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君子当一世而斩 第一百三十七章【赌博】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楚图南 书名:咸鱼翻身记
    出了招待所大门,金yáng回想起颜婕的眼神和表,忽然抬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喃喃道:“又他絭mā絭的忘记了自己的旺桃花……要保持距离,保持距离啊……”

    他站在大门前点了支烟,眯起眼打量着四周,看到街对面停泊着一辆夏利车,他咧嘴笑了笑,拔tuǐ朝夏利车走了过去。

    刚走到车前,韩卫东从里边打开车门,“你们辛苦了!”金yáng笑着和里面的余大校打了个招呼,一絭股坐了进去。

    “yáng哥,那妞在里边吧。”余大校的眸子远远地朝招待所停车场撇了瞥,羡慕道:“这妞盘亮车好,开的是囯内难得一见的fisker轿车,麻絭痹上半年才在底絭特絭律车展上的新款啊……”

    金yáng不wēn不火朝他们扔了一包黄鹤楼,笑骂道:“甭羡慕她的车,人家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你们再努力几年,香车美丽女自不在话下。”

    “就是就是,我说大校你老mǎi些汽絭车杂絭志看有máo用,跟着yáng哥好好干,到时给你整部兰博基尼,多拉风呀!”

    “呃……”余大校的反应慢了半拍,直到看见韩卫东的戏谑眼神,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配合,“兰博基尼就算了,勉强整部路虎卫士吧yáng哥。”

    “你们俩合起来寒碜我是不是?”金yáng眯着眼睛笑着摇头说道:“齐洪波那边有什么消息?”

    韩卫东收絭敛笑容,轻声道:“这小子很滑头,现在任何人打电絭话找他租shòu门面,他都推说没有这个业絭务。我问过物业公絭司的人,说他很少去君安小区,除了每月收物业管理费的那几天去露个面,扎完账后走人。”

    “mā絭的,这小子每天的生活极有规律,一懒觉睡到上午十点,带着他的小妞去绿野吃一碗牛粉,然后去维嘉茶楼喝絭茶打牌,下午几个牌友开车去下面农庄吃湖鲜和野味,晚上不是k歌就是去洗脚养生,小曰子过得似神仙……”余大校咬絭牙絭切絭齿道。

    “维嘉茶楼?”金yáng看了看腕表,“现在他也在维嘉打牌?”

    “是的,刘絭靖前不久盯着他进了维嘉,这才闪人去了交通宾馆处理yáng师傅的午餐。”

    必须提前动手呀,得想个招……金yáng抬头眺望着招待所大院的墨玉sèfisker车,心想今天已经打cǎo惊了蛇,yáng婧这条美絭女蛇很快便要溜之大吉,如果她再聪明点,示意齐洪波离开清远,去外地躲絭避个半年一载的,这个案子就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他狠狠地xī了一口烟,想了想,掏出电絭话,迅速拨了个号码,“肖斌,纪絭委有个案子必须要截留一人,你带队出来行动……废话,有证絭据我找你干什么,他现在是唯一的一条线索,是的,我担心他很快就会离开清远,嗯!他在茶楼打牌……什么xíngjǐng队不抓赌,你nǎinǎi的忘记我是干什么出的,有赌就离不开dú,不管是抓赌还是扫dú,你马上给我把维嘉茶楼给端了……”

    金yáng好说dǎi说半天,肖斌被絭bī无奈地答应下来。金yáng扔掉烟絭头,晒道:“去维嘉茶楼。”

    夏利车距离维嘉茶楼不到三百米距离时,左大街驶来一辆白sèjǐng车,金yáng摇下车玻璃,朝jǐng车做了个手势,两辆车在街边缓缓停下,金yáng交代韩卫东继续去盯着yáng婧,直到她和离开清远为止,然后上了肖斌地jǐng车。

    jǐng车上包括肖斌在内坐了四位xíngjǐng。金yáng上了后座,先是很有礼貌地和其他三位xíngjǐng打了个招呼,然后神严肃道:“我听到消息,说这个茶楼提絭供dú絭品服絭务,供牌友熬夜提神用。”

    肖斌明知道金yáng的话没有多大可信度,但人既然已经来了,就不得不硬着头皮配合道:“同志们,我已经问明了这个茶楼的具体房间数,除了楼下的八间包房,楼上还有五间房和一个茶艺厅,常态下会有服絭务员七名,任务分配是这样的,小黄你守住楼下走廊,一个人都不许出包房,猛子你第一时间去二楼,同样不许人出入,我们……”

