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天星定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跟着曹沝和Shining一起来的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叫司徒浩方,另一个叫王贵。

    



    据曹沝介绍,司徒浩方是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美籍华人,现就职于太空总署(NASA),他在原子理论和反物质的测量等领域建树颇多,另外对破解密码也是个行家里手。他的父亲是曹沝的老相识,也算是个古董收藏的好者,曹沝这次可算是从他手上硬拉来了司徒浩方这个得力干将,满心指望着他能够帮助他们找到王宝宝古墓的位置呢!

    



    王贵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却已经是北大考古专业的导师了,前些年发掘楼兰古尸的时候他可是位列诸位专家之中,在国内考古界也算是小有名气——正南有些奇怪于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跟他们掺和到一起,毕竟考古和盗墓虽然在他看来殊途同归,但一直以来又处于互相鄙夷和敌对的态势之下,两者硬是要凑合到一起则会免不了生出鸡同鸭讲的感觉来。曹沝私下里也告诉过正南他们尽量少在王贵面前提及“盗墓”“摸金”这样的词汇,足可见其中的忌讳所在了。说来也算是这个港农本事够大,竟能够把如此不搭界的人物都汇聚在一起。

    



    司徒浩方把随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架在茶桌上,然后分别向曹沝和正南索要了他们手上的四柄蒙古短刀,用连接在电脑上的一个类似于扫码仪器的东西对其开始研究起来。

    



    曹沝想让正南一起去看看他带来的装备,正南就给绿水使了个眼色,让她留在这里监视着司徒浩方的工作,然后叫上于世达和青山两个人一起跟着曹沝来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库。

    



    曹沝这次一行四人开了两辆凌志的SUV来,用他的话说就是这车动力强劲,也不至于像悍马那样扎眼,算是最好的选择了。

    



    正南瞄了眼车牌只见两个“军”字打头,心想难怪他们带着这些许多违物品还一路畅通无阻的,就是不知道这车牌究竟是真是假,等行动结束后向他买上一辆开在长安街上,那该是多么拉风的事……

    



    Shining打开了两个后备箱,只见里面堆满了各种物品,不但有先前正南准备过的野外宿营用具以及常见的考古器械,更有他当时花钱都买不到的东西诸如捆尸索两根、定尸单一瓶、黑折子四根、黑驴蹄子若干个等,正南见还有些是他根本叫不出名字和用途东西,只好不住的点头称好以免开口露怯。

    



    Shining调皮地跑到正南的旁,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问他东西是否齐全。正南知道这是她在故作炫耀,这个脾气秉估计是从他爷爷那里承袭而来的吧,可在他正南这里偏偏不能奏效,于是他故作不满意地摇摇头,指着于世达道:我觉得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准备好这些东西足可见你们是尽心尽力了,不过三叔他老人家肯定还有额外的补充,只怕会让你们为难啊!

    



    正南说话间心底暗笑,琢磨着他转嫁矛盾的一招着实够损,这下就看曹沝和于世达两个人谁会折损了面子吧!

    



    曹沝听正南这样说自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不过仍旧耐着子问于世达觉得还缺少些什么?

    



    于世达是老江湖,自然一下子就猜到了正南的意思,不过他也没有过多的计较这些,现在既然曹沝发问了,他也就当仁不让的伸出两根手指来:

    



    “想去倒斗的话我们至少还缺两样东西——枪支和护符!”

    



    于世达见大家听得仔细,继续说道:正所谓“发丘印,摸金符,护不护鬼吹灯”,既然是去倒斗,最起码要准备个防的器物在上,方才能够保得一时的平安。我看曹先生您也是常在道上走的人,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呢,说起来黑煞白凶可都不是善类,我当然不希望我们此行会碰上这些秽物,但正所谓凡事预则立,必要的准备还是不可或缺的。

    



    曹沝说:原来你说的是这个,护符么我和我孙女自然早有准备,虽不及摸金校尉的摸金符那样有名,却也是寺庙里法师开过光的灵之物,绝对可以起到防的目的地;至于枪支嘛,当初在北京的时候倒不难搞,只是我琢磨着这东西对于我们倒斗来说作用不大,不过就是在野外起个防的作用罢了,现在无论是蒙古还是西伯利亚哪里还有那么多虎狼,即便是有也不会袭击我们这一大群人的——说到底你现在提起来有些晚了,再去筹措的话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又要耽误些时间了。

