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岩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近乎于搏命式的攻击最终没有奏效,反倒惹怒了原本就穷凶极恶的骨僵尸,他们聚拢起来犹如饿虎扑食一般袭来,与六个人相撞到了一起,出于惯的作用,一时间谁都无法停住脚步,齐齐滚落下了刚刚在平台上出现的神秘坑洞里。

    



    在下落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心想即使没有被摔死,谁又还有力气与僵尸们继续为战呢?然而随着落水的“噗通”声四处响起,正南等人着实被呛了几大口水,却发现并没有立刻殒命,好不容易各自翻腾着从中露出了脑袋,这才贪婪地吸着空气。

    



    与他们一起掉落下来的骨僵尸遇水哪里还能活命,早就泡发成了浮肿的死尸,漂浮在水面之上,四周一片漆黑,正南缓过劲来后摸了摸后,发现先前挂在肩膀上的背包竟然还在,立刻从中抽出狼眼手电打开来。

    



    他不敢将手电的光线四处乱扫,只将其照向头顶大概四五米高的平台坑洞口上,一边大喊着每个人的名字。听到其余五个人相继应答后放下心来,看样子没有人受伤,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正南让众人朝他所在的地方靠拢过来,然后才将手电的光线转向四周,这才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个不大的水潭,刚好位于平台之下的中心地带,周边则是围绕着水潭宽约五六米的环形石台,再往外则是同样呈九边形的墙壁。按照尺寸算整个地下的空间应该刚好与其上的平台大小相同,而这四周的石壁之外应该就是盛装弱水的环形水潭了。

    



    原来在平台之下还有如此玄关,这倒出乎正南的意料之外,只是不知道这个地方还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还有这个小水池中的水是不是也会像外面一样变成弱水呢?

    



    想到这里,正南叫上大家赶快朝石台方向游去,毕竟踩在坚硬的地上才会让他感觉到踏实。一干人拖着疲惫的体从水潭中爬到了地面上,每个人都大喘着粗气却又都一言不发,刚才云海被粽子生生杀死的形还历历在目,劫后余生的兴奋之怎及失去同伴的悲痛!

    



    云海是在满洲里加入到队伍当中的,当时曹沝和于世达为此还有过争论和不快,只是在正南出面调停之下才算勉强成行,说起来也算是他与他们大有缘分了。然而此时正南开始不住在想,当时如果断然拒绝于世达的要求,那云海就不会在这远离家乡的地方丢掉命了,说起来这段行程中他曾不止一次救过他人的命,自己却再也无法活着离开,甚至都没有给旁人以帮他找回尸骨的机会,这对于他们这些侥幸活命却等同于苟延残喘着的人来说岂不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嘛!

    



    一路上先是司徒浩方,然后是王贵,现在连云海也死了,如果干摸金倒斗这个行当意味着就要不得不面对一个个同伴的离去的话,那正南甘心为人取笑胆小怯懦也不愿不趟这滩浑水。在他看来,在一条条鲜活的人命面前,多么价值连城的古董也会失去其为之疯狂的价值,变成与一块石头、一把泥土无异的俗物……

    



    正南又唏嘘了一阵,这才强打起精神站起——逝者已矣,即便心存挥之难去的愧疚之,也要先为队伍中的生者尽到最后的责任,找寻离开这里的通道。

    



    他拿起手电沿着石台向前走时发现侧边的每面墙壁上都有一处巨大的凹槽,呈横窄竖宽的形态,深度大概也有七八十公分左右——他正奇怪于这究竟是作何用途的设计,随即想到了什么,叫来青山问他看这些凹槽像不像是盛放石棺的所在?

    



    青山开始也不明所以,经正南这一提醒立刻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平台上忽然出现的九口石棺之前都是存放在这里的?看外观尺寸倒是非常符合,只是不知道它们是怎样从这里转移到平台上的。

    



    正南说:先前王宝宝的巨型石棺也是在平台上无缘无故地失踪了,形应该与这就些骨僵尸棺类似,要说起来王宝宝为了营造自己的墓真可谓是花尽了心思,直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推动这些大大小小的机关的动力究竟是什么,虽然石棺在面前忽然消失和出现十分诡异,但我猜想这也与墓整体设计的巧妙有所关联,石棺、平台、天葬椁、墓室乃至整个北海地区的水系构成了一个密不可分而又互相作用的整体,被用以达到和完成我们所遇到的那些效果——然而我始终还有个疑问,面对如此精巧的机关设置,原本我们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倒斗队伍肯定应该应接不暇才对,然而事发展到现在,除了司徒浩方等三人意外死亡之外,剩下的人却在惊险之余依旧保存了命,不知道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究竟是古墓最初设计上的缺陷呢,还是墓主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而有意为之……

