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天降巨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为了表示对曹沝的信任,一狠心就让他拿着军工刀在自己的臂膀上硬生生地挖下块来,看着之前化出脓水的肌肤终于渗出红色的血液,曹沝才让Shining用于世达他们包裹里找来的纱布包了伤口,可惜的是在旅行包里并没有找到任何抗生药物,只有瓶伏特加被用来消毒刀具和伤口,好在曹沝行动快捷,创面不至于深入到肌和经脉的深处,一时的疼痛还在正南能够忍受的范围。

    



    一切料理妥当后正南反而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时间,暗地里对刚才曹沝的举动有些感激,同时又觉得或许自己因为一开始就对他的世故很是厌烦,从而导致了先入为主地认为他肯定不会干出什么好事,现在看来,别的不说,单是这次给自己挖疗伤的经历就足以证明他作为这个团队中的一份子,并不是每一次都会帮倒忙的。

    



    对于刚才正南和青山的过激反应,曹沝似乎并不以为然,反而Shining明显是在内心积聚了股怒气,她甚至在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故意将纱布勒得紧紧的,疼的正南咬紧牙根却不敢声张。论资排辈Shining应该算是他的侄女了,但正南实际上却是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与他爷爷这个城府极深的格形成鲜明对比,她反倒更能体现出那种涉世未深的单纯和质朴出来,以至于让包括正南在内的男人们都会自内心生出怜香惜玉的冲动。然而,从另外一方面讲,Shining自小在美国长大,受到的是西方开放式的教育,在单纯的格中又不乏独立和自主的特征,绝对不会钟于他人的怜惜和照顾,所以即便是正常况下尚且不会做出小鸟依人的举动,更不要说刚才正南的行为极大地挫伤了她的感了。正南不是个懂得如何哄女孩子开心的人,对于眼下的窘境一时也无能为力,只盼着能够在Shining气消一点的时候再对她解释一番,至于现在么,还是不要招惹她为妙。

    



    说到底这次过激反应都是自己的错,不过被忽然出现的草原鹰咬伤也算是个谁也无法预料的突发事件,再加上众人被困在地下已经足足三四天的时间,难免绪上有些失控,依着他的意思值此之际更应该同舟共济才对,误会既然已经澄清就没必要再揪住不放了,更何况当务之急是找寻逃生的出口,不然保不齐什么时候还会受到草原鹰甚至别的什么怪物的攻击了。

    



    想到这里,正南不觉有些奇怪,让青山用长刀挑了只鹰的尸体放在他的面前,只看到它虽然被长刀插中的部位流出的是红血,但从嘴中渗透出来的却是暗褐色的浓液,跟刚才自己伤口的颜色有几分相似,弯钩型的喙虽然是坚硬的角质构造,却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就已被腐蚀殆尽,使得鹰嘴的部位看上去异常的怪异。

    



    正南曾经去过几次内蒙,在草原上也看到过有当地牧民用驯化的草原鹰来捕猎,近些年国内的几大草场退化都非常严重,若想见到纯粹野生的草原鹰则不那么容易了,却没想到在这贝加尔湖流域非牧区碰到的数量反而如此众多,单这一点就有些不太符合常理,更何况它们一向有翱翔长空的习,怎会通过这曲折的水道钻进地下觅食呢,难道知道地下出现了它们需要的食物——人?

    



    草原鹰竟然把人类当成食物,这种况正常吗?

    



    正南忽然想到之前他和青山还碰到过吃人的桃树这种东西,相比较之下也就不觉得奇怪了。不过曹沝似乎看出了他先前的疑惑,走过来俯下扒拉了一下鹰的尸体,言之凿凿地告诉正南说这只是普通的草原鹰,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曹沝说:世侄你以前见过的那些被驯化后的鹰只能说是猎人手上的玩物,土生土长的蒙古族是不会干这种事的,因为早些年他们灵魂升上长生天还要借助这些草原鹰来实现,只可惜这些年来天葬制度已经被打着移风易俗的招牌所逐渐废止了,再想见到这些食腐鸟类和狼群可不那么容易——去年我曾经看过一个俄国和外蒙合拍的纪录片,讲的就是这个问题——说来说去还是南仔你的命大,稍有耽搁你的体就如同这只死鸟一样了……

    



    正南“哦”了一声后说:原来这些草原鹰都是食腐的,口腔里充满了治病细菌,这倒与有名的科莫多巨蜥有些类似,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些鹰的习有些奇怪,怎么会忽然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呢?

    



    说话间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发表起各自的看法。

    



    青山说可能这些鹰不知什么时候被困在了地下,只能通过暗道和漩涡四处游走,这次被他们碰到应该是个意外罢了……

    



    绿水显然不同意他的观点,只说如果是被困在地下,那他们一直以来以何为食呢,总不会巧到它们只是这两天才掉到地下,凑巧还没有被饿死的吧?

