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附魂龙尾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南回到店里的时候已西斜,潘家园的地摊收了大半,店面也几乎都关门歇业了,小妹倒是还没走,看正南一副疲态就知道还没吃饭,立刻跑出去给他买便当去了。

    



    正南回到楼上的卧室中,从底的盒子里把父亲留下的记翻了出来。

    



    今天会见曹沝这个港农的经历可谓是峰回路转,原本以为很简单的事经过与对方的一番交谈后变得复杂起来,不但牵扯出传国玉玺这样的重磅炸弹,更令他没有意料到的是曹沝先前竟与他的父亲正衡颇有交——虽然这只是曹沝的一面之词,正南询问细节时曹沝也未作更多的解释,但他总觉得这其中一定有些暗藏着的联系,依照曹沝所言,他这次之所以要和他合伙去找寻王宝宝的墓葬,实际上只是为了提携故人的儿子,使他能够在行内建立起一定的威望来。如果换了别人的话,或许他只会丢给对方一张钞票,把他手上的钥匙收走就行了。

    



    正南离开曹沝住所的时候答应会考虑一下对方的提议,这一路上他想破了脑袋始终没有琢磨清楚自己究竟在这件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按理说他是不想掺和进这趟浑水的,更何况与传国玉玺这样的重量级的古董扯上关系的话以后再想摘清楚可就没那么容易了。然而曹沝的话句句在理,要想在潘家出人头地的话手上没有一两件从古墓中倒腾出来的货真价实的东西的话,那一辈子就只能做些买东卖西的二道贩子的勾当,这与自己之前义无反顾地选择这行的初衷可谓是大相径庭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北海这单买卖对自己来说的确是个不错的机会,与曹沝联手的话也可以弥补自己经验和财力上的不足,至于获利分配的问题么他原本也不是特别在意,更何况还有曹沝答应的那1000万打底,可谓是件有赚无赔的买卖了。

    



    “南哥,你的便当!”

    



    正南见小妹拖着气直冒的饭菜走进来就随手把记放回了上的箱子中,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跟曹沝合伙反而感觉腹中空落起来,狼吞虎咽的同时在心底把曹沝骂了几遍:这个港农也真够小气,打着倒传国玉玺斗的幌子却到底也没请他去凯宾斯基撮上一顿,先前还不如把那张200万的支票要来,也抵过自己这一天饥肠辘辘的辛劳了。

    



    “咦——”一直在一旁站着的小妹忽然发现了什么,“这个不是歙石吗?”

    



    正南见小妹从他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了那块黑玉,不奇怪的问她叫这什么?

    



    小妹说这是歙石啊,在她们老家那边可以说是件非常常见的东西,只不过大部分都是仿造的便宜货,不如南哥你这块来的珍惜罢了。

    



    正南来了兴致,哪里还吃得下饭,把便当往桌上一扔便让小妹细细讲来。

    



    小妹说:南哥知道我是江西人,在我们江西婺源东北部有座龙尾山专门产这种叫龙尾石的玉石,婺源古时候属于安徽歙州,所以也叫它歙石。龙尾石有罗纹、眉纹、金星、金晕、鱼子等五大类石品,是制作砚台的上好材料,龙尾砚可是中国四大古砚之首。据说龙尾砚的名贵除巧夺天工的雕琢艺术之外,起决定作用的是它那稀世的石质和纹理。古人评价它莹润细密,有“坚、润、柔、健、细、腻、洁、美”八德,“滑不拒墨,涩不留笔”、“呵气生云,储水不涸”、“扣之似金声,抚之如柔肤”。以水浸之显青色,虽光泽暗淡,但当砚石中云母,绿泥石稀可辨时,就会显现珍珠样光泽,在太阳光底下尤其可见其外表光华流溢,灵气人。南哥的这块虽然看上去与普通的黑玉无异,实际上可是块上好的龙尾石,虽然块小不足以做成绝世好砚,但作为配饰带在上也有独特的作用。在我们家乡一直流传一种说法,说是玉能避邪、镇宅,保障主人不被外邪入侵。至于作为石之极品的龙尾石更是能起到消除戾气,抚正心,能造善念,净化心灵的作用。只要贴佩带,不需太长时间便会有一层朦胧光彩,虽然甚是古朴,但会让人觉得与其以有丝丝相连,灵魂相通,不忍弃之——这样的好宝贝,南哥你是从哪里得来的啊?

    



    正南听小妹的介绍入了迷,从来没有想到父亲留下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宝贝,先前只当是一般的玉石看待了。

    



    正南夸小妹学识渊博,看来过不了多久他这个老板就要退位让贤了。小妹闻言脸立刻就红到了脖子根,低着头小声的说这不过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罢了,在他们家乡谁都能把龙尾石的典故倒背如流。说着说着她好像越发不好意思了,把黑玉交还到正南的手上,收敛起桌上的饭盒扭头离开了……

    



    正南一个翻转到了电脑桌前,在网上搜索起关于龙尾石的信息来,一搜之下才发现小妹讲得不虚,其中著名赏石理论家张训彩曾经说过的一段话他特别喜欢,正是所谓:“石有仁气,人有仁怀;石有灵气,人有才气;石有静气,人有净气。两者如挚友相逢,天偶人意,地会天缘,道人怀,衷理顺。石灵人灵,石雅人雅,人智石智,人仁石仁,人静石静。此乃人石互契,人石感应,意气相融,天人互换,相得益彰。”

    



    正南又躺回到上,把龙尾石举在眼前细细打量。现在正值盛夏时节,即使晚上外面也变得异常的闷起来,唯独正南这个小房间里清凉如。他忽然想到自从得到这块黑玉后夏天就从来没有开过空调,房间里的蚊虫蛇鼠的也就此绝迹,先前还以为是自己一双臭脚的作用,现在看来原来都要归功于这块父亲留下的宝物啊!