    



    经正南这么一说青山也立刻想起了什么,他说:我们刚才在平台的边缘被骨僵尸围困的时候,如果不是头顶的这个坑洞忽然出现,恐怕现在所有人都要难逃一死了,当时慌乱中没多细想,现在琢磨起来或许真如你所说,墓室中的机关设置并非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而是一种引导,一步步地胁迫我们朝向古墓的最深处深入?

    



    正南对青山猜测的正确与否不敢确定,直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猜测都是凭空而来,丝毫没有支撑的依据,纵使合合理,也不过是猜想而已,未必切合实际。

    



    此时他的手电照到了凹槽的内部,发现里面好像有什么影影绰绰的东西。正南和青山上前一步,将半个体探了进去,这才发现在凹槽的底部绘有简单却生动的岩画,在狼眼手电的强光照下,宛如刚被雕刻上去一般栩栩如生。

    



    再去查看其临近几个时发现每个凹槽下都有类似的岩画,大概是因为之前一直被骨僵尸的石棺阻挡在其后,隔绝了空气和水汽的缘故,保存的极其完好。

    



    岩画间似乎存有关联,正南选定一幅应该是起点的看起,只见其上所绘的是在金銮宝之上皇帝召见文武百官的形,看衣着服饰都是蒙元风格,石阶下半跪着一员武将,其后左右各有一名侍卫模样的人持刀而立。武将的头低垂着,似乎在聆听着对他的宣判一般,满脸的错愕和惶恐;

    



    第二幅的环境换到了一个精致的房间中,皇帝依旧正襟危坐于主位,武将却站立在旁侧,虽然一如前一幅的恭敬谦卑,却没了惶恐之色,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疑惑。在他前方有两个仆从各自手持一个托盘奉至他的面前,其中一个上面摆放着若干黄白之物还有一件丝绸马甲,另一个托盘上则是个精巧的方形盒子,貌似都是皇帝对这武将的赏赐之物;

    



    第三幅岩画的背景换到了茫茫湖水边的草原之上,不计其数的劳工正被征发建造着什么,来回往复地搬运着巨大的石块,而先前那个武将带着一干侍卫立于最前方,见识巡查着工程的进度,显露出一副踌躇满志的得意之色;

    



    第四幅是在一顶巨大的帐篷之内,武将正堂而坐,其下两排侍卫分别一字排开,后排一共九人,虎背熊腰,凶神恶煞,一看就是气力过人,手段强硬之辈;前排四人则是每人手持一把匕首,细看下来竟与正南的蒙古短刀如出一辙;

    



    第五幅正中心画有一个锦盒,就是前面岩画中出现过的皇帝赏赐给武将的那个,四周笔画复杂且凌乱异常,细看下来才能发现是四个猎户星座的简图重叠交错在了一起,如果正南不是先前早就对蒙古短刀上的图案谙熟于心的话,相信此时是怎么也看不出个所以然的;

    



    第六幅在茫茫湖水的岸边上,一员汉族着装的将领立于马上,马鞭朝湖中的某个位置一指,其后虚隐着的千军万马立刻跃跃试,好像只待悍将一声令下就会踏平一切档案阻挡他们去路的敌人一般,势如千钧;

    



    第七幅换到了天葬椁之上,环形水潭内积尸无数,草原鹰或盘旋于其上,或干脆落下拼命啄食着尸体,平台上只剩下汉族悍将一人背对着环形水潭,看得出上多处负伤,已成奄奄一息之势,只不过还强打着精神,手持一方长剑与九个骨僵尸相持而立;

    



    第八幅画上只有九个黑点,围成了一个九边形,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最后一幅呈现两军对垒的状态,左右大军分别挂有“元”和“明”的大旗,厮杀场面异常壮烈。恍惚间可以看到元军阵后有一方天盖,其下除了着龙袍的皇帝之外,还有一人立于旁侧,面对千军万马拼杀的场面,他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