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遇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此时算是了解到“不怕虎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是什么意思了,曹沝这个港农之前一直自诩经历过风浪,堪称摸进倒斗界里德高望重的前辈,然而除了对行内切口较为了解外,其它时候更多的是在扮演着拖累众人的角色,比之柔弱的Shining还不如,实在令人头痛。

    



    这次众人在石室里发现了天桥,这才侥幸得以暂时从险境逃离出来,曹沝先前对着天桥通向何处心有疑虑,甘愿自己走在最后,却不想此时不知从哪里跳出个野兽来,反倒把他吓得胡冲乱撞起来,险些把前面一干众人推进脚下翻滚的漩涡当中。

    



    细看下来这怪兽比一般家猫大上一倍有余,通体黑毛,油光可鉴;脑袋两侧各支出一只犬齿,足有二十厘米长,反着寒光……

    



    这东西估计是西伯利亚所特有的某种猫科动物,看上去虽然凶猛,但毕竟体型与人比起来相差很大,应该不难对付。曹沝前面一个台阶的云海最先反应了过来,只一步就溜到了曹沝的后,挡在他和怪兽当中,然后随手从胯间抽出了长刀,竖着直劈下去。

    



    这动作一气呵成,看得青山和正南都为之一振,心中暗叹云海不愧是特种兵出,也算这怪兽倒霉,碰上这么厉害的角色,看来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一刀秒杀了。

    



    然而怪兽的动作竟然出奇的迅捷,还在空中时竟然能够将体一个翻转,刚好躲过云海这一刀下劈,继而从他的侧越过,在台阶上一蹬再次腾空跃起,又朝曹沝扑去。

    



    曹沝明显没有准备,一股坐在了台阶上,后的绿水伸手拉住他的衣领,本想着把他从地上提起来,却不想曹沝早就是浑瘫软,哪里还能动得分毫。怪兽转眼而至,整个体扑在了曹沝上。这一扑冲力极大,坐在地上的曹沝倒没什么,反而他后的绿水被从侧面这么一顶站立不住了,在石块上晃悠了一下后终于还是一脚踩空掉了下去……

    



    好在前面的云海此时已经转过来,在一刹那间俯拉住了绿水的手臂,这才没有让她掉进湍急的漩涡当中,不过天桥的每层阶梯空间不大,现在在同一块石板上更是有曹沝和怪兽,云海半个体悬在空中,一时之间只能勉强维持住自的平衡,却无法立刻把绿水带回到上面。

    



    青山和正南已经赶来帮忙,不过在混乱的形下都有种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怪兽扑在曹沝的上,张嘴咬住了他衣服的前襟,然后左右甩头狠命地撕扯着,曹沝只能用一只手横在脸上,另一只则是扼住了怪兽的脖颈,拼尽全力地将其向相反的方向推远。

    



    青山也把随携带的长刀拔了出来,不过仍旧够不到下一层石阶上的怪兽,他索退后一步,然后把长刀当成飞刀一样甩了过去。正南见他如此行动开始还一惊,心想万一伤到了曹沝可如何是好,不过转念一想青山一向不是莽撞行事的人,应该手上有谱才会出此下策。

    



    长刀呼啸着直朝怪兽的头部刺去,如此近的距离再加上青山腕力过人,想那怪兽再怎么迅捷也没有躲过的道理了——果然,怪兽虽然早就将青山的动作看在眼里,几乎就在他出手同时不愿的放开了曹沝的衣襟,转而向一侧躲闪的时候却仍然慢了半步,长刀势如千钧,“噗”地一声斜插进他体一侧的肩胛骨的缝隙里,立时涌出不少鲜血,尽数喷溅到了曹沝的脸上。

    



    曹沝算是暂时解困了,不过中刀的怪兽向旁侧一躲之际,刚好不偏不倚地撞在云海的上,云海原本就是半个体悬浮在空中,一只手下探抓住绿水,全靠另一只手臂扳住了石阶才算勉强保持静止的状态,现在被怪兽这硬生生地一撞,立时松脱开来,随着绿水一起向下面狂啸的漩涡跌落……

    



    青山大吼一声,立时趴在地上伸出去抓,却哪里还来得及,只能眼看着两个人隐没在翻腾起白色泡沫的水流中,只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正南见状也是心头一紧,随即反应过来,立刻拖住了青山的大腿,防止他因激动过度也掉下去。

    



    眼看着下面的漩涡声势浩大,并且深浅难测,这样掉落下去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联想起曾经与自己同兄妹的绿水就这样香消玉损,正南的心中不免生出无限的自责起来——如果自己不把他们姐弟拖进这次行动,也就不会遭此横祸,说来说去都怪自己没本事还偏要学人家摸进倒斗,现在一下子折损了两个队友,恐怕良心上一辈子都要受到无尽的责问了……

    



    旁惊魂未定的曹沝被Shining扶了起来,兀自抹了把脸上的血迹,低声自言自语地庆幸到自己还活着。正南从他的话中听出了别的味道,就好像掉落到漩涡中的只要不是他曹沝或者Shining就行,其他人都于他无关。

    



    正南心中的悲凉转成气氛,一把揪住了曹沝的衣领,直将他硬生生的提到了半空中,质问他道:最该死的就是你这个港农,是不是要把我们都害死才肯罢休?

