在耍什么花样?他可是刚被关进山洞还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还惹得他们费尽气力地搬了半天石块才把洞口封死,怎么如今反而要如此简单的就会放他离开呢?

    



    “哇啦”并没理会正南的踌躇,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让他跟上,随即转朝洞口走去。

    



    正南满心怀疑,却还是跟在了他的后——虽然总觉得这事有几分古怪,但刚才若不是“哇啦”手下留的话自己早就被刺死了,既然这些图瓦人想要的并非是他的命,而自己甚至连他们当中一个断了条手臂的人都无法制服,那与其在这里继续胡乱猜疑,反倒不如鼓足勇气去一探究竟了。

    



    两个人穿过狭长的山洞,从洞口走了出来,若干图瓦人早就围在左右,正南注意到他们那个壮硕的族长唯独不在其中。“哇啦”也不多解释什么,只是带着他绕过两顶帐篷,这才在最大的一幢木屋前停下了脚步,指了指半敞着的木门让正南进去。

    



    正南心想原来图瓦人并不是真的要放他走,而只是把他从山洞转移这里而已。不过看外表这木屋总归比石室来的安全,权且就进去看个究竟吧。

    



    正南一弯腰从低矮的木门中钻了进去,因为图瓦人的房屋大多无窗的缘故,使他的眼睛一时间还无法适应里面的灰暗,只能勉强分辨出屋内的陈设布局与“哇啦”的木屋大致相同,只是面积放大了不少,正当中也有个炉子,木柴在里面噼啪作响地燃烧正旺,借着透过缝隙照出来的火光依稀可以看到有几个人影围坐在周围,在他走进木屋的一瞬间不约而同地转过脸来……

    



    “南仔,过来坐……”当中的一个率先说道。

    



    正南一愣,进而狂喜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听到曹沝的声音时如此兴奋,虽然只是分开了两天,但在这段时间所经历的生生死死直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即使凶险程度远不及之前在古墓中的那些遭遇,独自一人面对时恐怕也会令最坚强的人濒临崩溃,更何况刚才在山洞内亲历了一番曾经发生在于世达等人上的事,直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仔细考虑其中的怪异之处,而现在总算找到可以对其一吐为快的同伴了……

    



    正南走近时才发现Shining和青山都在,唯独不见绿水的踪影,正想问他们她去了哪里,还没等开口却被青山一拉坐在了他的旁,对面的族长更是隔着炉火递过一碗茶来,不过正南刚吃过图瓦人茶碗里的东西的大亏,虽然看见曹沝和族长人手一碗也没喝出什么问题,却仍旧心存顾虑地将它往板凳边上一搁,不品也不尝……

    



    转而曹沝给图瓦人的族长赔了个笑脸道:

    



    “那就麻烦您了,您看我们这次出来的急了,没有带多少钱在上,这两万美金全当是对您照顾我这侄子的酬谢吧,还请笑纳……”

    



    曹沝说着从随携带的皮包里掏出两摞钞票递到了族长的面前,正南心想曹沝这个港农也算足够义气,别看平时视财如命,关键时刻也肯出血来赎回自己,两万美金虽然不多,但应该真是他随携带的所有现金了,只是不知道图瓦族长是否会就此满足,亦或是把他们当成凯子而再狮子大开口地漫天要价呢?

    



    图瓦族长即便是坐在那里也比旁人高出一头有余,再加上总是板着一副冷面孔,很容易给人以不怒自威的感觉。他见曹沝手上的美金先是摇了摇头,进而不容辩驳地将曹沝的手推了回去,最后才开口道:

    



    “我要的不是这个,这点先前我们可是达成了共识的,如果你不能拿出我想要的东西,那这个人就不能带走……”

    



