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六十四章【破釜沉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离开南飞的办公室,金杨下楼来到停车场,上了哈弗车,想了想给姚希文打了个电话。

    电话是姚希文的秘书接听的,回答说,姚书垩记生病住院。然后很冷漠地挂了电话。金杨一怔,自从他加入刘上戕和姚希文的圈子后,在某种程度上,大家都是兄弟哥们。“哥们”生了病,没龘理由不告诉南飞或者刘上戗。再加上他把省委两部电话移交给了毕节,刚才拨打姚希文电话用的是私人手机。习惯看菜吃饭的秘书不给他好脸也有可原。他在车上稍愣片刻,觉得姚希文病得很诡异,作为西海省最大几个地级市之一的顺山市委书垩记生病住院,他这个省委书垩记秘书没龘理由不知道。

    于是,他再次拨通姚希文的手机,开门见山道:“我是省委办公厅金杨,能不能让姚书垩记接听电话。”

    姚希文的秘书一听这个名字,立即改了亲的语气,“是金处啊,请稍等,我马上……”

    金杨在电话里听带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是秘书模糊的声音,接着传来姚希文熟悉的声音,“金老弟……”

    “姚哥生病了?”

    姚希文笑道:“一点小感冒,不碍事,挂点水就好了。”

    金杨语重心长道:“姚哥,体是革垩命的本钱啊!可得保重自己的体。”

    “谢谢关心,今天你好像不忙?”

    “彭书垩记特批了我的假,我也得放松放松。”金杨笑道:“这不,有闲工夫就给你打电话,否则还不知道你体不道”,

    “休息……”那正好,来顺山放松放松我还有一小时挂完水,正好去高速路口接你。怎么样?”

    金杨毫不犹豫道:“我马上启程。”

    一个小时后,他在高速路顺山出口一公里处,看到了顺山市的一号车。

    一今年轻人缓缓摇下车窗,朝他招了招手。

    金杨依稀看见黑色奥迪的后座上姚希文的脑袋,他点了点头,跟着前方的黑色奥迪前行。

    两辆车行驶了十余公里,来到一座温泉度假村。

    汽车进入大门后,没有去停车场和人温泉主楼而是右拐弯,走了条小经,沿途经过五十几栋别墅后,奥迪终于缓缓驶进一片拥有巨大树林的无名小院。

    院门口站着一男一女。看到姚希文的车,两人抢着上前去开车门。

    姚希文的秘书快速下车,然后快步来到金杨的哈弗车前,要替金杨开门。金杨手疾眼快自己抢先一步开门下车,笑着对姚希文的秘书道:“不用。谢谢!”

    前来迎接的一男一女本来对金杨的座驾不怎么感冒,但看到姚书垩记的秘书那个殷勤劲头,两人顿时察觉到金杨的分量。字百度咸鱼吧小钢炮提供。

    姚希文下车,亦快步走向金杨,两人紧紧握手。

    一男一女洋溢地恭喊一声,“欢迎姚书垩记光临。”

    姚希文看也没看他们,领着金杨踏上别墅的台阶介绍道:“凤宁温泉是全国三大优质温泉之一,水49、5c,富含氨、锂、氟等2。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五十年前,这里是第三集团军设在这里的老干部温泉疗养院。后来外商前来投资,开放对外营业,但是这里……”

    姚希文的手指朝周围一晃道:“这个小区依然不对外。”

    温泉方面的女士小心翼翼追加介绍道:“因为这里有许多历史遗迹,有前领导人留下的不少墨宝,当年有的直接拓刻在泉边山石上,比如赵老、钱老、孙老……”

    姚希文的秘书这才介绍道:“这位是凤宁温泉的范总经理;这位温泉的理疗部米经理。”

    姚希文这才眯起眼睛缓缓伸手道:“工作辛苦!”

    “姚书垩记理万机,才是真正的辛苦。”两人分边一左一右把金杨和姚希文请进别墅。

    “姚书垩记前来温泉,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需要……”温泉姓范的总经理话没说完被姚希文的秘书使眼色打断他撞了撞米经理的胳膊,两人微微站定用询问的目光望着姚书垩记秘书。

    “两点要求。不要任何人过来打扰;最好的服务。”

    米经理是今年约三十的妙曼少妇,要脸蛋有脸蛋,要材有材,白色衬衫配黑色西服,更显肌肤光滑白嫩。她声音柔柔的道:“最好的服蛋”我们这里有座好的水疗师,理疗师,演绎中心刚到了一支模特表演教”,

    姚希文的秘书很老练的道:“这些都可以有。”说完甩手跟上姚希文和金杨,把凤宁温泉的两位经理留在当地,面面相觑。

    “范总,孙秘书是什么意思?”米经理弱弱问道。

    范总眨巴眨巴眼睛,“按孙秘书的要求办,全部安排到位,要不要是他们的事,安排不安排是我们的事。”

    “好的,我马上安排。”米经理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拿出手机,边走边说”,

    别墅的后院里,树木成年,全是几十年树龄的雪松和柏树。姚希文和金杨**着体,各自披了一件白色浴袍,在这个早的下午,顶着不怎么耀目的阳光,踏上满地花、叶的碎片,呼吸空气中潮湿的味道。

    他们的脚下是清澈的溪流,洁净的白色鹅卵石上一团团雾蒸腾而出,金杨俯试了试溪流的水温,呀道:“估计四十五度左右。”

    姚希文微笑着下水,踩着鹅卵石缓行。“下来走走,现在的温泉很多都是烧再锅炉,就顺山的凤宁温泉来说,凤宁地矿局已经向省市多次汇报,若温泉继续抽取地下水,十年后,整个凤宁镇的地表都有坍塌危险。所以,省市对温泉的抽水有严格控制,主营业区的六口井已经封停了五口。而这道溪流的出水口却不受限制。”

    金杨不知为何竟然想起了七峰山温泉,他不知道当时他和白小芹享受的是锅炉沸水,还是天然的地下水。不过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是当下的水和当下的麻烦事。

    他跟在姚希文后,缓慢地在鹅卵石中行走,脚踏在浅浅的温水中,足部先是有缓缓的酸痛感,然后是一阵阵火辣接着是通体舒畅。

    金杨见四下无人,正是“聊天”的好地方,他开门见山道:“蓝田地产案查得不顺?”