    肖斌布置完任务后,和金yáng互视一眼,他撇了撇嘴,金yáng朝着竖絭起了大拇指。肖斌再度撇嘴扭头不理。

    jǐng车缓行两百米,停在茶楼侧面,车上五个人迅速下车,小跑着朝维嘉茶楼冲去。

    五个人冲进茶楼,茶楼吧台后的两名年轻女子先是木然看着几名穿jǐng絭服的他们,随后脸sè大变,陪着笑脸走出来,柔柔道:“各位是来喝絭茶还是……”

    xíngjǐng队小黄冷着脸来到走廊拐角处站定,jǐng絭惕地监絭视着走廊上的几扇房门,猛子则二话不说,轻手轻脚伤了二楼。

    另一女服絭务员这才明白,这几位是来抓赌的,她脸sè发白地悄悄拿起手絭机,一只大手紧紧按了过来,女服絭务员蓦然一惊,抬头一看,是五人中穿便服的年轻人,她哆哆嗦嗦道:“我找我们老板。”

    “你们老板在哪?”金yáng淡笑道。

    女服絭务生犹豫了一下,指了指二楼,“在陪朋友打牌……”

    金yáng不动声sè道:“他是不是在陪齐洪波打牌?”

    “不,齐总在二零二房,我们老板在……”女服絭务员话没说完,却发现眼前一空,便絭衣男子和两名jǐng絭察已然疾步冲向二楼。

    二楼监絭视的xíngjǐng孟子听到楼下的声音,他冲肖斌指了指一个门牌,小声道:“二零二房。”

    肖斌轻轻拧了拧门把手,发现上了锁,他微微皱眉,附耳贴上房门倾听半晌,直起腰看向金yáng。

    金yáng知道肖斌最缺乏的就是魄力,一切都要按部就班的走程序,若是敲门惊动了打牌的人,他们即便是有dú絭品,也会在第一时间去卫生间冲毁……他想了想,朝肖斌做了个等待的手势,然后下楼,来到服絭务台,对女服絭务员说,“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现在麻烦你去敲开二零二的房门,说是要添茶。”

    “不……我是打工的,不要找我……”女服絭务员惶絭恐地摇头后退,金yáng露絭出一道笑脸,尽量让它看起来灿烂阳光,正要开始劝说之际,二楼忽然响起一道开门声,然后传来一道诧异的声音:“咦,jǐng絭察……你们来干什么,周老板,老周快出来……”

    金yáng一听坏了,他立即扔下女服絭务员,旋即冲上二楼。这时已经有两个房里探出人头,然后是噼里啪啦的椅子跌倒声和惊恐地吵杂声。

    二零二房里也隐约传出一道呵斥声,“他絭mā地外面在吵什么?”

    “我去找老板来开门……”肖斌刚转,金yáng眯起眼睛,抬脚踹向二零二的房门。

    “碰”的一声,房门未开,但把手处却被他踹出碗大地破洞。金yáng伸手入洞,扭开门锁,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房间里麻将桌上的四个男人怔怔地看着他,然后倏地醒过神来,纷纷起,bào怒着破絭口絭大絭骂朝金yáng走来,走了几步他们忽然脸sè大变,盯着金yáng后的肖斌和两名jǐng絭察,神sè陡然慌张起来。

    “jǐng絭察怀疑你们聚众赌絭博,zàng絭dú!都给我老老实实蹲墙角,等待检絭查。”

    金yáng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四个牌友的表,他敏捷地发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听到zàng絭dú时偷偷回头瞟了瞟壁柜,他顿时心中有数,低声对一名jǐng絭察说:“查查壁柜。”

    正在这时,一名四十出头的男人咋咋呼呼冲了进来,大声吼道:“你们是那个部门的,有什么泉絭利破我絭的絭门?我要投诉你们。”

    肖斌冷着脸道:“你是谁?”

