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人在江湖 第5章 生锈的菜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Sky威天下 书名:花都特种兵
    张跃军第一次见到路晓莲是在汇珍楼,这里是陵南市最豪华的饭店之一,山珍海味,一应俱全。

    虽然当时张跃军手里没啥钱,但是他兄弟李国勇在陵南玩的大,在道上捞了不少钱。从张跃军退伍刚回来,他就要请张跃军好好吃一顿,但是出了搬迁那档子事儿,所以一直都没有机会。

    俩人从劳动局出来后,事都办的差不多了,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所以李国勇就带着张跃军来到了这么豪华的饭店,准备海吃一顿。

    张跃军从车上下来,饭店里走,一个背着双肩书包的小姑娘突然从饭店里冲出来,跟张跃军装了个满怀。张跃军筋骨强壮,被撞了一下纹丝不动,小女孩当时就觉得自己出门碰上了一堵墙,当时倒在地上,觉得头晕目眩。

    “小妹妹,没事吧。”张跃军把小姑娘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看到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周围都是泪水,女孩没有说话,推开张跃军继续跑,这时候,饭店里冲出两个穿着规整的服务生,喊道:“别跑!妈的吃饭不给钱,你吃霸王餐啊!”

    很多路人都驻足看闹,眼神里充满了冷漠,张跃军他们哥几个也在围观的人群里,但是张跃军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担忧。张跃军不知道怎么回事,当他看到这个女孩第一眼的时候,一刹那间,想起了自己高中时期的初恋,也是那样泪眼汪汪的纯真眼神,微笑的时候像个天使,暧昧的时候像只妖精。

    女孩没跑两步,被马路牙子绊了一跤,摔倒自地上,手掌在地上搓出了血,女孩咬着牙,想爬起来,但是刚爬起来,就被两个服务生抓住了。其中一个服务生还真不客气,对着女孩的后背就踹了一脚,把女孩踹了一个跟头。

    另一个服务生抓住女孩的衣领,说道:“妈的,没钱来这里吃饭!找死!”说着,扬起巴掌,当他准备抽下去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的扣住。

    张跃军不是一个管闲事的人,但是这个女孩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初恋,他对这个女孩有了一种难以拒绝的感觉,所以,他鬼使神差的跑了上去,抓住了服务生的手,客气的说道:“只是个孩子,何必呢。”

    李国勇也走了过来,一个服务生看这俩年轻人都带着煞气,也不敢多狂,只说道:“她吃了饭不给钱,你要管这闲事,你给钱!”

    “多少钱?”说着,张跃军掏出钱包。

    俩服务生对看一眼,其中一个长的机灵的服务生说道:“二百!”

    “草,你他妈的讹人是吗,一小女孩吃饭能吃二百!”李国勇急了,又要开打。

    “我们这是高档饭店,不是你们这些穷人吃得起的!一顿饭二百是便宜的。”

    “草,你他妈的说谁穷……”李国勇已经捋起袖子,张跃军瞪他一眼,“你消停点!”

    张跃军虽然不富裕,但是两三百块钱还是随带着的。他从钱包里点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这俩人,说道:“这钱我给了。”

    服务生接了钱,也没有在多说什么,转走开。

    “军哥,你帮她付钱干什么,她又不是你老婆?”李国勇还不乐意。

    “行了,少说两句,。”张跃军笑着说道。

    李国勇先一步进饭店了,张跃军想跟小女孩聊两句,但是转的时候,女孩早已不见,地上有个塑料卡片闪烁着,张跃军弯腰捡起,是一张学生证,上面写着“陵南一中,高三二班,路晓莲。”

    学生证上贴着一张一寸照片。女孩清纯的笑容,像天使一眼,而在这清澈的笑容中,还带着一丝青涩的暧昧,又像一个小妖精,一半天使,一半妖精。这个照片,跟自己的初恋,真的太像了。

    回到饭桌上,俩人一边畅饮,一边扯淡聊天。张跃军还是时不时的看向窗外,他心里还是惦记那个小女孩。

    看小女孩的穿着打扮,绝对不是穷人家的孩子,她为什么来这里吃霸王餐?脸上带着的那一抹泪水,是受了怎样的委屈呢?

    “军哥,你想什么呢?半天都不说话了,喝酒啊,你这瓶里的酒可没喝下去多少啊!”李国勇喊道。

    张跃军笑了笑,举起杯子,说道,“干了!”,一口气闷了。

    李国勇看到张跃军心里有事,吃完饭后,他开着车把张跃军送回家,一边开车,一边问道:“军哥,你心里有事。”

    “没有。”

    “草,别瞒着我,咱俩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想啥呢。”

    “我想啥呢?”

