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就针一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独孤小杜 书名:魂帝
    玉泉山略有些坡度的山间公路上,一辆军用越野车好似一头猛虎般奔驰着。

    后座之上,双目微眯看着车窗外景色的云浩阳,旋即便是不(禁jìn)嘴角微翘的看向前方道:“车技不错,你小子不会是运输兵吧?”

    闻言,前方驾驶座上面色冷淡开着车的吕方不(禁jìn)表(情qíng)一滞,旋即便是心中暗恼的咬牙低沉道:“不是!”

    “看你这么年轻,刚服完兵役吧?见过血吗?”云浩阳随即便是淡笑着问道。

    “见过!”依旧淡然低沉的声音响起,但是明显带着一丝恼怒的味道。

    闻言略微摇头的云浩阳,感受着那又加快了一些的车速,不(禁jìn)微微闭上双目嘴角勾起了一丝戏谑的弧度淡淡道:“军人,不该这么沉不住气!”

    吕方闻言略微愣了下,目光微闪,旋即便是微微咬牙没有说话。

    时间缓缓流逝,当东升的太阳微微有着一些灼(热rè)之气的时候,吕方终于是驾车来到了解放军第五医院的停车场,‘嗤’的一声刹车声响起,车子瞬间稳稳的停了下来。

    “三少,到了!”回头看了眼后车座上静静闭目好似睡着的云浩阳,下意识的微微皱了下眉头的吕方便是忙开口喊道。

    缓缓睁开双目,深邃的目光之中微微闪过一丝亮彩,旋即云浩阳便是淡笑看向吕方道:“看来,你清楚我的(身shēn)份!”

    “三少,请下车!”闻言面色淡然的吕方,转而便是径直打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后车门旁打开车门道。

    面带淡笑的下了车,随意的伸手拍了下吕方的肩膀,旋即云浩阳便是直接转(身shēn)向前走去。

    浑(身shēn)一震,脚下一个趔趄的吕方,不(禁jìn)忙扶着车门站直了(身shēn)子,转而再看向云浩阳离去的(身shēn)影,不(禁jìn)双目微缩面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神色略微变幻,深吸了口气的吕方便是忙关上车门跟上了云浩阳。

    一路上,看着云浩阳闲逛般随意向前走着的样子,吕方的目光却是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不多时,二人便是来到了医院之中一片绿荫环绕的草地。这会儿,天气还不算太(热rè),却是有着不少的病人以及在这里疗养的人在这儿晒着太阳,或者练习太极锻炼。而能够在这里住院的人,自然大多都不一般。

    含笑的云浩阳,则是顺着青翠的草地径直向着草地边缘大树下的长椅走去。

    这会儿,那长椅旁正站着一个一(身shēn)白色休闲装的高挑美女。静静站在一个轮椅旁的高挑美女,正略有些紧张的看着那一(身shēn)病号服围绕着长椅艰难的蹒跚绕步面色泛红额头微微冒汗的青年,正是韦烈。

    “哟,恢复的不错啊!”略带笑意的看着韦烈,走到近处的云浩阳便是不(禁jìn)嘴角微翘有些戏谑的道:“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了,还躺在(床chuáng)上呢?”

    闻言,略微郁闷的看了眼云浩阳的韦烈,转而便是一言不发的蹒跚着绕到长椅前略微松了口气的坐了下来。

    “云少!”那高挑美女略微含笑的对云浩阳轻轻欠(身shēn)喊了声,旋即便是忙走到韦烈(身shēn)边将一个毛巾递给了韦烈。

    而云浩阳则是含笑走到韦烈(身shēn)边坐下看着擦汗的韦烈道:“怎么样?好点儿了没?”

    “放心,废不了!”韦烈闻言不(禁jìn)没好气的侧头白了云浩阳一眼道。

    “废不废那是我说了算!”云浩阳听的不(禁jìn)略带戏谑的一笑。

    一旁韦烈一听,不(禁jìn)微微郁闷的翻了个白眼,转而看了眼跟着云浩阳站在一旁的吕方不(禁jìn)挑眉道:“你云大少,还需要保镖?”

    “保镖?你觉得他能保护我?司机而已!”云浩阳闻言不(禁jìn)摇头一笑道。

    站在云浩阳(身shēn)旁不远处的吕方闻言,不(禁jìn)心中略有些郁闷。不过,这会儿他却是心中没有多少不忿之气,因为之前云浩阳的那一拍让他知道他要随行‘保护’的人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权贵子弟,而是有些过硬的功夫在(身shēn)的。

    “也是!”韦烈则是略微点头一笑,旋即便是神色微动看向云浩阳道:“见到你们家老爷子了吧?”

