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意念超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焚秦 书名:重生之天下无贼
    “看来,我的的确确生活在虚拟世界里五年零五个月了。”

    秦天显得很沉默,仰首默然叹声,看着比自己还老五岁的表弟——小强。

    许文强听了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却是怕怕的,嘴唇颤抖着,道,“秦天表哥,你不会是傻了吧,你说你这些年都在网游里边的世界?”

    “嘿嘿。老兄,你表哥在唬你呢!”邻座满脸肥的胖子在一旁笑着,鼠标快速的移动,正抓紧刷怪,肥腻的猪手硬是让鼠标垫印地“满堂红”!

    秦天约摸记得,黑色骷髅把自己用黑色琉璃瓶带进那个世界里去的。

    对于常人来说的,那可是超乎一般人的想象力,许文强有点犯傻了,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自己的表哥。

    许文强伸出双手拍着秦天的肩膀,左饶三圈,右转三圈,上上下下细细打量了秦天一番,觉得跟五年前相比,秦天不仅没有老,而且更加活泼了几分。

    活泼的地方是那一双眼睛,本该是死鱼眼睛,现在看去,似乎多了一点灵动,多了一分神秘。

    没有人确切的知道,秦天在虚拟世界里都在做些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出来的,当初又是如何被抓进虚拟空间去的。

    “秦天表哥,咱们回去吧。姑姑姑丈都想死你了。他们整以泪洗面……”许文强说到一半,眼角有点干涩,红着眼皮看着秦天。

    秦天的眼泪早已经出来了,泪洒满了腮边,颤颤道,“爸……妈……”,他手里紧紧的揣着,手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条强健的肌,眼看那肌强劲有力的坟起。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姑姑姑丈肯定乐欢了天!”许文强双肩耸了耸,脸上挂着真诚的笑容。

    秦天满怀激动地看着五年不见的表弟,而且还长了这么多,他伸出双手一拥,俩表兄弟抱成一团,血非凡。

    胖子竟然看得有些痴呆,难道这就是亲人重逢的伟大场面?他憨厚的笑笑,“嗷呜……”,游戏里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惨叫声。

    什么?胖子的脸铁青了,他游戏里的角色“肥天鹅”,惨死在10级BOSS黑精灵“奥特曼”的水雾魔法下,恨得他直咬牙。

    “FUCKU!”胖子骂出了一个带F开头的英文单词。

    秦天和许文强面面相觑,兀自会心一笑,拥抱着走出“创时代”网吧。

    **************************************************************************

    在秦天被锢在游戏世界的几年里,秦的一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秦的父亲,秦末焱,本是网游《血者霸天》合法版权的拥有者,却在三年前,被凌氏集团起诉侵权,连位于市中心的商业大楼也尽归凌氏集团的名下。

    那段时期,秦天的父母亲闪电般的离异了,这是谁都不能想象的事。

    从表弟许文强的口中,秦天多多少少了解到始料不及的况,他眼里出一道惊骇的强芒。

    “凌霸天!”秦天扯了一下满头的长发,五年了,五年后重返现实,见到的却是这般,他有点怀疑表弟说的话,不是不相信他的话,怕是不敢面对现实吧,只是讪笑道,“小强,你……你骗我吧。”

    此刻的秦天,表极为复杂,似乎是脱离游戏世界的狂喜,可是,泛着精芒的眼珠子却带有一点点默然,或许是愤怒,或许是愉悦,或许是不信任……

    “表哥,我真没骗你!”许文强拍着秦天的肩膀,中气十足的说,一点都看不出他在开玩笑。

    秦天沉默地摇了摇头,苦笑了笑,眼里满是沉稳的灵光,瞥了他一眼,“咱们坐51路去梧州花园……我……”

    “表哥,你家的房子已经搬了,不在那个地方,现在改成凌氏集团的软件基地了。”许文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秦天的眼睛变得死灰,口中喃喃道,“什……么……搬……了……”,他感觉子轻轻的,好像再次重生的那种感觉。

