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交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曾与附在龙尾石上的邪魔达成了一个协议,以后每帮助他们完成一件事就会获得一项特别的能力,倾听别人想法的能力就是作为这项协议的“预付款”提前支付给了他,只不过邪魔们在其准确上大打折扣,以至于让正南每每使用时都有种可有可无无关痛痒的感觉。

    



    他虽然不经常使用这个能力,却在抵达天葬椁后有了两次与使用能力相类似的效果的经历。一次是在刚到平台上时,莫名其妙地“听”到王贵在石棺内的呼叫;另一次则是当前眼见着绿水被鬼魂附后竟也能与他通过此种方式交流……

    



    然而这两次经历又都与他的能力不尽相同,反而更像是对方占据主导地位的双向沟通,有些类似于面对面的交谈,用的却并非语言而是感觉而已。而能力则只是单向的,只可被自己所利用,被窃听了思想的人则是毫无察觉。

    



    正南曾经对自己的能力细加研究过,他把它称之为“读心术”,其原理大概就是截获对方思考时发出的脑电波,然后经由自己的大脑重新转化成语言信号,有些类似于破解加密电报一般,虽然他不知道邪魔是如何让他具有这项能力的,但相信一旦这次北海的任务完成后能将准确提高至百分之百的话,其“读心”的作用将会是多么神奇。

    



    然而他也同时发现无论他如何努力,“读心术”都无法在邪魔的上发挥功用,大概因其只能对人类有效,如今碰上了附在绿水上的鬼魂亦是如此,不免让他生出人鬼殊途的感慨。

    



    五十年前的盗墓贼的鬼魂现今附在绿水的上,竟然只为跟正南谈及一个交易。听他的意思,大概是要正南他们一行人不要再在古墓中乱闯,反而应该在他的帮助下尽快想办法出去,当然,作为回报他们在离开这里后必须要完成一项帮助他找人的任务——这不是正南第一次与非人类交谈了,却分明听出盗墓鬼的提议中含有威胁的成分,便问他如果他们不依照的想法行事又会怎样?

    



    鬼魂笑了几声后说:怎样?石棺上的宝石都被打碎了,难不成你还做着开启它的秋大梦不成?再说,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墓里可并没有你要找的什么传国玉玺,如果你真是为它而来完全没有必要与我为敌,更何况道不同不相为谋,即便是你们这群人的内部我看也不全是同心同德的吧,还不如识趣地早点撤去,免得伤了同行间的和气……

    



    鬼魂的话有几分在理,原本正南也曾想着见好就收的,毕竟再在这里空耗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全当这次北海之行只是一次练兵了。然而盗墓鬼以前辈的份自居,口吻中除了命令就是威胁,这让正南觉得非常不爽,别说对方貌似对自己还有别所求了,即便他真的担负着守卫这座古墓的职责,想要劝退同行的话最起码也应该客气一点的才对,正是所谓与人方便才能于己方便是也,然而他好像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只一味地以强者的姿态对别人发号施令,不让正南心生厌恶之下忍不住出言讥讽道:

    



    “我们这些碌碌小辈自然没办法跟前辈您相比,无长物,只有这么几条命还算赔得起,就不劳您过分担心了。至于那传国玉玺究竟是否就藏在石棺当中我想也并不是什么特别重大的事,如果是几十年前就被您老倒出去的话,那我也就权当是捡捡漏,大不了把那骨僵尸的尸体倒腾出去一两个的,也算是不虚此行了。至于您要托付的事,恕我实在能力浅薄,无从帮助了……”

    



    正南和盗墓鬼在思想层面上的交谈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后的青山见他和被鬼附的绿水只是相互对峙却无作为,忍不住就想走上前来,却被正南立刻出言阻止了。

    



    正南的话中带刺,若是一般人肯定会立刻暴怒了,然而盗墓贼的鬼魂依旧淡定如初,甚至对青山意采取的行动的行为也是不置可否,只是通过思想再给正南下达了一次最后通牒:

    



    “或者之前我没有充分表达出我的意思,现在就这么说吧:要么五个人全部死在这里,要么给你们留条生路出去帮我办事,二选一,决定吧……”

    



    正南心想这盗墓鬼非但狂妄自大还有些不会算数,明明还有六个人却偏偏被他只说五个,难不成他不打算放过被他附的绿水,又或者所有被鬼附的后果都是难逃一死吗?这个念头一在脑海中出现,正南便有些沉不住气了,担心眼下的形再这么任由发展下去,会令绿水的处境越发危险起来,既然与盗墓鬼话不投机,不如索先发制人,拼上一拼。