    



    正南心想这个港农还真是狡猾,暗中给自己和Shining准备了护符却不管别人的死活了,好在他有块父亲留下来的龙尾石带在上,上面还带着三个看似法力无边的邪魔,关键时刻也能够起到防的作用;至于绿水青山姐弟俩嘛,估计于世达肯定也是有所准备的,完全不用他来担心了。

    



    果然于世达没有再纠缠于护符的话题,而是针对携带枪械的必要又做了一番啰嗦,最后才说他在本地认识个退役下来的特种兵,经常往来于俄罗斯和中国,手上应该有他们需要的东西。

    



    曹沝勉强答应让于世达去筹措这个事,不过要求他一定要严格保守秘密,免得招惹起外人的怀疑来。于世达瞥了眼曹沝,意思是这个难道他还不懂,用得着别人来教吗?两个人话语不多却字字珠玑,暗地里斗上几个回合的气,最终各自无趣地散开了。

    



    正南陪着曹沝回到房间,问司徒浩方是否有什么发现。

    



    司徒浩方用手理了理他本就一丝不苟的头发,指着电脑上的一副世界地图告诉曹沝说:我把范围缩小到这几个坐标上了,只是暂时还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跟进!

    



    正南走上前去看到电脑上的地图标有二十几个闪亮的星星,分散在世界各地,在蒙古高原和西伯利亚的范围内则是有个圆圈,圈住了其中的四颗星星。

    



    正南问司徒浩方这些星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王宝宝墓的可能地点?

    



    司徒浩方斜眼瞥了眼正南,好像对他提出得问题很有几分瞧不起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开口解释道:是的,不过有些是可以排除掉的,比如说位于欧洲大陆和美洲大陆甚至是海洋上的,这些地方绝对不可能是当初王宝宝选择的坟地,除了它们剩下的这四个才是我们要进一步确认的选择。

    



    绿水走上前来,替正南问了个他也想问的问题:你是怎样凭借四把短刀找到这些可能的方位的呢?短刀我看了不下十遍,却除了几个蒙语文字外什么都没发现,难不成是里面装了什么高科技的东西,你用电脑一扫描就可以读取出来?

    



    美女发问的效果果然不同,司徒浩方又习惯的理了理头发,面带笑容的转过朝着绿水道:元代的东西怎么可能如此先进?不过古代人也算是智慧过人了,能够将所掌握的知识最大限度的利用起来。就说这短刀吧,你看上面不是分别刻有一个猎人的简单图案吗?是不是觉得这图形与猎户星座有些相似?古埃及人就有过利用星象来确定方位的历史,一向聪明的中国人又怎么会在这方面落后呢——古人对某个地点不像我们现在可以根据经纬双线来确定,因为他们当时还没有形成三维空间的构想,正所谓“天圆地方”,在他们眼中地面不过是一个平面的,而布满星辰的天空则像是一个半球扣在地面上,月星辰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在地上的某个点看来每天都有所不同,那么反过来说,如果我们知道了观测星座的时间和星座在天空所处的位置,不就可以确定观测的地点了么!

    



    正南道:按照你的意思,特定时间、特定位置与特定星座的形态这三者只见互相关联,由其中任何已知的两点都可以推知第三点?

    



    司徒浩方点点头道: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绿水问他为何说是理论上可行,难道还有其它的什么说法?

    



    司徒浩方说:根据这个理论,我们要想确定王宝宝墓葬的地点就要先知道这四把短刀上记录的猎户星座的观测位置和观测时间。先看观测位置,我刚才说了古人记录方向只局限于平面,不像现在这样三维立体来得直观,因为在刀鞘上刻画肯定无法形成立体的效果,所以我们只能从上面解读到猎户星座在被观测时候的平面形态,也就是顺逆时针的旋转状态,而并不能看到它在天顶的空间方位。古人为了弥补这个不足,只能用多幅图画来综合确定,也就是说短刀之所以有四把而不是一把,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其次是时间问题,我刚才用电脑对四把短刀进行了扫描,并未发现在腐蚀的锈迹之下还有更多的记录时间的信息。这点尤其奇怪,如果仅凭三要素中的一个是绝对无法找到墓方位的,这也显然有悖于这四把短刀存在的初衷,不过后来我才忽然想到没有记录的原因或许是根本无需记录,因为“四”这个数字显然已经把时间暗含在内了……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