    没等秦回过神来,许文强像拽稻草人一样,把他拉进抵达车站的81路公交车,秦天是没有感觉的,他感觉的还是游戏世界的万玉罗大陆。

    他的手无意伸进口袋里,触摸着冰冷的黑色琉璃瓶,好像感受到某种古老而又神秘的气息,车窗外的午后夕阳陡然减了几分暖感。

    时间过得很快,秦天都不知道车何时到了站点,如果许文强没有催促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到了,而且是站在新家的入口处。

    “表哥,你的……家……到了,姑姑应该就在里面吧……”许文强在默然的秦天边,静静说了一句,他知道表哥现在的心不好,也敢在多说什么。

    如梦生活了五年,又如梦走近了市西郊外的一处平房,还好,是乡下那种很典雅的两层楼,在万玉罗帝国的山姆小镇,也多有这样的建筑,秦天在那的五个年头,都司空见惯了。

    秦天静静地站在那里,瘦削的脸庞有些呆滞,他看不出房子有什么不好,只是以前的豪宅都是百来层以上,特别是他的卧室,装有一片全环绕的高档玻璃窗,可以饱览D市的全景,每当夜晚降临,D市繁华街头的华灯初上,就好像处于一个群星璀璨的银河之中,好几次的夜里,他总是静静地站在天窗旁,闭着青涩的双眸,凝听着除了喧嚣之外的安宁。

    可是这些景都是在五年前……

    看见秦天呆滞的神,许文强有些害怕,“表……哥……你……怎……么……了……”。

    “我没事。”

    秦天默然的脸上渐渐出现了淡淡的笑容。

    许文强再次看着秦天表哥,觉得眼前的男子好像不是以前的表哥,以前的表哥能跟自己打闹成一团,和自己都是一路的货色。可是现在……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描述现在的心,秦天表哥的眸子倒是多了一分坚定、隐忍的子,五年前的秦天表哥,只要他一笑,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虽然此刻他也在笑着,可是却触摸不到他心底的任何东西。

    不管了,许文强也不想那么多,他知道秦天表哥回来,自己的姑姑会乐地翻了天,他还没走到门口,就朝平房叫道,“姑姑,你快出来,秦天表哥回来了!”

    房中的妇女好像在说,“死强子,就会拿你姑姑寻开心,你表哥早就……”

    虽然声音甚是微弱地从房间里传来,可是秦天却听得清清楚楚,那是妈妈的声音,是妈妈的声音……久久呆滞出神的秦天猛然被什么惊动一般,瞳孔扩大地如牛眼,眼角噙满了酸涩的泪。

    一个体型消瘦的女人,从里屋出来,一只手倚在门板上,向这边看的时候,显然看到了秦天,她干干愣了一下,进而没命也似地朝秦天跑了过来。

    “小……天……”女人嘴里哭叫着,短短的两个字,她这五年念了不下千万次了,好几次在睡梦中呓语。

    秦天愣了将近十秒之多,撒腿迎了上去,口出喊出苍白的碎语,“妈!”

    秦天扑倒在清瘦女人的怀里,女人也紧紧抱着他,一对母子重逢在冬的午后。

    冬季的太阳,暖暖地照在雪地里相拥的母子俩。

    “儿子,你去哪里了,妈都担心死了,还以为你……”慈祥的母亲,鼻子哭的红红的,很像“红鼻鸭”,这是秦天对母亲专用的戏谑语言。

    秦天不语,蜷缩在母亲的怀里,好像生怕再次被带进陌生的世界里,此刻,他希望永远留在父母亲的边。

    许文强走了上来,眼睛也红了,但还是带着笑意,道,“姑姑,秦天表哥,我们到屋里去吧,外面太冷。”

    “是啊是啊。”秦母憨厚地对侄子笑笑,最后把目光定格在秦天削瘦的脸庞,把手搓着放在秦天的脸上,关心地说,“儿子,有没有好点,走,妈都糊涂了,咱们进去。”

    秦母擦干了眼泪,冲了两杯咖啡,让秦天和许文强坐下。

    秦天环视了一下现在的环境,房间虽然小了点,但还能住人,不大不小的沙发摆在客厅中央,也不会占多大的地方。

    秦天走进厨房,看着母亲在泡着速溶咖啡,关切地道“妈,让我来吧。”

    “对了,父亲呢?”

