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鬼铺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老实说正南对广东人和香港人不怎么看得上眼,尤其是认识了曹沝之后更加坚定了这一态度。在他看来粤港两地的人虽然物质生活富足,精神世界却极度匮乏,与皇城根下浓郁的文化气息形成鲜明的对比;再者就是他们的食之杂令人叹为观止,不仅蛇蝎虫蚁可以入菜,甚至据说连女人生产后的胎盘也不放过,想来就让人心生厌恶不敢恭维。

    



    所以当曹沝切下一块三腿蟾蜍的时正南忍不住出言讥讽了他几句,本想着对方肯定会为自己的好而羞愧上一番,却没想到事并不是如他所见的那样简单。

    



    曹沝告诉正南,他琢磨着随携带上一块蟾蜍,万一在洞里碰上穿甲兽说不定可以利用它来开凿通道到地面上去,他们带来的旋风铲都在外面的汽车上,仅凭几双手又能挖几米?

    



    正南点头称是,却又道: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所说的穿云甲早就老死或者遁逃到了别的地方,又或者当年那两个盗墓贼无论得手与否之后把它们带走了也说不定,毕竟这样珍贵的物种可不是随意舍得丢弃的……

    



    曹沝道:你叔叔我现在的心非常矛盾,一方面想着当年那两个同行挖了一番后没有得手不得不无功而返了;另一方面又怕他们会带着穿云甲从原路返回,那样的话就说明我们即将进入的这条盗洞根本就是死路一条了——说来说去我们都必须有此一行,因为我可实在不敢相信你带来那个姓于的,他什么时候能赶回来还是个未知之数,只在此等待无异于坐以待毙。你看我们现在一共六个人,这其中有我这么个毫无用处的老头子,香凝则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我们一老一小受困于此可谓是无所依靠,只盼着世侄你能够承担起重任,带着我们逃过这一劫,待到回去后先前我许诺给你的千万佣金自然不会少了分文,说不定我们还有可能把关系更拉近一步,你也要改叫我一声“爷爷”呢!

    



    正南心想曹沝这个港农真不会说话,世侄变成了孙子那还叫拉近关系?当他正南会傻到看不透他的心思吗?他无非就是觉得自己带来的人都不在边,此时又不得不面对涉险的选择,害怕在关键时刻正南他们会弃他于不顾,所以不仅用钱来提点正南,还暗示正南说会把Shining嫁给他以资酬谢——心眼耍到这个份上实在是让正南有些厌恶了,先不说他本来就对Shining有些好感,以及他的父辈与曹沝的结义之交这层关系,即便是碰到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因由受困,正南也会竭尽全力地施以援手,绝对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反观曹沝的这番话无异于多此一举,大有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令人乍听之下极不舒服。只是正南觉得没必要就这个问题与曹沝过分追究,毕竟现在大家都是栓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估计后面少不了需要协同合作的事,只盼着一行人能够早点凯旋,到时候倒要看看这个港农答应的1000万敢不敢少给他分毫……

    



    于是正南有一搭无一搭地应付了曹沝几句,又去每个人的面前巡视了一番,查看大家都还剩下些什么装备。青山和云海买到的四把手枪早就弹尽丢弃了,不过他们各自腰间都别了把看似还算锋利的长刀,据他们说是在黑市上买枪时的赠品;曹沝和Shining都是无长物,正南只好给了他们每个人两只荧光棒;绿水竟然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捆麻绳,这在正南看来可是比手枪还要宝贵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把它塞进了背包里。

    



    这样正南的背包里总共还有一把兵工铲和四五个荧光棒,另外还有几只路上吃剩下的巧克力被他一股脑地分给了Shining和绿水,让她们补充一下体能。对于进洞的顺序,他这样安排到:青山居首探路,他次之,曹沝和Shining再次,绿水跟在其后,云海则负责断后。一行六人依次排开进入到盗洞中,彼此间隔一米的距离,每次行进大概五十米就要停下脚步互通一次信息,确认没有问题后继续向前进发直到到达目的地为止……

    



    众人应诺了一声,对于正南的安排都无异议。大家又最后整理了一下心绪,然后依照次序往坑洞里一跳,弯下腰去慢慢向前方爬去。

    



    每个都至少有一只荧光棒在手,荧光棒的光源微弱,在较大的空间里只能起到标示方向的作用,无法达到照明弹和狼眼手电的效果,然而在这空间促狭的盗洞内这点光源已经足够照亮前后两三米的距离,正南一边向前爬行一边细细看了盗洞的边沿,发现其上到处遍布着跟洞口一样的动物爪印,甚至有的大块的石头都被硬生生地划开了两半,只剩下嵌在墙体内的半块露出白粉般颜色的茬口了——穿云甲如此厉害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只是之前忘了问曹沝另外两种穿甲兽叫什么名字,是否也被搬山道人利用来开凿盗洞了。说起来这搬山道人还真不简单,估计是比那潘家园里的摸金校尉还要强上不少了……

    



    正南正想着的时候脑袋忽然顶在了青山的股上,他回过神来赶紧通知后面的人暂时休息,然后问青山怎么还不到五十米就停下了呢?

