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九十三章 【麻烦】(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冷月潭充耳不闻,仿佛没有人对她说话似的。次时此刻,她的心思全在金杨上。

    一向没多少耐心的汪小茹十分不满地,“喂!”了声:“本姑问你话呢?”

    冷月潭静静地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没有姑。”

    汪小茹又好气又好笑,她略带恶意地嘲弄道:“你长得还,行吧,怎么连这种档次的男人都勾搭不上?技术太逊?要不要姐姐教你几招?”

    冷月潭缓缓摇头。

    汪小茹一脸大受打击的表,她幽幽一叹,表像极了画中娥眉轻皱的仕女,不同的是她的眸子里多了些许戏谑的光芒。微微瞥了大厦前和彭放、赵庙握手寒暄的满山屯一眼。嗯起在黄河包房前满山屯对冷月潭关切呵护的表。心里顿时活络开了。她知道满山屯是谁,证监会〖主〗席嘛!华夏金融界当仁不让的大佬。冷月潭和他是什么关系?男女暧昧?不像?像是长辈对晚辈……

    “喂!满〖主〗席是你家亲戚?”她眯起眼睛,毫不气馁地问道。

    金杨怕冷月潭受集,终于忍不住开口呵斥道:,“你能不能闭上你的臭嘴!”

    汪小茹不怒反笑,这个叫金杨的神秘男人很奇怪,她所见识过的男人中,从来没有像他这一类型的。

    他能和赵庙满山屯上一个桌子,证明他的份够层次,而且完全无视汪大小姐的美丽,不,简直是漠视。不过一想他连冷月潭这种我见犹怜的冷艳美女都可以无视,足以证明眼界高到了云霄之上。不过她可不信,不会是太监或者基佬吧?

    金杨见赵庙和彭放上了满上屯的车。他对冷月潭说了句,“看好她。”然后急匆匆走向满山屯。

    满山屯正要上车”看见他朝自己走来,停止动作,等候着金杨。

    “满叔!有件事想请你帮个忙。”满山屯看了不远处的冷月潭一眼,神sè复杂,心想,我还有事要找你,“帮忙”呢。金杨观察到满山屯的表,有些不自在说:“我想明天去见见郭正海。”

    满山屯盯了他半晌,干脆道:“你答应我件事。”

    金杨愕道:“还有您摆不平的事蜘”

    满山屯的嘴巴凑近金杨的耳边,压低声音道:“你和苏家丫头现在处得怎么样了?”

    ,“蛮好啊?”

    满山屯淡淡道:“你离开苏家丫头,我把你当儿子女婿一起培养。

    如何?”

    这个许诺不可谓不重。金杨诚惶诚恐道:,“满叔,你要让金杨当无耻之徒?”

    ,“要不你考虑下?苏家现在今非昔比,对你助力有限,你满叔不敢说把你推到省部级的高位,但在你三十岁前许你一个正厅。”满山屯一来疼女儿,二来他的两个儿子都不是走仕途的料,他也的确看好金杨。将来他退下去时,家里至少还有个人在场面上撑着。

    金杨后退一步,歉然道:,“对不起!我不能答应。”

    满山屯脸sè一冷,直起腰杆,“那就答应我,别招惹我女儿。”

    金杨苦笑点头,心道,我何尝敢招惹您女儿啊!躲她还来不及呢我!

    满山屯没好脸sè地转上车。听着车门“砰”地发出声响。金杨知道,见郭正海算是彻底没戏了。心中晦气,但他还是打起笑脸凑近车玻璃。

    赵庙和彭放并排坐在后排座位上。

    他先和彭放打了个招呼”“彭〖书〗记,您还有什么指示。”

    虽然经历了一场小闹剧,但彭放却精神大好,心也好,笑道:,“你把你自己的事处理好。”

    金杨知道彭放暗指汪小茹。他委屈道:“彭〖书〗记,您别信那丫头胡说八道”我可从来没见过她,名字都是第一次听说。”

    彭放好整以暇道:“我有说你的对与错吗?**人不怕事不躲事。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去处理好就是。”

    金杨无奈地点点头,然后把目光转向赵庙,犹豫道:“庙哥,那个神经病女孩还是你带走吧。”

    赵庙正sè道:,“刚才彭〖书〗记的话你没听进去?不怕事不躲事。”

    金杨心头大骂你们说得轻巧,怎么不自己带走这个麻烦?但无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出了。粗气问道:,“我带她上哪去?”