    秦天生生地问了一句。

    秦母把手中的咖啡杯失手坠落在地,“劈啪”一声,摔个粉碎,许文强边叫着“怎么了”,边焦急地冲了进来。

    秦母抱住了自己的儿子,泪如泉涌,声声凄厉如寒雨,“小……天……你……知道吗?”

    “妈~”秦天轻轻地拍着母亲的背弯儿,示意她不要那么激动。

    秦母伤心道,“小……天……你爸爸他……变了……他不…………我了……”。

    “怎么会呢,爸爸一直都是那么你的,妈妈!你不要怀疑爸爸!”秦天死也不相信母亲竟然会说这样的话。

    许文强有些无奈地点头道,“是真的,表哥!”

    “那爸爸现在哪里?”秦天默然问道,虽然眼里有泪。

    秦母摇摇头,什么都不想说。

    秦天那一双焦虑的眼睛盯着许文强,他似乎可以感觉到秦天表哥的眼里有一股莫名的暴强火焰!

    “姑父在东郊东临路小木屋109室……”许文强还没说完,秦天就夺门而去。

    许文强尾随其后,大声呼道,“秦天表哥,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先回……”

    秦天没命也似地跑着,他的声音好像碰触到了天地之间即将消融的冰雪,渐渐消失。

    许文强停在原地,满脸愕然,这还是五年前的表哥吗?

    虽说秦天与真实世界断隔五年之久,可是他的方向感还是极为的清醒。这里是郊区,极为的偏僻,快跑五千米,对秦天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在大学期间,或多或少跑过马拉松,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也能坚持跑完,加上五年游戏里的生活,每天的工作除了锻炼体魄,就是奔走做一些任务,区区五千米不在话下。

    终于到达目的地了,秦天长吁了一口气,他的脸红红的,只要能见父亲,多辛苦都不怕。

    低檐的小木屋上,覆盖着一层厚实的白雪,栅栏上摆放着一盆梅花,枝枝叶叶甚是清秀,没有畸态,明显是经过人为的修剪。

    “爸爸~”秦天无比欢欣地喊出了声音,一定是父亲,他知道父亲的心血除了《血霸天》,第二个就是梅花了。

    秦天想到这里,一股流涌上了心头,父亲曾对自己说过,有时候,做人要像梅花那样,敢于在逆境中获得美,获得成长。

    背后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秦天的心猛烈的跳动了几下,是谁?是父亲吗?

    秦天转过头去,却看见一只野猫从枯树跳到雪地里,还“嗷呜——”一声,甩着毛茸茸的尾巴远去。

    他感到无比地失落,秦天抬起头,看着那盆梅花,梅花刚开出了梅花骨朵甚是好看,这是早梅,好品种,一般地方还没有。

    也许豪宅没有了,游戏版权没有了,但至少还有这个。

    秦天有些欣慰,默然眼神之间,掠过天空,想起爸爸那熟悉而又和蔼的脸庞,他在冲着自己笑。

    “你是谁?是小……天……吗?”

    昔熟悉的声音,在寒风中颤抖着,那个人肯定很脆弱,连话都说不清楚,不对,好像……是父亲的声音……可是又有点不大一样……

    秦天不敢相信,他双腿战栗着。

    从树林旁边窜出一只干瘦的人影,人影心头重重一怔,目光深处,却充斥着异于常人的怨毒、咒恨,那种深渊的骇人表,似乎可以让人坠落万劫不复之地……

    只因为理智的强烈驱动下,人影猛地扑过去,把秦天抱地紧紧地,几乎让他都喘不过气来,“小……天……你真……是……我……的……儿……子……”

    “爸爸……爸爸……”

    秦天大哭着,他双膝跪在雪地里,把脸深深地埋进干瘦男人的怀里,是自己的父亲,这还是自己的父亲?苍老的白发,枯瘦的手臂上的青筋纹起,五年的岁月如刀刃般,深深刻印在父亲的额头里,才四十多岁的男人看过去,年过半百。

    漫天的雪凋零天地之间,冰岚铁峦上的皑皑白雪,还有干枯的老树,风一吹过,点点萧瑟。

    秦末焱哭着,眼里默然无光,放开了秦天的手,自言自语道,“哈哈……一定是我看花了眼,我儿子早就死了……”

