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空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开发区的工作表面上看起来非常顺利,顺利得让金杨度有些不敢相信丁来顺竟没有留任何后手?

    金星纺织厂关停清算的申请报告已经上交给省政府待批,不出意料很快能上报省国资委审批。

    艾慕国不停向他示好,只要他提出的方案,他总是第一个举手支持,而且他还在管委会上提出,要整顿丁系人马,比如矿山机械厂、水泥厂、金星旅游公司、医药公司、歌舞团等三产企业领导。

    金杨婉拒他的好意。

    丁来顺这颗烂苹果已经清理,他的弟弟,房地产公司总经理丁来发见大势已去,提前逃匿:财务处的两大嫌犯丁秀和齐亮已经上了省公安厅通缉名单:销售处长郝进喜被省检察院反贪局请去“协查”归(日rì)渺茫:采购处副处长何家新被广汉市纪委“抢先”一步带走。丁来顺和他的“五大金刚”彻底垮台。

    任何一场战争,都是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而进行的。目的既然达到,他没有必要再继续大肆“清算”再“清算”下去伤害的是自己。

    而且他也无需清算,只需要按计划完成改制,把三产企业纳入到集团公司,让这些企业的领导从法人变成公司经理,然后由集团公司对他们进行考核,该撤的撤,该换的换,总之,他无需再去背负“不容人,无雅量”的名声。

    两大集团的总经理招聘如火如荼的进行,为抢时间,开发区甚至找了国内知名的一家猎头公司,这一段时间,各种文件和改制的大会小

    会,会见矿区各部门的领导有时候他累得索xìng就留在办公室睡觉。

    直到他接了凌旋一个电话,气呼呼地说宁夏姐要出院了,让他马上来接。

    金杨这才猛地发现,今天正是宁夏抽线出院的(日rì)子。他直接拨打严朝辉的电话让他和车马上在大楼前待命。然后喊来卢bō和办公室主任田受琦,交代工作后,离开办公室,坐上等候在楼前的车,直接往医院而去。

    来到医院病房,他轻轻敲了敲门便听到凌旋jiāo脆的声音“进来!”

    金杨推开门,一眼看到宁夏正背对着门在清理衣物,她有着对女人来说过于宽阔的背和tún,双tuǐ也显得健壮,看上去似乎不符合华夏的苗条审美观,倒是符合西方的审美(情qíng)趣。

    因为健壮的女人形象在西方绘画雕塑艺术中始终如一,从胜利女神到(爱ài)神维纳斯到圣母到méng娜丽莎,无论哪一位都是(身shēn)体线条圆润,肩部多(肉ròu)xiōng部丰满,连手臂都是(肉ròu)乎乎的,如莲藕般在关节处轻轻收起,丝毫感觉不到骨节的凸起,加上艺术大师们的晕染,笼罩着朦朦胧胧的轻雾愈发体现出贵fù人的风姿滋润之美。

    同时,健壮而美丽的女人对于一些孱弱的男人来说,也是一种威胁,体力上的增强同时增加了反抗的可能和征服的成本,巾帼不让须眉。这也是宁夏得以在纪检工作战线上成功的一部分优势。

    听到金杨的脚步声宁夏心有灵犀地回过头,看到他,轻声道:“你…不用来的,纪委有车来接我回去。1小旋执意要通知你,我还批评了她,知道你现在很忙……,………”

    凌旋“啧啧”两声。这段时间她和宁夏形同姐妹又似母女,感(情qíng)好得不能再好,宁夏虽然没对她透lù她和金杨的“秘密”

    但凌旋还是从她的语言语气和提到他名字的频率上明白了些什么。从伦理角度来说她不理解,觉得宁夏傻上了金杨的当。两人年龄差距那么大,在她的心底,只要不能结婚,他就是在玩弄宁夏。

    宁夏脸上微红,眼神有些慌乱,连忙回过鼻去。

    凌旋一双美丽的眸子刚才还含着笑,看到金杨的瞬间就消失怠尽“啧啧”两声后,换上一付冷淡的表(情qíng),瞪着金杨“你还知道来呀?

