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鬼引魂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和青山两个人勉强从石阶上站了起来,刚刚四个鲜活的生命就在他们的眼前消失掉了,这令的他们一时之间都不敢接受这个现实,以至于眼中都噙满泪水,内心充斥了自责以及对这机关的制造者的愤恨。

    



    然而这种感还没有升华到让他们做出冲动的事的时候,忽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人声,听那意思好像是嘲笑他们两个人无能一样,不令他们愤愤然起来。

    



    然而因为脚下的漩涡急速旋转,溶洞内渐渐腾起水雾,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哪里能看到半个人影?

    



    青山哑着嗓子喊了句:什么人?

    



    他们所在的天桥对面传来了答复:怎么,刚分开几天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青山先是一怔,进而试探着问:三叔?

    



    听青山这样说正南开始还不敢相信,又迈上了几层台阶后努力朝声音发出的地方张望,只看到隐没在薄雾后面的一个黑影也朝他们这边凑近了几步,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可不就是绿水青山的三叔于世达嘛!

    



    三个人被断桥所隔断,相聚差不多十几米的距离,不过青山总归不会错认了自己的叔叔,只见他看到于世达的一瞬间就跪倒在石阶上,先前强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与正南记忆中的那个硬汉形象截然相反地尽显悲切,哭着告诉于世达说姐姐绿水掉到漩涡里去,估计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出乎正南意料的是于世达听说绿水掉到了漩涡中却并没有显出半点哀伤来,反而是问他们是否有办法换到他所在的那只天桥之上。

    



    正南琢磨着他们一行人是被三腿蟾蜍驱赶至此的,所有的装备都落在精灵屋外的汽车上,纵使体敏捷如青山一样,一跳也不可能跨越十几米的距离,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正打算告诉于世达的时候却转念一想或许还有其它办法,随即从背包中掏出了麻绳,与青山合力将麻绳的一端绑在天桥尽头的那块悬浮在空中的石阶上,然后将另一端绑在自己的腰间,紧接着向后退下了七八节台阶,待到一切准备妥当后轻吐了口气,纵向天桥一侧跳了下去。

    



    正南事先估计过绳索的长度大概有二十几米,刚好支持他做出这个比较冒险却是唯一可行的举动——绳子带着他的体划了个半圆,类似于钟摆一样从这边到了那边,刚好可以让他顺势抓住对面的一块石阶,进而爬了上去,然后解下绳子扔回给青山,让青山学着的样子也摆了过来。

    



    正南的这招是在电影中学来的,当时汤姆克鲁斯可是从工商银行的大楼上过,与他比起来正南的勇气之大也并不逊色,现在两个人终于和于世达会合到了一处,眼看着青山对悬在半空中都丝毫没有半点畏惧,此时与叔叔见面却又眼圈发红,话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反而再次哽咽了。

    



    于世达拍了拍青山的后背,赶紧阻止他道:山儿别着急,你绿水姐姐没死,而且活得好得很呢!

    



    正南觉得奇怪,于世达怎么会到这里?他之前不是和王贵以及司徒浩方一起去实地踩点了吗,按理说即便是赶回乌斯季巴尔古津镇再由地下一层进入到盗洞中直达此地也应该是出现在他们后才对,再说盗洞以及石室被流水淹没是在他们眼前发生的事,绝对没可能会有人涉水而过这样勇猛吧。再看他一衣服干爽且毫无灰尘,不像他们这样满泥土狼狈不堪,更奇怪的是于世达好像对发生在他们上的事了如指掌一般,并非几次三番或明或暗地表示出先前掉落到漩涡当中的绿水并没有生命危险,他这样说又是有何根据呢?

    



    青山满脑子的疑问有待解开,但于世达却似乎并不着急解释,反而指了指下的漩涡告诉他们说:下面的漩涡当中有个天台,绿水她们应该都掉落在天台上了,暂时没有命之忧,我先前和王贵、司徒浩方他们下去探过路了,看到天台的中央有个铁门,下面好像有条通向别处的暗道,只不过铁门上有道连环锁,一时之间无法打开罢了——我想这样的设计肯定与王宝宝的墓葬有所关联,不如现在我们一起跳下去,和绿水汇合到一处,想办法打开铁门,离开这处险境后再做计议。

    



    青山听到于世达的说法立刻转悲为喜,摩拳擦掌地就等着跳到漩涡当中去,却被正南拦了下来。

    



    正南觉得于世达说得过于玄乎——自从自己进入到地下后接二连三地遇到过很多无法解释的现象,类似现在脚下悬浮在半空中的石阶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只不过一直被形势所迫,还没来得及对这些玄妙所在细细考虑,但于世达所说的话也未免更加不靠谱了吧。眼看着下的漩涡水流湍急,怎么可能会有一个他所说的天台存在于当中且如此稳固呢?

    



    虽然在他内心也希望于世达所言非虚,那样的话绿水、Shining、云海以及曹沝就有可能还活在人世,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轻信任何人的任何话,做出原本在他看来安全极低的事来,更何况于世达此时忽然出现与他们相遇在一起,如果不是事先约好,世上恐怕没有这么巧合的事吧……

    



    难道眼前的于世达并非真的是于世达?

