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和尚老道和尼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犀利歌 书名:墓邪
    正家祖上原本是燕京一带的富农,家里颇有几分田地,说不上锦衣玉食吧,始终算是衣食无忧。

    



    明朝末年,关外的满洲清兵隔三差五的袭扰京畿,持续数年的战争害苦了北京城附近的汉族百姓,没多久,正家所在的村落就几乎已经变成了人烟稀少的荒村,侥幸在官兵铁蹄下幸存的人们只好携妻带子地逃往了内地。世道不好,人人自危,当时人们普遍的观念是,即使选择面对关内同样凶恶的农民起义军的烧杀抢掠,也总归好过被外侵的蛮族掳掠而去,在白山黑水的环境中备受奴役苟活一生。

    



    然而,正家却在当时毅然选择了坚守——现在想来,或许做出这样的决定只是对归属于自己的土地的眷恋在做怪吧,却没想到无形当中成就了一个之后数百年的名门望族出来。

    



    没过几年,大明王朝在农民义军的打击下分崩离析,关外的清军审时度势,摄政王多尔衮最终决定放手一搏,只带领数万八旗兵急速南下,几番激战终于突破了山海关,随即向京城进。

    



    这一路八旗兵所到之处,较之之前的烧杀抢掠收敛了不少,大概是因为清朝的统治阶级自知要入主中原,从此以后不必再靠起家的抢掠为生了。并且他们一路上不断地收编汉族百姓,充实到刚刚建立不久的汉族八旗当中,借此最大限度的扩充军队。正家的几个男人就是因此全部受征而去,本以为这一去便是九死一生,难以保全尸骨回归故里了。

    



    没想到的是,清军不费吹灰之力攻进了京城,随即挥军南下,只数年就重新统一了江山。正家的男人们除了一两个战死的之外,全部因战功而被提进了正白旗之内,成为享受特权的统治阶级。当他们荣归故里的时候,远近上千亩良田被作为奖赏直接划归到了家族的名下,自此,正家也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名门望族。

    



    一晃三百多年过去了,大清的八旗换成了民国的青天白,正家在当地的势力却始终有增无减,甚至与割据的军阀称兄道弟,呼风唤雨,好不荣耀。然而物极必反,权势钱财上的得意却无法掩盖即将到来的危机,那就是正家人丁越来越稀少,传至这时,年近半百的正老太爷却是膝下无子,眼看着就要断了香火。

    



    正老太爷急在心理,眼看着外戚们虎视眈眈于自己的产业,却除了不断地娶妻纳妾之外别无它法,老婆的数量倒是与俱增,始终都不见哪个瓜熟蒂落,暗地里不概叹,正家的气数将近了。

    



    人过三十过午,更何况正老太爷早就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想到正家从此就要改弦更张,归于别姓名下,索还不如自己将所有财产布施周济出去,倒会落了个善人的名分,来世说不定还可再享荣华。

    



    计议已定,正老太爷便力排众议,很快将大部分田产分与周边的百姓,所有的金银细软则是均分成三份,在外地分别捐修了一座道观、一座寺庙和一座庵堂。

    



    这一切功成之,也是这个家族分崩之时。本来嘛,夫妻本是同林鸟,唯一能够把数十个年轻貌美的夫人聚拢在老爷子周围的钱财已经散尽,谁还会死守在这个固执己见的老东西边,好在正老太爷还给她们每人预留了一份不薄的遣散费用,这些年来被金屋藏的的子总算没有白过。没多久,偌大了正家宅院里就只剩下正老太爷和他的原配妻子正佟氏两人以及若干下人了。

    



    正佟氏是正老太爷的童养媳,算起来比他还要大上几岁,好在一直养尊处优,保养的像个中年的妇女一般,丝毫看不出已近年近60的样子。要说她与正老太爷也没什么感,之所以没有像其她人那样树倒猢狲散,主要是因为她根本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去处,毕竟到了这个年纪,娘家是怎么也回不去了。

    



    这一,正老太爷正在自家的庭院里纳凉,扇着蒲扇,摇着摇椅,一时间困乏袭来,不觉得进入了似睡非醒的状态。

    



    “老爷!”朦胧之中仆人俯在正老太爷的耳边轻声唤了一声,“有客人上门!”

    



    正老太爷一下子从摇椅上坐直了体,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兀自问了句:“谁啊?”