    我若是不通知你,你肯定都忘记了这里还有个为你差点送命的女人……………”

    “不好意……”

    凌旋冷哼着打断金杨,撇嘴道:“不好意思?我都听你说好几回了……………”

    宁夏微微恼怒,伸手扯了凌旋一把,低喝道:“1小旋,够了!”

    金杨愣了愣,看了看气鼓鼓的凌旋,心里莫名其妙,自己怎么惹了这位小姑(奶nǎi)(奶nǎi)?他来不及细想,笑呵呵地对宁夏道:“没事,小孩子都这样。”

    凌旋一转(身shēn),tǐng了tǐngxiōng,气愤道:“你才大人家多少?你也是小孩子。”

    金杨和宁夏同时笑了起来,凌旋顿时感觉自己的jiāo态的确有些孩子气,于是提起两个袋子向外走去。

    凌旋走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金杨默默地凝视着宁夏,走近她,伸手握住她的手,温声道:“你要急着出院我不反对,但出院后要听我安排。”

    宁夏线条坚硬的脸上勾勒出一丝柔媚,看向金杨的眸子盈着一层mí离的水sè,里头是满满的(情qíng)丝,她难得地说了句俏皮话“你是领导,我听你的。”

    金杨心底涌起一股异样的冲动,他一边把她往自己(身shēn)上搂,一边低声嘿嘿道:“包括áng吗?我的纪委〖书〗记同志。”

    宁夏似乎没料到金杨会公然挑逗她,她脸sè红如mì,大大方方地回答道:“随时奉陪!”

    两人的(身shēn)体刚贴近,金杨忽然记起她腰部的伤,连忙松开,柔声问“还疼吗?”

    宁夏无声地摇头,看着他笑。

    金杨心中一(热rè)“你暂时不要回你家住,老要凌旋照顾你也不好,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我们不急,我不怕什么,你现在势头正好,不能因为男女…受影响……”宁夏想岔了,她以为金杨要把她带回他的**别墅去,结结巴巴地劝说,脸颊红了一大片。

    金杨有意逗她,sèmímí地说道:“我准备金屋藏你这个jiāo了。”

    “啊!”宁夏吃了一惊,眸子里又是惊喜又是不信。她了解金杨,金杨会冲动,但他从来不会不计后果。

    “刚才谁口口声声说要听领导话的?”

    “不是,我觉得……”宁夏的红脸上lù出些狐疑的神sè。

    金杨笑着走向病房外,替她打开房门“请吧,宁〖书〗记!我们再不下去,凌旋怕是要冲上来吃了我。”

    宁夏一边跟着他往外走,一边趁没人急问“你带我上哪去?”

    金杨神神秘秘道:“到了你就知道,不远。”

    宁夏镇定如一的内心忽然开始慌乱起来,她一直想开口和金杨说话,但进了电梯后,看着满电梯的人,她能说什么?

    出了医院,上了金杨的座驾,金杨非着宁夏进入后排,他自己上了前排。

    奥迪刚启动,凌旋便感觉到宁夏的呼吸有些急促,她恶狠狠地盯着金杨的后背,低声问宁夏“姐!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这句话问得宁夏的脸颊火烧红似的,她摇头,握住凌旋的手,示意她别说话。

    车一路前行,正是枫园的方向,宁夏的手都几乎把凌旋捏疼了,凌旋有些惊诧地看着宁夏。宁夏一眼瞥到前方枫园的红墙阁楼,便一口咬住嘴chún,脸上不知是红还是白。

    都说任何女人的骨子里都有股子奉献精神,只是看男人们能否找到开关。她和金杨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倒追的模式,她看得出来金杨也许对她有好感,但对她很难产生(爱ài)意,可发生了野味馆中的一幕后,他和她的心态都起了变化。

