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天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曹沝这一喊可不要紧,直把刚刚从死里逃生的众人吓了一跳,Shining第一时间跑到了盗洞口,正南和绿水紧随其后,连同青山和云海五个人一起俯去看时才发现,侧面的盗洞里不停地涌出泥水,灌进下面的大坑里,自曹沝叫喊到现在只这么三五秒的时间,水却已经没过了他的膝盖,眼看着不屑片刻就会将盗洞全部灌满,进而溢到石室当中了。

    



    正南让青山和云海先把曹沝拉了出来,心下却想这盗洞原本是直通到精灵屋的地下一层,怎么会突然涌入这么多的水呢?型号刚才在危机之时并没有追随曹沝一起逃跑,不然一行人都被困在盗洞里,再经泥水这么一灌,纵使有天大的本事也逃生无望了。想来这应该也是错误地转动旋钮所引起的恶果,要说这王宝宝也真够险毒辣的,在自己墓之外还要设立如此要命的机关,真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形。半个世纪前那两个盗墓贼显然也曾到达过这里,只是不知道他们后来的命运如何,是否最终全而退了呢!

    



    正南只是略微一想,哪知道盗洞中涌水的速度远超过他的估计,眼看着脚下几十个立方的坑洞一瞬间就被灌满了,泥水进而从洞口涌出,在石室里蔓延开来。

    



    曹沝仍旧惊魂未定,好在站在一旁的云海安慰他说只要待在石室里就暂时不会有危险,因为纵使从盗洞中漫出的水再多,也不会形成积水,终究都会流到对面的溶洞当中去——那么深的溶洞,恐怕要搬来整座湖水才能填满了……

    



    正南听他说到这里忽然心头一紧,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赶紧跑到溶洞边,趴在地上侧耳倾听着什么。众人不明所以,也都跟了过来,十几支荧光棒会聚在一起照亮了外面的一大片空间,正南扭头再去看时只感觉头皮发麻,众人也都倒吸了口凉气,哀叹起时运不济来。

    



    原来整个溶洞内都有水漫上来,汩汩的水声不绝于耳,水面距离石室的边沿只有一两米的距离了。

    



    正南开始还奇怪于几百年前设置的旋钮机关为何会致使几十年前挖掘出来的盗洞进水,现在才知道事并非这么简单,原来是这溶洞最先开始充水,进而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进入到了盗洞当中,两者构成了一个连通器的整体,可能又因为水压的变化等原因盗洞中的水反而先于涌出……

    



    正南在刚进入石室的时候曾经往溶洞中丢过一只荧光棒,希望借此测试出溶洞的深度,不过荧光棒掉落进去后消失地无影无踪,足可见这溶洞深不见底。然而自从曹沝错误的扭动旋钮到现在不过几分钟的时间,溶洞就被水充满了,依照这个形式下去应该很快就会漫到石室当中。盗洞这条后路显然已经不通了,难不成要在溶洞内涉水找寻别的出口?可是六个人当中绿水和青山的水不好正南是知道的;云海长年居住在中俄两地,想来也未必擅长游泳;至于他自己也只能说是马马虎虎——算下来也就曹沝和Shining应该还算可以,然而即便在潜水设施齐全的前提下,专业人士恐怕也不敢贸然进入地形难测的溶洞水域中,更何况他们这几个既是业余而又无任何长物的人呢?

    



    正南有些慌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不过这种绪很快就被他压制了下去,一方面是害怕感染了队伍中的其他人,令他们也都手足无措起来;另一方面他分明知道自己刚才运用正确的方法扭动了旋钮,这才阻止了顶棚的继续下落,如果这机关的设置者本意就像将所有进入到石室内的人置于死地的话,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呢,想必这大沽水流的涌入应该并非只为防盗的目的,反而还有别的什么说法吧。

    



    想到这里正南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沿着石室的边缘细细查看着,希望能够有所发现。然而水流的速度飞快,很快就要与石室地面齐平了,他只在边沿居中的地方发现有团黑影,隐没在水下,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正南坐在地上,伸出一条腿趟在水中,感觉脚下踩在了硬邦邦的东西上,有点像石块那样冰凉,略微施加点力量上去后脚下的支撑还是纹丝不动,看似比较牢靠。正南索站立起来,虽然流水已经覆盖住了他的膝盖,但他经过一番试探后分明感觉到脚下的东西有些类似于水泥板的形状,不仅非常稳固,更加宽阔得能够容得下一人从容而立。他进而伸腿向前趟时发现这块石板似乎是半悬在水中,提腿再向上试探才知道侧前方还有一块,不免壮着胆子又迈上去了一步,如是再三,竟然被他发现了条玄而又玄的出路……

    



    正南觉得脚下的东西有些类似于石梯,只不过不知如何悬浮在水中,想来这种结构在溶洞充水前就是存在的,只不过当时被他们忽略掉了,这样说来组成石阶的石板不仅能够悬浮在水中,更可以悬浮在空气当中了,这样符合物理定律吗?另外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样一节节地斜向上而去,是否意味着可以通向另外的所在?