    “爸爸,你没有眼花,是我……是小……天”秦天神色凝滞,他苍悲的脸上急促说道。

    秦末焱停止了移动的脚步,牟然回首,“不……不……我儿子早死了……他死了……”

    “父亲——”

    秦天一路狂奔,再次跪在深深的雪地里,抱着秦末焱的膝盖,痛哭道,“爸爸,真的是我……真的是我……我是……小天……”

    “小天……”秦末焱眼里陡然升起了一道希望的火墙,神态讶然,“你……你真的是……”

    “爸爸……”秦天仰面凝望,青涩的眸子流出的泪,已经在眼畔结成冰晶。

    “整整五年零五月了……”秦末焱的嘴角抽搐着,枯瘦的双手紧紧地贴住秦天的脸庞,脸上渐渐有了几分笑意,“秦天,我的儿子,我的好儿子!”

    “爸爸!”秦天侧脸凝望着父亲,缓缓直起子,双手箍着他的脖子。

    秦天突然被重重地推开,他不解地问道,“爸爸,怎么了?”

    “啪——”

    秦末焱下手真狠,一巴掌下来,秦天的嘴唇残带着几点血迹。

    秦末焱恶狠狠地道,“畜生,你这五年到底去哪里了?”

    说完,秦末焱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爸,你怎么了?这里冷,咱们进屋,我再告诉你。”秦天收敛了心神,语气异常平稳。

    秦末焱在秦天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进小木屋。

    “什么,这五年……你都在游戏……世界里……”

    “太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

    秦末焱的声音在极度地颤抖,邋遢的胡子随着干涩的嘴唇摆动着,他的眼睛默然笃定,充满了惊讶。

    秦天向父亲诉说这五年来他是怎么过活的,他是亲经历过地,说的极为诚恳,秦末焱的子渐渐放松,只能承受着这辟天而来的事实!

    “难道真的是‘缚魂解码程序’?”秦末焱的眼里有了一丝空茫的异象。

    秦天看着自己的父亲,父亲嘴中吐露出一个自己都没有听过的名词,思考了几秒,激动的绪,牵动着颤抖的喉咙问道,“爸,你说什么,什么是‘缚魂解码程序’,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你当然不明白!”秦末焱神秘地冷笑(这是自长大以后,秦天都没有看过的表),在某个时刻里,秦天好像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了,他真的是父亲吗?

    秦末焱从口袋里撵出一根粗烟,双手颤抖得滑动着打火机,“劈啪”一声,钴蓝色的火焰照在父亲的脸上,在白壁上化映出一个削瘦精瘪的的残影。

    秦天还是不明白,满眼愕然,“爸,那是什么东西,和我进入真实的游戏世界有关系吗?”他的呼吸变得极为紧促,这是他重生回到现实的第一个想要知道的东西。

    任何一个男人,他如何能忍受自己不明不白的活着……活着……

    “其实,我早在二十年里头,往游戏加入了‘缚魂解码程序’,我为了……”秦末焱兀自悄悄地顿了一口气,继续道,“我……”

    秦天的脑袋感觉被什么攥地紧紧的,口极为沉闷,好似百斤石头压在腔里头,他要释放这五年来的无辜、苦闷。

    秦天攥紧了拳头,龇牙咧嘴的,像一头发怒的暴狂雄狮!

    “这么说……我被带进游戏的世界里……是因为‘缚魂解码程序’……”秦天的眼芒之中暴露出不敢接受的恐惧意识。

    秦末焱深地凝望着自己的儿子,他的手在颤抖,眼畔泛着滚烫的泪花,歇斯底里地狂叫,“是我……是我……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擅自研究被联合国成为忌的‘缚魂解码程序’,我不该为了让网游可以火爆全球,绑定玩家的精神意念,垄断世界的其他网游开发商……”

    “什么?”秦天整个陡然惊秫起来,他不相信父亲所说的话。

    秦末焱重重地吸了一口烟,白烟从他干瘪的嘴唇缝里,渐渐弥散出来,夹着白色氤氲的雾团,话语也随之袅袅,“没想到‘缚魂解码程序’能使玩家在网游的世界,不由自主地改变精神意念,久而久之,也对《血者霸天》构成了依赖,就算被人知道了,也不会构成犯罪,我的网游产品可不是毒品,只是影响玩家的意念而已,而意念这个东西,信则有不信则无,法律更没有明确规定……”