    



    王贵一直没有参与众人的讨论,只是顾自的在原地绕着圈子,仰头看了又看,最后才似乎有所发现,指着九个漩涡告诉众人说:你们看这些漩涡的大小是不是刚巧可以容得下鹰的通过?这是不是太过凑巧了呢?依我看这些漩涡就是当初建造者有意留下来的通道,专门为草原鹰自由进出之用的……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王贵的推测,别的不说,单是如此一个空的墓室里,哪里有草原鹰需要的食物供给,如此这些猛禽就没有理由下来了,退一步来说,古人费尽气力地营造出这么一个水下的建筑出来,该不会就为了吸引几只鹰吧?

    



    王贵一时也找不到能让众人更加信服的依据出来,不过正南反而觉得他说的未必全无道理——在时间迫近夏至的时候这些草原鹰突然出现,这其中应该存在着某种联系,鹰袭虽然给他的体造成了创伤,但总归不是什么特别大不了的事,反而是隐藏在下面的这种联系更令人感到不安,眼看着现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果再出现什么更加危急的况的话,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从容应对了。

    



    正想的时候正南的体一晃,众人里只有他因为受伤才坐在地上,看到其他站立在他边的人似乎也有所感觉,知道并非是自己产生的幻觉,周遭陷入了短暂的死寂当中,每个人都屏气凝神,留心查看着周围的变化,那阵势就如同准备应对随时都会从周边的黑暗中冲出一个怪兽一般,紧张而又肃杀。

    



    然而地上没有再出现任何晃动了,反而是头顶不时传来微弱的“汩汩”水声,声音由远及近,越发强烈起来,就如同众人头顶着的是一锅即将煮沸的开水一样。

    



    众人不自的把所有的狼眼手电打开向头顶,竟然看到上方原本平静的倒置的水面真如开水般冒起泡来,先前还依稀可见的光此时却被什么东西遮掩去的光亮,只能依稀看到那隐藏在水中的物体十分巨大,带着一团黑影不断下压下来,随即缓慢而又势不可挡地从水中探出了它底部的轮廓——竟然是跟这个房间差不多大小的九边形石块。

    



    石块下降的速度说不上快,但看样子距离地面十几米的高度落下大概只需要一两分钟的时间,然而其下的众人却忽然慌了手脚,正南一股从地上跳了起来,拉起距离他最近的Shining和曹沝便往房间的边缘跑去,同时招呼着大家快些跟上。一干人气喘吁吁地跑到边缘的时候,这才发现根本无法躲避——头顶的巨石和房间的结构相同,大小也刚好契合,应该就是借助他们先前发现的九条滑槽而下,依照这个架势下去,要不了多久处其下的任何活物都要被压成饼了。

    



    正南的脑筋飞快地旋转着,面对如此紧迫的局面只盼着能够找到一条可以暂时容的所在,灵光一闪之间,他立刻就指着旁侧两堵墙壁交点的地方向众人喊了句:

    



    “密道——快……”

    



    众人心领神会,相拥着跑了几步来到了墙角。

    



    先前正南等几人从天桥下的平台通过密道滑到了这里,而现在这几条密道口看来是他们唯一可以保命的地方了。所幸密道口距离地面不高,臂力强劲的云海先攀附着边缘爬了上去,随即转过把绿水和Shining拉了上去……

    



    这番动作下来头顶的石块已经下落了大半,时间紧迫,正南把曹沝推到前,让云海先把他也弄了上去。

    



    按照道理说下面应该轮到于世达了,毕竟在紧要关头首先应该顾及到的除了两个女孩和曹沝外就剩下于世达年龄较大,然而正南回去看时竟然一时之间没有看到于世达在哪里,反而被后的青山一推一送,狼狈不堪地爬进了密道。

    



    正南的肩膀蹭到了石壁上,直疼得他半边体酸麻,但还是忍着痛立刻转过来,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拉青山。此时头顶的隆隆声越迫越紧,一时之间房间内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好在不知后面是谁忽然扭开一个荧光棒丢了出去,这才让正南看清了青山的所在,一把抓起他费力地往上提。

    



    正南用尽了全的气力,再加上云海在侧的协助总算把绿水拉了上来。他转而再向下望去,只希望能在巨石滑落到密道口之前还有足够的时间能解救最后的两个人。

    



    先前扔下去的荧光棒散发出来的光亮依旧,然而在它照亮的范围内,正南竟然看不到哪怕一个人影……

    



    怪了,刚刚还在下面的于世达和王贵跑哪去了——正南的脑袋嗡嗡作响。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