    “我是茶楼的老板,怎么了?”茶楼老板眼睛四下瞟,他的眼睛落到猛子脸上,惊喜道:“这不是猛子吗?昨天我们还和你们吴zhèng絭委一起吃过饭,到底出了什么事。”说着他连忙掏烟,赔笑道:“大家有事好说,给点面子,兄弟我绝对不会亏待大家伙。”

    叫猛子的jǐng絭察脸sè微微尴尬,低声附在肖斌的耳边说,“他叫周金鳞,是我们jú吴zhèng絭委的侄絭子,昨天我还和他在一个桌子上吃过饭,当时隐隐记得他介绍自己是茶楼老板,我没想到是维嘉……”

    吴zhèng絭委的侄絭子?肖斌似乎想起有人对他说过,维嘉茶楼jú领絭导有股份,他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现在jú里群龙无首,zhèng絭委最大,他想升职的命脉可是揣在吴zhèng絭委手里,别人想送礼都来不及,他还去抓他侄絭子的茶楼,这不是自毁前程吗?其实算起来赌絭博打麻将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一般可管可不管,这种况下睁只眼闭只眼了事最好。可金yáng执拗的子……

    茶楼周老板知道有了转机,他冲后的服絭务员使眼sè道:“带几位jǐng絭察兄弟去喝絭茶休息,一定要准备上好的茶,开我的柜子,开包珍zàng地祁门红茶……”

    “对不起,我们正在执行公絭务,请你出去。”肖斌凝视了低头检絭查壁柜的角yáng一眼,暗自叹了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心想这也是命。

    一名jǐng絭察拉开麻将桌的抽屉,惊呼道:“赌注还真大。肖队,你看……”他拉开边凳上的一只皮包,露絭出满满的钞票,估计不下二十万现金。

    另一名jǐng絭察翻开另三只包包,每只包的现金都不下十万。

    “肖队是吧,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周老板额头开始冒汗。

    肖斌这时已经沉下心来,冷冷道:“你们的行为已经触犯xíngfǎ第303条规絭定的组絭织三人以上,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聚众赌絭博条例。我看你们的赌资已经到达五十万之多。小黄,带他们回队里。”

    “jǐng絭察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你们是刚来的新人吧,不知道维嘉是jǐng絭察jìn地,你们今天抓了多少人多少钱,明天一样会乖乖送回来,一分都不会少,信不信?老周,给你叔打电絭话。nǎinǎi的,反了天,太不开眼了吧,全清远都没有人来查维嘉……”一个留着络腮hú子的壮汉在走廊上起哄。

    周老板眼见来软的不行,他目光凶絭狠地直瞪肖斌,“兄弟,你这么不给面,那就别怪哥絭哥将来对不起你……”

    一名年轻jǐng絭察吼道:“别废话,有话到jú里说去。”

    “好好!”周老板掏出电絭话,拨了个号码,语气委屈道:“二叔,jǐng絭察来查了我的茶楼,要抓我的客人走……嗯,他们没说是那个部门,带头的姓肖……好,我给他。”

    周老板神气十足地把电絭话递给肖斌,咧嘴道:“公絭安jú吴zhèng絭委的电絭话。”

    校斌神氰1紧,缓缓接过电化,低渗道:“吾正猥,我是**队的校斌,嗯,是我带队查的……不,我闷接到限报说茶喽涉蝳……暂拾煤查到蝳,但他闷赌支巨大……正猥,蔗……”

    房笺李除了金杨和1名**悉悉琐琐监察壁柜的渗喑外,寄颈得钶怕,挤乎所有囚都能听到电化李吾正猥暴眺洳乐的渗喑,“我名囹你,骉仩给我放囚收队蛔逨。我蔗个正猥的化是不是在你校队长眼李不徝1蚊?”

    “吾正猥……”校斌还详解释,却被吾正猥强荇咑断,“你先带队蛔逨,蔗件倳我闷洅逨处理,好嘛?校斌哃纸?”

    校斌吉喥郁闷地苔眼朝金杨看去,叹息道:“好……吧,我骉仩收队……”

    “蝳品,队长,蔗李果然藏了蝳……”1名**从壁柜李烫绌1晓包塑料袋,拿绌1磕在嘴边仩忝了忝,“煤諎,是妈果。”

    校斌强人金囍,矩骑电化道:“对不骑,吾正猥!查到蝳品。”吾正猥那边听到蔗李已敲然挂断电化,校斌放吓电化,和金杨4目线视,脐脐露绌笑脸。

重要声明:小说《咸鱼翻身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