    父亲说完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一股释然式的感慨。

    “如今我再怎么辛苦也没用了,版权最终落在凌天霸的手里,我还能做什么?”秦末焱的眼球红红的,岩浆爆裂式的愤怒隐藏在高高的鼻粱上。

    秦天走到父亲的侧,脸上淡定,眼中闪过一丝沉稳如深海般的光波,“父亲,你放心,我会帮你拿回版权的!”

    “秦天,我的好儿子!”秦末焱把儿子重重地拥在怀里久久的!

    “可是,我……我为什么会被带入游戏世界中去的……这到底是为什么?”秦天眼眶红红的,失声咆哮道。

    秦末焱放下烟盒,抱住秦天,安慰道,“对不起,儿子,爸爸不想的,谁知道‘缚魂解码程序’出了漏洞……”

    秦天默然,他不想多说什么,他要的,是父亲的解释。

    “儿子,其实,我二十年来研究《血者》,是得到了赤眼龙晶的启示,只要体上有携带赤眼龙晶的人,而且让游戏再次出现了一个BLUG的时候,游戏当中隐藏的‘缚魂解码程序’就会自我启动,只要你稍稍有点意念融入游戏世界里去……那么你就可以进去了……就像你过去的五年一眼……”

    意念,是人的一种精神力量,只要人一动脑,那么就会无时无刻存在于宇宙任何一个区域,只要任何东西被人脑灌注了意念,只要他够坚强,意念足够强大就可以改变事物、纵时空,只是影响的大小和控时间的长短而已。

    而在游戏当中,对游戏里的世界灌注意念,对于每个玩家来说都是极为容易的事。大家都知道,长时间处于游戏的环境当中,人会渐渐迷失自我,把自己当成游戏里的一部分,当你做到了这点,你的意念融入就算成功了。

    对于意念融入游戏世界里,还有一个专业术语叫“意念超融”,只要你做到了这点,再假以外界的连接器,比如半导体晶石等等,你就可以无条件进去游戏世界里,改变游戏里面的一切!

    “什么?怎么过去从没有听你说过?”秦天目光凌厉如剑光,进其父的苍老的混浊眼球里。

    秦末焱摇摇头,叹息道,“那时你还很冲动,我不敢对你说,如今,你恐怕在五年的光里,变得比较稳重和成熟,所以我敢告诉你,你要记住这是我们秦家的秘密。”

    “什么破秘密啊?你难道不知道我被锢的五年时光,是怎样过活的吗”秦天哭诉道。

    秦末焱眼泪簌簌下来,话语在喉咙里梗咽,“爸爸……何时……不知道……可是你知道吗?我这样做……”

    秦天不想再听下去了,怒吼道,“你这样做,都是为你的一己之私!”

    “孩子……不是的……很多事……你不知道的……”秦末焱感伤道。

    秦天看了父亲一眼,愤怒的感里满是无奈,细细想来,还是很困惑,道,“那你跟我说,赤眼龙晶是怎么回事?我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孩子,你摸摸你的左耳耳钉,那一颗血红色的小钻晶?”秦天神秘的轩眉蹙着,呵呵一笑。

    秦天摸了摸自己左耳耳钉,那颗血红色钻钉,是数年前,父亲送给自己作为十八岁的成年礼物,难道钻钉里的钻石就是赤眼龙晶吗?

    秦末焱看穿了儿子心中的疑虑,正色道,“不错,你耳钉里的晶钻就是赤眼龙晶。”

    “我大二时候,有次爬山的时候,在山坡底下,捡到一块很特殊的晶石,因为它看起来很像龙的眼睛,而且通赤红,我把它取名为‘赤眼龙晶’,后来我无意中发现,竟然是一种很好的半导体,能够作为游戏软件的基础,而且游戏有了它,速度整整快了一倍之多,也许赤眼龙晶本发出的某种讯号,导一个‘缚魂解码程序’的编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我的游戏程序编制进程达到99%的时候,突然出现了解码程序的编译提示,所以……”

    “……”秦天听了之后,眼帘以外的东西,都蒙了一层厚厚的雾。

    “孩子……你再多多体验……就会明白的……”秦末焱突然神色一转,“如果可以的话,你下次等游戏再次BLUG的时候,再次进入《血者》世界,把爸爸的版权夺回来!”