    



    这个想法只在正南的脑中刚一闪过,他的脚下早就开始行动了,原本计划好的逃跑路线被修正了一下,演变成了反客为主的进攻,他只两步就奔到了绿水体的侧面,只想着一个闪而过随即就可以转将她的上肢扼住,这样至少可以控制住附在她体内的盗墓鬼让他无法自如地控绿水的体了,至于之后的事,就需要对神鬼之道颇为了解的曹沝和于世达来解决——他这招攻势并不是从跆拳道上学来的招数,严格说来甚至以前都没有付诸于实际行动中过,虽然面对的是盗墓鬼,但毕竟他选择附的是小的绿水,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正南可不想用下劈这样的杀招来对付一个女孩子。

    



    按理说正南的速度已经很快了,然而绿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分毫,在两个人错而过的一瞬间正南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盗墓鬼该不会是早就把他的计划读了去吧,这样的话自己岂不是置于险境当中了吗?

    



    心中虽然疑惑,脚下却已无退回的可能,无论如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然而他刚越过绿水侧的时候,忽然感到有只手掌在他的后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直拍得他顿时口一股血气上涌,哇地一下吐出口鲜血出来,同时体由于惯作用踉跄了几步,终于还是站立不稳,一下子向前跌倒了……

    



    正南的举动都被后的青山看在眼里,在他行动之初青山也便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只待随时接应。然而他分明看到正南的行动并不顺利,竟被绿水一拍之下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就想着上去帮忙,然而脚下刚动的时候却看发现了些许异常:绿水反手在正南后背拍的这一下虽然令他吃亏不小,但她自己好像也反受其害般的立时缩回手来,“啊”地惨叫了一声后,萎靡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时间内,青山纵使距离如此之近也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被盗墓鬼附的绿水和正南接触的一瞬间好像是触电了一般,紧接着就没了动静。他几步赶到了绿水的边,将她扶起来细细查看时才发现她呼吸还算平稳,只是暂时失去了知觉,应该没受到太大的伤害,而且血红的眼睛正在退去,逐渐露出眼白和瞳孔……

    



    正南的这番鲁莽行动竟然差阳错地把盗墓鬼的魂魄从绿水体上驱逐了出去,这也算是意外地收获了。其他人此时都围了上来,于世达在绿水的人中上捏了几下,见她慢慢睁开眼睛这才放下心来,告诉旁人说她没事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不远处的正南好像发现了什么大叫道。

    



    大家一时之间只顾得上查看绿水的状况,却没注意到正南,只当他是被盗墓鬼推了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经他这一叫齐齐把目光移过去时才发现,原来刚才正南被收脚不住,直朝九边石棺撞去,好在他还算反应敏捷,用手臂在石棺的边侧做了个缓冲,这才没有撞个头破血流出来,不过体还是重重地顶在了石棺上,直撞得七荤八素,浑青肿起来。

    



    然而令正南和众人惊诧的是,正南刚好跌倒在石棺的头部位置,此时他脖子上的龙尾石竟然凭空悬浮起来,并且间断着发出亮光,直朝石棺头部的凹槽漂去,只是被红绳所缚,一时间还无法行动自如罢了……

    



    红绳很细,被正南和龙尾石这一牵扯很快就自打结处断裂开来,正南立刻伸手去抓却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地看着它“嗖”地一下从视线内飞过,不偏不倚地卡在了原来缅甸翡翠所在的凹槽里。

    



    “咔拉咔拉”,伴随着一阵像是锁具开启的声音,石棺顶部开始不停地对折再对折起来,就如同之前那次消失一样,转瞬间整个盖子的部位都就这么凭空消失掉了,只剩下一口顶端开口其内漆黑的石棺,就好像张着大嘴的怪兽,随时都要把人一口吞下一样。

    



    正南扒住棺材的边缘站起来,借着头顶的微光朝着里面瞄了一眼,心想最好的形是王贵真在其中,这样至少可以救回一个同伴。当然如果运气不好,自里面再跳出个骨僵尸一类的怪物的话,那就听凭它随便处置自己好了,反正现在也没半点力气再与其抗争,即使一阵微风都会令他摇摇坠……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