    



    青山说前面的盗洞分出了两条岔路,这下该如何是好?

    



    正南略微一想后告诉青山选择右边的通道,继续前行时他才发现三条交汇的通道成了一个“T”字型的张角岔开来,心想等下如果证实右侧的道路不通的话,那他们便可以掉转折返回来,然后在再次抵达这个转角时依照现时所处的方位选择继续直行就可以进入到另外一条没有去过的通道了……

    



    可是还没爬多远青山就又停了下来,告诉正南说前面还是一个相同的岔路。

    



    这次正南有些慌了神了,觉得事有些不对劲——只为摸金倒斗的盗墓贼在挖掘盗洞的时候首要考虑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打通最为便捷的通道,即便出于不同目的开凿出一个岔路来存在必要,但在如此近的距离竟然接连安排了两个转角,这于于理似乎都无法讲通了。除非那是两个蹩脚且毫无主见的盗墓贼,随时纠正着自己的挖掘方向,又或者他们这样做只是在大海捞针,实际上墓精确的位置根本就没有被他们所发现?

    



    虽然有些疑虑正南还是让青山再次选择走右边的通道。虽然他明知道这样做刚好在大方向上折了回去,但如果此时易弦更张改变策略的话说不定就无法搞清楚盗洞的真实走势,为今之计只有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耐着子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青山受命从右边的通道继续走,正南一路上隐约觉察到了什么,没过多久青山便如他猜测的那样再次停住了脚步,跟他说如果还是选择右转的话就可以回到起点了。

    



    正南这次倒是没有犹豫,立刻让青山依照原来的选择继续前行。一行人经过三个右转后果然再次碰到了一个转角,不过原则上他们应该回到起点才对,可现在却完全处于好似没有尽头的旋转当中,白白地在原地绕着圈子。

    



    正南在盗洞中勉强转过来盘腿坐在地上,对于目前他们所处的形虽然心中有数了,不过还是想听听后曹沝的意见。

    



    曹沝这个年纪竟然能够坚持着爬了这么长的一段距离已属不易,此时索口贴在地面上不停地喘着粗气,告诉正南说他也早就觉察到了这个盗洞的与众不同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鬼铺路”了。

    



    正南说:我只听说过“鬼打墙”,这“鬼铺路”又是怎么回事?

    



    曹沝道:说起来跟“鬼打墙”差不多,不过两者还是有区别的啦。“鬼打墙”是墓里德妖魔鬼怪作祟,用虚拟的屏障或者道路引导别人误入歧途,在一个范围内循环往复的绕圈子而不得脱……

    



    正南奇道:如此说来我们碰到的不就是“鬼打墙”吗?跟“鬼铺路”又有什么关系?

    



    曹沝又喘了两口粗气后道:鬼怪所为的一般叫做“鬼打墙”,然而能够达到同样效果,施用者却是人的话,那则有另外一个称谓也就是“鬼铺路”了——虽然字面上带个“鬼”字,其实跟墓葬内的粽子没有半点关系,完全是由某人通过某种方式制造出来的效果,至于这些秘术据说早就失传了,想不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碰到,说来也是你我命该绝啊……

    



    听曹沝这样说正南忽然想到三国演义的诸葛亮曾经用奇门遁甲之术搭建了战阵,虽然只是些土木石块堆砌而成的简单构造,却可以达到阻退司马懿十万雄兵的作用,想来这与所谓的“鬼铺路”应该隶属同宗了吧,至于现今那些再怎么复杂的迷宫与其相比则显然有些小儿科了。

    



    正南刚才就觉察出了几分事的玄妙,不过他一向是唯科学马首是瞻,所以总觉得应该找出所遇事的理论依据出来才可以令自己彻头彻尾地相信。向曹沝请教并不是目的所在,而是寄希望于综合各方面的说法,理清头绪后得出一个自己可以接受的结论……

    



    可问题是即便如此他们又该如何破解这“鬼铺路”呢?现在众人经历了几次右转虽然称不上迷失方向,却都有了种前无去路的感觉,如果回头的话又要面对多种不同的选择:或是沿着原路返回到出发点,又或者是在四个岔路口选择直行去趟那未知的盗洞究竟通向何方,可如果那样的话势必会将行进的路程复杂化,到时候很有可能真的迷失在里面,永远无法找到出去的路了。

    



    如此说来,正南琢磨着回到起点应该是眼下最为安全的选择,至少他们现在行进的路程还不算远,只要经过几个左转就可以重新上到地下一层当中,到时候再细作考量,想办法破解这该死的“鬼铺路”吧。

    



    然而曹沝却叹了口气道:南仔你想得太过简单了,自从我们踏进盗洞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陷“鬼铺路”当中,如今我们可是连回头的路都没有了,你怎么还梦想着返回到地下室当中去呢——我早就说我们应该原地待援,可你这个衰仔就是不听,现在可好,到底还是拉着我和香凝一起给你陪葬了……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