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鬼魂的交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曹沝提出的这个互问自检的方法还算管用,最起码经过前两对人的测试效果不错,虽然引发出不少尴尬来,但至少证明四个人无一例外都是没有被恶鬼缠上的清白之。然而正当正南决定在和于世达的配对中大展拳脚一探究竟的时候,于世达却率先给他来了个下马威,目标直指那块被和尚道士和尼姑附魂了的龙尾石上,就好像他对它的来龙去脉了若指掌,只待正南自己坦白交代一样……

    



    正南对出现眼下的局势丝毫没有准备,进而又觉得事态的发展对自己来说极其不妙,如今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而逐渐把他入死角的竟是他一直心存怀疑,却因种种原因而未加防范的于世达。

    



    正南心想这个老巨猾的于世达究竟意何为?他一手导演了这出互问自检的闹剧,该不会是为了把他摆到案板上随意宰割一番吧。算起来从鬼附理论地抛出直到现在,于世达可谓是用尽心思地百般渲染,这才达到了让大家人人自危的效果,进而导曹沝开口提出这么一个检测所谓的鬼附的方案出来。如果没猜错的话,他肯定是一早就知道了这块龙尾石的秘密,布下这周密的棋局只为引得自己一步步地走入圈,然后再在这块石头上大做文章,其目的无外乎是要向大家证明一点,即在这个队伍中如果有一个人是被鬼附了的话,那就肯定是他正南了……

    



    正南觉得自己真是遇到了艰难的选择了。

    



    撒谎否认?于世达显然是有备而来,一般的谎言即便能够暂时令别人信服,也必定不会被他所接受,一旦到时候被他揭穿开来的话,自己在青山等人面前的威信必然扫地,以后还有什么权利来领导大家走出困境呢?更严重的是,现在大家正在互相猜疑当中,此时如果被他们知道自己上竟然就带着三个邪魔,那岂不是无异于与他们划清了界限,而把自己置于孤立的境地上了吗!

    



    和盘托出?从祖父的故事一并讲下来可是个不小的工作量,更何况如此天方夜谭般的故事有几人能够欣然接受?正南原本就不想把这个秘密隐秘起来,尤其是对自己一向信任有加的于氏兄妹,然而他也想到过或许朋友间的真诚以待与无所隐瞒还是大有区别的,有些事只能他独自面对,把旁人牵扯进来反而于己无利,还会害的朋友共同烦恼,得不偿失……

    



    正南的脑子在一瞬间百转千回,把所有可能都过了一遍,却没有最终找出一个看似足够妥帖的应对办法出来。他在心底对于世达百般咒骂了一番,脸上却又不能显露出丝毫的不满出来,正想着如何掉转个话题延缓些正面回答的时间,却听到于世达反而打了个哈哈道:

    



    “要说起来这龙尾石也算不上什么值钱的宝贝,只不过听说它邪的很,容易招惹神鬼而至,依我看你小子还是趁早将它摘了去,免得真被恶鬼缠,甩脱不掉可就麻烦了——哎呀,对了,你看我只是刚才偶然看到你的龙尾石,反倒一不小心把我原本应该干的正事给忘了,现在既然问题已经被用掉,那就就要照足了规矩来执行,换到你来问我吧!”

    



    正南听于世达如此说顿时放松下来,不过转而变成了警觉,琢磨着于世达这番折腾该不会真像他所说的无意而为的吧。就凭他那么精明老练,怎会在该自己提问的时候不小心把机会浪费在在他看来无关重要的事上呢?再说这提问互检本就是可大可小的事,全然是为了确定队伍没有被鬼魂所渗透,作为行动的发起者于世达深知其中的利害,断然没有玩笑以对的态度才对,这非但不像他的行事风格,更加有些违背常理,除非一切都是出于他的本意所为,至于目的,那就很难说了,难道……

    



    正南觉得自己大概是猜到了于世达的意图了。

    



    于世达必然是知道正南要借着这个机会对他之前的所作所为穷追猛打一番,他或许可以凭借言辞来抵挡住质询,但难免会给旁人以盖弥彰的感觉,反倒不如在陷入困境之前就将正南可能会提出的刁钻问题封堵住。要想达到这个目的虽然困难,却也不是不可作为,最起码对于世达来说是这样的。

    



    他肯定早就注意到了正南佩戴着的龙尾石,或许对石头上是否真的附着着什么东西并无把握,只是觉得正南这个贩卖古董的老板竟然选择了这样一块并不很值钱的东西带在边,必然是有些特别的说法隐含其中,于是不失时机地借题发挥,表面上装出无心之下发现了龙尾石的存在,实际上只为给正南提个醒,示意既然他于世达可以对此不加追究,作为回报你正南也应该在提问时小心应对才好……

    



    正南觉得这正是于世达的本意,只不过对方究竟对龙尾石的秘密知晓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对于他来说眼前又面对了两种截然不同的选择:要么对于世达的威胁不以为然、依然固我;要么就此屈服、伺机再起……

    