    她开始享受被这个男人喜欢着的感觉,享受久违的jī(情qíng)和(爱ài),女人的奉献意识亦不知不觉抬头。

    她暗暗告诫自己,绝对不能住进他的别墅。虽然她的心里为此感动得想流泪,可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容于世俗,她住进去只能害了他。想到这里,她猛地坐直(身shēn)体,紧张地盯着越来越近的枫园大门,心中打定主意,只要汽车开进枫园,她便马上喊停。坚决不踏进金杨的家中。

    就在她一颗心悬在当空之时,汽车笔直从枫园大门驶过。宁夏长长出了口气,(身shēn)子一软,靠在座背上。凌旋还当她是伤口疼,连忙小

    声问她。

    宁夏摇头,心中五味掺杂,汽车没有进枫园,她心中竟有些小小的失望。她积蓄的果敢和坚定也失去了用武之地。至于现在他要带她上哪儿,她已经不怎么在乎了。

    奥迪车缓缓减速,宁夏闭着眼睛,凌旋跃然开口道:“啊!是疗养院!”

    宁夏顿时知道金杨带她来的地方,她睁开眼睛,正好金杨回眸看她。两对眼睛相撞,宁夏心如鹿撞,首先移开目光。她一边低头一边想,她要是年轻二十岁,她决计不会败在他的目光下,可现在,她在他面前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唯有全心全意地奉献自己的所有。

    金杨一边下车一边解释道:“我联系了疗养院给你住。这里有专业的恢复医生,你暂时在这里住三个月,(身shēn)体完全恢复了再回去住。”

    宁夏嗯道:“我想工作。”

    “没问题。”金杨替凌旋打开车门,后退一步,看着凌旋出来,他上前一步,熟练的秘书姿势护住宁夏的头顶,凌旋对他的表现表示满意,挽着宁夏的手走向一栋建在半山腰的两层小洋楼。

    楼房的设施齐全,楼下有厨房,大客厅和护士房,二楼有主人卧室和工作间,大阳台上还有跑步机。1小洋楼后是一块不大不小的菜地,不知是以前住在这房间的主人种的,还是疗养院的医生护士们种的。

    金杨和宁夏凌旋进屋,严朝辉则拦住疗养院的几名领导,说金主任现在没有时间见他们。疗养院的院长和〖书〗记也很识趣地丢下几句话便离开。

    “这里的环境不错,我刚才看了看楼后的菜地,有六七种蔬菜,绝对绿得不能再绿……”

    金杨话说一半,被凌旋打断“金主任说得好听,谁做给宁姐吃呀?”

    金杨笑了笑“我不止是说得好听,还做得好吃。”

    “是吗?”凌旋满脸不信“当官的会做菜?我瞧着你不像下过厨房的人啊?”

    宁夏怕金杨受窘,连忙扯着凌旋的手“小旋,帮我把衣服拿上楼。”

    “我来。”金杨抢先一步,抓起宁夏的两袋衣杂物腾腾腾上楼,

    放在宁夏的卧室,然后回到一楼客厅。

    这时严朝辉进来复命“老板!疗养院的人被我劝走了,他们不会再来打扰。”

    金杨没有吱声,他的目光落到凌旋(身shēn)上,看着她双眸熠熠生辉、一脸〖兴〗奋四下张望的表(情qíng),忽然笑眯眯道:“朝辉,你一会把凌旋送回她家。”

    凌旋恨恨地瞪了金杨一眼,金杨一副很无辜的表(情qíng),我好心让司机送你,你还有意见?

    宁夏也劝道:“你好些(日rì)子没有回家,父母要担心的,回去休息好,再来找我。”

    凌旋明知道金杨有意要赶走她,但人家当官的说话滴水不漏,明明赶她走人,还要让她感谢他。这个男人太狡猾了,大大的狡猾。她越想越不服气,抓起背包,噘起嘴冲宁夏抱怨道:“姐,你可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