    



    正南忽然想起刚才在盗洞中的时候,曹沝曾跟他讲起过,除了鬼打墙和鬼铺路之外,摸金倒斗的人偶尔还会碰到另外两种凶险的况:鬼引魂和鬼点灯。

    



    按照曹沝的说法,鬼引魂这种说法原本不止限于盗墓这一行当,中国民间就有小鬼勾魂的说法,讲的就是府的黑白无常专奉阎王之命,来人间带走阳寿已尽的人的灵魂——鬼引魂的由来大概与此有关,但也有些差别,盗墓贼在进入墓葬后激起尸变,墓主轻者会来个“鬼吹灯”略微提醒一下,如果见到闯入者识趣退出自然最好,否则他就会演变出与盗墓贼相熟的人物出来,把盗墓贼引入暗藏机关之地而置于死地,这种做法与勾人魂魄的黑白无常无异,所以才被行内的人敬称为“鬼引魂”——其实说到底不过就是墓主或者屈死在陵墓里的其他人的怨念凝聚而成,但在极端封闭的条件下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进而盲从行动招致杀生之祸,说起来可是比强攻硬怒还要更为恐怖的机关……

    



    曹沝当时讲这些的时候正南听得不甚仔细,因为在他看来这些都是老一辈盗墓者的穷讲究,至于他的摸金倒斗则要与时俱进,不仅装备上要现代化,对付墓里的诸多玄妙更要以科学的观念来分析和处置,这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此时,于世达忽然莫名其妙的现于此,并且让他和青山做出在他看来与自杀无异的举动,仅是这点尤其让他怀疑这个形似于世达的人究竟是否真实起来。他心想,莫不是曹沝所说的“鬼引魂”真有其事,眼前的于世达只是怨气凝结的鬼魂,专为引导他和青山奔赴死地的?

    



    于世达见正南迟迟不肯行动又催促了他几句,正南一时拿不定主意,便走上前去动用尼姑给他的能力,侧耳倾听起于世达的想法来。

    



    正南听到于世达果然在想着如何解开天台上的连环锁,以及隐藏在下面的通道通向哪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确定眼前的就是于世达本人没错了,然而让他气恼的是他又同时想起当时邪魔曾经告诉过他,这个倾听别人想法的能力暂时只能部分生效,至于听到的是真是假还要他自己来判断。

    



    正南总觉得三个邪魔不是善类,这样的交易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亏大发了。就拿眼下的形来说吧,在不清楚倾听到的想法的真实与否的前提下,那与完全没有听到又有何区别?可以说毫无参考的价值,究竟碰到的是不是“鬼引魂”仍旧需要他另行判断了。

    



    正南略微想了一下,一个校验真伪的办法浮上心头,于是他对于世达说道:既然绿水妹妹安然无恙,我和青山也总算放下心来了,刚才我和青山体力消耗太大,现在感觉体力严重透支了,不先在这里休息片刻,再下去与他们汇合也不迟……

    



    见于世达不愿的默认了他的提议,正南便顺手拉了把旁心急如焚的青山一并盘腿坐在了地上。他把自己破损的外上的三颗扣子拽了下来放在地上,然后又将一只已经接近燃尽的荧光棒拦腰折成两节,将短的一节中的东西倒空,然后倒扣在其中的一个扣子上。

    



    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后,正南招呼于世达道:三叔您是否还记得我们初次见面时的形,当时您给村民们表演的那个魔术真是精彩,后来我百思不得其解,总想着当面问问您其中的玄妙所在——现在刚好闲来无事,您是否给我再表演一次,如果能学得您的一招半式,以后我也可以在人前卖弄了……

    



    于世达看似对正南的提议并不感冒,尤其是听到他所说的这番话后更是立刻火冒三丈道:任何手艺都只是吃饭的工具而已,岂是让你在人前卖弄的资本?就像我老早就跟你这小子说过,盗亦有道,即便我们干的是摸金倒斗的行当,也要处处遵循高调做事、低调为人的准则,不然别说是旁人难容,就连鬼神也会愤怒的……

    



    正南受到于世达的一番奚落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据此判断出眼前就是于世达本人——他虽然和于世达相熟时间不长,却自认为对他的脾气秉较为了解,他认为于世达是个凡事喜欢大讲道理的人,总喜欢把自己的价值观和行事方法强加在别人的上,有些老年人特有的自以为是和固执己见。不过正因如此反倒成为把他和其他人区别开来的依据,令正南确定了他并非是曹沝所说的“鬼引魂”了。

    



    正南站起,拍去裤子上的灰尘,走到了于世达的旁边,正想和他探讨是否能够找到更为妥当和安全的方法进入到漩涡当中,却看到于世达好像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反而只走到了天桥的尽头,低头向下看了一眼,口中道了句“咦,那是什么东西?”

    



    正南好奇心起,和青山一起走上前去,一左一右地站在于世达的边,学着他的样子向下张望。

    



    然而下面除了漩涡别无他物,正奇怪的时候正南忽然感觉后背被人一推,他的体在向下倒向漩涡的一瞬间扭过脸去,只看到青山也如他一样的栽了下去,而仍旧站在石阶上的于世达则是张着双臂,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正南心想这下死定了,原来真是碰到了传说中的“鬼引魂”,这一栽下去只怕会粉碎骨,再无翻的机会了。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