    



    自从自己散尽了家财,登门的访客便与剧减,平里与其酒的贵族阔佬们自不必说,就连远亲近邻也鲜有露面了,正所谓门庭冷落车马稀,正老太爷在官商两场混迹多年早就对此谙熟于心,此时竟还有人不图名利地登门造访,在他看来反倒是天大的奇事了。

    



    就在正老太爷满心狐疑,仆人也未及答话的空当,自府院大开的正门忽然飘然走进三个人来。

    



    为首一人乃是个白须道者,着暗黄的道服,右手挥动拂尘之间尽显神韵仙骨。他一见正老太爷便单手作揖,口中念念有词:

    



    “道可道,非常道,道友乐善而好施,此乃容天之道,吾等闻此善举冒昧来访,望请恕罪!”

    



    正老太爷不明所以,偏头去看时才发现跟在道士后的原来是一僧一尼两人。

    



    那僧人膀大腰圆,一脸横,右眼偶尔不受控制地跳动一下,带动起半边脸都一起抖动上好一阵,如果不是着僧服并且一直默然地双手合十,简直与街口凶恶的张屠夫别无两样。

    



    而那尼姑长得小,眉清目秀,看上去不过二八年纪,正是青年华,然而一双丹凤眼吊在眉下,反倒增添了几分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妖艳之气,再配上一灰布麻衣的尼姑服饰,形成了十分怪异的反差……

    



    正老太爷赶紧把三人让进了正堂,分清主客依次落座,仆人则将上好的龙井茶送到每个人的边。

    



    正老太爷一直心下疑惑,来者一僧一道一师太,非但是男女有别,更是教派大异,自己平里的确喜好结交一些空门中人,像如今与此三人的会面却是平生头一遭,但碍于访者是客的道理,也不好先于他们开口询问,只好耐着子,赔出笑脸,等待对方说明来意了。

    



    白须道者似乎看穿了正老太爷的心思,将杯盏一放,三两句话便令正老太爷释疑了。

    



    原来三人皆是自南边而来,年前正老太爷捐修的庵寺观已经完工,三人被分别推举出来,碰巧在北上的路上偶遇,便结伴同来,只为当面表示谢意。

    



    正老太爷哈哈一笑,连忙摆手道:“老夫本是一介平民,岂敢妄受仙道之谢,更何况捐修一事本非自愿而为,说来已是惭愧,哪敢美其名曰‘善举’啊!”

    



    三人闻言相视一笑,还是由白须道者开口道:“道友过谦了,不过贫道察言观色之下,的确看出道友似有难言之隐,如果您不嫌我等三人道行浅薄,可对吾等倾而诉之,说不定吾等还可一尽绵薄之力,为道友您排忧解困呢!”

    



    正老太爷听到这里早已是泪眼连连,原本自家后院之事不足为外人道,但眼前三人系属空门,一个个又生的如此仙骨嶙峋,如果得到他们的帮助说不定也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令得自己老来有所依靠,不至于孤零一生。于是,他便把自己的困扰倾囊相告,言语之中恳请在座的仙人诵经讲道时捎带着帮他祈福。

    



    “哼——”胖头僧人骤然发出一声不屑的声响,令得正老太爷不一颤,“区区小事,哪里需要求神拜佛,我等虽然道行浅薄,不足以万事许诺,却惟独可以帮你一忙,你所要的不过是老来求子,又有何难?”

    



    正老太爷闻言大喜,噗通一声跪倒在三人的面前:“大师如若真能帮老夫完成夙愿,在下愿意皈依空门,常伴青灯佛前,终此一生地侍奉大师,绝无反悔……”

    



    吊眼师太轻而至,将正老太爷扶起,自袖管中取出一物交到他的手上:“你也无须许下如此重誓,不过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常理所依,为你求来一子容易,却难免折损了我等的若干修为,只盼望你能时刻怀揣感恩之心,有朝一如若我等寻求你的帮助,万没有推辞的道理……”

    



    正老太爷自然是唯唯诺诺,满口答应。白须道者和胖头僧人此时也都站立起来,连同着吊眼师太相视尖声笑了起来,忽然自他们上腾起一股灰烟,只一瞬间偌大个厅堂就只剩下呆若木鸡的正老太爷了。

    



    过了好半天,正老太爷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伸开五指,低下头去看,只见掌心中刚才吊眼师太交给自己冰凉之物原来是块暗黑色的玉石,他眨了眨眼睛,费力的盯着玉石的正面仔细查看,却是怎么也看不出上面的图案究竟是什么了……

    



    “老爷,老爷……”仆人的唤声由远及近。

    



    正老太爷忽地从摇椅上站立起来,弄得面前的仆人大惊失色:“老爷,该用膳了!”

    



    “我的玉呢?”正老太爷遍搜罗着,“你看到我的玉了吗?”

    



    仆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老爷,您刚才在这里纳凉的时候没拿什么玉啊!”

    



    正老太爷好像明白了什么,无力地瘫坐回摇椅。

    



    原来这不过是黄粱一梦啊!

    

重要声明:小说《墓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