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发丘摸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东汉末年,汉室衰微,群雄并起,及至三分天下,是为三国也。其中北魏曹实力最强,北灭袁绍,南伐刘表,控制了大半个中国,对东吴和巴蜀虎视眈眈,随时攻而灭之。

    



    然而庞大的实力需要庞大的军队来支撑,说到底国力的比拼无外乎财力的多寡,曹魏虽挟天子以令诸侯,控制着东汉的经济大权,但多少年来受困于黄巾军的袭扰,国力本就不很富裕,在经过了几场大战之后,便更有些捉襟见肘了。

    



    这一年,曹父亲曹嵩在途径徐州时为陶谦部将所杀,因此曹大举兴师问罪,部队在进军道路上大肆杀戮、发人丘墓,曹也予默许,即“你杀我父亲,我毁你先人坟墓”的初衷是也。然而这一报复的行动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自古墓中发掘出来的金银财宝数以万计,更不要说价值难以估计的古董美玉了。

    



    有此经历,无形中启发了曹这个一代雄,百般思量之下忽然茅塞顿开,何不以掘墓启宝来支付军费上的开支呢?

    



    竹林七贤之一的陈琳曾在《为袁绍檄豫州》中有过这样的记载:“又特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大意就是曹为了盗取古墓,特意设立了发丘中郎将一名和摸金校尉十名这两个官职,以至于当时大多数古墓中的骸骨都遭到了曝尸荒野的厄运。由此可见,发丘摸金这一脉礼拜曹为祖师爷不是没有道理的了。

    



    发丘挂印,摸金戴符,自此,盗墓行内最为重要的两个派系诞生了,此后逐渐与业已存在的搬山、卸岭并称盗墓四大派系,成为除了南封北于这两个盗墓世家之外行内最受推崇而又神秘莫测的群体。

    



    搬山道人一支,始于西域孔雀河双黑山流域,其辈皆同宗同族,平多扮游道方士行走天下,不与外人往来相通,特立独行,能人异士辈出,盗遍世之大藏。有不知其意何为者,谓其:“搬山道人发古墓者,以求不死仙药也。”搬山者善独门“搬山分甲术”,此术可细分为“搬山填海术”并“分山掘子甲”两门,合称“搬山之术”,历来密不外传。其辈寻藏盗墓,无不以“搬山异术”为行事之根本,搬山术虽属异类方术,然其中所涵盖诸般方技、法门、诀语,却并非以《易》为总纲,故与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的“风水秘术”之渊源截然不同。

    



    卸岭之徒最众,始自汉末农民军盗发帝陵,众力取利,分赃聚义,人数少则成百、多可千数。平分散,各自为匪为盗或为官军,盗墓者中半官半匪者皆属此辈,彼此间有消息相通,中有盗魁,一呼百应,逢古墓巨冢,则聚众以图之。其行事不计后果,大铲大锄、牛牵马拽、药石土炮,无所不用其极,其辈所盗发之冢,即便斩山做廊、穿石为藏、土坚如铁、墓墙铜灌金箍,亦皆以外力破之。

    



    发丘、摸金、搬山、卸岭,便囊括了世上以“风水、方术、外力”来盗墓的这三大体系,简言之可作“理、技、物”,也完全涵盖了盗墓之辈“济世、寻药、求财”这三种动机。

    



    至于南封北于这两大世家,实际上早期并非行内之人,只不过他们怀异术,通天晓地,其法理与发丘摸金的寻龙点颇有同曲之妙,再加上这两个世家在历史上多与王权搭上关系,历来不乏做出惊世骇俗之举的能人志士,一直是盗墓行内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

    



    正是所谓:

    



    南观山,北望雨,指迷长赋两俱辱;

    



    发丘印,摸金符,护不护鬼吹灯;

    



    搬山海,卸岭峰,竖葬匣子绕着行;

    



    立东南,忌西北,一灯在手鬼见愁;

    



    青铜椁,窨子棺,八字不硬勿近前;

    



    笑面尸,赤衣凶,鬼笑莫如听鬼哭。

    



    发丘摸金实皆一脉,摸金秘术,“易”字当头,生生变化为“易”,天地之大德曰“生”。简单的说就是依靠掌握的寻龙点之术和阳风水秘术来确定墓的方位,进而再用特别的工具挖掘盗取,行事风格如出一辙。这理论建立中国千年的墓葬风俗之上,要说起来却是纷繁复杂,只可简而言之:

    



    古语有云:“三年寻龙,十年点”是言点之难。寻龙点为风水上最高层功夫,古往今来,所有发族旺族,名门公卿,状元、榜眼、探花、进士、将军、王候等等大富大贵之人以及历朝历代的天子无不是宅龙所催荫发,可见龙之重要。得地灵龙,即是得龙脉生气。