    



    自从在精灵屋遇见三腿蟾蜍之后,一行人总是有种被迫赶场的感觉,每一步都不由己,别无更多选择,直到现在依然如此。正南又踏出了几个台阶,这才招呼后面的人依次跟上,石室中的积水已经有半米之深,如果再不做决断的话大家就无法找到石阶的位置,尽数被卷进溶洞的水流当中,不如趁现在踏上石阶,逐层向高处走去,即使它并不通向出口,最起码可以多争取点时间,不至于在石室中坐以待毙了。

    



    正南曾经猜想既然溶洞如此深邃,水上升的速度又这么快,足以说明溶洞的直径应该不大。他带着众人朝前走了大概十几节台阶,算下来应该垂直上升了三四米的高度,双脚这才从流水中露出来,继续又爬了二十几节后前面忽然没了去路,却不知从头顶上的哪个地方透下几道阳光来,直照在他们左右,这才令众人把周围的景象看了个清楚。

    



    原来除去脚下被水淹没的的地方外,剩下的溶洞空间就像一个中空的锅盖一样扣在头顶。自水中相互对立的四方四个位置各探出一条阶梯,汇聚在溶洞接近高点的最中央上,在汇聚点上又不是完全契合在一起,反而其间有十几米的距离。正南他们正站立在其中的一条阶梯之上,向下望时只看到正如正南一早猜测的那样,每块构成阶梯的石板都悬在半空中,下面除了空气之外并没有任何物体支撑,好似传说中的印度飞毯一样的神奇。

    



    此时脚下的水面似乎不再升高了,不过却并不平静,就在四条石阶交汇的中心位置下方,一个直径几十余米的漩涡卷着白花花的泡沫,好像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急速地旋转着。

    



    正南心想原来刚才他们所在的石室一共有四间,位于溶洞的四边上,从每个石室中都有一条石阶延伸至此,至于石阶为何会突破重力的作用悬浮在空中,则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了。

    



    青山说:这四条与其说是石阶,反倒更像是天桥,只不过我怎么看都找不到出路,除非我们长了翅膀,不然即使溶洞顶上就有出口,我们也没办法逾越这几十米的高度啊?难道这天桥最初的设计是直通到外面的,只不过经历几百年的地质变化发生了错位,以至于现在对我们来说等同于无用的废品了吗?

    



    正南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好在现在虽然找寻不到出路,却也没有命之忧,终于可以喘口气了。他想到虽然现在有很多事都无定论,但至少有一点上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这石室和天桥都是当年王宝宝遣人所造,很有可能就是他陵墓的附属建筑,刚才他们所在的石室一共有四间之多,每间应该都有旋钮这种类似于密码保护的装置,那些使用错误方法扭动旋钮的人自然会被内藏的机关杀死,而即便没有触碰它的人除非沿着来时的原路返回,如果心有不甘继续踏上这天桥的话,碰到的应该也不会是他们现在这样的形。

    



    正南刚才正确的扭动了旋钮,之后就碰到了溶洞充水的现象,他刚开始还以为这也是曹沝的错误造成的,现在看来应该恰恰相反——能够把如此巨大的溶洞注满水,仅是这样浩大的工程,其目的应该绝对不仅仅是要置盗墓贼于死地。更何况正南他们是通过两个盗墓的前辈所挖掘的盗洞进入到了石室当中,若是一般人的话恐怕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建筑深藏在地下。如此说来仅是一道下压的顶棚已经可以阻断几乎所有外来的闯入者了,没必要还要加上充水这样的机关……

    



    除非,充水的目的并非针对盗墓贼,而是另有其它说法?

    



    正想着的时候忽然感觉原本站在他后的人开始向前拥挤,他回过头去看时才发现原来原本在队伍最后面的曹沝此时紧张异常,一边不住的回头张望,一边一层层的挤上前面的台阶,直把在他和正南当中的人挤压在一起,人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摇晃起来,再这样下去大家就都要被他推到漩涡里面去了。

    



    正南心想曹沝这个港农真是真是成事不足,可以说除了吹牛一无是处,这次又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发起狂来,看来是不把大家害死就心有不甘了。他从天桥的最顶端向一侧探出头去,本想对不知死活的曹沝呵斥一番,却不想骤然间看到曹沝后面有团黑影,正沿着层层石阶急速狂奔而来,在还没到前的时候早就张开一张满是獠牙的大嘴,尖牙在本就不强的光线的折下闪出几道寒光,乍看上去让人心下冰凉。

    



    这又是他妈的什么鬼东西——正南咒骂了一句。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