    这就好像是与于世达进行的一场赌局,两个人都在猜测着对方的底牌究竟几何,而己方或者示弱或者显强,只为迷惑对方借此达到扮虎吃猪抑或扮猪吃虎的目的。然而究竟谁是猪谁又是虎看似目前尚无定论,一味地轻军冒进无异于向对方亮出所有的底牌,到目前为止自己跟于世达的这番暗斗虽然没占到什么便宜,却也仅是打了个平手而已,不如索留待以后再与对方进一步地周旋,这次彼此既然对此落了个心照不宣,这也算是个不小的收获了。

    



    想到这里正南勉强对于世达挤出个笑脸,佯作经过一番思考后才道:三叔是否被鬼附最好检测,您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在村民们面前变的魔术吗,现在只要依葫芦画瓢地重复一次就可以了。

    



    正南分明看到于世达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席地而坐,拾起几片缅甸翡翠的碎片在地上一字排开,也不找寻可以代替茶杯的东西,只是手心向下在上面一滑,碎片便在一瞬间都消失地无影无踪了,再次翻过手掌来时才看到原来都被夹在于世达的指缝中,速度之快不仅让旁人连呼精彩……

    



    正南也勉强跟着附和了几声,随即把所有人都聚拢起来,低声说:为了预防万一现在大家再约定一个暗号,以后无论是谁都以暗号为准,避免再被什么鬼引魂或者鬼附害得大费周折——至于暗号嘛,我原本想用“玉玺”的,后来觉得未免太过媚俗,还是暂时以“宝印”代替吧——咦,绿水你的眼睛这是怎么了?

    



    众人闻言转头去看时才发现绿水不知什么时候眼睛变得通红,甚至黑色的瞳孔都隐没在了其下,乍看上去与旁边那只穿云甲别无二样。

    



    她近的曹沝和Shining见状一惊,不由自主地连连倒退了几步,这才惊呼出来。事发突然,刚才还好好的绿水竟然瞬间就发生如此大的变化,除了鬼附了还能是什么?

    



    大家都以为被鬼附了的绿水会像穿甲兽一样袭击他人,所以在最短的时间内退开来,却只见他一直呆立在原地,低着头,发出一连串男人般的冷笑声。声音自天葬椁内来回折返了几圈,就好像有无数鬼魂埋伏在四周共同发笑一样,异常的骇人。

    



    青山试探地走近一步,叫到:绿水,是你吗?

    



    没有应答。

    



    正南也凑到了青山的旁,一边弯着腰打量着绿水的表,一边深低语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哼……”笑声戛然而止,代之以一个轻蔑的叹词。正南一紧张,脚下就要不由自主的逃跑了,可对绿水状况的担忧终于还是占了上风,让他沉了口气后再次走近了一步。

    



    此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两米,正南合计着如果这时候绿水对他发动进攻的话,他也只有逃跑这一条路可以选择了,总归不能硬拼之下伤害到了绿水的体吧。不过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若想转再加速显然无法比及绿水直接加速的快捷,虽然后有青山的接应,还是无法确保万无一失。不如到时候索反其道行之,一旦形有变就直朝绿水而去,从她的侧觅个空当一钻而过。这样做表面上看似凶险,其实反而是个较为稳妥的路线,如果他的反应足够快的话,甚至可以在溜到绿水后时趁其不备反将其控制住,届时再让青山正面上来帮忙,最起码胜算更高一些。

    



    正南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在受到绿水攻击的况下逃跑的事,但附在绿水上的鬼魂似乎并不急着出手。她在“哼”了一声后略微抬起头来,翻着血红的眼珠看了看正南,不无轻蔑地说道:

    



    “区区一个臭未干的毛头小子竟然也敢打起宝印的主意,也不称称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原本老夫我并不想刻意为难你们,谁知你们自不量力地执意妄为不说,竟还出手打死了我的穿甲兽,你倒说说这笔账究竟要怎么算呢?”

    



    正南虽然惊恐,出自绿水口中的话他却听得明白,心想果然不出所料,眼前这个鬼魂原来就是五十年前进入古墓的盗墓贼了,看来他必定是失手死于此地,魂魄还不甘心就此离去,只是不知道他现在究竟意何为,难不成要像骨僵尸一样守卫着传国玉玺,不让任何旁人触碰吗?

    



    正南正想着的时候忽然又听到了绿水“哼”了一声后道:宝物自然该是能者得之,如果你真有本事的话就去拿好了,只怕徒劳无功不说还会搭上一干人的命——当然,这都与我无关,我之所以希望你们能够活着出去的唯一目的不过就是帮我办件事罢了,究竟何去何从还要听凭你们自己的选择!

    



    正南惊讶的发现这次绿水的嘴唇并没有动,而鬼魂的声音好像直钻进他的耳朵一般,加上刚才自己只是在脑海中有了诸多想法,却不知如何被对方窥探到并加以解答,如此诡异的场面似曾相识,细想下来竟与他刚到平台上时出现与王贵交谈的幻觉如出一辙。

    



    为了验证这一想法,正南故意在脑中想:你要我们办什么事?

    



    没过多一会儿鬼魂就回答道:出去帮我找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