    姚希文的脚步微微一顿,接着迈了几步,叹息道:“何止是不顺,威胁的要挟的电话每天都要接几个,检察院和纪检的工作完全瘫度。”

    金杨心中一动笑道,“这就是你生病的主要原因。”

    姚希文回头,脸色严肃道:“实不相瞒,我认真研判了局势,得出的结论是,形势正朝着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方向在走。彭书垩记算是扔给我一颗随时都要爆炸的地雷啊。”

    金杨淡淡一笑,“怎么竟如此灰心?”

    “不是我要灰心,是时事人金杨啊,你知道吗,我呈送给彭书垩记的证据在短短几天内,失效的失效,有效的,原始证据却失踪……”

    金杨一怔,“证据怎么会失踪?”

    姚希文苦笑道:“我虽然领命暗查蓝田地产,但我不是纪检委也不是检察院,我是个市委书垩记,目前正在跑中垩央部委国务院争一个计刮单列城市,一来很忙二来很多事我这个是为书垩记出头名不正言不顺需要安排纪检和检察院的专人去作而这些人中间出现了内鬼。蓝田地产几乎掌握了我方的一举一动。比如我安排人去调查蓝田地产以“零成本,获得了五家山景区上千亩土地的开发权和所有权猫腻,我们的车刚出发五家山便得到了消息,去了四次,别说查账,连个中层管理人员都碰不到,四天后,蓝田和与五家山韩厂区人民政龘府突击签订了另一份补充协议。应该说查案的时机还不成熟,只要迟家老太爷还在位,迟易还左右省委组织部,谁敢拿鸡蛋碰石头?怎么查?于是,蓝田彻底洗白了吴家山地块。要知道这还是在顺山,在我的领地里,要走出了顺山查,岂不是捏着鼻子哄眼睛?”

    金杨暗暗皱眉,“你没有告诉彭书垩记?”

    姚希文抱怨道:“我怎么说,我说证据被偷,我说对方很强大,这不是等于告诉彭书垩记,我没用?我头疼,真tmp不想干了,回家养老得了。

    金杨愕然,他知道姚希文没太大胆量,他能当上地级市的书垩记,可以说完全是运气,大家都胆大,叫一个胆小的渣翁得了利。他更加明白,迟家如果有漏洞那就是迟西和蓝田地产上,想从别的方面,什么买官卖龘官上扳倒迟易,几乎不存在可能。如果姚希文打了退堂鼓,他和迟易的战争就失去任何悬念。

    当务之急就是要给姚希文打气,让他鼓起斗志。

    这个气怎么打呢?

    金杨沉思片刻,忽然想起颜婕曾经给他讲过迟西的一个故事,他道:“安家河市前市委书垩记张宏发某次在一饭局上对蓝田委家河分公司总经理说,“n总,你的公司以后不要在我这里搞得太狠,许多地产公司都有意见。”

    该分公司n总经理笑道:“我们蓝田在哪里都按总公司的章程办事,难不成到了委家河就要另换章程?”

    张宏发书垩记见他不给面子,赌气道:“我今天可以告诉你,我张某人可以让你们接到工程,也可以让你们在委家河一个工程都接不到。”

    蓝天分公司总经理反唇相讥,“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蓝田可以让你当市委书垩记,也可以不让你当不成这个市的书垩记。”

    张宏发一听,顿时没了脾气。他前不久受了迟家的影响收了他们一点小贿胳,被抓了痛脚。后来他虽然拼命想和蓝田搞好关系,但是最后迟大少爷还是把他整下了课,现在在监狱里关着。

    “这事我也听说这”,姚希文沉吟着,“兄弟你在提醒我,得罪过他们的人,即使反悔卖投靠,他们也始终不会放过。”

    “整个西海省,没多少个地级市。他们的人比位置多得多,有机会为什么不安排对他们忠心的人上去。”金杨明言道:“何况他们已经认定你是彭书垩记的人,是他们的敌人。你现在根本无法保存中立,中立的结果是连彭书垩记都要抛弃你。”字百度咸鱼吧小钢炮提供。

    姚希文默默站在溪水中。他倒不是没有政治觉悟,今天他本来是想借金杨的口向彭放索取某种保证,甚至想和彭书垩记讨价还价一番,但金杨的意思很明确,他必须做出什么成绩,才有资格和条件去和彭放谈。

    金杨拍了拍他的肩膀,“姚哥!作为兄弟我必须劝你,到了破釜沉舟的时刻了。这一战打好了,以你的功劳和资历,进省委班子常委指可待,败了,大不了选择退休,不这份闲心。其实,你就是不败,按目前的走向,也只是在顺山多混一届,然后进个政协或者人人”,

    姚希文缓缓抬头,“要我怎么做?”(未完待续)【字百度咸鱼吧卩s丶尐钢炮丨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