    



    曹沝惊恐万状,Shining赶紧扯开正南的手臂,用体挡在他和曹沝的中间,带着哭腔道:南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爷爷也不想那东西会来攻击的,绿水姐姐死了我们也很难过,但将这样的结果归咎于我们有什么道理?难不成是我和爷爷把绿水姐姐推下漩涡的吗?

    



    正南余怒未消,看在Shining的面子上才暂时放开了手,不过仍旧对着曹沝大叫道:你做过什么自己清楚,绿水如果真的死了你难辞其咎!

    



    曹沝显出一脸的无辜,配合脸上斑驳的血迹,看上去如同小丑般的滑稽,他觉得正南似乎真的发怒了,而自己也确实没有做过什么,实在有些冤枉,赶紧解释道:世侄你有没有搞错,这黑猫又不是我带来的,怎么能说是我害死别人呢?你也看到我刚才被黑毛撕咬了半天,侥幸才捡回半条老命,如果你非要让我给他们陪葬也可以,只不过你也看看眼下是什么形,没了我大家谁也出不去,倒不如大家从长计议,待到平安离开后我多出点钱算是对死者的抚恤好了……

    



    曹沝不说这个还好,一提到钱正南就越发气愤起来。正南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港农在他面前摆阔,好像所有的事包括人命都可以用钱买到,而他正南却偏偏不吃这一,只让曹沝摸摸自己的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再说。

    



    曹沝莫名所以,伸手拍了拍上的几个口袋,果然自兜中掏出个血淋淋的东西,原来是他先前在精灵屋地下一层割下的那块三腿蟾蜍,只是不知道正南此时让他拿出这东西是个什么意思。

    



    正南冷笑了两声道:你先前割下这跨不就想着饲喂穿云甲的吗,怎么现在被吓得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

    



    曹沝一惊,这才明白了过来,正南的意思是说刚才那只形似黑猫的怪兽就是穿云甲吗?

    



    老实说曹沝对于穿甲兽也只是耳闻,从来没有亲见过,再说在受到怪兽的攻击时哪里还有时间考虑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此时经正南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细想下来它可不就是穿云甲嘛!

    



    正南说:你难道没有发现这只怪兽一直都是朝你进攻吗,肯定是你口袋里的蟾蜍散发出来的味道将它吸引至此,这畜生错把你当成了三腿蟾蜍,不然它怎么会兽大发,不顾自安危地殊死相搏呢?如果这事发生在石室里倒还好了,偏偏你是在如此地形之下把它招惹过来,你自己说绿水和云海的死是不是应该由你负责呢?

    



    曹沝自知犯了大错,还想着胡乱申辩上几句,不过好像随即想到了什么更加重要的事,四下里望了望,然后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道:南仔,我之前有没有告诉过你,穿云甲都是成对存在的?刚才那只死了,还有一只是不是也在附近啊?

    



    曹沝刚说出这话时正南并没有当成一回事,只认为这是港农在有意转移话题,正想着如何对他施加惩罚也好以此告慰绿水的在天之灵,却忽然看到曹沝的后黑影一闪,下意识的作用下就想伸手将他拉回。然而Shining的双手紧扣在曹沝的手臂上,此时见正南动起手来以为要对她的爷爷不利,哪里肯松开半点,正南一扯之下竟然从曹沝的袖子上滑脱开去,再想解释时眼看着为时已晚了。

    



    后的黑影骤然而至,竟然真的是另外一只穿云甲,一下子扑在曹沝的后背上,把他推得向前踉跄了几步,绊在上层的石阶上,进而体失去了平衡,带着Shining一起滚落下了天桥……

    



    正南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虽然十分痛恨曹沝的为人,但从来没有想过用死亡来对他施加惩罚,刚才他的下意识也的确是想救曹沝的,只不过自己伸手不如云海那样的敏捷,再加上Shining从旁这一干扰,结局在那一瞬间似乎已经无可逆转了。

    



    正南只觉得心口异常的疼痛,他把同样魂不守舍的青山从石阶上扶了起来,心想刚才还是六个人的团队一下子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看来他和青山的下场也终究是难逃一死,正是所谓人之将死就是指的现在的形吧,先前的抱负如今看来都觉得有些无足轻重甚至可笑之极了,再说什么也无法换回这几个刚刚还鲜活的生命,实在有些莫名的可悲啊……

    



    正伤感间两个人忽然听到了声熟悉的人声大喊道:原来你们在这里啊,怎么没跟着一起跳下漩涡去呢?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