    赵庙反问,“你准备上哪去?”

    “我皿饭店休息。

    赵庙轻描淡写道:“你就带她回饭店。等我电话再放人。”

    “赵司长。”金杨有些急了不再称呼庙哥”“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男人,她虽然神经有些不正常,但别的地方总是个女人吧,孤男寡女一个房间,你就不怕我犯错误?”

    “你对她犯错误?”赵庙像是听到搞笑的话,挥了挥手”“她家老头子巴不得有男人对她女儿犯错误。”

    ,“啊”金杨还在回味赵庙话中的含义,汽车缓缓启动。

    他直起腰,垂头丧气。

    汽车忽然又缓缓倒了回来,满山屯的车窗缓缓下落,他半侧着脸对金杨道:“把月潭送回去。另外,明天上午九点我安排车接你去见郭正海。”

    金杨愣住了,他绞尽脑汁地想不出来,满山屯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

    他站在空旷的停车场发呆。昊锐车徐徐停靠在他边,lù出司机的一张脸,“金处,上车吗?”

    上,当然要上,难不成站在这里吹冷风?他拉开车门,冲冷月潭招了招手,钻进了后座。

    冷月潭非常认真地紧跟着汪小茹。

    两人并排行来,皆都是天姿国sè,惹来停车场保安的眼追随。

    金杨瞧着她们俩,心道汪小茹你怎么不跑?

    汪小茹仿佛成心要和他作对似的,不仅不跑,反而一边走一边打开手包,关闭了手机。

    冷月潭奇怪地看了她一甩,“奇怪吗?”汪小茹咯咯低笑,凑近冷月潭的耳边,小声道:,“实话宴说,我正愁怎么躲过家里明天的安排呢,老天开眼。这下安了。

    哈哈!”

    冷月潭皱眉,直觉告诉她,让这个女人靠近金杨边不是什么好事。

    汪小茹观颜察sè的本领非同一般,她立刻抓住了冷月潭一纵即逝的表点,语带讥诮道:“怕我抢了你男人?”

    如果是别的女人,会将她的话视为侮辱和威胁。但冷月潭却是非常之人,她置之不理,上前打开哥驾驶室的门,示意她上车。

    汪小茹歪头看了看后座的金杨,嘻嘻一笑,自己动手拉开后座车门,毫不犹豫地钻了进去。

    金杨挑了挑眉,不动声sè地让了让股,要和“麻烦”尽量保持距离。

    冷月潭的车外呆了呆,随即关上哥驾驶门,转来到后座另一侧,开门坐到金杨右侧。

    金杨yù言又止,只好无奈地摊了摊手,又把股移了回去。

    左边是麻烦,右边还是麻烦。他今天算是被麻烦包围了。

    司机缓缓启动,问道:,“去哪?”

    金杨扭头问冷月潭,“你住哪儿,先送你回去。”

    冷月潭不言不语。

    金杨追问,“冷月潭?”

    冷月潭颇有股“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的境界,硬是充耳不闻。

    “嘻!”涵卜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们俩,轻笑出声,“傻男人,她是想跟着你走呢。你上哪她上哪儿,还不明白。”

    ,“闭嘴!”金杨心头火起,狠狠地瞪向汪小茹。

    ,“呵呵呵!”汪小茹恣意漫笑,朝金杨眨了眨眼睛,柔声道:,“今晚我们三人要不要玩玩主唉,就是不知道饭店的chuáng结实不,你的体力够不够?”

    驾驶室的司机忍了半天,终于笑出声来。

    金杨面红耳赤地呆愣半晌,总这样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他有气无力道:“回长城饭店。”@。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