    



    现在龙尾石就在手中,他能感到自手心正中散发出来的温润之气经过皮和筋骨传导到了全,自己的精神为之一震,先前听说死人口含美玉可以保证尸体不腐,不知道活人这样做的话是否另有神奇的功效。想到这里,正南伸出了舌头便想去,舌尖触碰到龙尾石的一瞬间只听到一个尖声喝道:

    



    “呔——”

    



    正南一惊,“腾”的一下从上坐了起来。

    



    窗户对着的是块绿地,平时基本没人会去那里,房间的门倒是还开着,不过从这里望出去一片漆黑,应该是小妹已经离开后关闭了所有的电灯所致。

    



    难不成是有贼混进了店里?正南宽慰自己,想到马上要去做倒斗的工作时竟然在自己家中碰到了窃贼,这也算是天下奇闻了。然而他刚摸到手电琢磨着下楼去查看的时候一阵笑声再次响起,这次他听得分明,根本不是从楼下传来的,反而是就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甚至像是就在他的耳边。

    



    “谁?”正南急了,体连着转了两圈却一无所获,房间本就不大,家具也不多,如果说有人藏在其中的话正南自己都不相信。

    



    “别紧张,是我们啊!”这次是个女人的声音,附带着几声浪笑。

    



    “‘我们’?你们有几个人?”

    



    “三个!”

    



    “躲在哪里?快出来!”

    



    “就在你手上啊!”

    



    正南的手一抖,龙尾石应声掉在了地上。

    



    “哎呀,这败家孩子,把这宝贝摔碎了可让我们去哪里找安的地方啊?”

    



    “妹妹就别取笑他了,你看他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子,可受不起你这么调戏!”

    



    “秃驴休要胡说,师太可是正经人,哪里会做出如此龌龊的事?”

    



    正南感觉头痛裂,三个声音在他脑中不停的响起,即便堵上耳朵依旧清晰可闻。他暗想今天真是怪事多多,哪里跑出这么三个鬼不鬼神不神的东西呢?难不成是被曹沝这个港农下了符咒或者虫蛊,现在开始发作而产生了幻觉?

    



    正想间那被称为师太的女声又说:

    



    “敢把我们当成符咒或者虫蛊?真是初出茅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当年你老子可是受到我们不少的恩惠,说到底他之所以来到这个世上还不是要归功于我们的手段——你再仔细想想,你老子的记中对我们可是有过记录的啊!”

    



    正南一下子想起来了,只是一时之间还不敢相信:

    



    “你们是我祖父梦里的和尚、尼姑和道士?”

    



    “是也不是!”声音低沉的和尚回答他道,“是我们三个不假,不过当年那可不是什么黄粱一梦,反而都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

    



    “你们——你们是什么?”正南还是不敢相信。

    



    尼姑尖声细语,一开口便带着阵浪笑:

    



    “就是你的这块龙尾石啊——刚才你不是还亲了我的脸颊,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正南直想立刻呕吐些什么出来,他之前可不是信仰鬼神的人,却不想今天一下子碰到了三个,其中还有这么个轻浮的尼姑,嗲声嗲气的,说起来可跟他的想象有些差距。他们说他们就是那块龙尾石,难道应承了先前小妹对龙尾石所作的介绍,真是会有灵魂附在其上不成?

    



    中音道士此时开口道:“神也好,鬼也罢,与你何干?我等若是要害你命又岂会等到现在?世间多少痴男怨女都睁眼巴望着能够一结仙缘,哪里有你这样占得了天大的好处却还瞻前顾后的?待到以后得了我们三位的好处,自是一辈子受用不尽的了……”

    



    正南觉察到三个人似乎可以知道他的想法,每每他想到什么未及发问的时候对方都能够立刻针锋相对的对答。不过好在他们似乎并无恶意,正南总算平复了下心后镇定了下来。

    



    他想:你们为什么要附魂在龙尾石上,又为什么要跟着我们三代正家的人?

    



    尼姑道:好玩呗,你们正家的男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任凭哪家的姑娘看了不心动啊?

    



    道士厉声道:休要听她胡说,我们么自然有我们的目的,不过现在并不是讲出来的时候,以后你自会清楚了。

    



    正南又想: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们?

    



    和尚笑了:你有选择吗?

    



    正南想:我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道士说:我们可以教给你很多常人没有的本事,不过你每学一件都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正南也笑了:不会是要我拿灵魂来换那么俗气的要求吧!

    



    道士说:也许是,也许不是——所有交易都将是公平对等的,你可以选择接受,当然也可以选择拒绝。不然,现在我们就试试看?

    



    尼姑在一旁鼓动道:好好好,我现在正有个本事,可以令你听到别人的想法,就像我们可以听到你的想法一样——怎么样,想不想拥有这种能力?

    



    正南想了想,这的确是个令人神往的能力,只是不知道她会开出什么条件交换呢。

    



    尼姑好像一时也想不起更想要的东西,沉默了一会儿后终于开口道:我看你还在犹豫着是否去北海倒斗,不如就跟那曹沝老头合作一回,反正我也没去过北海,刚好可以借此机会看看那王宝宝墓葬的成色——这就算是与我交换的条件吧。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