    “父亲,你恨凌天霸吗?”秦天问道。

    秦末焱无言,默默摆手,他的老脸氤氲着某种悲氛的神

    “小天,晚饭在爸爸这边吃吧,晚上红烧茄子……”秦末焱拍了一下秦天的脑袋,父亲笑了,在秦天的眼里,那应该是五年来最放松的微笑。

    秦天点点头,动容地道,“爸,红烧茄子也是你最喜欢的菜,还有莲藕……”

    “还有莲藕炖萝卜……”秦末焱和蔼地看着儿子。

    “是啊……是啊……”秦天连连点头,在父亲这里,他又变成一个小孩子了。

    静谧了好久的小屋木,洋溢着久违的祥和的天伦之音!

    秦天吃过了晚饭,跟父亲道别,心想,远在西郊的母亲一人住在那,多少有点不放心,便离开小屋木。

    刚刚问父亲,为何要跟母亲离异,父亲却久久不语,他的脸色如风干的墨迹那般,丝毫未见血色。

    另一方面,秦天的单母亲久久不能从激动兴奋的绪中脱离出来,好像患了“忆子成狂”似地。

    秦天是很悲屈,觉得自己的突然出现,倒给家里人平添了不少乱子。

    不过在《血者霸天》的网游世界里,他一直很快乐的活着。

    其实,他知道他现在讲起这些,信得人肯定是寥寥不几,不过除了父亲,说到底是自己的亲经历,秦天也就回忆在万玉罗大陆的子。

    不过,秦天是被骷髅头用黑色琉璃瓶召唤灵魂进入万玉罗大陆,启动器是赤眼龙晶。

    骷髅头是邪恶的亡灵**师卡迪娜的柔美化。虽然秦天不喜欢用“柔美”这个形容词,不过在过去的五个年头里,亡灵魔法师卡迪娜几乎天天着他说的。

    “柔美……温和……美丽……高贵……”

    所有关于赞美女的高雅词汇,几乎都被用光,不单单是英语,还有汉语,土耳其、西班牙语……不要以为秦天就会这些语言,都是亡灵法师卡迪娜的强制要求。

    灵魂被囚的那段五年多的时光,卡迪娜的每天清晨,一抹太阳之光辉洒向了万玉罗大陆、不列天大陆、魔兽山脉等所有NPC地图的时候,秦天就开始新的一天!

    秦天有着每天的工作,按照亡灵魔法师卡迪娜的吩咐,去做一些任务,就这样过了五年之久,有时候卡迪娜会给辛苦的秦天一点点奖励。

    秦天已经是盗贼职业一百九十九级了,不过,卡迪娜为一位邪恶的亡灵魔法师,她是不会让秦天继续升级的,只能做一些不加经验的传递任务。

    卡迪娜本的魔力极为强悍,她可以潜伏在代表着光明与希望之城的万玉罗帝国,她有了黑色琉璃瓶作为护盾,从而摆脱那些光明而又尊贵的魔法师的追杀,还有白精灵的追踪。

    黑色琉璃瓶是黑暗缚魂瓶,是黑暗首领,天级上等的装备。

    不过,在疆域达到数百亿人口的万罗城里,有和蔼可亲的打铁匠史密斯大叔,满脸都是虬髯的车夫卡特,做出美味佳肴的厨师库克,自私自利的磨坊主米勒,英勇无敌的猎人亨特,善良的光明魔法师梅林,以及可的小精灵米琪小姐……

    也许秦天太善良了吧,想到的尽是善良可一族,对于黑暗邪恶的族类连想提起的**都没有。

    走在东临郁的小路上,伫立,抬头,凝望如蓝宝石的天幕,静静风声在秦天的耳畔响起,那种感觉又回来了,好像又站在全环绕天窗前,这次虽然看不到D市的全景,却看到了整个宇宙!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天下无贼》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