    “想妞呢!”

    “去你大爷的,我思想有那么挫吗,在部队里憋了三年我都没想过,现在出来了,外面花花世界,妞天天从我眼前过,我都看腻了……”

    “军哥,那街上的妞在漂亮也不是你的妞啊,我知道你一直对那个薛舒瑶念念不忘,现在心里还想着她对不?”国勇一下子说到了张跃军的软肋。

    薛舒瑶,是张跃军的高中同学,俩人坐了三年的同桌,高二时候俩人终于耐不住寂寞,搞到了一起。上高三的时候,薛舒瑶跟张跃军玩腻了,和邻班的一个叫许佳鑫的富二代勾搭上。当然了,当时他们上高三那会儿是零三年,零三年时候,根本就没有富二代这个词儿。

    我要说的只是那个许佳鑫爹妈有钱,他自然也有钱,有钱的人在当时也是抢手货,看中了哪家姑娘,稍微一勾搭就上钩。

    就因为薛舒瑶劈腿,张跃军十分不爽,带着国勇找那个许佳鑫打了一架。

    打架那天是零三年的平安夜。张跃军和李国勇俩人,每人上背着一个斜跨书包站在许佳鑫他们班门口,他们的斜挎包里没有书本,而是生了锈的钝刃菜刀。

    这是俩人第一次抄家伙打架,心里都有点紧张。站在门口等着许佳鑫出来。

    李国勇当时早已经辍学三年了,打了不少架,但是从来没有动过刀,以前他们打架都是赤手空拳,顶多打急眼了在地上捡砖头或者板砖之类的,从来没说带着刀子去砍人的。这还是大姑娘入洞房,头一次。

    李国勇一只手伸进斜挎包里,紧紧握着菜刀的刀柄,手心全都是汗,连脑门子都一脸的汗。他紧张的说道:“军哥,用这玩意儿砍,不会死人吧。”

    “你怕的话就回家,这是我一个人的事儿,我自己解决。”

    “不怕,咱俩是兄弟,要砍人一起砍,要坐牢一起吃‘水上漂’(当时蹲号子里就吃白水煮的烂菜叶,里面的人都管吃这个叫吃水上漂,所以一说吃水上漂其意思就是进了号子了)!”

    当时,无论对国勇来说还是对张跃军来说,都带着紧张的心。当时的张跃军跟现在的张跃军不一样,现在的张跃军是经历过枪林弹雨的洗礼的退伍军人,而当时的张跃军,仅仅是一个学生。

    许佳鑫出来了,跟旁边的同学有说有笑。

    “鑫哥,昨晚上你真跟薛舒瑶过夜了。”

    “草,那还有假,那婊子真啊!上功夫牛极了!”

    “这回你给那个张跃军扣了一顶多大的绿帽子啊!”同学拍马的说道。

    “别提那傻,他有资格跟我用一个女人嘛,说实在的,要不是薛舒瑶这婊子以前跟张跃军上过,我还真想多留她玩玩,谁知道,被张跃军先他妈的破处了……”

    “算了鑫哥,一个婊子,玩玩得了,别来真格的。”

    “谁他妈的来真格的了,你懂个!”许佳鑫正说着,感觉正面走来一个人,一抬头,看到了张跃军和国勇站在他面前。

    那同学一看张跃军来了,说道:“你们聊着,我有事先走了。”说完,一溜烟跑了。

    许佳鑫一直看不起张跃军,虽然知道张跃军他们的目的是要干什么,但是心理上还是占有一定优势,蛮横的说道:“干嘛?有事吗?”

    此时已经放学很久了,教学楼里面的人都走得差不多,整个楼道黑漆漆的,就剩下张跃军、李国勇和许佳鑫他们三个人。

    “没事,就想跟你要点东西。”张跃军一只手也伸进了斜挎包,虽然紧张,但是现在怒火已占据了他的全部。

    “草,想劫钱是吗,你他妈的穷疯了吧!要多少钱,爷爷给你,反正你女人也被我草了,给你点钱,就当是玩鸡了!”许佳鑫说话嚣张惯了,在学校里,他是万众瞩目的富家公子哥,在家里,他是家人的掌上明珠,在他的字典里,就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

    要是一般人在被俩人围着的时候,早就吓得求饶了,或者能跑就跑。许佳鑫当时也够彪悍的,不但不跑还继续刺激人,这不是找挨砍吗。

    “我不是跟你要钱的。”

    “那你要什么?要你的女人?你问问薛舒瑶那娘们儿还跟你走吗?”

    “我也不要薛舒瑶,我他妈比的就是想要你几吧!”说着,张跃军掏出了生了锈的菜刀……

    []

重要声明:小说《花都特种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