    正南惊讶于族长竟然说的一口标准的汉语,简直比他先前在国内碰到的任何一个老蒙古讲得都要流利,只不过他所说的不要钱究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真是嫌少?要知道两万美金可是他在潘家园的古董店一年的赢利,怎么着也够他全族人一两年的吃喝用度,这还嫌少的话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他刚想发作,却注意到青山一个劲地给他使者眼色,这才压制住心中的怒气,琢磨着倒要看看对方究竟贪得无厌到什么地步,如果他索要太巨,别说是曹沝不会答应,就是自己也很难再心甘愿地双手奉上了,大不了和他们一拍两散,真要把挟持人质索要赎金的事报告给当地政府的话,就不信没人能收拾得了他们……

    



    出乎正南意料的是曹沝对此却并不以为然,只是笑呵呵地回应道:

    



    “这个我明白,这点礼金也没别的意思,只是聊表谢意罢了——至于那个东西的确是在我的上,现在既然见到侄子没事,自然会如先前约定地将其拿出的……”

    



    正南正奇怪于曹沝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看到他在皮包的底层翻腾了一下,这才慢慢的将个盒子取了出来递到了族长的手上。

    



    发丘印?!

    



    正南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曹沝竟然用发丘印与图瓦族长交易,先不说这件宝物只是“独眼”于光托付给绿水的东西,根本不属曹沝所有,单是大家费尽周折并且还搭上了几条人命才算到手的宝物,就这样被将其看得甚至比生命还重要的曹沝拱手让与他人,这样的事于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吧?

    



    然而仔细想想正南又觉得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思考这项交易的出现就显得理所当然了——这群图瓦人世代守卫在流宫的周围,目的就是为了保卫其不会受到外人的闯入,如今既然得知曹沝等人不但进到了天葬椁内,更是将里面的镇墓之宝发丘印倒了出来,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要说起来眼下只是让他们将发丘印拿出来交换人质已经算是比较客气的做法了,联想起昨天他们对待自己的粗暴态度,以及山洞内那具归属于于荣却不知死因的骷髅尸骸,即便是现在发丘印已经到了对方的手上,他们几个人的命究竟能否因此保全还是个未知之数呢!

    



    正南进而又想到,或许绿水的缺席其实是另有原因的,曹沝在来这里前应该有所筹划,大概是已经派她去附近的政府机构寻求帮助,而其余几个则是先行前来拖延时间——这样做虽然也会冒发丘印被收缴的风险,总比让其落到图瓦人的手上永不复见的好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倒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了,最起码可以让大家都无命之忧,即使发丘印真的流转到俄罗斯地方政府的手上,他们一时半会也不会搞清楚这东西究竟有何价值,届时财大气粗的曹沝只要舍得花钱,即便是再将其从老毛子们的手上买回来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事,只是到时候难免生出发丘印归属权的争端来,恐怕曹沝就不会那么轻易地将其交还到绿水的手上了……

    



    这种可能只在正南的脑袋中一闪即过,其中的麻烦虽然让他有点头痛,但那毕竟是以后才需面对的事,与当下的这番遭遇如何善终比起来,他自然更愿意承担前者的麻烦,也不想在此受到图瓦人的勒索和恐吓——只是不知道绿水什么时候会带人前来解救,他们又能不能坚持那么久的时间呢?

    



    正南心烦意乱的时候图瓦族长却没闲着,他从曹沝手上接过锦盒后将其擎在手里,左右上下地仔细打量了一番,却始终没有将盒子打开看个究竟,过了好一阵才开口道:

    



    “老实说我的先辈也只是扩廓帖木儿将军的手下的一个千夫长而已,那时就不曾亲见过这个宝物,更别说现在包括我在内的这些泛泛之辈的族人了——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盼着这东西能被人从流宫中取出来,不过所有先于你们尝试的人都是有去无回,我想那大概是先祖将流宫建造的太过于凶险的缘故,好在最后还是等到了你们这几个能人,终于能一解笼罩在我们全族头顶的诅咒,如果非要说感谢的话,那也该由我来感谢你们才对……”

    



    图瓦族长说着将锦盒交还到了曹沝的手上,继续说:

    



    “既然如此,你们随时都可以带着这件宝物离开我的部落了,等一下我会派几个猎人一路护送你们回到乌斯季巴尔古津镇去——还有,这个小兄弟随携带的那块石头也在这里,你们一并都拿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