    “见到了!”略微耸肩,随即云浩阳便是点头一笑道。

    韦烈见状顿时略带坏笑的道:“怎么样,你们家老爷子有没有给你上上课啊?我可是听说,周老爷子治军严,治家更严啊!”

    “哎,别提了,昨晚上拉着我聊了一宿!哎呀,这会儿还有点儿困呢!”云浩阳闻言不(禁jìn)微微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一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微微甩了甩头都:“今儿个还要给你针灸,我真怕这精神不济的,下针失了准头。到时候,不但没治好,还给你治瘫了就有点儿麻烦了!”

    韦烈闻言不(禁jìn)表(情qíng)一滞,嘴角微抽了下,旋即便是不(禁jìn)撇嘴道:“和你聊了一宿?你就吹吧你?你在你家老爷子面前一点儿都不发憷,我还真不信了!”

    “你还别不信,老爷子说了,就看我投缘,我最像他!”云浩阳则是笑着道。

    略带狐疑的看了眼云浩阳,旋即微微一笑的韦烈便是转而对一旁的高挑美女道:“影曦,椅子弄过来!”

    “是,少爷!”闻言应了声的高挑美女影曦,不(禁jìn)忙将那放在不远处的轮椅推到了韦烈的面前。

    撑着(身shēn)子略有些费力的做到了轮椅上,旋即韦烈便是瞥了眼云浩阳道:“走吧!”

    看着被影曦推着离开的韦烈,略微一笑的云浩阳旋即便是挑眉起(身shēn)跟了上去。

    不多时,一行四人便是来到了韦烈的病房之中。

    “开始吧!”费力吧唧的到了病(床chuáng)上躺好的韦烈,便是顿时看向云浩阳道。

    微微点头一笑的云浩阳,旋即便是上前拉过了一旁的座椅在(床chuáng)边坐下,从口袋之中取出了针囊铺开放在了面前。

    “哎,浩阳,我这到底要治疗几次啊?”看着拿起一枚银针的云浩阳,韦烈不(禁jìn)轻轻皱眉略有些焦虑的道。

    “几次?”略微瞪眼看向韦烈,旋即云浩阳便是摇头一笑道:“你想的倒是美,本少爷每天那么多事,哪有功夫还给你治几次啊?我告诉你,就这一次,能恢复成什么样,那要看你的造化!”

    闻言表(情qíng)一滞的韦烈,不(禁jìn)瞪眼看向云浩阳道:“你说我不能完全恢复?”

    “我可没这么说!”淡笑说着的云浩阳,旋即便是一枚银针直接落在了韦烈(胸xiōng)口的位置,同时便是随意开口道:“想要恢复的快,恢复的好,就多活动活动,做一些恢复(性xìng)的运动!放心吧,不会废的!”

    “你之前不是说有把握的吗?”韦烈不(禁jìn)略微皱眉的看向云浩阳。

    略微耸肩,旋即云浩阳便是笑着道:“是有把握,可是我也是第一次治,没有经验啊,谁知道能恢复成什么样?毕竟,有的时候理论和实践是差别很大的!”

    听到云浩阳的话,韦烈不(禁jìn)略有些郁闷了起来。

    “嘶,不是我说,怎么全(身shēn)又疼又痒的?”不多时,微微吸了口气的韦烈便是不(禁jìn)瞪眼看向云浩阳道:“你小子,是不是扎错针了啊?”

    云浩阳闻言不(禁jìn)没好气的白了韦烈一眼道:“放(屁pì),本少爷水准有那么差吗?你要是没感觉,那我可真要考虑是不是对你老妈开口的那三十亿变成四十亿了!”

    “我告诉你,别动,要不然下辈子要是废在(床chuáng)上,可不要怪我!”看着郁闷的韦烈全(身shēn)微颤忍不住要动的样子,云浩阳顿时便是一瞪眼轻喝道。

    听到云浩阳的话,韦烈顿时便是(身shēn)子一僵,面上表(情qíng)不断变幻着却是动也不干动。

    “嗯,真乖,马上就好啊!”见状微微点头一笑的云浩阳,说着便是继续下针。

    一旁的影曦闻言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忙伸出玉手捂住了嘴巴。而另一边面色淡然的吕方,也是不(禁jìn)嘴角微抽的目中闪过了一丝笑意。

    而就在此时,在韦烈几乎全是上下都扎了一遍的针之后,微微舒了口气的云浩阳便是刹那间双手拂过韦烈(身shēn)上,(乳rǔ)白色的生物电能刹那间便是从云浩阳双手之上弥漫开来,向着那些银针而去。

    “啊!”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嚎之声中,全(身shēn)颤抖的瞪大了眼角面皮直抽抽的韦烈,不(禁jìn)倒吸起了凉气。

    


    


    ps:书友们,我是魏风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魂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