    



    晋风水鼻祖郭璞在《葬书》中云:“葬乘生气”。有生气则人骨骸暖而起作用,这样才会福荫后人。没有位,或不是龙,可以说基本说上与大富贵、大功名、大成就无缘。就算是立得再好的线位,收纳再好的立向水法,堂局形峦再好,亦只不过是小丁财小富贵,保一时安康而已。大富贵、大功名须要大龙大地。中等富贵、中等功名亦要中等龙大地。小富贵、小功名亦要小等龙地,方才得地灵之办,从而根深蒂固,福力绵绵不休。有地力方有地气,才是发福根本。足见龙之重要。寻得龙,不用立向,一般都可以发。古时常见战乱时马革裹尸,草草葬于位,同样发达;亦有穷人买不起棺木,买不起碑,死后堆个黄土堆,或不做坟墩土堆一样发;又或见尸零散,破碎不齐,尸骨散乱,后人寻得后收拾放于坑,照发无误;亦常见有金坛装骨,无向,或者不起坟堆不立碑,也发;古时很多偷葬人家山头大地风水有这种况,因怕人家发现所以碑也好,坟墩土堆也好,哪还能立,盗得地脉龙气也发——当然这种偷葬是极为不道德的,但是只要得地气同样发达,所以有地气才会暖受荫骨暖才有作用,就是这个道理。

    



    发丘摸金两系都是遵循寻龙点的道理,然而细数下来还是有些差别的:

    



    摸金校尉特有一整专门的标识,切口,技术,只要懂得行规术语,皆是同门,所以一般不以师徒相传,但求遵循摸金祖训,通晓易理。所以,摸金符不是摸金校尉的必备条件,亦即即使没有佩戴摸金符,也可自称摸金校尉,只是成败天定,风险自担。况且,摸金校尉认为倒斗摸金这行有损德,向无子承父业之说,只有做一代歇三代之则。

    



    但是发丘一系不同。发丘之系向来只是夏侯一脉单传。父传子、子传孙。所以古时行内的人干脆把发丘一系的传人都称为发丘夏侯氏。说起这发丘夏侯氏为何独揽发丘一脉,世间传言当年曹认为发丘摸金事非同小可,全部交与外人自不甘心,于是将发丘中郎将的职位授予了本家夏侯氏——这曹本姓夏侯之说乃是是坊间传言,不可尽信,但从鼎力支持发丘夏侯氏的史实观之,亦可略窥一二……

    



    明朝初年的时候,观山太保封王礼受命于初登宝座的朱元璋,大肆打压发丘摸金一派,据传已将夏侯家族祖传的发丘印和十枚摸金符中的七个毁去——朱元璋向来器小,岂能容下会在自己死后威胁到安陵寝的人,自然是在生前就拼尽全力地扫清障碍,以保死后安息地下了。

    



    然而此举对于发丘摸金一脉无异于毁灭的打击,自此摸金余脉转而沉溺多年,不再见有赫赫行事之人,直到前朝末年的时候,有张氏者人称张三链子,一人佩戴三枚摸金符,自是行内数百年来响当当的人物了。张三链子死后将摸金符传于他的三个弟子了尘、铁磨头和金算盘,这三人可谓是得到了张三链子的真传,每个都是能够挑起大梁的角色,只不过时不我待,这些年来鲜有他们三人行走江湖的见闻,是生是死是荣是辱或许只有天地方才知晓了……

    



    至于夏侯发丘氏一族,因为历来同姓相传,难免更是先于摸金校尉而衰败。宋朝的时候出了最后一位名叫夏侯方的能人志士,单枪匹马的进入唐太宗的昭陵,将《兰亭序》原本盗取了出来,被当时的同行们奉若神明,之后却不再见有能够继承其衣钵的后代出现了,及至明朝发丘印一毁,夏侯氏流落民间沦为散盗,对阳秘术风水五行的掌握自是有了高低之分,寻龙点之术则是大抵上失传了,要细论起来发丘夏侯氏与那搬山卸岭等众自是大同小异。

    



    要说起来盗墓之事毕竟是有损德,发丘摸金一脉的衰落因循天理,或许其中有着必然之势,未知若干年后,是否会有后生晚辈能够重挑大梁,也可让寻龙点的风水秘术失而复得,不至于就此堙灭了。

    



    说来不怕兄长笑话,我夏侯古生逢乱世新近得子,未敢奢求此子攀龙附凤、直上青云,反而希望他能够重振我发丘一脉的雄风,也算了却了我的最大心愿,此是后话,自然只对兄长一人讲过。小弟见兄长为人爽直,忠义豁达,忽生出一个想法来,如蒙兄长不弃,你我两家何不在此指腹为婚,自此同结连理荣誉与共,岂不是天大的好事吗?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